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资讯›田七祖安(在娱乐圈凑数的日子)全章节在线阅读_(在娱乐圈凑数的日子)完结版免费阅读

田七祖安(在娱乐圈凑数的日子)全章节在线阅读_(在娱乐圈凑数的日子)完结版免费阅读

《在娱乐圈凑数的日子》

刘海三七分

在娱乐圈凑数的日子 现代言情 田七 祖安

精品现代言情小说《在娱乐圈凑数的日子》,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田七祖安,是作者大神“刘海三七分”出品的,精彩片段如下:田七发誓,他吃饭的时候,没有吧唧嘴。但是,耳边却隐隐传来喉咙滚动的声音。一抬头,就见到四只绿油油的眼睛,就跟夜里自家胖猫饿醒了,盯着猫粮罐子的眼神一模一样。田七抱着碗,警惕看着对面虎视眈眈的两人,毕竟是俩一米八几的大小伙子,昨天那点儿东西,也就塞个牙缝...

来源:fqxs   主角: 田七祖安   时间:2023-01-15 02:15

《在娱乐圈凑数的日子》小说介绍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在娱乐圈凑数的日子》,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田七祖安,故事精彩剧情为:导演双手捧着脸,不为别的,主要是刚刚笑得太放肆,生怕自己的下颌骨意外脱落那就轮到他当笑话了!小助理朱梓欣也捧着脸,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此时已经眯成了月牙儿,嘴角也疯狂上扬!嘻嘻~牵手了~嘿嘿~搂腰了~哈哈…

第6章 打了狂犬疫苗,以为自己百毒不侵?

昨天,拥有存粮的田七,在这个缺衣少食的缺德综艺里,还能处于食物链的顶端,居高临下地接济别人。

如今,眼瞅着存粮即将见底,田七只想穿上黑色大棉袄,坐在炕上摆一个农民揣的造型,通知两个长工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呀!

大早上还为了扎针,和那个作精拉拉扯扯,对自己的精神和体力造成很大的消耗。

所以,他心安理得独吞一包酸辣粉,还烫了棵绿油油的生菜。

健康万岁。

田七发誓,他吃饭的时候,没有吧唧嘴。

但是,耳边却隐隐传来喉咙滚动的声音。

一抬头,就见到四只绿油油的眼睛,就跟夜里自家胖猫饿醒了,盯着猫粮罐子的眼神一模一样。

田七抱着碗,警惕看着对面虎视眈眈的两人,毕竟是俩一米八几的大小伙子,昨天那点儿东西,也就塞个牙缝。

作为明星,偶尔为了上镜好看,断食一天也不是受不了。

偏偏这对卧龙凤雏昨夜又受了凉。这人一冷,脂肪燃烧加速,自然就更容易饿了。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田七深知这个道理。

他将最后一份泡面分两半,获得一个“好感加一的眼神,还有一个“我是给你面子的表情。

两人吃得格外珍惜,连碗底的碎渣子都不放过。

你说他俩都这么惨了,为啥不求助节目组?

导演现身说法【我们预算有限,压根没订他们仨的饭。】

【太惨了,简直太惨了,这TM是明星减肥综艺吧!】

【不,明明是变形计。】

【我要发给我孙子看看,农村的生活有多苦,看他还敢挑食不?】

【哈哈,这位奶奶真是用心良苦。】

【哥哥怎么就沦落到这步田地?我哭了……我装的……哈哈哈哈哈!】

在村口的小卖部,凭借本地狗大宝的面子,被九岁的小老板多塞了两个鸡蛋。

然后,在两个大明星嗷嗷待哺的期盼里,田七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带着大包小包满载而归。

【站住,这位嘉宾,你哪来的钱?手机都收了,你不会和村里人赊账吧?我们的规则不允许。】

导演虽然一直盯着监视器,但是,嘉宾分开行动,他也不能一直只盯着一个直播间。

另外,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细节,壮壮没拍到。

于是,导演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田七看着导演拦路,明显对自己的食物生出了觊觎之心!

那能同意吗?

只见他义正词严地推开导演的手道【这是我自己花钱买的,属于个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导演摇摇头,跟他摆事实讲道理。

【你看,我们这里又不是漂亮国,不讲究这个。】

【再说了,在我的地盘你就听我的,我说不允许就是不允许。】

导演态度很是强横,为了节目,坚决不能让嘉宾好过。

毕竟这年头,大家九九六零零八工作都忙,房贷车贷消费贷代代相传,每天就指着看有钱人、大明星倒霉这点乐子了。

可谓是深刻把握了这部分观众的爽点。

【导演,我孤陋寡闻,有个问题想请教你。】田七后退一步,眼神里闪烁着求知的光芒。

导演自从在团队成员面前装了个大比,最近就爱上了这种被人需要、被人崇拜的感觉。

俗称,好为人师。

听到嘉宾也这么问,顿时收起面上略显凶恶的表情,矜持道【你说。】

【我国法律,拦路抢劫最少要判几年?】

导演……

在导演和田七打太极的时候,已经饿得眼睛发绿的大明星,原本要上去抢救食物,却被狗地主吩咐先给大宝少爷和二丫少爷擦脚。

这俩小家伙,出去一趟整得老埋汰了!一个两个跟包了浆似的。

回来路上还想和田七贴贴,被嫌弃了还委屈得嘤嘤嘤。

要不说呢,论聪明,还得是我们土生土长的中华田园犬。

陈默从保温壶倒了热水,从包里翻出一条白毛巾。

先全身干洗,再打湿了毛巾重点擦脚脚。

在这个过程中,大宝是让抬腿就抬腿,让翻身就翻身,让擦脸就擦脸,配合度极高。

反观二丫,简直是狗中的反面教材。

祖安让它过来,它直接往老式沙发的缝隙里钻。那里不知啥时候让狗子开了个洞,二丫胖乎乎的身子往里挤,里头发黄的丝棉被咬得七零八落。

这场面,看得祖安额头的青筋暴起。

只见他毫不犹豫拉着狗子的后腿往外拖,一条几个月的哈士奇能有多大力气?毫无意外被拖出来。

狗虽败,气势可一点不输。

只见二丫嘴里咬着丝棉,对着他一脸的叛逆。

祖安伸手试图从它嘴里夺走丝棉,生怕这货脑子一抽,嚼吧嚼吧吃进去。

毕竟哈士奇这种生物,从不按常理出牌。

网上不是常见那种沙雕新闻——什么江北的刘小姐报警,说丢失了结婚时买的五金。经过公安机关的仔细调查、暗中走访,始终无法确定犯罪嫌疑人。

正当大家伙毫无头绪之时,刘女士突然想起这两天自家哈士奇行为有些鬼祟,而且最重要的是它居然几天没有拉屎。懒狗屎尿多不是开玩笑的,指定有猫腻。

当即就带着狗子上了宠物医院,一做X光,果然,赃物就在它的肚子里。

话说,以后那些项链呀耳环呀还戴的出去吗?多味儿啊!

这村子里可没有宠物诊所这种高端的地方,这要是吞了异物,跟自~杀没区别。

可二丫不懂呀,嘴里含着新玩具,死活不松口。

颇有一种“咬定青山不放松,任尔东西南北风的气势。

于是,气昏头的他把手送进了狗嘴里去掏。

二丫哪会客气,吭哧一下咬了上去。

咬不动吧还不放弃地拿自己的乳牙在骨节处厮磨。

【松……松口……啊啊啊啊!】

【你这只小狗,不讲武德。嗷,要断了!】

【嘬嘬嘬……】

正翻着白眼使劲磨牙的二丫,听到这熟悉的召唤,嘴里一松,祖安终于虎口脱险。

田七揪着哈士奇的耳朵教训它,转身一脸嫌弃地看向祖安。

【它咬你,你就老老实实让它咬?是不是打了狂犬疫苗觉得自己百毒不侵?】

【你不要造谣,我没狂犬病。】祖安揉着自己的手,瞪着眼睛看他。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损我。

【你别打它,我又没什么事。】

田七气极反笑【你皮糙肉厚没事,现在不教,以后要是真咬了老人小孩怎么办?】

祖安不以为然,【二丫还小。】

看着田七的黑脸,他又补充道【大不了以后我带回家,我负责。】

田七【行,你说的。】

没过多久,二丫再次尿了某人一裤腿。

陈默站在外头【裤子我带的还有,给你拿一条?】

祖安蹲在简陋的浴室,旁边是一盆热水和肥皂。

闻言丧气地应了一声。

田七路过,看着院子里没心没肺疯玩的二丫,突然对祖安很是怜爱。

什么叫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二丫的童子尿,干净的,你冲冲就算了,别又洗到伤风感冒。】

隔着单薄的木板,祖安瓮声瓮气道【你少在这说风凉话。】

田七憋着笑,一本正经道【看过动物世界吗?小动物都会在自己喜欢的东西上留下气味,二丫连续尿你两次,说明什么?说明它喜欢你,这是你的福气呀!】

祖安翻了白眼【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

田七帮忙把二丫收拾了一下,动作快速又麻利,压根没给它挣扎的机会。

二丫“嗷呜嗷呜地向大宝求助,大宝舔舔爪子,无视了。

哼,城里狗,不守狗德。

二哈垂头丧气地趴在桌子上,终于安生了。

祖安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哪里不对,但莫名说得他有点开心。

手里挽着毛巾绕来绕去,眼睛却不离桌子上躺尸的毛绒绒。

【虽然你平时不怎么讨喜,但我觉得你今天这话,说得很有道理。】

田七停下手里的动作,抬起头,有点迷茫【哪一句?】

祖安装着不在意地提醒道【就那句呗!】

【啊?】

【就你说二丫喜欢我,我觉得你说的对!】说着还点点头表示肯定。

【还是我来吧,你动作太粗鲁了,怎么能这么对待小狗狗呢?】

田七……

忙完后,田七快速整治了俩菜,别的优点没有,就是量大管饱。

青椒炒鸡蛋,一眼望去油汪汪的,辣椒的香辣混合炒蛋的软糯,绝佳的下饭菜。

萝卜烧粉条,自家菜地的白萝卜脆生生的,空口吃一点也不辣,还甜丝丝的。配上村里小卖部的红薯粉条,越炖越香。

陈默一口气炫了俩馒头,这才感觉胃里有了存货。

【我从没感觉白馒头这么好吃!】

田七微笑点头【那是,村里沿街叫卖的老馒头,一块钱俩,别处可买不到。】

陈默惊讶了,看着手里白花花的馒头,这年头,村里的物价这么便宜吗?

【我能再吃两个吗?】

……

祖安吃饭的动作也不遑多让,不过这小子心眼多,一看厨师一口都没碰,心里不免有点嘀咕。

【你怎么不吃?别是里面下毒了吧!哈哈哈……】

呱……乌鸦飞过。

田七没理他,自顾自给大宝剥开鸡蛋,把蛋白和蛋黄捣碎混在狗粮里。

两只狗子吃得喷香。

陈默叹口气,给略显尴尬的发小夹了一筷子辣椒。

多吃点,毒哑了才好。

【你们都吃好了吗?】

田七双手支在下巴上,一脸期待地问。

【吃好了,辛苦你了!味道很好。】

陈默起身收拾碗筷,看一眼吃饱喝足、瘫倒在老式沙发上的人,无奈地摇头。

祖安听到他们的对话,插嘴道【其实手艺一般般啦,主要是我肚子饿。】

田七微笑挑眉。

【那我就放心了。】

【我觉得按照嘉宾的尿性,这发展明显不对劲呀!】

【可不,总有一种还没放大招的感觉,心里不上不下的,就像睡前尿不尽的感觉。】

【楼上的哥们,你暴露了什么?狗头】

【啊,好想魂穿大宝,享受田七哥哥的温柔爱抚。】

【这年头,人不如狗!吃柠檬】

【会做饭的男人最帅!小心心】

田七从蒸笼里拿出一个白胖的馒头,分成两半,撕开几个包装袋,在馒头里夹了长辣条、卤鹌鹑蛋、脱骨小鸡腿,外加两片生菜叶子。

馒头的热气侵染辣条里的辣油,卤味表面红褐色的酱汁,入味的鸡腿肉,加上新鲜生菜的翠爽口感。

一口下去,那满足感,甭提了。

这一幕喷香的吃播画面,直接把网络对面的观众们都馋哭了!

这高配版的土汉堡,可以说是小时候梦寐以求的顶级美食。再配一瓶橙子味的汽水,咕咚咕咚下肚,就三个字儿——爽歪歪!

田七这一口,直接把瘫倒在沙发上的某人给唤醒了。

又是熟悉的茶壶造型,带着批判的眼光,居高临下,指指点点。

【你你你……我说菜里怎么一点荤腥都没有,原来是有人克扣下来吃独食!】

祖安捂着胸口,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话说,好吃吗?】

田七没有回答他,只是在他耳边扎实地咬了一口土汉堡。

生菜的清脆以及卤味的弹牙清晰可闻。

【好听吗?】

祖安哈?

【好听就好吃!】

家里的田女士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和怀里的胖仔说【看看,你哥这个促狭鬼,跟着他还有你的好?哪天没饭吃了能跟你抢猫粮。】

【他现在有两条狗,有新朋友,不要你了。只有妈妈最爱你,妈妈只对你好。】

胖仔打了个呵欠。

这女人,天天都是这一套,好烦哦!

【不过,这两天怎么电话一直打不通?这破孩子不会是拉黑我了把?好大的胆子!】

田女士拿着最新款的Apple手机,精致的水晶甲点击通话,上头一直是无人接通的界面。

【上电视了不起了?有本事以后别回来!】

……

【一分钟,我要知道辣条的牌子,看起来好好吃。】

【小时候妈妈告诉我,辣条用的是尸油,把我给恶心的再也不碰了!】

【妈妈都爱这么吓唬小孩,我妈也这样。直到有一天,我看到爸妈辣条就啤酒,大半夜看球赛。狗头】

【楼上的,怜爱你!父母是真爱,孩子是意外!】

【小孩子不要吃这种东西,谁知道哪个苍蝇小厂生产的?配料表肯定全是色素、味精、防腐剂,满满科技与狠活儿。】

【阿姨,不要学会个词就到处宣扬,别的不知道,这款辣条我从小吃到大,是我们当地的明星企业生产的,无菌化生产车间,干净着呢。虽然现在快要倒闭了!】

【那岂不是以后很难吃到了?】

于是,火眼金睛的观众们,很快就扒出了辣条的牌子。某多多的怀旧零食门店,牛筋辣条一小时销售告罄。

吓得网店小老板还以为自己遭遇了集体薅羊毛,差点跪求网友们退款。

仔细一看后台留言,才明白了事情原委,立即打电话给厂家要求订货。

放下手机,一脸得意地拆开一包辣条,狠狠咬了一口。

【嘶,这明星爱吃的辣条就是不一样,怎么感觉比往常还好吃了?】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