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资讯›影后只想当咸鱼(司芙清郁曜霸道总裁)火爆小说_《影后只想当咸鱼》司芙清郁曜霸道总裁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影后只想当咸鱼(司芙清郁曜霸道总裁)火爆小说_《影后只想当咸鱼》司芙清郁曜霸道总裁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影后只想当咸鱼》

一只牌九

司芙清 影后只想当咸鱼 郁曜 霸道总裁

《影后只想当咸鱼》,是作者大大“一只牌九”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司芙清郁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抬起手,解开了手腕上的纱布。“要死啊!你居然割腕?!”女医生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只见女孩白嫩的手腕上,有一条深深的血口子!“别人割的,把我杀了,”女孩耸了耸肩,淡然一笑,“我死了死,又活了。”女医生:“……”“阿姨,有针吗?在这里给我扎一下吧,止血快...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司芙清郁曜   时间:2022-11-24 15:11

《影后只想当咸鱼》小说介绍

小说《影后只想当咸鱼》,超级好看的霸道总裁小说,主角是司芙清郁曜,是著名作者“一只牌九”打造的,故事梗概:一个明星的热度最多持续几年,除非达到了国际影帝天王的层次林轻颜自问她没有那么强的实力,只能选择别的道路她深知,她需要更多的热度才能接着在娱乐圈立足手下有谢誉这样出色的学员,她的粉丝也会跟着涨再加…

第1章

大夏帝国,医院三楼,急诊部。

“手伸出来。”

值班的女医生皱了皱眉,看着面前脸色苍白的女孩。

女孩明明虚弱的都快倒下了,神情却很淡定。

抬起手,解开了手腕上的纱布。

“要死啊!你居然割腕?!”

女医生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女孩白嫩的手腕上,有一条深深的血口子!

“别人割的,把我杀了,”女孩耸了耸肩,淡然一笑,“我死了死,又活了。”

女医生“……”

“阿姨,有针吗?在这里给我扎一下吧,止血快。”

女孩说着,用下巴指了指胳膊上的穴位。

女医生愣一下。

这小姑娘会医术?

那应该死不了。

女医生松了口气,开始给女孩缝合伤口。

女孩全程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安安静静的坐着。

眼眸深黑,剔透明亮,睫羽翩长浓密,像是蝴蝶薄翼轻轻拍打脸颊而过。

几缕碎发垂落,衬着她瓷白的肌肤如玉雕琢。

真是漂亮啊。

“处理好了,记得伤口别碰水。”

女医生说完,低头,在病历本上开始填写。

“姓名。”

“司芙清。”

司……芙清?

女医生震惊的抬起头来!

是那个声名狼藉的左家养女,娱乐圈著名的花瓶,司芙清?

“网上不是说,左家老爷子几个小时前去世了吗?你怎么……”

女医生震惊了,感觉自己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收养司芙清的左家老爷子刚死,她就被人割腕了?

左家可是城中数一数二的富豪。

老爷子一走,子孙争遗产,恐怕都要打破头了。

那司芙清这个养女……

“走了啊。”

司芙清歪头笑笑,拿起病历单便起身离开了。

走出医院大门,笑容落下,面容是一片令人胆寒的冷漠。

“刚重生就遇上这种事儿,呵。”

她,司芙清,大夏帝国的“鬼见哭”奇才。

在实验室制作反重力装甲的时候,因为嘴馋,喝了瓶可乐,导致实验失误,被炸死了。

再次醒来,却已经是三年后。

借尸还魂在了这个负面新闻缠身的女明星,司芙清身上。

原主是五岁时被左家老爷子带回来的。

五岁前的记忆,很模糊。

只记得来到左家之后,除了左老爷子把她当心肝宝一样疼之外,整个左家都很讨厌她。

左老爷子忙生意,不常回来,原主几乎是从小被左家那些人欺负到大。

今天,老爷子去世,左家人当场就要把她赶出左家。

生怕她分走一分钱遗产。

原主只是想进去看看爷爷的遗体,与他们争执起来。

却被他们割了腕,失血过多而死。

“呵,这身世,有意思。”

**

司芙清裹了裹身上的外衣,走到医院后门。

那里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轿车伤痕斑驳,很老旧,至少也是十年前的产品了。

她记得这辆车。

她去年成年,左老爷子送了她一辆车当成人礼,却在后来被左家三小姐抢了去,淘汰了一辆旧车给她。

司芙清无所谓地推开车门,坐在驾驶座上。

拧开了一瓶刚从自动售货机买的可乐,笑意加深。

“死也喝你,生也喝你,我真是对你爱的深沉。”

三年了。

自己已经死了三年了。

现在就算回去,又有谁会信呢。

她那些黑心师兄,指不定会怎么弄死她呢。

凌晨两点,周围寂然无声,漆黑的夜空连星月的光也无。

有晚风吹拂,越窗而来,司芙清眸光一动。

是鲜血的味道。

很轻很淡,又夹杂若有若无的浅香,遮掩了去。

但她常年打打杀杀,对这种气味很是敏感。

司芙清又喝了一口可乐,拧上盖子。

她现在是一个穷鬼,并不想浪费可乐。

而另一只手,已经摸到了车里放着的一把螺丝刀。

也只是一瞬的功夫,上了锁的车门无声无息地被打开。

有冰凉清冽的气息侵袭进来,血腥味陡然加重。

这是一个男人。

他身姿高大挺拔,肩膀宽阔,腰身曲线完美,双腿结实修长。

恰如金漆神像,不可亵渎,不可攀附。

黑夜无光,这具身体也还没有经过夜视训练,司芙清并不能看清他的模样。

她眼尾里含了几分笑,就这么撑头看着他,一只手抛着可乐瓶子。

女孩无畏无惧的神情,让男人的动作也是一停。

但他没有忘记紧要的事情,长背稍稍倾下。

“嘘。”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地虚压在她的唇上。

同时,另一只手关上了车门。

车里的空间本就逼仄狭小。

现在又多了一个人,更显狭窄。

温度隐隐上升。

离得近了,那血腥味更重,可男人的身上并无伤口。

司芙清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一边动了动耳朵,清晰地捕捉到了一串凌乱的脚步声,夹杂着几声枪响。

男人这才开口“借姑娘这里避一避。”

姑娘?

\\\”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