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资讯›《醉酒第二天,京大校草说让我负责》许柚柠池郁现代言情已完结小说_醉酒第二天,京大校草说让我负责(许柚柠池郁现代言情)火爆小说

《醉酒第二天,京大校草说让我负责》许柚柠池郁现代言情已完结小说_醉酒第二天,京大校草说让我负责(许柚柠池郁现代言情)火爆小说

《醉酒第二天,京大校草说让我负责》

真的是咸鱼

池郁 现代言情 许柚柠 醉酒第二天,京大校草说让我负责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醉酒第二天,京大校草说让我负责》,这是“真的是咸鱼”写的,人物许柚柠池郁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什么?”许柚柠抬头,看见他将外套拉链拉至最高,遮住优越的下颚线。黑色碎发下的眉骨凛冽他道:“记住了你的名字。”说完那人转身,举起手挥了下。“我叫池郁,京大法学系的,想起昨晚的事发微信给我...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许柚柠池郁   时间:2022-11-24 02:39

《醉酒第二天,京大校草说让我负责》小说介绍

无删减版本的现代言情《醉酒第二天,京大校草说让我负责》,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真的是咸鱼,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许柚柠池郁。简要概述:许柚柠和南果在京大附近逛了一圈后来,南果回学校有事许柚柠自己去超市买了些日用品,买完骑着共享单车回到公寓把防晒帽和防晒衫脱了扔到沙发从冰箱取出…

第2章 帅的不顾别人死活

“上!”

“下?”

“其手!?”

许柚柠心里掀起惊涛骇浪,表面故作镇定,慢吞吞地说“许柚柠。”

“许、柚、柠、”

对方话里含着笑。

三个字从他薄唇吐出的时候,由于声音太过好听,许柚柠这颗万年古井无波的心脏难得稍微波动了那么一小下。

“我记住了。”

“什么?”

许柚柠抬头,看见他将外套拉链拉至最高,遮住优越的下颚线。

黑色碎发下的眉骨凛冽

他道“记住了你的名字。”

说完那人转身,举起手挥了下。

“我叫池郁,京大法学系的,想起昨晚的事发微信给我。”

许柚柠张了张唇没有说话。

目睹他高瘦挺拔的背影消失在门前。

等看不到人后,她站在原地愣了会儿,猛然想起什么,砰地一下关上门。

立即拿起手机拨通电话。

电话备注是【南瓜】。

铃声响了很久,对面的人才接起来。

“喂,爱妃怎么了?”

说话的人嗓音沙哑。

一听就是宿醉后,还没完全清醒。

许柚柠唇角崩成直线,边往餐桌走边认真道“南果,出事了。”

一般许柚柠有正经的大事,才会正儿八经喊她全名。

平时要不叫她南瓜,要不就是果果。

南果瞬间清醒,从床上坐起来。

后面半裸的男人将手臂伸过来试图揽腰,被她伸手拍开。

“柠柠别急,怎么了?”

到洗手间洗了把脸才算彻底清醒。

许柚柠拉开凳子坐下,看到餐桌上池郁做的三明治,抿了抿唇,问“昨晚你让你的学生送我回家的?”

“好像——是吧,”南果顿了下,“不过是哪个学生来着?”

昨晚喝太多,人都喝傻了。

“…..”许柚柠叹了口气,“是池郁。”

“就是你和我夸过好多次,帅的不顾别人死活的那个。”

“啊对对对,想起来了。”

“怎么了?”

她们昨晚在京大附近的夜柚酒吧喝酒来着,喝太多醉的不省人事,南果发现池郁正好也在,就让池郁先送许柚柠回去。

“柠柠——”南果吼,“他没送你回家?”

“回倒是回了,”许柚柠声音顿时弱下来,“就是——”

“嗐,”南果抽出酒店的牙刷,“没事就好,你刚刚把我吓一跳。”

她挤好牙膏,刷牙的时候还含糊不清道“昨晚酒吧那驻场歌手真带劲,柠柠,我跟你说他在床上更….”

“果果。”

听到许柚柠叫她,南果吐出嘴里的泡沫,“怎么了?”

“咳——”许柚柠清了下嗓子,吞吞吐吐道“我好像把池郁那个了。”

“哪个啊?”南果调侃地问,“难不成你把他‘那个’了?牛啊姐妹!”

“……”许柚柠噎住,“倒也没那个,就是亲密接触了下。”

“多亲密?”南果漱完口放下杯子,“是0距离还是负距离?”

“……你滚,”许柚柠就知道不该跟海王说这些,“大概就是侵犯吧……”

“侵犯?”南果手机差点拿不稳。

“好像亲了抱了之类,”许柚柠揉了把头发,“算了,不和你说了。”

“我挂了!”

“别挂啊!”南果开始劝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你这两年过的像苦行僧一样,池郁条件多好啊,你就考虑考虑他呗!”

“你们海王的世界我不懂,感情怎么能这么轻易做决定。”

许柚柠端起杯子喝了口牛奶。

牛奶的温度适宜,这让她想起刚刚在厨房忙碌的池郁,不由地失神一瞬。

“不知道你是没开窍还是想太多,”南果打开花洒,开了免提,“池郁是京大校草,人帅能力出众,听说毕业后做法官。”

“你大大小小也是个码字的。”

“你俩多配啊,一个敲键盘一个敲小锤儿!”

“南果,”许柚柠打断她,“你别忘记,他比咱们小,我怎么能耽误祖国的花朵?”

“你不就比他大两岁么?”

“这算什么问题?”南果不以为然,“再说了,小奶狗多好!”

小奶狗?

许柚柠想起少年的眼神和浑身气势,心脏一紧,自顾自嘀咕了句“他哪里是小奶狗,更像是长着狐狸精脸的小狼狗。”

“哟!本人和你朋友十一年,第一次听到你评价别人。”

“而且还是男性。”

许柚柠愣住,她确实很少关注旁人。

“不和你说了,你接着和你的驻唱歌手颠鸾倒凤吧,挂了。”

挂了电话,许柚柠盯着三明治发呆。

没一会儿微信响了。

[南瓜柠柠,官司打完了,你家的事终于处理完了,以后的日子,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为自己而活。池郁那边你再想想,需要我帮忙尽管说。]

[对了,你休学正好两年,老师前不久还让我问你什么时候复学?]

许柚柠握着手机的手指收紧。

南果说的老师,是京大德高望重的中文系崔教授。

她曾经也是他的得意门生。

她曾经在京大。

或许也算是风云人物吧。

只不过…

就在她以为手机不会再响的时候。

南果又发来一条微信。

[南瓜哪怕不是池郁,你也该谈谈恋爱啊喂,长那么漂亮妖孽一张脸,每天宅家里多浪费。]

[南瓜: 说起来,你和池郁都是浓颜系,真是绝配!天仙配!]

“……”

以防自己唯一的好友连番轰炸。

她打字回复【开学就去办复学,感情的事你还是别提意见了,我更喜欢纸片人二次元男朋友,谢谢。/锤你表情包】

“嘶……”

“谁能想到,这么个大美人只喜欢二次元里的男人。”南果笑了声,放下手机。

接着拿起吹风机吹头发。

刚吹完头发,半裸的男人走进来,从后面搂着她的腰。

南果捏起他下巴,吻了下他的唇。

穿好裙子,留下几张钞票扬长而去。

男人弯腰戴好金边眼镜,拿起钞票,唇角露出似是而非的笑,修长的手指将钞票折起来放进西装口袋。

*

另外一边。

池郁从许柚柠家出来后,立即拿出手机给好兄弟发了条消息。

——我加到她微信了。

发完微信,池郁拦了辆计程车回学校,刚坐进车里手机震了下。

他掏出手机划开。

[骆星沉恭喜。]

池郁唇角挑起一抹弧度,打字回[以表庆祝,今晚组排游戏?]

[骆星沉 : ……]

[骆星沉兄弟,你这个安排是不是略微有那么点沙雕直男。]

池郁迟疑着打字回复[有、吗?]

[骆星沉有。]

池郁按下侧键锁屏,靠着椅背沉默。

不是他直男的问题。

只有他知道。

在许柚柠面前,他就像上台前的刑犯,她的一句话就能判他死刑。

从来都是这样。

他一直都只能仰望和追逐她。

就连她忽然休学消失。

他也是没有资格知道实情的那个。

不过是无关重要的。

她从来不知道他存在的一个人。

计程车路过京北一中,看到学校正在搭建舞台,池郁眼睫微颤。

久远的记忆忽然而至。

九年前他刚升初中。

许柚柠就站在大礼堂正中央。

扎着高高的马尾。

柔顺黑亮的发尾微卷,松松懒懒垂下,她淡定自若地站在台上演讲。

那时候。

她是临淮一中最耀眼的太阳。

家境优越。

外貌气质出众。

成绩也是全校第一。

而他——

他那时候实在不怎么样。

池郁往后靠了下,曲起两条长腿,叹气望向窗外。

他是什么时候注意到她的呢?

大概是九年前初雪那天。

初雪那天——

“帅哥,你是在京大读书?现在不是放假吗,怎么还去学校?”

司机的话打断池郁遥远的回忆。

他冷淡地嗯了声。

司机瞧这位帅哥气质不一般,说话这么冷,也不敢再开口打扰。

\\\”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