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资讯›房秋烟沈焕(喜欢我呗,红盖头给你掀)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房秋烟沈焕全集在线阅读

房秋烟沈焕(喜欢我呗,红盖头给你掀)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房秋烟沈焕全集在线阅读

《喜欢我呗,红盖头给你掀》

小鸭鸭

古代言情 喜欢我呗,红盖头给你掀 房秋烟 沈焕

书名叫做《喜欢我呗,红盖头给你掀》的小说,是作者“小鸭鸭”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房秋烟沈焕,内容详情为:迷雾层层叠加,忽地聚集,又忽地一哄而散,飘渺不定,在这些或大或小的坟包之间,月光下澈,银白色的光亮最终洒在一座石碑上。周围的墓碑,有的只是一个小小土堆,无牌无名,有的可能会竖起一块木板,但也仅限于此,杂草丛生的荒凉之地,这座是唯一一个有石碑,且以前被人精心打理过的坟墓。“房…秋…烟。”白皙的指尖抚上...

来源:fqxs   主角: 房秋烟沈焕   时间:2023-01-15 03:15

《喜欢我呗,红盖头给你掀》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喜欢我呗,红盖头给你掀》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房秋烟沈焕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小鸭鸭”,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咦?那是沈老师?!”李晗惊叫出声,“沈翊……”杜城看着台上的舞台小疯子,“原来是这样,原来他是这样的……”“好了,巡演结束了,…

第1章 她一个鬼也能穿越?

月挂枝头,乌鸦的嘶叫声在静谧的林中格外凄寒,漆黑的树丛间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仿佛下一秒里面就有会什么东西猛窜出来。

月光终究阻止不了黑暗的弥漫,雾气渐渐浮起,笼罩在黑色山林之中,朦胧却又诡谲。

这片林子,是附近村子里埋葬死人的地方,尤其是那种带着怨气死去的人,无依无靠,含恨而终,都将埋葬于此。村里人都格外避讳这里,夜晚阴气重,听村里上了些年纪的人说,晚上去林子里,容易被那些恶鬼上身,最后离奇死去。

迷雾层层叠加,忽地聚集,又忽地一哄而散,飘渺不定,在这些或大或小的坟包之间,月光下澈,银白色的光亮最终洒在一座石碑上。

周围的墓碑,有的只是一个小小土堆,无牌无名,有的可能会竖起一块木板,但也仅限于此,杂草丛生的荒凉之地,这座是唯一一个有石碑,且以前被人精心打理过的坟墓。

“房…秋…烟。

白皙的指尖抚上石碑上残留的名字,身着一袭嫁衣的女子蹲在石碑面前,嫁衣艳红,像是在血中般浸染了一样,袖摆上用金线勾勒出复杂细腻的花纹,在月光下上着细碎的光芒,大红外袍上,一只凤凰栩栩如生。

女子垂眸细细地看着石碑上的字眼,凤髻上的流苏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摆,似乎嫌弃这凤髻烦人,她伸手拔了下来,连着那凤冠一并拿了下来,抬手之际,只见纤细的手腕上戴着一只精致的银镯。

女子站起身来,随意挽起的青丝随着她的动作从肩头缓缓滑落,随后落在她的脸颊两侧,愈发衬得肌肤如雪,将发丝伸手别到耳后,她看了看着周围。

透着诡异的夜晚是这个树林的常态,不,准确的说,是所有墓地的常态。

如果一觉醒来,你发现你自己穿越成了一只女鬼怎么办?

正常人应该早就吓死了吧。

可惜了,她不是正常人,或者说……她连人都不是。

房秋烟这辈子都没这么无语过,你说她要是人,穿越了还好说。

你让她一个鬼还穿什么!?

不就是从现代鬼变成了古代鬼吗?

还变了一身衣服,从白衣变成了红衣。

可房秋烟越看越觉得自己是从普通鬼变成了厉鬼。

好了,她进化了,更不能投胎了。

“嘎——嘎——

枝头的乌鸦叫声嘶哑难听,它的眼睛在静谧的黑夜中发诡谲的绿光,目光似乎一直落在房秋烟身上,似乎不怀好意。

房秋烟视线回望了过去,“看什么啊?没见过鬼吗?你看看你,当鸟有什么意思?要不要来当当鸟鬼啊。

不能投胎的鬼平等地怨恨每一个活物!

似乎被她的话里的怨气惊到了,树梢上的乌鸦连叫声都卡了一瞬,随后展开翅膀扑腾两下飞走了。

乌鸦“……

不和脑子有点大病的女鬼计较。

见乌鸦飞走,房秋烟还是没忍住把视线放回石碑上,在现代她还没见过自己刻着自己名字的石碑呢,没想到穿越一趟还见到了。

缘分啊,姐妹。

她蹲下身,看见石碑有些脏了,思索几下后,忽地伸手在自己的袖子里掏着出一块红盖头,正欲在石碑上擦擦,结果半路上手又停下,最后将红盖头收了回来。

房秋烟懊恼地皱眉“忘了……

鬼碰不到这些东西。

“咔嚓——

静谧的夜里,一点动响都显得格外突兀,树枝被踩断的声音似乎让这片林子忽地安静了下来,就连一开始那股窸窸窣窣的响声也一并消失,显得格外诡异,就好像是危险来临的宁静,猛兽袭击前的乖顺。

房秋烟蹲在石碑前,听到这道响声后身子一顿,她站起身,转过头眯起眼睛朝着出声的地方看了过去。

好像……有人在说话。

……..

此时林子的另一边,一个身材高瘦的男人狠狠拍了一下旁边人的头,他咬牙低骂一声“别乱发出声音啊,小心点走。

身材稍胖点男人摸了摸头,面露不满,“你以为我不想吗?你看看这里好走吗?要不是为了银子,这破林子谁愿意来啊,

也不知道是哪里传出的消息,说这片坟林里深处藏着金子银子,是一个贵人经过这里时藏起来的,就藏在某个坟里。

这吸引了不少的人来寻找,曾经都有人说见皇宫里的人来找,可无一例外,不是疯就是失踪,甚至是离奇死亡,渐渐地,也没有人敢来找了。

可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不怕死的人。

“你也别紧张啊,你看这里有啥可怕的?不就是安静了一些吗?我们都进来这么久了什么都没见到,我估计那些外面传的都是骗人的,有银子也是假的。胖男人不屑地道。

“那你还找吗?瘦子瞥了一眼他,“那咱们回去?

“……找。

“那就话别那么多!快点找坟!瘦子往前面走,他打着灯笼,微弱的烛光在静谧的林中尤为显眼。

胖子叹了一口气,抬眼看着瘦子远去的背影,正想抬腿跟上时,突然一闪而过的红衣让他的瞳孔猛地一缩,寒毛竖起,抬起的脚迟迟落不下去。

这一瞬间,胖子仿佛听见了几声女子的笑声,从林子的四周传来,虚幻而又诡异。

他颤抖着嘴,几乎是带着哭腔小声地喊了一声不远处的瘦子“诶……

“又怎么……瘦子不耐烦的转过头看去。

这是这一转,入眼的一幕让他手中的灯笼瞬间摔落在地,发出“嘭的一声。双腿打颤发软,他一下子跌坐在地,呼吸急促,瞳孔地震,惊吓的什么话都说不出。

只见胖子的身后,一位穿着红色婚服带着红盖头的女子静静地站在树下。

她缓缓抬起手,竖起食指放在自己的红盖头面前。

在这一瞬间,白皙的手指在瘦子的眼中化作一截骨节,而且那鲜红嫁衣的边缘正一点点溢出鲜血,血液逐渐蔓延,隐隐有往这边的趋势。

阴风吹起,红盖头下的面容难以看的真切,但掀起的一角,依旧可窥见那阴森白骨。

女子的笑声愈发清晰,黑影摇曳,掉落在地的灯烛在一阵阴风中忽地熄灭,周围旋即彻底陷入黑暗之中。

见瘦子那样,胖子人都快吓傻了,他呆站在原地,头都不敢转,现如今看见烛灯熄灭,心中的恐惧更盛。

他闭上眼睛,感觉到面上一阵冷风吹过,随后耳畔响起瘦子惊慌失措的声音。

“快跑!!!有鬼!快下山去找徐魏!

胖子睁开眼,只见那掉落在地的烛灯,不知何时又重新燃起,以及瘦子面露惊恐地朝自己跑来,他咬牙艰难地动着发软的腿“我知道!

他就是想说这个!

见二人终于离去,房秋烟坐在树上,将头上的红盖头拿下收进袖子里,拍手笑了一声。

“哈!

认识到恐惧吧!盗墓贼!

像这种吓人的事,房秋烟以前做的可不少,这可是每一个女鬼的基本功!

那两人跑的太急,烛灯还被遗忘在地,悠悠灯火在林中闪着细弱的光亮,房秋烟伸手点了点,只见那烛光立马熄灭,她满意地收回手。

预防火灾,人……鬼有责!

看着那两个人离开的路,房秋烟想到附近可能就有村庄,以前她飘荡到卖电视的店铺时,在电视上见过一些古代的场景,没想到现在能亲眼目睹。

好像又不太亏了。

房秋烟心情极好的飘下树,当鬼嘛,最重要的就是学会满足。

嫁衣的衣摆依旧在滴着鲜血,房秋烟伸手拧了一下,鲜血沾染上指尖,见此她微微皱眉。

也不知道这嫁衣什么情况,显形后这鲜血很难止住。

将其余的血用力拧出来后,房秋烟随意地在衣服上擦了擦手,一小摊鲜血在地面显得格外瘆人,但她清楚,不用多久这些鲜血就会消失。

鬼魂不需要走路,但房秋烟当鬼当这么久了,还是喜欢用腿走,飘来飘去的,总会给她一种控制不住的虚幻感。

她慢悠悠地往那两个人离去的方向走,殊不知,在她走后,那本来熄灭的烛灯又忽地亮起。

黑色的乌鸦栖息在枝头,歪着脑袋看着地上的灯笼,它蹦哒了几下后忽地飞起,翅膀刮过那只灯笼将其打翻,灯笼翻滚之时不慎沾染到那滩血迹,鲜血在米白色的纸糊上格外刺眼惹目。

只见那乌鸦又突然飞了回来,用喙轻轻叼起灯笼,而后彻底离开。

树林里的嘶哑声此起彼伏,树影晃动,云层遮住了皎月,就像是一种古老仪式的前兆,让人隐隐感到诡异。

乌鸦叼着灯笼飞了一会,而又停在一棵树上,它松开喙,灯笼从它嘴中掉落。

但诡异的是,灯笼并没有落地,一阵阴风吹过,它稳稳当当地停在空中,像是被什么东西温柔地托住。

只见灯笼上的血迹逐渐褪去,像是转移到其它东西上去了。

鲜血褪去,只听见“啪——的一声,灯笼应声落地,火苗将外壁的纸糊点燃,只余一阵烧焦的香味。

与此同时,空气中好似传来一声男人的轻笑声。

乌鸦转了转脑袋,绿豆般的眼睛静静地看着某个地方,张嘴叫了一声。

“啧。男人不满的声音响起。

只见下一秒,乌鸦身体僵硬地从树上摔落下来,随后掉入火堆之中。

黑暗中,一个男人的身影缓缓现形,他的身材颀长,一袭墨色衣袍与夜色融为一体,周围隐隐浮现一圈黑雾,男人的面容深邃精致,如瀑布般倾泻的青丝随意地披在身后,周身气质慵懒却又泛着危险,唇瓣殷红,一双妖红的眼眸在黑暗中闪着诡谲的光芒,眼眸轻眯,他的视线落在不远处的石碑上。

周围树上栖息着许多乌鸦,它们的视线齐刷刷地望着男人站着的方向,绿豆般的眼睛透着瘆人的诡异。

放在以往,这群乌鸦可不是个安分的主,可在此时却异常的乖巧,甚至隐隐透着一股忌惮,似乎是在害怕什么。

男人一步一步走近石碑,垂眸启唇轻念这石碑上的字“房秋烟…….

层层云雾遮住月光,乌云悄然而至,嘈杂浩大的夜雨打的林中树叶沙沙作响,乌鸦振翅从林中飞出。

男人站在原地,可身上却没有淋到一滴雨,雨水穿过他,就像穿过一个……鬼魂。

他的视线淡淡地瞥了一眼的树上,那双眼睛不带一丝情绪,招手道“过来。

下一秒,只见一只乌鸦倏地飞到他的肩上。

“这是谁?

乌鸦嘶叫了一声,脚步不安地挪动了几步,脑袋歪了歪有些惧怕。

“你也不知?沈焕眉头微蹙,将视线重新放回墓碑上,但随后他又忽地轻笑了一声,“有意思。

要他为一个不认识的人保护石碑?

沈焕从未做过这种买卖。

可在他醒来后,内心就隐隐有一道声音在告诉他不想后悔的话,保护好这座墓碑。

后悔?

在沈焕的记忆中,他从未后悔过。

可每每触碰到这座石碑,他的心里总会浮现某种不知名的情绪。

似慌乱,又好似一种莫名的喜悦。

沈焕是一个极端矛盾的鬼。

他很讨厌这种能影响他情绪的东西,却在某些时刻格外留念甚至是上瘾于这种能掌控他情绪的事物。

这个世界太无趣了,以至于他总想找一些乐趣,找一些那些从未踏过的新鲜领域。

当初他选择沉睡,也可能是因为这个世界已经没有能吸引他的事物了。

这场突然的醒来,或许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意外收获。

沈焕叹了一口气,脸上有些无奈,修长的指尖抚上石碑上的名字,像是抚摸爱人那般深情缱绻,而他的嘴角却在缓缓上扬,那双妖治漂亮的眼眸隐隐闪着危险的情绪。

“等我腻了,就把你毁了。

等他体验够了这种新奇的情绪,就彻底毁了这座石碑。

而就在这时,山林间又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好似有一大群隐匿在暗处的东西在伺机而动,泛着幽绿色的光芒在树林间忽明忽暗,它们统一地望向山脚下的村子,就像是饥渴的野兽,在看待自己美味的食物。

沈焕转过头,眸色微闪,空气中浓烈的怨气味道是他从未闻到过的。

人类的怨气,是恶鬼最喜欢的食物,它们混迹与黑暗之中,收集人们的负面情绪,扰乱人类的心智。

而那股味道是从山下传来的,这意味着,山下有一个对鬼有着特殊吸引力的人类。

沈焕低笑一声,突然意味不明地开口“这次醒来,真的多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

不仅如此,他的地盘,好像也闯进来了一个女鬼啊……

夜雨声依旧嘈杂,雨帘将这个世界一分为二,晃动的树林在夜晚的笼罩下缓缓覆盖上一层阴影,远远望去,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恶鬼。

正在下山的房秋烟脚步忽地一顿,鼻子小幅度地动了动,空气中的怨气她自然也闻到了。

这怨气和她以前闻的都不一样,味道比所有人的都要深,对其他鬼怪来说,是种难得的美味,可对房秋烟来说……

“……好臭。

她脸色一变,立马捂住鼻子。

不是,谁家怨气这么大啊!!这都臭到鬼了!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