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资讯›(妃倾天下妃倾天下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妃倾天下妃倾天下)

(妃倾天下妃倾天下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妃倾天下妃倾天下)

《妃倾天下妃倾天下》

妖零柒

妃倾天下妃倾天下 岑君绝 现代言情 相知

《妃倾天下妃倾天下》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岑君绝相知,《妃倾天下妃倾天下》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可是,岑君绝,你既然不爱我,为什么要给我这些假象。你是要报复我什么,要这么伤害我?枉我一片真心错付,枉我不顾一切,枉我痴心依旧……呵,这难到都是我爱你的代价吗?”相知望着岑君绝,心痛到极致。一旁的吴伯远心疼的扶起相知,他沉声到:“岑君绝,当初我与立年(相丞相)同朝议事就讨论过你手段残忍,心硬如铁。便...

来源:wyyd   主角: 岑君绝相知   时间:2023-01-15 03:55

《妃倾天下妃倾天下》小说介绍

以岑君绝相知为主角的现代言情小说《妃倾天下妃倾天下》,是由网文大神“妖零柒”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时间过得飞快,一晃眼,小皇子浩倡即将三岁小小人儿粉粉嫩嫩的,白白的皮肤,水汪汪的大眼,肉嘟嘟的脸蛋,甚是可爱他如今可是父皇和母后最疼爱的宝宝,小小人儿,鬼精鬼精的可厉害着呢…

第20章 质问

“不,不,相知,你冷静一下,穆太医还在京城。这个时候你不能听信了吴伯远。

“呵!太医?岑君绝你让我不要信他,那我信谁?信你吗?

“信你的甜言蜜语?

岑君绝,你敢说你留着我的命是不是为了先帝遗诏?

你连我的孩子也是不在乎的吧?

是不是我的孩子也是你的筹码之一?

不然以你的谨慎,又怎会让我大着肚子来这一趟江南,而不带穆太医呢?

所以岑君绝,你真的太狠了。

你之前带我游遍大街小巷,都是为了吸引吴伯伯的注意吧!

可我却以为那是对我的恩宠,

我还庆幸,这辈子终于等到你了。

可是,岑君绝,你既然不爱我,为什么要给我这些假象。

你是要报复我什么,要这么伤害我?

枉我一片真心错付,枉我不顾一切,枉我痴心依旧……

呵,这难到都是我爱你的代价吗?相知望着岑君绝,心痛到极致。

一旁的吴伯远心疼的扶起相知,他沉声到

“岑君绝,当初我与立年(相丞相)同朝议事就讨论过你手段残忍,心硬如铁。

便料道你将兔死狗哼。

可你迷倒了相知,让她那么不顾一切的爱你。

他以为,相知守你五年,你哪怕再怎么心狠对自己的妻子总该留有余地。

如今,小老儿算是见识到了。

你听信季如涵的父亲,可是你不知道,他嫉妒相立年位高权重。

却骗你说相立年功高盖主,怕有谋反之心。

你便信!你从边疆回来,不做多查,连夜抄了相府,将其打入大牢,一家老小发配边疆!

将相知打入冷宫,封季如涵为后。

他指使女儿季如涵勾引你不成,转身贪钱恋势的女儿送进宫,骗你说逼不得已你也信!

可你为何如此对待相知,她不顾一切人的反对只身嫁入你王府。

为了说服相立年帮你,那年大雪,她在她爹的书房门前跪了三天三夜。

自此阴寒入体,昏睡了半月,修养了五年。

那时的你在哪里?

呵!在后宫与季如涵私会!

你怪相知没能给你生个孩子,

可是你从来都不知道她为你所做的一切!

这次,你急匆匆带她来陵安,不就是想引我小老头上钩吗?

可是岑君绝,你有没有想过,

这是你的发妻,她身怀六甲,即将临盆!

你真的好狠呐?难道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相知在一旁无声的流泪,盯着岑君绝冰冷的眼睛,眸色深邃。

心如刀绞,好像下一瞬心脏就会停止跳动。

她默默地感叹道原来不知不觉你已经为他付出了这么多啊!

可是他拿他虚假的嘴脸骗过你的痴心。

她暗骂自己你活该,爱上了这个狠心的男人。

岑君绝默默地站着,静静的承受这两人的质问。

眼睛盯着相知的哭红的双眼,冰冷的脸紧紧的绷住。

他不停地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住。

他藏在袖子里的手紧紧攥握成拳,他感到手心传来一阵湿意。

他知道恐怕已经流血了。

可是那又如何呢?

他手心的这点点痛,半点也抵不上相知所受的苦分毫。

他在心底默默地流泪。

气氛一滞,陷入僵局。

忽然,相知大脑一晕,昏倒了过去。

岑君绝脸色骤然一变,大步跑了过去。一边对着外面喊到

“太医,太医!快进来!说完,抱起相知往里间走去。

“皇上,娘娘这是情绪太过激动,身体支撑不住了。孟太医低声说道,“娘娘是身怀六甲之人,切不可情绪大起大落,不然恐有生命危险啊!

“那她现在如何了?

“娘娘昏睡了过去,臣已经安排好医女去给娘娘熬制安神汤。暂时没有危险了。但切记不可再次引起情绪波动,不然极有可能提前生出皇子,而娘娘气血亏空,性命不保啊!

听到这,岑君绝犹如雷击。身形一晃,撞上身后的柱子。

他早就安排好了太医院最擅长妇科的孟太医,还配了医女、稳婆嬷嬷。

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是现在他好后悔。

他暗骂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再等一等呢?哪怕这天下在重要又如何?

宁愿再等一等,也不想相知遭的这份罪。

一直隐在岑君绝身后的林清远见状,走近吴伯远身边,沉声说

“吴老先生,请吧!皇上暂时不得空,娘娘的安全您不用担心。还请您到偏殿候着,喝杯凉茶吧!

“哼!吴伯远冷哼一声,甩袖离去。

唉,林清远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深深地看了一眼慌乱如麻的岑君绝。

他忽然想起那封边疆十万火急的来信

北方有异动,前朝亲王偶然得知先帝遗诏下落不明,有心谋反。求皇上速速找回遗诏。永除后患。

他记得这位年轻的帝王,看见此信时紧皱的眉,墨色眼眸,深沉得骇人。

以及,诸位老臣冒死进谏,玉髓殿外长跪不起的身影。

翌日清晨,相知悠悠转醒。她缓缓转过头,看着眼前紧握着她的手的岑君绝。

恐怕是昨日太累了吧,一向风度翩翩,气势威严的岑君绝满脸胡茬,紧皱着眉,就趴在床边睡了。

这一刻,相知也不知道自己是该恨他的绝情,还是该怜他的孤独。

没等她多想,岑君绝的手蓦然一动,她知道岑君绝怕是要醒了。她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知儿,你别走……岑君绝从梦中惊醒,他梦见相知离他而去,恍然大喊。

他抬头,看到相知别过的头,心下一痛。

他颤声解释说

“知儿,朕也是迫不得已啊!边疆传来异动,各方人马都在秘密关注先帝遗诏,朕只有先下手为强。

看到相知仍旧不理,岑君绝长叹一声。

“知儿,你先休息着吧。朕,知道你不想看见朕,就先走了。

话落,起身向外走去,“怀青,进来照看娘娘。

语毕,人已走远。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