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资讯›温南枳宫沉武侠修真《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温南枳宫沉武侠修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温南枳宫沉武侠修真《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温南枳宫沉武侠修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温南枳宫沉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宫沉 武侠修真 温南枳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以温南枳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温南枳”倾力打造的一本武侠修真,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南枳小姐,你看到了吗?”金望指着车子消失的方向。温南枳不敢确定,只能轻声道,“好像是个女人,我看到她走太急卡在车门外的裙子了。”应该是太着急上车拉车门,没顾得上拖在车门外的裙子。温南枳的话音刚落下,身后就传来两道脚步声,她害怕的闪躲到了金望的身后...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温南枳宫沉   时间:2022-11-24 12:14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小说介绍

武侠修真小说《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是作者“温南枳宫沉”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温南枳宫沉,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温祥和钱慧茹没有给温南枳喘息的机会,拽着她便上了车前往宫家,甚至没有给她穿衣服的时间温南枳揪紧了身上的外套,昏沉沉的脑袋煎熬的垂下抬起,剪断的发丝沾着泪水糊了一脸钱慧茹…

第38章 拉窗帘

金望翻过了墙头,急看到一辆车绝尘而去,连车牌都来不及看清楚,连车带人一块不见了。

温南枳站在铁门旁边张望着,也看到了一辆红色的汽车消失的影子。

“金助理,你没事吧?”温南枳上下打量着走进铁门的金望。

金望只是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皱着眉头还在想逃跑的人。

“南枳小姐,你看到了吗?”金望指着车子消失的方向。

温南枳不敢确定,只能轻声道,“好像是个女人,我看到她走太急卡在车门外的裙子了。”

应该是太着急上车拉车门,没顾得上拖在车门外的裙子。

温南枳的话音刚落下,身后就传来两道脚步声,她害怕的闪躲到了金望的身后。

她探出脑袋看着走来的宫沉和林宛昕。

金望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就看向跟着宫沉而来的林宛昕。

林宛昕的脸色不太好,金望直觉的盯着她的唇瓣,发现上面水光的口红一点没有被破坏,不由得一笑,应该是刚才林宛昕想吻宫沉没有得逞,这会儿在生闷气。

金望抬眸正巧与林宛昕的目光相撞,丝丝火光已经不是两人用笑意能隐藏住的了。

林宛昕刻意挽住宫沉的手臂,担忧道,“是出什么事了吗?我怎么没有看到人?会不会是金助理看错了?”

金望皱眉头,就知道林宛昕想给他使袢子,他不慌不忙的解释刚才的一切,然后把温南枳拉了出来。

“南枳小姐,你也看到了吧?”

“看到了。”温南枳完全不敢看宫沉的脸。

温南枳低着头,却看到一双鞋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看着我重说一遍。”

宫沉低沉的声音盘旋在温南枳的头顶。

温南枳不敢不从,只能抬起头,怯弱的看向宫沉,“金助理,他没有说错。”

“温南枳,真的是小看你了,连我的助理,你都这么快勾搭上了?这么缺男人?”宫沉不悦的冷笑一声。

嘲弄的目光将温南枳迅速的扒光,她缩起身体,站在金望身后瑟瑟发抖。

金望诧异的看着宫沉,宫沉知道他的为人,不可能用勾搭这么露骨的词汇,除非宫沉是故意为难温南枳。

金望转身看向身后的温南枳,明明怕得要死,眼底也跟着圈红,偏偏连一层水雾都没有,他低头才发现温南枳手指发红,攥得死紧,像是在熬过眼前的风雨。

金望越发觉得温南枳并非宫沉嘴里的那种人,而且和老奸巨猾的温祥也没有丝毫相似之处。

“宮先生,其实……”金望想解释,却被宫沉横了一眼。

“金助理,你别惹宮先生生气了,你若是喜欢南枳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追求,不需要这么藏着掖着。”林宛昕笑颜如花,甚至走到温南枳身边,拍了拍温南枳的肩头。

温南枳瞪大眼睛,慌乱的摇头,“不是,我没有,我和金助理真的看到有人。”

“南枳,你不喜欢金助理?难道……”林宛昕停顿一笑,“我知道了,你喜欢顾医生。”

温南枳没跟上林宛昕的话题转移,迟疑了一下。

林宛昕立即抓住温南枳的把柄似的,迫不及待的开口,“南枳,你迟疑了,看来你真的喜欢顾医生,别害羞。”

“我没有!”温南枳感觉自己说什么都于事无补,她面对林宛昕的言语显得特别的无力。

温南枳稍稍打量着此时的林宛昕,总觉得她的语气带着一种蔑视的压迫感。

林宛昕怎么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

“好了,好了,不为难了。或许只是门外有人停车往里张望了一下,咱们不说了。”林宛昕三言两语便结束了话题,也察觉到了温南枳投向她的目光。

但是宫沉的脸色却越发黑暗,看向温南枳的目光也阴沉沉的。

温南枳低声喃喃没有二字。

可是林宛昕已经挽着宫沉向房子里去。

金望踹了一脚地上小石子,啧啧两声,“现在知道这女人厉害了吗?你是不是就会说没有?反驳她呀!”

“万一弄错了呢?我妈妈说……”

“你妈妈是照女德教女儿的?这都什么年代了?”金望火急火燎的,一想到自己刚才被林宛昕噎得说不出话来,气就不打一处来。

温南枳语塞,似乎这话她也听别人说过,说她太听妈妈的话,可是她妈妈过得小心翼翼,如果她都不能让妈妈舒心,那她妈妈该多难受?

金望拿她没辙,“你啊,要笨死了!”

……

林宛昕汇报了公司的事情后,想继续留在宫沉身边,但是她刚才针对金望和温南枳的语气实在有些明显。

为了不引起怀疑,林宛昕跟着宫沉上了二楼的书房,便将公司带来的文件收拾了一下。

“宮先生,那我就先回公司了。”林宛昕站在宫沉面前,目光不由得停留在他的唇瓣上。

刚才就差了一点点,那样好的气氛,而且温南枳也看到了,她完全可以树立在宫家的地位。

偏偏被金望和温南枳打断了。

怒气上头,林宛昕才不得不污蔑金望和温南枳的关系。

哒一声,林宛昕回神发现宫沉性感的薄唇上含了一支点燃的烟。

林宛昕扯动嘴角,微微上扬,尽量让自己看上去自然又自信。

宫沉却不言,隐藏在朦胧后的一张脸,显露着生人勿进的神色,微眯的双眸,眼角渲染下都透着冷淡。

“林秘书,金望是我的人,懂吗?”宫沉惜字如金,寥寥数字却带着两分警告。

林宛昕笑容僵硬,身体都站在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下,却迅速冰冷僵直。

“对不起,是我多管闲事了。我只是觉得金助理和南枳很般配,才说了句玩笑话,我以后不会乱说金助理了。”

林宛昕迅速认错,但是话里话外还是不忘拖金望和温南枳下水。

般配?

以宫沉在外的花名,宫沉对女人唯一的要求就是在和他一起的时候,不许别人碰,霸道专制,但是依旧有女人前仆后继。

所有不管温南枳和宫沉是什么关系,只要使劲让看上去温顺的温南枳贬得肮脏不堪,宫沉就会迅速失去兴趣。

宫沉半阖双眸,身子往后一靠,双腿交叠,烟斜含在嘴角,双手随意的垂在扶手上,慵懒诱惑。

他抬起手臂夹住烟,细长的之间在唇上摩挲两下,不冷不淡的开口,“你走吧。”

林宛昕心跟着凉了半截,但还是保持一个秘书该有的专业,颔首退出了书房。

林宛昕下楼便看到和金望站在一起的温南枳。

金望直接挡住了温南枳,“林秘书,慢走,不送了。”

林宛昕捏紧了裙子,脸上的笑容才没有裂开。

温南枳想上前送送林宛昕,却被金望拦住了,只能目送林宛昕离开了宫家。

林宛昕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响起管家忠叔的声音。

“南枳小姐,宮先生让你上去。”

温南枳虽然表现的不情愿,但是林宛昕恨恨的瞪着她,弄不好心里得意的很。

离开宫家后,林宛昕要走出去一段路才能打到车。

却看到身边开过去的红色车子在宫家宅子前面徘徊了两圈。

林宛昕想到了金望说有人在偷窥宫家这件事,她立即躲进了另一处墙角看着红色车子缓缓停下。

车上的人等了一会儿才从车上下来,连身长裙,头上还围着一圈头巾,脸上戴着大墨镜和口罩,脸上一点肌肤都不露。

女人又站到了墙头往里面张望。

林宛昕看时机差不多了,立即冲了过去,一把抓住女人的手臂。

“你是谁?”

女人猛地转身,头上的头巾散了,就连墨镜都掉在了地上。

林宛昕立即认出了女人,“肖蓝?”

这不是前一段时间和宫沉闹过绯闻的肖蓝吗?

肖蓝的墨镜一掉,便露出了半张略微肿胀的脸颊,下巴到头顶像是裹着紧绷的纱布一样。

林宛昕还以为肖蓝是因为整容还在恢复期。

可是肖蓝在这里干什么?

肖蓝打量着林宛昕,急切道,“你是宫沉新来的秘书?见到温南枳了吗?那个女人是不是还缠着宫沉?”

林宛昕听闻松开了肖蓝,“你是为了温南枳来的?”

“你认识她?她害我变成了这样,难道我不该报仇吗?”肖蓝咬牙切齿,面目狰狞。

林宛昕抿唇沉默,眼角瞟向宫家二楼书房的窗户。

送上门的枪,为什么不用?

……

温南枳手里拿着忠叔给她的药箱,让她替宫沉顺便把手上的药擦了。

这次烫伤幸好不重,也没有留下伤疤,不过顾言翊留下的药膏还是要定时去擦。

可之前都是林宛昕抢着去的。

温南枳在书房的门外犹豫了一下,才敲门进入。

书房的低气压迎面而来,她局促的站在书房中间。

看着一排透着光亮的窗户,之前站在这里的记忆在她脑海里反复碾压,不由得让她更加害怕面前的男人。

“宮先生。”温南枳低低的开口。

宫沉的目光在她身上游走,一手托着脑袋,一手放在扶手上两指轻轻敲击着。

噔,噔,噔……犹如碎玉般的指尖敲打在实木的扶手上,声音不重,却在静谧的空间里,每一下都撞在了温南枳的心头。

“把床帘拉上。”命令般的口吻,不容人反驳。

温南枳手一抖,手里的药盒就摔在了地板上,整个人都开始瑟瑟发抖。

“不,不要。”

“或者,你喜欢不拉床帘?”宫沉玩弄般轻笑一声。

温南枳却觉得周身的阳光迅速被黑暗吞没,全身都冰冷僵硬。

\\\”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