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资讯›(权谋:任重而道远)曾家辉陈大平都市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曾家辉陈大平都市小说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权谋:任重而道远)曾家辉陈大平都市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曾家辉陈大平都市小说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权谋:任重而道远》

沧海而立

曾家辉 权谋:任重而道远 都市小说 陈大平

《权谋:任重而道远》是网络作者“沧海而立”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曾家辉陈大平,详情概述:”陆一凡有些措手不及,新的书记到任后,自己还未来得及拜见,现在亲自下来视察来了,怎能不急呢!陆一凡马上通知镇党委和政府全体人员,全部到岗,随时待命,并通知派出所所长、综治办主任和信访室工作人员赶快准备材料,作好相关汇报准备。不一刻,车到镇政府,陆一凡率镇里全体干部职工迎接,见曾家辉下了车,跑步上前伸...

来源:常读   主角: 曾家辉陈大平   时间:2022-11-24 00:32

《权谋:任重而道远》小说介绍

《权谋:任重而道远》主角曾家辉陈大平,是小说写手“沧海而立”所写。精彩内容:“是的,书记,和谐大酒店是平起县唯一的三星级酒店,也是最好的酒店,你的房间在801楼”“为什么取名和谐大酒店呢?”罗一松回答道:“这个就不清楚了│”平起根本不平,哪配和谐之名曾家辉没有再问什么,伸出手道:“把房卡给我,你回去…

第15章

第二天一大早,一行人悄悄的出发,打枪的不要,直奔调研的第一站皇后镇而去。

快到镇上的时候,郑志打了个电话给镇党委书记陆一凡。道“陆书记,你在镇上吗?我是县委办秘书郑志,县委曾书记要到皇后镇调研综治工作,已经快到镇上了。”

“啊!郑秘书啊,我在,你们到什么位置了?我在镇上迎接。”陆一凡有些措手不及,新的书记到任后,自己还未来得及拜见,现在亲自下来视察来了,怎能不急呢!

陆一凡马上通知镇党委和政府全体人员,全部到岗,随时待命,并通知派出所所长、综治办主任和信访室工作人员赶快准备材料,作好相关汇报准备。

不一刻,车到镇政府,陆一凡率镇里全体干部职工迎接,见曾家辉下了车,跑步上前伸出双手,道“欢迎书记到皇后镇视察。”。

曾家辉笑着握了握手,道“下来看看而已。陆书记,你这地方我可来过啊。”

陆一凡听说过曾家辉微服私访的事,但没敢就那话题接茬。装着没听见似的道“书记,请到会议室坐,我详细汇报工作情况。”

“不用了,带我们去谭小碧家吧。”曾家辉手一摆,就转了身。并道“哦,叫上你们的派出所长和综治办主任,我一会儿还要请教几个问题。”

“好的,我这就带路。”一边回答,一边盘算,这谭小碧不是因为儿子聚众斗殴入狱的事,最近到京城上访过吗?这是经过法院判决了的,希望不要节外生枝才好。

谭小碧家就在镇所在地的居委,一行人步行不到5分钟就到了。陆一凡走在前面,到得门口,见门开着,上前叫道“谭婆婆,在家吗?”

“谁啊?这么大声。”谭小碧明显对镇上的干部没有太大好感。

“谭婆婆,县委曾书记来看你来了。”陆一凡赶快道。

曾家辉瞪了陆一凡一眼,他上次就到过谭小碧家,只是当时没表明身份,谭小碧有所顾虑,没敢对他说什么而已。

“老人家,还记得我吗?”曾家辉拦住陆一凡,自己走上了前去。

“哦,年轻人,是你啊!”谭小碧警惕地看了看曾家辉,又看了看后面跟随的一大帮人。

陆一凡小心翼翼地道“这是县委曾书记。”

“哦,你是书记?原来那个胡什么的呢?”谭小碧似乎不相信。

“我叫曾家辉,是新任的平起县委书记,前次到过你家,你老人家还有印象吧?”停顿了一下,在谭小碧思索的过程中,又补充道“我们这次来,就是想了解一下,你上次到京城上访的事,有什么其他想法和打算?看我们能不能帮上忙?”

“这个啊,镇上不是不让说吗?”谭小碧满脸顾虑。

“老人家,今天你就好好跟我说说,你儿子打架斗殴,犯法在先,你却四处上访,到底为了什么?”曾家辉一边问,一边示意其他人退后。

听了这话谭小碧拉过一个小板凳,示意曾家辉坐。

“唉,我儿子打架斗殴是不假,法院判他坐牢也应该,可指使他打架的人一点事都没有,还有其他那几个打架的人也都关几天就放了,可怜我儿啊!

被判了6年,这算什么嘛?我一个老太婆也没啥能耐,可我就是想不通,我上法院又不理,只好想方设法见一见大领导,想讨个公道。”

“老人家,你跟我详细说说事情的经过,我不敢说一定能做到你认为的公平,但至少不会让其他参与的人逍遥法外。”曾家辉很同情老人家,也很置疑事件的真相。

“你作得了主?”谭小碧很是怀疑,到了京城还被人“接”回来了,在当地又有谁管得了这事?

“我今天来,就为这事。”曾家辉坚定的向老人家说道。

“那我就说说吧,反正我年纪大了,也不怕什么了,我这把老骨头算是豁出去了。你们作得了主就作,作不了就算了。”

谭小碧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经过讲了一遍,原来是镇长的儿子惹了祸,被人扁了一顿,于是邀约了镇上十几个年青人报复,与人大打出手致人于重残。

事发后,为了逃避责任,都推说是谭小碧的儿子组织社会上的闲杂人员聚众斗殴,法院也稀里糊涂的判了案子。

“老人家,你说的可有证据?”曾家辉知道任何事情不可主观判断,得有充足的证据证明。

“这事镇上谁人不知,哪个不晓,何况我儿子哪有聚众的本事?其他当事人都在呢,不信你可以调查。”谭小碧说着老泪纵横,失声哭了起来。

“老人家,你别急,我一定查清楚,给你一个交待。”

曾家辉向罗一松招了招手,待近得前来,道“这个情况你清楚吗?”

罗一松的确清楚,回答道“基本上就是谭婆婆说的那样。”曾家辉听了这话,心中有了数。吩咐罗一松道“你打个电话给公安局彭德刚,叫他把当时的出警情况复印一份给我;让法院院长卢平调出这个案子的卷宗再仔细核对后向我报告。”

回头又看向陆一凡,道“当时的派出所长是谁,在这里没有?”

陆一凡赶紧推了一把派出所所长胡图,道“是胡所长,经过他都清楚。”

“胡所长,如果事情如谭婆婆所说,我看你就不是胡涂,而是‘糊涂’了。”

胡图本想辩驳几句,张了张嘴,没敢说出来。不过,这事他很清楚,的确是一件糊涂案子。这一点,曾家辉看在眼里。

“请镇长站出来一下。”曾家辉脸黑得如锅底。

镇长唐小天胆战心惊的站了出来,叫了一声“曾书记。我叫唐小天。”就没再说话了。

“唐小天?我看你应该叫吴小天,无法无天嘛?”

见唐小天无话可说,曾家辉断定谭婆婆所说已是事实真相,不由气从心中来。

“唐小天,胡图,你们给我听好了,三天之内自己到纪委和检察机关坦白交待,组织上可以考虑从轻发落,不然别怪我曾某人刚到平起就拿你们开刀。”

唐小天和胡图面面相觑,知道纸终究包不住火,大势已去,只得唯唯诺诺的道“是,是。”

缓和了一下脸色,对陆一凡道“谭婆婆一个人孤苦无依,还受到如此打击,她今后的生活,镇上能不能想办法解决好?”

“能,我们一定依托低保、贫困救助等保障她的基本生活。”陆一凡诚惶诚恐的点着头。

“谢谢曾书记……。”谭小碧犹如在梦里一般,到京城上访都没有结果的事情,就这样轻易的解决啦?她伸出中指在嘴里咬了咬,很痛,才相信这是真的,不由“哇”的声,又哭了出来。

曾家辉也受了感染,但他强忍着保持平静,安慰谭小碧道“谭婆婆,您放心,县委一定给你一个交待,还社会一个公平。您老保重!”。

一行人离开了谭小碧的家,曾家辉也没心思去镇上听汇报了,只说了一声“去下一个乡镇吧。”这让陆一凡等人呆立当场,不知所措。

\\\”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