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资讯›忧伤还是快乐(陈然沫墨晴)火爆小说_《忧伤还是快乐》陈然沫墨晴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忧伤还是快乐(陈然沫墨晴)火爆小说_《忧伤还是快乐》陈然沫墨晴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忧伤还是快乐》

沫墨晴

忧伤还是快乐 沫墨晴 现代言情 陈然

很多网友对小说《忧伤还是快乐》非常感兴趣,作者“沫墨晴”侧重讲述了主人公陈然沫墨晴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至于她自己,胡乱地啃口面包就好。这是远嫁的陈然第一次坐火车带娃回老家,是20多小时的长途。一路上儿子还算乖巧听话,除了看看平板里的动画片,就是和她一起看车窗外的风景,一边听她讲解窗外:这是跨海大桥,这是山,这是田地……接着就听见小家伙稚嫩的声音在一边重复:桥,山,田……等困了娘俩个就挤在卧铺上睡一觉...

来源:fqxs   主角: 陈然沫墨晴   时间:2023-01-15 02:57

《忧伤还是快乐》小说介绍

无删减版本的现代言情《忧伤还是快乐》,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沫墨晴,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陈然沫墨晴。简要概述:于雷是大年三十的中午才回来的,提前订的动车票陈然哥哥回不来,好在家里有了两个小娃娃,气氛也不错心里有再多的苦楚,只要看到小娃娃们天真可爱的样子,顿时就能被融化了妈妈…

第1章 哥嫂婚变

此刻,夜幕已完全覆盖人间。车窗外,有着星星点点的灯火。

陈然望着从窗外飞驰而过的忽明忽暗的夜色,鼻尖已全然沦陷在大碗泡面的香气里。这是给三岁的儿子泡的,坐火车只要有泡面火腿肠,小家伙就超级满足。至于她自己,胡乱地啃口面包就好。

这是远嫁的陈然第一次坐火车带娃回老家,是20多小时的长途。一路上儿子还算乖巧听话,除了看看平板里的动画片,就是和她一起看车窗外的风景,一边听她讲解窗外这是跨海大桥,这是山,这是田地……接着就听见小家伙稚嫩的声音在一边重复桥,山,田……等困了娘俩个就挤在卧铺上睡一觉。搂着这个软软糯糯的小家伙,那种幸福感也是从未有过的。

当窗外的山从绿中带黄变成一片片深绿的时候,陈然就知道家乡近了。火车停靠下来的时候,陈然一手牵着儿子,一手拖着行李箱,站在一队人流里缓缓向前挪动。

站在前面的一个大肚子姑娘看了一眼陈然白白胖胖的长得像年画里小人一样可爱的儿子,眼里流露出无限的喜欢,扭过头对陈然笑道“小家伙真可爱!

陈然笑着说了声谢谢。接下来看着姑娘的大肚子问道“快生了吧?

陌生的姑娘眼里纯然是即将为人母的喜悦,点头说“是呀,预产期就在正月里。一脸的期待和幸福,就和她自己当初即将卸货时一样样的。

陈然后来挺后悔,但那时候就是稍微感觉到善意就忍不住对人掏心掏肺,她对那姑娘说道“你还是好好珍惜现在的好日子吧,到时候你就没现在这么自在了。

没承想听到这句话,那姑娘就白了她一眼,本来阳光灿烂的脸瞬间拉下来不再理她。

陈然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好在队伍很快就到了车厢门口,本来就无需说再见的两个陌生人从此再也无需再见。

不愉快也很快消散在即将到家的喜悦里。

丈夫还在上班,要坚持到腊月三十才能回来。陈然是自己带着儿子先回家的。

叫了一辆出租车,只不过十几分钟,很快就到家了。她没有提前通知父母,家里有侄子,跟儿子差不多大,平时老两口忙着看孙子,也够忙的了。

没想到,一进家门,就看见妈妈在客厅里掉泪,爸爸沉默的在阳台上抽烟。

六十多岁的父母,头发都已经花白,脸上的沟壑提醒着沧桑岁月的无情和残酷。

妈妈看到陈然进了家门的那一瞬,赶忙擦去眼泪,换做笑脸怪道“好你个然然,怎么也学会了突然袭击?小胖又长高了,真好!

儿子小胖跑到老人跟前恭恭敬敬地说姥姥好!奶声奶气的,陈然妈妈听了高兴得快要笑出花来,一把搂住外孙,对阳台上的陈然爸爸说“老陈,快来看看咱家小胖!

陈然爸爸掐灭了未抽完的半支烟,抱起了小胖,小胖赶忙叫着“姥爷好!

快两年没见了,转眼小胖就长高了也胖了,两位老人打心眼里高兴。这高兴也暂时冲淡了哥嫂婚变的阴霾。

妈妈在厨房里忙活起来,爸爸去幼儿园接放学的侄子。

小胖自己在客厅玩着玩具,懂事得让人心疼。陈然于是去厨房帮着妈妈择菜,看老太太眉头紧蹙的样子,她竟然紧张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还是一边往冒泡的油锅里放炸排骨,一边看着砂锅里的鸡汤的妈妈先开口了。

“你哥哥和嫂子的事儿,你都知道了吧?

陈然小心翼翼地说“知道了。她的声音平静而又尽可能小,尽可能不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情绪,以免刺激到老太太不知道哪根会突然脆弱的神经。

虽然是亲妈,但对于这种敏感话题,陈然还是保持着该有的警惕性,她太了解自己的说话水平,稍微不过脑子的一句话,明明是无心的一句话往往会莫名其妙地引发对方的情绪风暴,包括自己的亲妈,有太多的前车之鉴,她提醒自己要谨慎。

妈妈的话匣子就此打开。开始一边往油锅里捞排骨一边痛说革命家史的进程。

“当初我就不看好阳阳妈,太娇气,哪次当着长辈面不都是你哥哥一直惯着她,从来就没把我们长辈放在眼里。学历嘛就是中专学历,家里又在农村父母没有社保医保,又是哥哥又是弟弟的,将来负担肯定不小。可你哥哥非得娶她,我们也没办法只好依着你哥哥。

在妈妈的不满声中,陈然脑海里首先闪过的是以往嫂子娇滴滴的声音:然然你回来了啊。

还有嫂子那张美丽的脸。对于男人来说,女人但凡有了美丽或者温柔两者中的一项,就足以让男人动容。可嫂子,不对,应该是前嫂子既温柔又美丽,哥哥还和嫂子是初中同学。两人也是爱了很多年才结婚的,怎么说散就散了呢。

想到这里,陈然的心里莫名有一股凉气涌上来。

妈妈还在继续讲述着。“你哥不过就是最近生意不好,周转不过来,欠了一大笔债,阳阳妈就这么快吓跑了。

陈然心道,肯定不仅仅就是一笔债,具体什么情况,哥哥也没有细说。回来之前,陈然已经把自己存的五万定期提前取出来借给哥哥还债,如今听妈妈这样讲,心想这点钱可能也帮不了什么。

哥哥如今去了邻市,说是要搞一个新项目翻身。

陈然安慰妈妈“说不定哥哥的新项目很快就做好了,你就等着享福吧。

妈妈脸色一暗,说道“享福我就不指望了,我只希望你们兄妹俩都好好的。

正说话间,爸爸接着阳阳到家了。侄子阳阳和哥哥仿佛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见了陈然就跑过来,一边叫姑姑一边往陈然怀里蹭。

小胖看到这一幕竟然吃醋了,也扑到妈妈怀里求抱抱。陈然搂着两个胖娃娃,竟然想到了左拥右抱这个词。

小心心泛滥开来的感觉温暖极了,陈然想不明白嫂子为何能毅然决然地离开这个家,离开这么可爱的儿子。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