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资讯›《剑与魔法的异世界》陈风程雪完结版阅读_陈风程雪完结版在线阅读

《剑与魔法的异世界》陈风程雪完结版阅读_陈风程雪完结版在线阅读

《剑与魔法的异世界》

杍风

剑与魔法的异世界 程雪 穿越重生 陈风

《剑与魔法的异世界》中的人物陈风程雪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穿越重生小说,“杍风”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剑与魔法的异世界》内容概括:其余士兵都是穿着黄铜全身盔甲,拿着黄铜剑。「亲爱的哥布林兄弟,你们尊敬的小旗长黄石大人来了,快速速开门。」其中一个士兵,朝着我们大喊。「尊敬的小旗长大人,我们已经没有多余的粮食可以给您了,请您体谅一下,放我们一条生路...

来源:fqxs   主角: 陈风程雪   时间:2023-01-15 02:44

《剑与魔法的异世界》小说介绍

小说叫做《剑与魔法的异世界》是“杍风”的小说。内容精选:怎么身体用不上力我眼睛完全睁不开,这是哪里记得是在自己房间玩游戏,怎么现在一片漆黑过了一会,能感觉到自己是躺在软软的东西上只记得,当时有一个魔法阵在脚下然后就什么都忘记了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慢慢睁开眼睛这是白天,这是木做的屋顶我,是在床上吗,噢,…

第8章 掩护哥布林撤退

我们一早就起来,严阵以待。

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不敢有一丝懈怠。

中午,小旗长骑着马大摇大摆地过来了。

身后跟着40个士兵,其中有4个是穿着皮质护具,拿着木制法杖,应该是法师。

其余士兵都是穿着黄铜全身盔甲,拿着黄铜剑。

「亲爱的哥布林兄弟,你们尊敬的小旗长黄石大人来了,快速速开门。」

其中一个士兵,朝着我们大喊。

「尊敬的小旗长大人,我们已经没有多余的粮食可以给您了,请您体谅一下,放我们一条生路。」

「什么,你们竟然不交粮食,是不是不想活了。」

从士兵的语气,能听出非常生气。

「我们不是不交,只是您征收的量太多了,我们没有这么多粮食。」

张池在哨塔礼貌回应着士兵,这时他表现出无比的镇定。

可能是因为我和程雪在他身后的缘故。

「臭哥布林,那你们就等着开战吧!」

小旗长大声呵斥。

这时,士兵有序地平均分成两组。

一组在原地排成方阵,两个法师在最前,小旗长在法师与士兵中间。

另外一组则绕到后门,排成一样的阵型。

我们大家躲在哨塔里和围墙后,等着时机。

空气忽然安静,每个人的呼吸仿佛是拿着扩音器放出来一样,异常清晰大声。

「开始破门!」

随着小旗长一声令下,4个魔法师分别两两对着前后门,手里同时发出“水神柱,连续轰击。

「砰~砰~」

巨大的撞击声,震耳欲聋。

大家都屏息凝视,严格执行着战术。

两个大门同时被魔法撞开。

「给我冲!」

小旗长一声令下,两边的步兵同时往部落发起冲击。

正门冲在前头的是小旗长,后面的20名士兵奋勇追赶。

当他们都进入部落后,忽然停了下来。

他们呆了,因为目之所及,没有一个人防守。

整个部落空荡荡。

而他们四处张望,一头雾水时。

「土卫壁!」

两堵泥土组成的墙壁拔地而起。

封死了士兵退路的同时,也隔开了小旗长与士兵。

士兵和小旗长被忽如其来的“土卫壁吓住了。

「火墙术!」

在小旗长身后的“土卫壁两侧,燃起了火墙。

形成了梯形的包围之势,把士兵困在其中。

但左右的底角并没有封死,留出了两个人的身位。

这是在另一边哨塔的哥布林的魔法。

「自然之怒!」

我和程雪蒙着面,在另一边施放组合魔法。

我用“地狱之境把右侧空气的温度提升到100℃,程雪在后面施放“疾速水滴。

大量的水滴经过“地狱之境,变成开水,洒落在士兵裸露的皮肤上。

顿时士兵像热锅上的蚂蚁,四处逃窜。

此时,只有两个底角为出口,而底边的“土卫壁背后,藏着8个带着木棍和绳子的哥布林。

士兵们疯狂往出口逃跑,陆陆续续被哥布林击倒并捆绑起来。

这时,小旗长想冲过来救人。

忽然,从右侧房子的窗户,射出一支冷箭,击在小旗长的马右肩上。

那是等待已久的月姐发出的攻击。

马应声倒地,小旗长也撞在了“土卫壁上。

另一边战况。

5分钟前,后门的士兵刚靠近大门。

走在前面的8个士兵,就被来自地底的冲击震飞了,一个正方形木筏也随之飞起。

地面也露出早挖好的大坑。

闪电和酋长藏在里面。

他们分别用水弹和“水神柱,攻击伪装成地面的木筏,击飞了士兵。

「迷雾!」

酋长双手合十,四周开始出现浓浓的迷雾,把士兵困在里面。

酋长骑着闪电冲回了部落。

这时,张天带着10个哥布林,手持布袋,冲出大门。

「去吧,可爱的蠃鱼。」

张天大喊着,和其他哥布林一起把没有密封的布袋,扔进了迷雾。

然后酋长和他们一起拿着木棍、绳子,包围了迷雾。

闪电则冲进了迷雾,开始攻击士兵。

顿时,迷雾里惨叫声此起彼伏。

冲出迷雾的士兵被酋长们击倒,并捆绑起来。

闪电凭借着优秀的嗅觉和对低级魔物的威慑,在迷雾里来去自如,毫发无损。

就这样,后门的20个士兵被全数拿下,且只受了一点轻伤。

战况回到前门。

我跳下哨塔,拿着大剑走到小旗长面前。

小旗长站起身,拔出白银剑。

「你到底是谁,竟敢违抗王国的命令,还袭击王国士兵,如果你们现在投降,我还能免你们死罪。」

这大祸临头了,还能理直气壮说出这样的话,小旗长脸皮也是够厚的。

「我是谁不重要,我只是看不惯你们仗着兵权,欺负弱者。」

「少在这里正义凛然装大侠,给我死!!」

小旗长一个冲刺,突到我面前。

这速度,比闪电还快,地面都留下一个半圆的凹陷。

他右手持剑,刺向我腹部。

我侧闪,用大剑改变了他攻击方向。

「小子,反应够快呀。」

小旗长来到我身后,转身后甩了一下剑。

「小旗长大人,有两把刷子呀。」

「哼。」

他继续发力冲向我,用连续“X型砍击攻击。

我边后退,边用大剑格挡,试探他实力。

小旗长剑势力道刚猛,身体爆发力强,稍有不慎就会被击中。

「刚还不是很嚣张的吗,怎么只会防守,哈哈哈,来攻击呀。」

他越来越兴奋,一边叫着一边进攻。

我忙着应付攻击,没有时间回答他。

突然,他右手收到腹部位置,发出蓄力的微光。

「风之剑啸!」

他手中的剑,猛地突刺向我的剑脊,发出类似“火战吼的风系斗技。

双手瞬间受到如闪电爪击2倍的冲击,有点扛不住。

我被震飞开了10米,双手用剑尖插在地面,才支撑住没倒下。

「你丑陋的魔法,简直是玷污了剑这神圣的兵器,不可饶恕。」

小旗长摆出不屑的眼神,慢慢走过来。

「这么说,就是你并不会使用魔法,对吧。」

我试探性地发问。

「那些丑陋魔法,我才不需要,我只是把所有精力,都花在斗技和剑技上。」

果然,自负的反派,都喜欢暴露短处。

他的爆发力和斗技的威力,就是舍弃中远距离魔法换来的。

那就是他只会近距离战斗。

而我现在大概还能用2次斗技,或者魔法。

所以我得把握时机,一击击倒。

小旗长继续冲上来攻击。

这次是“十字、“X字,正反手交替攻击。

我格挡了几下,跳开闪躲,又被缠上了。

他疯狂地大笑着攻击,我被动地接下全数招式。

这个状态持续了5分钟。

「坠风击!」

小旗长忽然跃起,双手持剑,在我前上方,向下发动砍击。

他的剑仿佛劈开了空气一般,在下沿剑锋两侧,有两道风往上呼啸着。

我双手持剑,横向往上格挡。

他这力道,比刚刚的所有招式都要猛。

小旗长剑锋的风,忽然吹向我。

我盔甲以外的部位,犹如被12级狂风刮着般刺痛。

脸、手、腿和腹部都被风刃划伤。

脚下的地面已被压得凹陷出一个半圆。

我用阴力接下攻击,再奋力用大剑把小旗长甩开。

小旗长落地后停下了攻击。

我们体力都消耗不小,正气喘吁吁地对视着。

「小子,你给我反击呀。只会防守的人,就如废物一般。」

小旗长开始急了。

「你不是对自己的剑技很自豪吗,怎么连废物的防御都打破不了,还是你比废物更废物。」

激将法是对我不起作用的,反而他被我气得快吐血了。

我看向哨塔上程雪,眼里充满了对我的紧张和担心。

「只会防守的废物,别在这里嚣张!」

他气急败坏地冲向我。

我转身往后跑。

一条巷子,两条,三条。

「怎么开始逃跑啦!废物,给我站住!」

我拼命躲闪,他拼命追赶。

忽然,我跑到了一个死胡同。

我停下脚步,一转身,小旗长便出现在面前。

「跑呀!有本事你再跑呀!看你往哪里跑!」

他得意地对着我咆哮。

「既然跑不了,那就用魔法对战剑技,看谁能笑到最后。」

我抬起右手,用大剑指着他。

「却之不恭!」

话音刚落,小旗长和我立即冲向对方。

我们双手持剑,全力向对方斜劈。

此时大剑已经被我注入魔力,蓄满了水花。

在剑锋碰撞的前一秒,我迅速减缓了挥剑速度。

水花顺势向前甩。

剑锋碰撞后,我力道敌不过小旗长,被压得后退了一步。

随后他便开始发不上力,被我压得直直往后退。

因为他被我四处躲闪时,用“地狱之境悄悄加热至沸腾的大剑水花,溅到全身。

他脸和其他裸露的皮肤,已经被烫伤,无法持续发力对抗。

无奈的他只能忽然发力,把我们双方震开。

「一招决胜负!看我终极魔法。」

我站稳后,立即前冲。

小旗长眼睛半睁着,估计也被烫伤,正向后启动躲闪。

忽然,大剑的兽魂石开始发光。

那就来吧!

我把剑柄收至腹部位置,再加速向前突刺。

剑身瞬间被高速旋转的水环围绕,形状如长枪般。

「螺旋枪击!」

我朝着小旗长胸部突刺。

他被我逼着,只能面向着我,全速后撤。

「水牢!」

不远处,熟悉的声音响起。

「咘噜!」

小旗长撞在了后方浮动的巨大水球上。

「你居然给我设圈套!」

他一脸诧异的表情。

「兵不厌诈,《孙子兵法》你没看吗?」

我收起大剑,静静地看着。

他身体被完全吸进去,无法动弹。

计划成功!

我走向侧面,挥手向水球后面的程雪示意,干得漂亮。

她朝着我,甜美地笑了起来。

在程雪身旁的哥布林,拿着绳子,走向水球,准备把小旗长绑起来。

我迫不及待地走向程雪,想和他一起庆祝。

刚过水球,后方出现一个黑影,冲向小旗长。

「咘噜!」

我回过头,发现张池已经冲进了水球。

「张池,不要!!!」

惊讶的我,顿时感觉大事不妙了。

他手里拿着黄铜剑,剑尖已经刺在了小旗长盆骨右侧,没有盔甲保护的地方。

鲜血瞬间喷出,把水球右下方,染得通红。

程雪立即解除“水牢。

我们拼命冲过去。

「我做到了,我做到了…」

张池跪在地面,双手撑地,嘴里一直念叨。

小旗长躺在地上,昏迷过去。

「水疗术!」

程雪立即展开救治。

其他哥布林则站在原地,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随后,酋长们赶来了现场。

也被眼前的景象吓得愣住了。

在被告知是张池刺伤小旗长时,众人纷纷不愿意相信。

平时只是嘴巴要强、性格胆小的他,居然爆发出这么大的勇气和能量。

然而,我们没有一个人责怪张池。

因为我们知道,4年里,他被迫害得有多惨,攻击前承受了多大的心里压力。

这里的每一位哥布林,都幻想过要杀死小旗长。

为了各种原因,大家隐忍了下来。

而张池,他做了大家想做却不敢做的事。

小旗长的血止住了。

幸亏有“水牢的缓冲,伤口没有很深。

其他哥布林帮小旗长包扎好,抬到其他士兵安置的地方。

程雪也帮我把伤口治好了。

冷静过后,张池哭了起来。

「我对不起大家,我没能控制住自己,是我害了大家。」

张池越说哭得越厉害。

「张池,没事的,你很勇敢,你做了大家一直想做而不敢做的事。后面的事,就交给我们,你不用自责。」

程雪蹲下来,轻轻摸着张池的头。

张池抬起头,看着温柔的程雪,渐渐停止了哭泣。

这时酋长过来,搭着张池的肩膀。

「你是个男人,你要坚强点。你很勇敢,我们都为你自豪,你不需要为刺伤小旗长而自责。反而我们需要像你这样,会挺身而出的英雄。」

张池顿时又哭了,一下抱住酋长,嚎啕大哭起来。

「酋长,酋长。」

张池估计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了。

大家看着这个画面,不禁也流下了热泪。

士兵和小旗长捆绑着,被关在了仓库,酋长和10个哥布林看守着。

我们想稳定好小旗长的伤势,再把他们放走。

倘若小旗长死了,事情会变得特别麻烦。

所以大家今晚都不敢掉以轻心。

程雪在时刻准备着,随时进行治疗。

就这样,大家忐忑的过了一晚。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