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资讯›(元宝若尘无絮)终末之序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元宝若尘无絮完整版阅读

(元宝若尘无絮)终末之序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元宝若尘无絮完整版阅读

《终末之序》

若尘无絮

元宝 奇幻玄幻 终末之序 若尘无絮

热门小说《终末之序》是作者“若尘无絮”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元宝若尘无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单良扯下了面罩。“我知道是你。”伍小乙冷冷地说道,“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夜风吹过,带来几分冷清,又带来几分紧张...

来源:fqxs   主角: 元宝若尘无絮   时间:2023-01-15 02:51

《终末之序》小说介绍

小说叫做《终末之序》是“若尘无絮”的小说。内容精选:大明王朝中部,广阔的平原上,玄木城矗立这是大明中部地区最大的城池之一,也是中部军队的驻防地,也就是车军的驻地玄木城盛产的玄木,是大明战略性物资,除却固定的百姓生活使用的玄木木材以外,其他的玄木种植地隶属城主府,由城主直接管理,甚至连玄木城直属的郡县…

第6章 启程

夜深。少女还趴在书桌前,睡的正香。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庭院中,没等他迈出一步,一把剑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是我。单良扯下了面罩。

“我知道是你。伍小乙冷冷地说道,“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夜风吹过,带来几分冷清,又带来几分紧张。云朵默默地遮住了月光。

单良叹了口气,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纸包,伍小乙定睛一看,是白日里蝙蝠送来的密信烧成的灰。

“莫与他人谈起,这是蝙蝠的秘密。单良缓缓道。伍小乙点了点头。单良将纸灰轻轻一扬,原本黑色的纸灰骤然金光闪闪,在空中勾勒出了一条金龙的模样。金光散去,一道卷轴落在了单良手中。

单良并未打开,将卷轴朝向小乙轻轻一转,露出一个图案。小乙立即感到了一股世界道的波动。

“这是…师叔的气息。小乙惊讶地说。他刚想伸手去摸,却被单良闪开了。

“你不能看。单良耸了耸肩,“涉及到老国师的算计。

“你以为我喜欢这样?单良叹了口气,但话锋一转,“此事,你……

小乙摇了摇头,“不要猜,就按照他说的去做就好了。说完,他终于收起了长剑。

二人悄悄地走进屋子,见到玉笙正趴在桌前,单良有些心疼。轻轻地走了过去想把他抱到床上,被小乙拦住了。只见他左手食指一点,一股清风温柔的卷起了玉笙,放到了床上,还为她盖上了被子。

少女仍是素衣长裤,睡得似乎并不安稳,身体始终蜷缩着。偶尔眼皮甚至会跳动一下。

二人沉默地坐了一会,便起身离开了。二人并没有注意到,少女的几根头发变成了绿色。

少女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梦境,那是一个无比真实的世界。她的面前,是一处桃林,一对绿头发的男女正坐在桃树下。男人正搂着女人,他们的头发缠绕到了一起,女人抓着男人的手,手持毛笔,不知在男人的手背上写着什么。

见到少女,二人朝她善意地笑了笑。女人起身,想她招招手。少女终于看到了刚刚一直埋藏在长发中女人的脸。

神之面孔,她,是女神吧。玉笙痴迷了,那张脸上写满了温柔,有隐隐吐露出一丝妩媚,绿色的长发顺肩而下。

“你叫什么?女神温和的问道。

“单玉…玉笙少女瞪大了双眼,凝视着不断靠近的女神。

女神点了点头,“很好听,她笑了起来,如银铃一般悦耳。

“嗯,既然你来到这里,有个东西给你。女神玉手一引,掌心出现一枚绿色戒指,不由分说,戴在了玉笙的右手中指上。不等玉笙感谢,轻轻的推了一下玉笙的胸口,玉笙没有反应过来,向后倒去。

啊!玉笙吓了一跳,从梦中惊醒。已经是白天了,自己好像做了个奇怪的梦,好像…戒指?玉笙急忙看向右手,什么都没有。原来就是个梦啊。

玉笙叹了口气,又想起了父亲的冷漠,又幽怨起来。

不好,差点忘了师父,今天要出发了。少女刚刚躺下就想起来游历之事,连忙从床上蹦起来,粗略地用青盐漱了漱口,撩着水捋了捋头发扎成高马尾,换上自己的男士长袍便往外跑,在门口和哥哥撞了个满怀。

“该走啦,伍叔在门口等你。

“父亲呢?

“在…屋内,没出来。

玉笙的眼睛又红了,什么也没有说,咬着嘴唇走出了大门,伍小乙身着道袍站在门口,身边还有一头小毛驴。

“走吧玉笙。小乙招招手,玉笙连忙答应一声。在启程之前,玉笙还是忍不住回头望,在寻找着什么,看到门口只有哥哥的身影,玉笙有些失望。

“看那。小乙指了指墙头,玉笙只见得有些斑白的头发在风中飘摇。

她满意地把头转回去,“走吧。

走出去不远,玉笙似乎已经忘记了昨晚的不快,对于很少出门的她来说,外面世界的一切都是新鲜的。

“师父师父这是什么。

“耍猴的。

“师父师父这是什么好吃的。

“这是狗皮膏药。

“师父师父······

将军府,云杰正抱着一大摞卷轴往书房走,那都是今年的政务。

刚走到庭院,云杰看见单良正从墙头爬下来,长袍上沾了点墙灰。云杰隐隐发笑,想不到父亲这么关心妹妹。

“小六啊。单良看见云杰,并不在意自己的窘相,那已经不重要了。

听到父亲这么称呼自己,云杰脸上的笑全部消散,扔下手中的卷轴,单膝跪地。

“大人。

“把这个给国师,然后去西方战线找我。单良从长袖中抽出一个金色卷轴。

“是。云杰接过卷轴,走进了自己的院子,不一会,贴身的衣服换成了一套黑色紧身衣。

单良走了过来,站在云杰面前,看着云杰冷峻的眼睛,为他轻轻地拉了拉袖口,别上了外衣的纽扣,上上下下打量着他的儿子。

“去吧。单良总感觉有千万句话在嗓子眼,却什么也说不出。

云杰点了点头,翻身上了门口的快马,不舍地看了看父亲,便疾驰而去。

他的袖口处,露出了一块紧身衣,隐隐的画着一只蝙蝠,六只蝠翼。

单良叹了口气,慢慢地回到了自己的书房,书房的正中不是他的书桌,而是他许久都为动过的战甲,但上面一丝灰尘也没有,一丝锈迹也没有。单良像往常一样轻轻地抚摸过战甲。

“老朋友,又得一同去喽。单良笑道,胸甲的心镜似乎听懂了他的话,隐隐的闪着光。

单良小心地把战甲从架子上取下,一块一块得穿到身上,他望着镜中的自己,那戎马半生的身影是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

单良迈出了庭院,走向了家中的祠堂,提着未喝完的水稻酒。

那是一个只有自己能进去的祠堂,里面摆放着数百个牌位。都是自己的兄弟袍泽。

单良提着酒一一走过,每经过一个牌位,都要倒上一点酒,那酒坛好像无底洞一般,也不知盛了多少佳酿,竟能倒满上百个小酒碗,最后剩下一点,留在单良手中。

“老李啊,你娘我每年都去看望,去年你弟弟告诉我,她走了,她走的时候还没忘记你呢,手里攥着你给她寄回家的信呢。

“老魏,咱说好了打完仗年年都要聚一聚喝酒的啊,我还没忘呢

“小王啊,你是个好孩子,还记得你第一次见到我跟我说什么吗?你说要和我一样成为大将军呢,谢谢你为我挡下的那一剑,我忘不了

······

数百个牌位,数百次回忆,单良历历在目,他看望的不是牌位,而是数百个袍泽,他们都举着酒碗,笑着欢迎单良啊。

单良也看见了他们,看见了自己的兄弟,那可真的都是亲兄弟啊。

他居然跪下了,跪在了自己的牌位面前,他的牌位,有着名字,有着生辰,唯有忌日是空着的,牌位的旁边是一把刻刀,岁月流逝,依然闪烁着寒光。

这里所有的牌位都是单良用这把刀刻上去的,一个一个字刻上去的,宛若刻在自己的皮肤上,刻在自己的心上,刻在自己的脑中。

轻轻地,为自己倒上最后一点酒,端起酒碗,目光划过每一位兄弟,一饮而尽,酒液顺着他的嘴角流入了衣襟,打湿了他的胸口。

“我要走了,我一定会回来的。单良摸了摸刻刀,起身离开了祠堂。他的身影有些孤单,又有些宏伟。

“我回来了。未等单良跟管家交代完家事,一道温柔的女声在门口响起,单良一下子呆住了,急忙向门口看去,那是自己和孩子魂牵梦萦的身影。

“雪儿…女子一袭红衣如血,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

“想我了没?女子宛然一笑,勾地单良魂都差点散了。

“你怎么回来了?

“你不是要出征了吗,我能不回来送送?女子轻轻扑向走近的单良,把她的头埋在坚硬的胸甲的最柔软处,鼻尖微微动,“你喝酒了?刚刚去见他们了?

单良看着怀中的人,轻轻地点了点头,“我要走了。单良轻轻的说。

女人恋恋不舍的松开了爱人,她想了想,把脖子上的挂件取了下来,细细看去,那是一个红色的小人。

“血傀?单良惊讶道,“你炼出来了?为什么不留着防身?

女人略显疲倦的点了点头,“你留着防身吧,今后我一直待在家中等你回来。

“等我回来再走?

“不,不走了,再也不走了……

相见时难别亦难,但今后,不会了。

北洲与中洲之间,广袤的云海,一只刺鳐载着一个人形树妖,在不断地穿梭。

“还有多远?树妖忍不住问道。

“快了快了刺鳐翻了个白眼,这已经是他第十次问了,当然,每一次都这么回答的。

树妖叹了口气,突然,他看到了不远处的一道紫色旋涡。

到了,莲叶洞天。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