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资讯›女配和反派契约恋爱(丁自伶琥珀悬疑惊悚)热门小说_《女配和反派契约恋爱》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女配和反派契约恋爱(丁自伶琥珀悬疑惊悚)热门小说_《女配和反派契约恋爱》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女配和反派契约恋爱》

worship逸

丁自伶 女配和反派契约恋爱 悬疑惊悚 琥珀

小说《女配和反派契约恋爱》,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丁自伶琥珀,文章原创作者为“worship逸”,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你们妖族,倒是很纯粹。不过,你们狐妖很诡计多端……”“你这就是对狐族偏见,狐狸一旦真心,便是一生认定一人!”她怒瞪着丁自伶,眼睛要把他吃了一样。“正月十五便是月圆之夜,按狐族的嫁礼习俗要夫妻双方都要标记,永生记住对方的信息素的。”“你可记好,遇到谢至清,切不可露出狐族习性,修道之人的直觉可是很灵...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丁自伶琥珀   时间:2022-11-24 03:05

《女配和反派契约恋爱》小说介绍

完整版悬疑惊悚小说《女配和反派契约恋爱》,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丁自伶琥珀,由作者“worship逸”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鬼王,可知妖界也被正派所缉拿数万,光是夜猎妖族,人曾拜我狐族为狐仙,因修道之人无论见妖还是精,便都是猎杀至此,甚至人间都传至我族祸乱人间,而其祸…

第5章 公子撰玉,粉墨登场

“我倒是不懂你们鬼界的规矩,那鬼是没有灵智的,便是还了愿,拜了新郎,便会轮回了?”

“厉鬼便是生前悲惨之人,执念太深,停留凡间原地太久,会害了肉体凡胎的人。”

“妖族我见过至情至性很多,我见过猫鬼,这是一种蛊,术士畜养猫来故意杀猫来增加猫鬼,专门下咒诅咒去害人,猫多是被人认为不祥之物,但它们是通灵的动物,报恩的猫最终都没有好下场。”

气氛变得沉默,琥珀从前只觉得人很蠢,他们会被她的外貌迷惑,掏心掏肺的给她真金白银。到后来在洞穴里,接触到李修缘杀了阿妈,她恨人她恨死了,她恨不得把那些伤害同族的人都杀了。

“你们妖族,倒是很纯粹。不过,你们狐妖很诡计多端……”

“你这就是对狐族偏见,狐狸一旦真心,便是一生认定一人!”她怒瞪着丁自伶,眼睛要把他吃了一样。

“正月十五便是月圆之夜,按狐族的嫁礼习俗要夫妻双方都要标记,永生记住对方的信息素的。”

“你可记好,遇到谢至清,切不可露出狐族习性,修道之人的直觉可是很灵。”

李薄惠想到撰玉,那是她的爱哥哥,是她狐狸表哥,她想是让撰玉前来帮她演一出戏,这位表哥性格温柔,性情倒也稳重,修行比她深不少,想来遇到什么事,他能应对自如。

琥珀以撰玉哥哥名义便让狐族早日送请帖去叹生派。

“那个,鬼王大人,可否借用通讯工具?”

“何为通讯工具?”

“您的小鬼可以在妖鬼魔三界游荡,最快不过三日,撰玉便会得到消息。”

“撰玉?妖界有名的公子。你与他竟有关系。”

“同为狐族,撰玉是魔狐,道行比我深不少,是我远房表哥。”

丁自伶听过撰玉名字,他在叹生修道时,听得叶若漪曾说撰玉在人间祸乱已久,纵是千万凡间少女想一睹撰玉公子的面容,都被他吸了精气,杀了不见尸首。

“登徒子浪荡辈,他来演闹事公子,倒不算毁了他名声。”

此时叹生派李修缘拿着那封挑衅书,坐于宣道殿一筹莫展,他唤了谢自清而来,

“清儿,这是指名道姓让你去诛道殿。”

李修缘岂是不知诛道殿如其名一般,那是各门派道士之间争斗,为报仇雪恨,互相厮杀的地方,那里流着的都是众仙家的血。

“若是此妖邪,真是指名道姓徒儿,徒儿愿去斩杀妖邪,事关我叹生的脸面,无依是师傅的女儿,是叹生的小姐,是我的师妹,若妖邪把无依当质子,随意虐待,叹生子弟绝对不容。”谢自清算是做好了准备,他坚定地望向坐在高位的掌门。

“师兄,掌门是害怕这妖是修为强大的妖,若是小姐有个三长两短的,你若是去了不归,那叹生是损伤惨重。”身边的师弟也担心着。

“清儿还需历练,世间强大的妖邪为师亦是不敌,更是如你这般愣头子弟……月圆那日,我叹生联结莫渊残余子弟,暗中埋伏,你切实要做好完全准备,不可轻敌。”

谢自清应声,众弟子围上师兄,皆是一阵担忧与鼓励。

“我那小妹还没救来,便是听你们在这里哭!”叶若漪疾言厉色,她这人向来强势,如今一开口,在场便没了一丝哀嚎。

“父亲,恕小女来得急,未曾通报父亲,如今正是商量决策,怎见师弟们一副老泪横流面对着自清,若是一场大战先打了堂鼓,那士气已散,小妹虽是我庶妹,与我向来亲如嫡出,若是受了苦,我当姐姐怎能不担心,还请父亲随了小女心愿,和自清一起去诛道殿。”

叶若漪噗通一声下了跪,惹得众子弟也下跪求叶修缘能让自己去诛道殿之战,讨伐妖邪,一时间,士气高涨。

“不可,我知女儿虽有巾帼之志,如今也有当年你娘的风范,若是战败,你知当年叹生是如何苟延残喘至今。我已失去了你娘……”李修缘不再说下去,只挥挥手身旁让两位道徒待叶若漪好好休息。

“爹!”叶若漪被道徒横抱着离开了宣道殿,任是叶若漪挣扎也不能挣脱,她的父亲,如今已经变成了这样……

谢自清他没有回头,他跪着,只俯首听命。

满是珠宝的殿堂内,一个浑身充满酒气的男子享受着女妖的表演,他乐得至极,提笔就要画那美人婀娜的身姿,正到点睛之处,他饮酒欢歌,狈妖仆尖锐地叫声惊得他醒了酒,

他道“狈奴,何事如此尖叫,扰到本公子作乐。”

“公子,撰玉公子,这小鬼找您有事。”

这小鬼来于鬼界,鬼不稀奇,因这里是妖界多为动物未开灵智,未能修行,年岁到了就会化为物形鬼,可这鬼是人形鬼,这分明是鬼王的跟随。

“鬼王?那个被众仙家围剿的蠢货的跟随跑妖界来干嘛。”

六界虽纷争不断,光是仙界和魔界的争斗,人界和鬼界,妖界争斗都死伤惨烈,多为敌对关系,可是魔鬼妖三界竟互不打扰,甚至互相不熟地界的习性。

“撰玉公子,琥珀姑娘有事传达与你。”

“琥…琥珀!?那丫头又造了什么孽,去招惹什么鬼王?”

撰玉听到琥珀的名字,头又疼了起来,这姑娘向来不安分,又是族里修为较弱的那个,如今去了鬼界,人生地不熟,恐怕闯了什么祸端了!

“琥珀姑娘想请您去鬼界青山城,也是帮鬼王一个人情,演个得罪道士的戏。”

“得罪道士家?哈哈哈你且说这仙家道士可是我仇家?”

“那是叹生派的事。”

“叹生啊,老仇家了,十年前,叹生派的叶若漪伤我一根尾,损我不少修为,这仇我便是要报的。”撰玉只提了剑,甩了珠子,撂笔便不画那美人图了。

“撰玉公子,你允我画的画像还没画完呢!”

那美人妖想叫撰玉,撰玉只跟着小鬼,人早就不见踪影。

\\\”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