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资讯›陈岁荧《谢邀,人在七国,恋爱大师》完整版在线阅读_陈岁荧完整版在线阅读

陈岁荧《谢邀,人在七国,恋爱大师》完整版在线阅读_陈岁荧完整版在线阅读

《谢邀,人在七国,恋爱大师》

天命既定

穿越重生 谢邀,人在七国,恋爱大师 陈岁

书名叫做《谢邀,人在七国,恋爱大师》的小说,是作者“天命既定”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穿越重生,主人公陈岁荧,内容详情为:”恢复到晚些,琴勉强能够坐起来了,只是走路还做不到。因此寻觅食物的任务交给了陈岁。琴把西风剑也借给了他,有西风剑在手,搞定一头野猪不是轻轻松松么。陈岁在烤着野猪肉,时不时会扭头看着琴...

来源:fqxs   主角: 陈岁荧   时间:2023-01-15 01:03

《谢邀,人在七国,恋爱大师》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谢邀,人在七国,恋爱大师》是作者“天命既定”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陈岁荧,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后来陈岁才知道,那药剂的作用是为了测试他的体质是否能够承受古籍中记载的魔法得知陈岁对于药剂没有抗性之后,丽莎便是放心下来“晚上来我房间”丽莎把披在椅子上的外…

第10章 能让我摸一下吗

提瓦特的星空总是那么迷人。

夜晚,天辽阔,地无垠,天地之间的一处草地上,一堆篝火燃烧。

篝火旁坐着琴与陈岁。

“团长,再等一会儿,野猪肉就烤好了。

恢复到晚些,琴勉强能够坐起来了,只是走路还做不到。

因此寻觅食物的任务交给了陈岁。

琴把西风剑也借给了他,有西风剑在手,搞定一头野猪不是轻轻松松么。

陈岁在烤着野猪肉,时不时会扭头看着琴。

此刻的琴望着无垠星空,神色有一些惆怅,如果是温妮莎大人,肯定不会发生这种事。

终究还是她的修行不够。

“陈岁,我是不是很没用,连一个遗迹守卫都无法对付。

琴很失落,到底这次是怎么了,要知道,在此之前她对付遗迹守卫完全没有压力。

“团长,那不是你的错,按道理来说,遗迹守卫用大风车不该有风压才对。

陈岁作为局外人,他看得很明白,琴的实力很强,实战经验也很丰富。

对付遗迹守卫完全没问题,问题就出在遗迹守卫使用大风车时产生风压。

琴被击中了腰。

这里不是游戏,被打到腰可不仅仅只是扣血,而是会失去行动能力。

“我什么时候才能和温妮莎大人一样成为真正能够守护蒙德的人呢,我作为这一代的狮牙骑士真的够格了吗?

琴喃喃自语。

忽然,一块香喷喷的烤肉出现在她面前。

琴道了一声谢谢,接过烤肉排品尝起来。

“很好吃,谢谢你。

陈岁呼了一口气,认真看着琴“团长,或许这些话我没资格说,但我认为你完全够格了,你是真正的狮牙骑士。

琴闻言一愣,呆呆地看着陈岁,她没想到陈岁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我在蒙德城里行走,无人听到团长之名不是露出敬佩或者爱戴之情,小孩子,老人,所有人,大家都肯定了你的付出与能力。

“团长你不必妄自菲薄,至少在我心里,你是最兢兢业业,最完美的狮牙骑士,无愧南风之狮之名,温妮莎大人固然难以超越,但你只要超越自己就够了!

听完陈岁的话,望着陈岁那急切又认真的表情,琴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团长你笑什么?

在篝火的映照下,琴的笑容很美,让天上的星星都失了色。

“想不到你还挺会安慰人的。

“嘿,那是当然,不过我这个人也有个坏毛病,那就是视人而定。

陈岁嘿嘿笑道。

“什么叫视人而定?琴好奇地问道。

“视人而定就是,我只会安慰美女。

琴很快反应过来陈岁的意思,又是轻笑一声,随后好看地白了陈岁一眼。

“没个正经。

“我靠,肉烤糊了!

“快翻面呀,我可不想吃烤糊的肉。

“没事没事,我吃糊的,烤好的给你。

……

清晨,露水很重。

陈岁醒来时见到琴靠在自己的臂弯里,额头的发丝上挂着晶莹的露珠。

琴真好看啊。

虽然手臂麻木,被琴压得没有知觉了,但是这都不是问题好嘛!

琴哪怕睡着时也是眉头皱着,让人心生疼惜。

似乎是动作太大,琴的睫毛动了几下,最终缓缓睁开眼睛,望着近在咫尺的陈岁,她的眼神有一些躲闪。

“昨晚太冷了,所以,想着靠你近一些会暖和一点。

“我可是人体暖炉,专门为团长准备的。

陈岁摆摆手表示不在意,想不到还有这种好事,他巴不得多来一些。

原本琴的打算是对付完遗迹守卫,然后赶回到蒙德城时正好天黑。

谁会想到这么一茬子事。

篝火已经熄了,两人从草地上起身,衣服已经被露水打湿。

琴的湿润衣物更加贴紧身躯,勾勒出完美的曲线。

“团长,我们现在是回蒙德城吗?

“目的还没完成呢,歇息一晚上,我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先去千风神殿。

琴伸手抚摸了一下腰肢,疼痛已经减轻了很多,基本上可以无视了。

“好。

陈岁自然是没有意见。

两人重新燃起篝火,吃了剩余的烤肉排,接着往千风神殿的方向走去。

“陈岁,昨晚的事不许说出去。琴忽然想到什么,扭头对陈岁说道。

“啊,啥事啊?陈岁故作不明白,反问道。

“就是,陈岁,你不会在揣着明白装糊涂吧?琴忽然想起陈岁这家伙极其恶劣的性格,随即质问道。

“团长,冤枉啊,我真的不知道啥事。

陈岁大呼冤枉,那无辜的神情极其自然。

琴见状踌躇了一阵,最终小声地说道“就是你搂着我睡……

“哦~这事啊,团长放心!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

陈岁咧嘴笑起来,这副模样让琴恼怒无比,她果然又被陈岁套路了。

“陈岁!回去之后给我交三千字的检讨上来!

“我靠!别啊团长,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陈岁人麻了,早知道就不逗琴团长了。

他实在是太得意忘形了,差点忘了琴可是他的领导。

“哼,看你表现,一会儿打遗迹守卫,你也出一份力。

琴给了陈岁一个台阶下,可是她提的要求却让陈岁犯了难。

如今陈岁看着自己的右手,别说那刺痛感了,连印记都消失了。

他咋知道怎么激活这玩意,丽莎当时没告诉他啊。

等等,丽莎貌似说过,只要接触就好了。

接触是重点,可接触是什么?

陈岁回想昨天的细节,貌似自己的手抱着琴时,无意间托住的是琴的……

见陈岁的神情变得古怪,琴也跟着奇怪起来。

“怎么了?

“团长,能让我摸一下你的臀部吗?

……

千风神殿前,陈岁捂着自己熊猫眼,他的右眼上有一团淤青。

“陈岁,下次不许跟我开这种玩笑。

“不是的,团长,你听我解释,上次我是一直托着你的那边,我以为你的那里能给我充能风元素能量来着。

“闭嘴闭嘴!不许再说了!太羞耻了!

琴瞪着陈岁,让后者不准再说下去。

哪有人用那里充能的!

“可是团长,那我现在没有能力帮你的啊。陈岁摊着手,非常无奈地说道。

“认真的?你要是再耍我,我不会再原谅你了。

有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琴现在已经无法分辨陈岁的哪句话真,哪句话假了。

毕竟这个性格恶劣的家伙哪怕在遇到生命威胁之时还想着逗她。

“真的,千真万确。骗你我是小狗。陈岁无比认真地说道。

“那好吧,我信你。还是由我来进攻好了,这次我会格外小心。

琴点点头,拔出腰间的西风剑,重新踏入千风神殿。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