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资讯›请以一支玫瑰纪念我(陈嘉树林蹊)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请以一支玫瑰纪念我)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请以一支玫瑰纪念我(陈嘉树林蹊)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请以一支玫瑰纪念我)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请以一支玫瑰纪念我》

南天一色

林蹊 现代言情 请以一支玫瑰纪念我 陈嘉树

现代言情小说《请以一支玫瑰纪念我》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南天一色”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陈嘉树林蹊,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夕阳已下,路灯的几缕微光射进房间,没能照亮四周,反而让林蹊更清晰地感受到了黑暗。手机铃声响了好几遍,林蹊才慢吞吞地往桌子上一顿乱摸,拿到了手机。“喂——”一阵软懒无力的尾音很好地诠释了林蹊现在的精神状态。对面停了几秒,才响起了回应:“你生病了?”这声音怎么一点也不像赵星玥,林蹊又看了一眼手机...

来源:fqxs   主角: 陈嘉树林蹊   时间:2023-01-14 23:27

《请以一支玫瑰纪念我》小说介绍

现代言情小说《请以一支玫瑰纪念我》,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陈嘉树林蹊,作者“南天一色”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男孩子的头发原来这么细软电流击中心脏原来这么酥麻陈嘉树笑起来原来这么好看就像中了魔,一连好几天早上醒来,林蹊都忍不住想起那晚的场景“林蹊,快起来了,你…

第9章 为我留下来吧

好不容易挨到了国庆,林蹊本以为自己终于能好好放松了,没想到关键时刻,自己居然生病了。

最要命的是,温岚前一天晚上便坐飞机离开了,开启她的美好假期。

林蹊量了量体温,39.6℃。

“阿嚏——

打了个喷嚏,林蹊觉得自己的头痛又加剧了好几倍。

夕阳已下,路灯的几缕微光射进房间,没能照亮四周,反而让林蹊更清晰地感受到了黑暗。

手机铃声响了好几遍,林蹊才慢吞吞地往桌子上一顿乱摸,拿到了手机。

“喂——

一阵软懒无力的尾音很好地诠释了林蹊现在的精神状态。

对面停了几秒,才响起了回应“你生病了?

这声音怎么一点也不像赵星玥,林蹊又看了一眼手机。

喔,陈嘉树。

嗯,陈嘉树?

“你找我什么事?林蹊疑惑地问道。

“你生病了?

“有点发烧,没什么大事,你找我什么事?

“阿姨在家吗?

……

还挺执着。

“她出省玩去了,我真的没什么大问题……

话音刚落,林蹊猛地一阵咳嗽,咳得满脸通红。

电话另一头没了话音,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摩挲声。

“我给你带点药去,看看你的情况。陈嘉树说道。

虽然林蹊确实不想自己跑出去买药,但麻烦别人特意跑一趟,也挺不好意思的。

“不用,我家离药店她挺近的,你……

林蹊话还没说完,电话便被挂断了。

……

淡淡的阴影笼罩着房间,林蹊半眯着眼,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不让自己睡过去。

过了一会,客厅外的门铃便响了。

林蹊挣扎着起身,透过门眼看清了来人后,打开了门。

室内的黑暗与走廊的光亮形成鲜明的反差,营造出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明暗分界线上,是一片寂色里的陈嘉树。

陈嘉树的短发有些许凌乱,他的目光热切,嘴唇却冻得乌紫。

深蓝色外套不显色,林蹊却还是注意到,陈嘉树里面的白色T恤沾上了点点水渍。

“下雨了吗?

陈嘉树点了点头,将手中的药递给林蹊,开口道“外面风大,你先进去。

林蹊接过药,看了一眼陈嘉树,说道“谢谢,等会雨可能会下大,你先进来坐坐吧。

陈嘉树迟疑了一下,还是进去了。

林蹊将灯打开,霎时,客厅内一片光亮。

“你随便坐,要喝水吗?

“你先吃药吧,不用管我。

“我真的没什么大事,你看……

话还没说完,林蹊突然感到一阵眩晕,一脚踩了个空,摔倒在地。

林蹊第一次体验到打脸来得能有多极速。

陈嘉树叹了口气,走过来直接将林蹊横抱了起来。

林蹊的脸腾地红了,所幸由于发烧,看不出来。

从窘迫到发懵再到不知所措,只需短短几秒。

陈嘉树将林蹊轻轻地放在沙发上,将一旁的毯子扯了过来给她盖上。

“我觉得不像你说的—— 陈嘉树望向林蹊,目光一顿,“没什么大事。

陈嘉树的神色严肃,此刻林蹊不太敢像平时一样,没心没肺地开玩笑和怼回去。

林蹊盯着陈嘉树,目光里带着小心翼翼的探究,像只迷茫的小鹿。

“你吃晚饭了吗?陈嘉树放软了语气问道。

“还没有。

“我给你做完面吧,吃完面再吃药,你现在先躺一会儿。

陈嘉树又整理了一下林蹊的毯子,才转身走进厨房。

没隔多久,一碗热气腾腾的番茄青菜面便摆在了林蹊面前。

林蹊一边吃,一边偷偷地瞄着陈嘉树。

美味,好吃,五星好评。

“陈嘉树,谢谢你。但你要是有事的话,你就去忙,我没什么……

话还没说完,林蹊的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是温岚,为了方便吃面,林蹊开了免提。

“蹊蹊,你好点没有?我和你爸爸才回酒店,现在才看到你的消息。

另一边传来温岚担忧……却又不失刚刚结束一天行程的欢喜的声音。

林蹊喝了最后一口汤,开口道“同学给我拿药了,我过会吃完药再睡一下,没什么事,你不用担心我。

“那就好,你晚上注意点你的体温。你每次一发烧啊,白天降了温,半夜又容易烧上去。

前面还好好的,听到这里,林蹊注意到陈嘉树的脸色突然变了。

“好好好,我知道,你们放心玩吧,我能照顾好自己。

说完,林蹊便将电话挂了。

陈嘉树静默地看着林蹊,开口道“你没什么大事?

……

好吧,她不经常发烧,但是一烧起来就比较严重。

陈嘉树收拾了碗筷,隔了半小时,将每种药泡好一一递给林蹊。

“你半夜很容易复烧?陈嘉树问道。

林蹊点了点头,老实交代道“我其实不经常发烧,但是一发烧,似乎半夜就会复烧。

陈嘉树沉吟许久,目光里闪着犹豫。

“退烧药要间隔一定时间才可以吃,所以要不我留下来照顾你吧,陈嘉树的眸光微暗,“我是一个人住,你不用担心我爸妈。

“我就在你家门口睡,要是有什么不好的状况,你来叫醒我。

林蹊看着陈嘉树,突然一愣,继而心底泛起一股说不清的情绪。

她想起了上一世他自刎的画面。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了,它拍打着窗户,发出清脆的响声。

“雨下大了,麻烦你为我留下来吧,住我家里,林蹊的眼眶蓦地红了,“陈嘉树,你要知道如果你都不值得相信,那我就没有人可以相信了。

陈嘉树的目光里包含了太多情绪,悸动,欢喜,疑惑,探究……它们千聚万汇,化到他的口中,最终只凝聚成了一个字。

“好。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