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资讯›沈禾清傅远执(一见倾心,傅总的爱深入骨髓)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一见倾心,傅总的爱深入骨髓)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沈禾清傅远执(一见倾心,傅总的爱深入骨髓)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一见倾心,傅总的爱深入骨髓)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一见倾心,傅总的爱深入骨髓》

沙雕总裁

一见倾心,傅总的爱深入骨髓 傅远执 沈禾清 现代言情

高口碑小说《一见倾心,傅总的爱深入骨髓》是作者“沙雕总裁”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沈禾清傅远执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她已经习惯了逆来顺受。她拢了拢睑颊上的碎发,抬起头问:“就只有这一件事情吗?她的声音总是那么轻柔干净,让人听着很舒服。沈婉婷在一旁看见了刚才顾炀脸上一闪而过的不忍心,心里一紧,这时亲密的挽着他的手臂,身体软软的贴着他。她故意放甜了声音:“是的,姐姐,其实就是去应酬一下,你也知道,是近沈氏运行困难,你...

来源:fqxs   主角: 沈禾清傅远执   时间:2023-01-14 23:30

《一见倾心,傅总的爱深入骨髓》小说介绍

现代言情小说《一见倾心,傅总的爱深入骨髓》是作者““沙雕总裁”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沈禾清傅远执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医院里沈禾清沿着花园的小路慢慢走回病房,她原本以为自己在医院反而能够独自清静,然而她想错了她扶着楼梯扶手迈步,走上去三楼的楼梯,走完一半,在拐角…

第8章 答应赴宴

“沈禾清,我们今天来找你,是通知你准备一下,过几天跟着沈叔叔去参加一个宴会。

他只说了要参加宴会,却没有说让她参加宴会的目的。

沈禾清在沈家待了十几年,沈延平却从来没有让她在公共场合露过面,这次在沈家公司有危机的时候,恰好就要让她参加宴会,沈禾清隐隐感觉到不会有什么好事。

但是,尽管沈禾清知道自己很可能要被他们利用,可她也没有拒绝反抗。

她已经习惯了逆来顺受。

她拢了拢睑颊上的碎发,抬起头问:“就只有这一件事情吗?

她的声音总是那么轻柔干净,让人听着很舒服。

沈婉婷在一旁看见了刚才顾炀脸上一闪而过的不忍心,心里一紧,这时亲密的挽着他的手臂,身体软软的贴着他。

她故意放甜了声音:“是的,姐姐,其实就是去应酬一下,你也知道,是近沈氏运行困难,你也不想让爸爸一个人承受这些压力吧!

沈婉婷脸上染上祈求的神情,可怜的看了一眼顾炀,挽着顾炀的手收紧了,继续说:“姐姐,这次宴会对沈氏来说喜的很重要,希望你能理解爸爸的不容易,好好准备一下,表现好一点。

沈禾清看着她楚楚可怜的小脸,双手撑着床的边沿,垂下眼眸,点了点头,“好,会的。

她的第一句话说得没错,沈禾清的确不想让沈延平独自承受压力,不管怎么样,沈延平始终还是她的亲人。

而沈婉婷也正是因为太了解沈禾清,才这样说的。

在沈婉婷眼里,沈禾清就是这样好拿捏。

对于沈婉婷来说,最重要的不过是自己,所以知道在那场宴会上将要面对的人和事情时,她果断的把沈禾清推了上去。

沈氏现在就是一栋快要垮掉的房子,濒死中不择手段的想要抓住一根浮木,而即将到来的这场宴会,将是抓住浮木最好的时机。

宴会里,借着觥筹交错,沈禾清会被送到那个陈总的床上。

沈婉婷眼中闪过一丝狠厉,她在心里无情的想:“就让你给我铺路吧,到时候你沦为那个死胖子的玩物,我成为顾家闪耀的少奶奶。

“沈禾清,我说过,你永远只配活在我的脚底下。

沈禾清突然抬眼,恰好看见沈婉婷眼中一闪而过的狠毒,心下一怔,有股不好的预感在心里升起,却找不到头绪。

而再看沈婉婷,她已经抬头,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对着顾炀,沈禾清轻轻摇摇头,甩掉心中不好的预感,只当做自己看错了。

沈婉婷用手捂了捂鼻子,对顾炀说:“顾炀哥哥,既然话已经送到了,那我们走吧!

说完,沈婉婷又转头,对沈禾清说,“姐姐,你好好养伤,过几天,我来接你回家,你到时候不用太紧张,我会在旁边和你一起的。

沈禾清深吸一口气,不愿意多说什么,只点了点头。

沈婉婷的视线移到沈禾清额头被头发遮住的伤疤上,做着精致美甲的手轻抚上去。

她低头,头发散下来遮挡住她恶毒的嘴脸,她嘴边是幸灾乐祸的笑,说出来的却是万般担忧:“姐姐,这伤好像会留疤呀,怎么办,你的梦想可是做一名演员,这额头上有疤,可能会影响你演戏啊!

沈禾清听着沈婉婷的话,觉得额头一阵冰凉,她想起那天被沈婉婷推下楼梯的场景,心里一颤,猛地拍开沈婉婷的手。

耳边响起沈婉婷娇柔的尖叫声。

顾炀连忙拉过沈婉婷的手,握着看了看,沈婉婷手背上微微泛起一阵红,

沈禾清回过神来,连忙站起来,抿着唇,低下头道歉:“对不起。

顾炀把沈婉婷揽在怀里,冷着脸对沈禾清说:“婉婷好心来看你,告诉你参加宴会的消息,还担心你的伤,你不感谢就算了,还这样对她,沈禾清,以前真是看错你了,幸亏早早的就看清楚了你的真面目。

沈禾清看着顾炀的脸,只觉得自己高中的时候也看错了人,不过已经不重要了。

现在她不欲和他争辩,只扶额,挥了挥手,道;“打了她的手,是我的过失,你们先走吧,让我一个人静静。

顾炀恨恨的看了沈禾清一眼,低头轻声道:“婉婷,我们走,以后你少和她来往,小心她又伤到你。’

说完,顾炀紧紧的揽着沈婉婷的肩,离开了。

沈婉婷嘴边扬起一抹笑意。

沈禾清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心里五味杂陈。

她不羡慕沈婉婷身边的人是顾炀,但是她有时候的确羡慕沈婉婷身边有这么一个爱她、顾着她的人。

她也偷偷的幻想的过,是否会有人这样对自己,阿护自己。

察觉到自己的愣神,沈禾清一笑置之,她摸了摸额头上的疤痕,自己都不爱惜自己,又有谁会爱惜自己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