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资讯›妃倾天下妃倾天下(岑君绝相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妃倾天下妃倾天下热门小说

妃倾天下妃倾天下(岑君绝相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妃倾天下妃倾天下热门小说

《妃倾天下妃倾天下》

妖零柒

妃倾天下妃倾天下 岑君绝 现代言情 相知

现代言情类型《妃倾天下妃倾天下》,现已上架,主角是岑君绝相知,作者“妖零柒”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真是罪不可恕,罪大恶极,尽管如今相丞相已经死了,岑君绝还是不敢松懈。岑君绝一身黄金蟒袍端坐在案桌前批改奏折,挥手禀退了一旁的宫女。问道:“有没有搜到东西?”“启禀陛下,微臣仔细搜索了整个相府里里外外,没有任何发现。”徐海躬身跪在案前,低低的伏在地上...

来源:wyyd   主角: 岑君绝相知   时间:2023-01-15 03:52

《妃倾天下妃倾天下》小说介绍

以岑君绝相知为主角的现代言情小说《妃倾天下妃倾天下》,是由网文大神“妖零柒”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时间过得飞快,一晃眼,小皇子浩倡即将三岁小小人儿粉粉嫩嫩的,白白的皮肤,水汪汪的大眼,肉嘟嘟的脸蛋,甚是可爱他如今可是父皇和母后最疼爱的宝宝,小小人儿,鬼精鬼精的可厉害着呢…

第7章 孩子

玉髓殿。岑君绝召见大内总管徐海。

年轻的帝王眉头一直皱着,心事久久不能疏解。他想,相立年这个老东西,居然私藏了老皇帝的传位圣旨,准备趁他出征边关,谋朝篡位。真是罪不可恕,罪大恶极,尽管如今相丞相已经死了,岑君绝还是不敢松懈。

岑君绝一身黄金蟒袍端坐在案桌前批改奏折,挥手禀退了一旁的宫女。问道:“有没有搜到东西?

“启禀陛下,微臣仔细搜索了整个相府里里外外,没有任何发现。徐海躬身跪在案前,低低的伏在地上。

听到徐海的回话,岑君绝冷眸一凜,双眉一竖,一本奏折朝徐海砸去,“哼!整整三天,三百士兵,搜索一个丞相府,你告诉朕一点线索没有?一群废物!说着,将手边的茶杯砸了出去。

“再给你们三天,要是还是什么都没有,都别回来了,发配边疆充西北军。

“是。臣遵旨。徐海颤抖着领旨。

“算了,相立年那个老狐狸歪招多,那东西还不知道在哪呢?密切关注相府的所有进出人员,苍蝇都不要放过。岑君绝闭了闭眼,说到。

“下去吧。岑君绝别过头去,挥了挥手,右手扶额,深深地叹了口气。

想他岑君绝为了皇位,与皇子们的斗争七年,死伤无数,十分惨烈岑君绝也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甚至还刚刚登基就前往边塞出征七个月,历经千辛边疆总算是安稳了,可相府的圣旨就是一个极大的隐患,必须得到。

“臣告退。徐海缓慢的退了出去。

突然岑君绝想到了相知,现在或许是只有从相知下手了。想到这连忙高声呼唤:“高顺喜!高顺喜!

门口的高顺喜连忙小跑着进来:“哎!陛下,奴才在的。

“召漪情阁太医前来回话。

“喳。奴才这就去宣。高顺喜退了下去。

不一会外面响起了高公公的声音“太医到。

“微臣陈立德叩见陛下。陈太医拜叩道。

“爱卿平身,夫人身体如何了?岑君绝眉头轻佻,端起手边的茶杯小酌一口,掩饰了眸间的神色。

“回陛下,夫人刚刚经历了小产,身体亏空,又逢生死,大悲大恸,精神不济……

“好了,直接说诊治吧!岑君绝听。

“微臣开了几个方子调养夫人的身体,开了上好的金疮药敷脸,待伤口愈合后,还需生肌露帮助夫人长出新的肌肤。

“好,下去吧。岑君绝挥了挥手。

“是。陈太医缓缓退去。

岑君绝陷入了沉思。

玉椒殿,皇后寝宫。

季如涵垂眸听底下的宫女回话。

“你说刚刚陛下召了徐总管,还砸了杯子?季如涵柳眉一挑,厉声问道。

“是,是奴婢进去收拾的碎片。后来召了陈太医。

“陛下还召了漪情阁的太医?季如涵听到这声音陡然变高,冷眸一凛,墨色的眸子瞪向小宫女。

“是……地下的小宫女吓得颤抖着回答。

“好了,你下去吧,继续替本宫注意陛下那边的动静。季如涵收回眼光,淡漠的说到。

“是,奴婢告退。说完小宫女瑟缩的退了出去。

“相知这个狐狸精,就算本宫毁了她的容,居然还能勾引陛下!听闻岑君绝过问了相知的病况,季如涵双眼微眯,气的指节发白。

想她季如涵才是皇后,她相知算个什么东西,不过现在相府已没,相丞相也死了,就连相知的孩子也没了,而她季如涵什么都有了,哦,不,孩子,对,可以来个孩子,让相知来伺候。在精神上折磨死她。想到这季如涵不禁露出了狠厉的笑。

“来人,替本宫更衣。她喊到。她要去求岑君绝,求一个孩子。哈哈,相知,你给我等着,我会好好怜惜你的。

玉髓殿。

“皇后娘娘到。高公公大声传到。谄媚的请皇后娘娘入殿。

听到季如涵来了,岑君绝面色一喜,从案边起身去迎。

“你昨日动了怒,可休息好了?昨日送的安神汤可还有效?岑君绝温柔的问道。

“回陛下,已经好多了,陛下亲赐的药,药到病除。

“那就好,身体好了,精神都好了不少,外面风光尚好,不如陪朕去赏花?

“好啊,妾身遵旨。

“如涵,你与朕就不必这般客气了,走吧,年前扬州进贡的极品牡丹正好要开了,去赏赏它的娇艳。说着一行人往御花园走去。

三月的风微凉,春意甚好,御花园里老树抽出了新芽,牡丹争相开放,花瓣层层叠叠,吐露出嫩黄的花蕊。一旁嫩油油的小草长势喜人,中间点缀着细碎的花,入眼的都是盎然的生机。

“唯有牡丹真国色,陛下你看,这扬州的牡丹真是好看。季如涵欢快的说。

“可是朕觉得牡丹再美,也只能衬托朕的皇后。说着,折下一枝开的正艳的牡丹,别进季如涵的耳边。边笑着说,“你看,只有在朕的皇后这里,才是它最美的牡丹。

听完,季如涵羞涩的捏起了帕子,双颊微红,别过头去,羞答答的说:“陛下可真会哄如涵开心。

“哈哈哈,如涵,你还是这般羞涩的模样。说着两人进了一旁的凉亭。

“陛下……

“如涵,朕还是喜欢你唤我君郎的样子。

季如涵,蓦然抬头,心下一喜,那是她随他出征路上的呼唤,“君郎。季如涵轻声唤了一声,佯装羞涩的跺了跺脚。又舍不得温情,投入岑君绝的怀抱。

“君郎,你是不是怪我心狠,赐了相知的息子汤?打死了相丞相?

“不会,朕怎么忍心怪你,相立年死了就死了,迟早他都是要死的,至于相知,哼,这个贝戋人居然胆敢在宫里偷人,要不是天下刚定,她又是朕之前的夫人,朕早千刀万剐了她。提起孩子,岑君绝很是生气。

“好了,君郎,咱们不想她了,你要想孩子,我愿意给你生。季如涵动了动身子,轻抚着岑君绝的胸口。

“生一个像你小时候一样,精致可爱的小皇子。我可是知道的,你盼他,盼了五年了。季如涵微笑着呢喃。

“好,朕等你给朕生小皇子。想到期待已久孩子,岑君绝嘴角缓缓露出了微笑。

伏在岑君绝身上的季如涵,凤眸轻闭,哼,相知你赶去碧水潭又怎样,怀了他的孩子又怎样,他终究是我季如涵的,他的孩子也只能由我来生。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