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资讯›读心嫡女一皱眉,病娇王爷追着哄(宁若笙卫白祁)全章节在线阅读_宁若笙卫白祁全章节在线阅读

读心嫡女一皱眉,病娇王爷追着哄(宁若笙卫白祁)全章节在线阅读_宁若笙卫白祁全章节在线阅读

《读心嫡女一皱眉,病娇王爷追着哄》

李无情啊

卫白祁 古代言情 宁若笙 读心嫡女一皱眉,病娇王爷追着哄

古代言情小说《读心嫡女一皱眉,病娇王爷追着哄》是作者““李无情啊”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宁若笙卫白祁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再次触碰到前世得到过的牌子,她的手不禁抖了一下。上一辈子,俞老也是担心她孤身一人在鬼市会遇到麻烦,便将那代表他的随身木牌赠与她。直到她死的那日,那木牌还在身边。不过俞老的结局……“傻丫头,你发什么愣呢?赶紧早去早回,说不定你还能赶上老头子最后一趟船...

来源:fqxs   主角: 宁若笙卫白祁   时间:2023-01-15 02:59

《读心嫡女一皱眉,病娇王爷追着哄》小说介绍

长篇古代言情小说《读心嫡女一皱眉,病娇王爷追着哄》,男女主角宁若笙卫白祁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李无情啊”所著,主要讲述的是:“采雁,你刚才说了什么?”“奴婢说没事了……”“没再说别的?”宁若笙吞咽一下口水,犀利的目光紧扣采雁双眸“小姐,奴婢就说了这几个字”采雁摇摇头,眼里闪着担…

第7章 威逼利诱

宁若笙转身,“俞老,您说。

“老头子觉得与你这小丫头有缘得紧,你将这东西的挂在腰间,若是在鬼市遇到麻烦,就说你认识我俞老头就成。

说罢,俞老从腰带处解下一块紫黑色的木牌掷向她。

宁若笙眼疾手快,将木牌稳稳接住。

再次触碰到前世得到过的牌子,她的手不禁抖了一下。

上一辈子,俞老也是担心她孤身一人在鬼市会遇到麻烦,便将那代表他的随身木牌赠与她。

直到她死的那日,那木牌还在身边。

不过俞老的结局……

“傻丫头,你发什么愣呢?赶紧早去早回,说不定你还能赶上老头子最后一趟船。

“多谢俞老,若笙记住了。

宁若笙笑颜如花,将木牌挂在腰间,转身离去。

望着她的背影,俞老眼中的神情也变得高深莫测。

不知为何,虽然初见这丫头,但总觉得这丫头与自己,似乎认识许久了。

……

鬼市。

鱼龙混杂。

里面不管是摊子还是门店,都不似京城街道那般整齐划一。

没有规矩,就是鬼市最大的规矩。

在这里,多数是平生不得志,亦或者是通缉要犯十恶不赦之人。

就算是朝廷,也不能在鬼市抓人。

每每入夜,便是鬼市最热闹的时候。

“是个女的?还是孤身一人?

“老子透过面纱看到这女的长得倾国倾城啊……

刚走进去没一会儿,宁若笙便成了在鬼市以乞讨为生的人的谈资。

宁若笙面不改色地从这些人之中穿过。

她现在只想快点寻到药,早点回去处理阿祁身边的事,不想在这浪费时间。

靠着前世的记忆,她轻车熟路来到一个兜售草药的摊子前面。

摊贩是一个戴着面具的年轻人。

“姑娘需要什么?

“黑莲愈伤膏。

本来笑着的年轻人脸色忽然一变,眼神躲闪,“姑娘找错了,我这里没有你要的药。

宁若笙眉尖微扬,将一锭银子放在摊子上。

“摊主,我今日独自来这鬼市,就是为了向你买拿药,我需要用它去医治我的未婚夫。

年轻人瞥了一眼银锭,摆手冷着脸说道“没有。

【才二十两!亏钱生意可不能做!我好不容易从师父手中顺出来一瓶黑莲愈伤膏,不卖个十金都对不起我这般偷偷摸摸卖药。】

年轻人的心声钻入宁若笙的耳中。

宁若笙勾唇,无声嗤了一下。

原来如此。

前世她只打听到这摊主是神医的徒弟,但并不知这徒弟是偷偷拿药出来卖。

现在有了这个把柄,还怕这人不能为自己所用?

年轻人没有再理会她,兀自打理摊子上的草药,压根瞧不上那银锭。

见状,宁若笙将银锭收起来,绕过摊子,但却来到他身边,低声低语“摊主,你这样就不怕被你的师父知道吗?

此话一出,年轻人身子一僵,脸色变得很难看。

他猛地回首,目光犀利“你是何人?

她方才说他师父,也就是说,她知道他师父是何人?

在这鬼市,大家都是隐藏身份的,他自认伪装得极好,不可能会被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姑娘给识破。

“若是不想让你师父知晓你的所作所为,二十两,我要那黑莲愈伤膏。

说罢,她再次将银锭甩在草药堆中。

年轻人咬牙切齿,浑身气息冷然,但心里却慌得不行。

【糟了糟了,被认出来了,怎么办怎么办,要是跟师父说,我怕是要饿着肚子跪上三天三夜啊,我不要啊,太痛苦了!】

“……宁若笙对他在内心的咆哮有些无语。

这小子还真是怂得可以。

又怂又要作死。

【等等,说不定这丫头是诈我的。】

年轻人如此一想之后,再次板着脸“我师出无门。

【罪过罪过,师父不要怪我,我也是为了咱们以后的生计才多赚钱的啊!】

“……

宁若笙差点被逗笑了。

没有读心术之前,她还不知道男子的内心戏竟然会这么有趣。

“薛神医若是知晓你这般说,这心肯定会凉一大截。话说你要是将这膏药卖给我,日后你犯了事,说不定我还能在你师父面前替你说说情。

毕竟她可是知道很多秘密的。

这话让年轻人背脊发凉这丫头不是在诈他,她是真的知道他师父,而且她这话,总觉得像是未卜先知一般。

僵持一下后,年轻人选择妥协。

他将药瓶子掏出来,“行行行,卖给你了,拿了药你赶紧走,以后我不想见到你。

宁若笙笑不做声,将瓶子拿起来,打开盖子闻了一下,将其收起来。

只不过在她转身之际,她说道“我还会再来找你买药的,到时价钱也会让你满意。

说罢,她快步离开。

年轻人呆若木鸡地望着她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

他不是因为她的那句话而错愕,而是因为她刚才闻药的举动。

这黑莲愈伤膏是师父七天前研制出来的,还没面世,但这丫头拿起来就闻,闻了后就收起来,似乎是认识这药。

这怎么可能?

这丫头究竟是谁?

不知想到什么,年轻人迅速收摊离开鬼市。

……

宁若笙朝外走的时候,发觉好几道不怀好意的目光落在身上。

她当即将面纱下摆往上卷,露出腰间挂着的木牌。

很快,那些目光都消失不见。

俞老的牌子,果然好用。

来到渡口,她发现俞老的船刚好到岸。

船上下来两个身穿白衣的男子,气质矜贵。

“丫头,快来,最后一趟了。

“来了。宁若笙回声。

朝俞老的船走过去的时候,她与那两个男子碰面的时候,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钻入她的鼻子。

重伤之人竟敢来鬼市?

鬼市很乱,有钱又受伤的人来到这边,若是没有庇护,必然会成为某些人的目标。

轻者钱财和珍贵之物全无,重则丧命。

不过她素来不会管于自己没有好处的事,所以只是皱了皱鼻子,与他们擦肩而过。

等宁若笙上了船,其中一个男子却转身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她的身影。

“主子,怎么了?

“那小姑娘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那要不要属下替您查一查?

“不,正事要紧,我们今日必须在鬼市问得消息。

就这样,他们步伐沉稳地朝鬼市走去。

和宁若笙想的那样,他们一进去就被盯上,不过他们确实深藏不露的高手,鬼市的人,三两下便解决了。

……

戌时五刻,繁星点点,江风微寒。

船只靠岸,宁若笙从船上下来,掏出碎银正欲放入鱼篓,俞老却阻止了。

“丫头,路钱就免了,日后你来,多给老头子我带点我喜欢的就行,下次就不要只送百日汾了。

【这丫头一身神秘,我倒要看看这丫头对我熟知多少。】

宁若笙撩起面纱,低首浅笑“好,下次若笙给您带,若笙还有事,就先拜别俞老了。

俞老拿起腰间的葫芦饮了一口酒,摆手道“去吧去吧。

只不过等宁若笙走远,俞老飞身来到岸上,身形一动,身影快速消失在林子中。

片刻后,宁若笙回到卫王府。

守在卫白祁厢房外面的采雁心神不安地来回踱步。

小姐怎么还没回来啊……

“采雁。

闻声,采雁一喜,快速迎过去“小姐,您可算回来了。

“我让你办的事办得怎样?宁若笙颔首,压低声音。

“已经办妥了,小姐您要的人,奴婢都让人抓起来了。

“好,明日再议,现在我先进去看看王爷的伤势。

进屋后,她快步来到床边,拿出黑莲愈伤膏抹在卫白祁的伤口上。

半盏茶功夫后,他的身体就不似刚才那般滚烫。

“小姐,您要不要吃点东西?您快一天一夜未进食了。

“我不饿,你去休息吧,我一个人守着王爷就好。

或许是饿劲儿过去,宁若笙现在感觉不到饥饿。

采雁摇头“奴婢不困,奴婢就在外面,小姐您有什么就唤奴婢。

“嗯。

不知过了多久,宁若笙困意来袭,趴在床边昏昏欲睡。

咔哒。

细微的声响让她瞬间清醒。

她抬头寻声看去,眸光幽深冰冷。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