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资讯›《33》秦一鸣许一已完结小说_33(秦一鸣许一)经典小说

《33》秦一鸣许一已完结小说_33(秦一鸣许一)经典小说

《33》

偷懒小生

33 悬疑惊悚 秦一鸣 许一

主角秦一鸣许一出自悬疑惊悚小说《33》,作者“偷懒小生”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恍惚间,迎面走来两个人,等很近了,钟曲梅才意识到有人在和她打招呼,“ 您好!是钟曲梅女士吗?”来的人正是秦一鸣与徐浩,山水别墅后山发现的纸巾上的血液DNA检测结果出来了,是钟曲梅的。至于那根头发,由于过了检测的时效期,变成了没有价值的物证。“我是钟曲梅,你们是?”“我们是警察”“哦,是警察啊 ,是不...

来源:fqxs   主角: 秦一鸣许一   时间:2023-01-14 22:53

《33》小说介绍

“偷懒小生”的《33》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9月2日,傍晚岩市一般独居的人上菜市场买菜,要求品种要少,三个菜已是极限,数量要少,因为多了吃不完,但是品质要好,要对得起单身贵族的称号,所以每次买菜都像是想要在果园里摘到最大最好的苹果来犒劳自己一天的辛苦,于是买菜变成了痛苦的事但许一不一样,他爱做…

第10章 快递

9月8日 中午

炎热的街道上行人稀少,瘦弱而略显佝偻的钟曲梅把三轮车停在路边与公用自行车靠在一起,扫帚,簸箕和捡拾器斜靠在车把手上,随即从车上拿了饭盒和水壶,走到最近的树荫坐下,她甚至没有去看地面的石板是否干净,拧开水壶快速地喝了几口后放下,然后拿起饭盒打开,里面是她早上煮的饭和咸菜,与大多数独居的环卫工人一样,钟曲梅会在早上出工前做好一整天的饭菜来应付一日三餐,把中午回家做饭的时间省下来休息,到了晚上收工回家时,冷饭用烧开的热水过两遍就着早上的剩菜算是打发了晚餐。

算日子,这条两公里长的街道已经扫了1年多了,之前钟曲梅是扫另一条街的,女儿黎丽失踪后,她就申请换了区域,派出所的民警当时调查出黎丽最后出现的位置离这条街很近。

勺子舀着饭,目光却不在饭盒上,钟曲梅时不时的环视整条街,也许女儿会出现在某个角落,她曾无数次的往派出所跑,一次一次的出钱登寻人启示,但没有任何回应,随着时间流逝,她感觉女儿再也找不到了,也许已经不在人世,可不管怎么样,她不想放弃,十多天前,有警察找到她,说会在全国范围内帮忙找黎丽,但需要她的血液做DNA登记,钟曲梅很配合的抽了血,抽多少她都愿意。从那天后,她又开始频繁的做梦,和女儿刚失踪时很像,梦里面,黎丽穿着工作服出门时回头朝她打招呼 妈妈!你早点睡,衣服留着我回来洗。

恍惚间,迎面走来两个人,等很近了,钟曲梅才意识到有人在和她打招呼,

“ 您好!是钟曲梅女士吗?来的人正是秦一鸣与徐浩,山水别墅后山发现的纸巾上的血液DNA检测结果出来了,是钟曲梅的。至于那根头发,由于过了检测的时效期,变成了没有价值的物证。

“我是钟曲梅,你们是?

“我们是警察

“哦,是警察啊 ,是不是我女儿找到了?在哪里?钟曲梅把餐盒放地上站了起来,直了直身子,期待着对方的回答

“您女儿?,我们今天来不是为您女儿的事,是想问下您上个月有没有去过山水别墅的后山因为钟曲梅在一年前女儿失踪报案时,局里录入了她的DNA,这才让秦一鸣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她,对于黎丽的失踪,秦一鸣也做了大概的了解黎丽是在一家夜总会做兼职服务员下班后失踪的,后来因为无迹可寻,案件一直搁置,没有进展。

“什么别墅?我哪有时间去山上啊,一听不是和女儿有关的事,钟曲梅眼神重回到之前的落寞,像她这样的环卫工人,每天起早贪黑的,哪有时间精力去什么山上。

“但是我们在山上发现了一张纸巾,上面有您的血迹徐浩拿出了证物的照片

“我的血迹,怎么可能呢,我连别墅在哪里都不知道,你们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那您认识这个人吗?秦一鸣拿出手机,翻开相册,找出了其中一张照片给钟曲梅,在与钟曲梅面谈之前,秦一鸣已经做了充分的调查,查看了她工作街道近一个月的监控,钟曲梅工作时间很规律,早上4点上街,中午休息,下午5点收工回家,几乎所有的活动都在监控下,完全没有作案的可能,监控中唯一有价值的线索是8月27日的下午,有一个职业装女性与钟曲梅在路边交谈了近3分钟,而监控始终没有拍到该女性的正脸,仿佛是有意避开,这引起了秦一鸣的警觉,之间的调查中,钟曲梅一直是独居,女儿失踪后,她几乎没有和什么人来往。

“她?她不是警察吗?你也是警察,你怎么会不认识?

“警察?秦一鸣疑惑了,他不相信一个警察会刻意的避开监控,而且局里也找不出类似身形的女警察。

“是啊!她说会帮我找丽丽的

“那她叫什么名字有说吗?您之前有没有见过她秦一鸣本想问的是,她都没有穿警察制服,你怎么就相信她是警察了,但是一想到自己也没有穿制服,就没好意思问。

“没有见过,她说是新来的,名字我没问

“她是怎么和你说的?

“她说现在科学先进了,只要抽了血,就可以帮忙在全国招女儿了

“抽血?你是说她那天帮你抽血了是吗?监控里根本没有看到这一幕,其实根本不需要再抽血,钟曲美一年前就做过DNA登记,而且数据库本来就可以共享的。

“是啊,那时就抽了,她说有结果了会来找我的

“那后来呢?她后来有没有再找过您秦一鸣问到,

“没有

“那阿姨,您还记得她长什么样吗?大概多大年纪从监控里只能看出这个人的大概身高和体型。

“不记得了,但我记得她很漂亮,和我女儿一样漂亮,皮肤很白,年纪嘛,大概二十六 七这样吧,你一直这样问是干什么,那个人难道不是警察吗?但是她要骗我什么呢?我又没钱,为了找女儿都花光了,钟曲梅终于开始警觉起来,好在秦一鸣长相斯文并且一开始就亮了警员症,不然她都要怀疑他了。

“阿姨,我们还在查,如果她再来找您,您就打电话给我,那个人可能不是警察眼看问不出更多信息,秦一鸣拿出便签纸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在钟曲梅疑惑的目光中离去,他没有说这个人和谋杀案有关,一方面是怕吓着钟曲梅,更重要的是目前对照片中的人还只是出于怀疑阶段。

警车上,徐浩开车,秦一鸣点了烟整理思路。眼下,视频中假扮警察的女性是一个疑点,现在完全确定钟曲梅没有去过山上,那现场带有钟曲梅血液的纸巾肯定和这个女的有关,因为时间上是吻合的,如果她就是凶手,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无人机投毒后,如果没有怀疑的对象,这个案子是很难破的,她为什么要多此一举的把调查线索引导到钟曲梅身上,显然钟曲梅的嫌疑是很容易排除的,而她却会在监控下增加暴露的风险,难道她是为了拖延时间?还是另有所图?她和钟曲梅之间又有什么样的联系?

假如她不是凶手,那为什么要假扮警察获取钟曲梅的血液?她的目的又是什么,和凶手会有什么关联?

监控中,因为离得较远,无法和现场发现的头发作颜色比对,但是长度很接近,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到这个人,因为目前她是这个案件最关键的线索了,无人机和氰化物的调查根本就是大海捞针,周局给自己列的怀疑人名单,秦一鸣都私下一一排查了,也都不具备嫌疑条件。

但是如何找到这个人呢?这又是一个头疼的问题,所有能调的监控都调了,她在某个点就完全的消失了,这种反追踪的能力,秦一鸣觉得自己也做不到,这需要专业的训练。看着窗外的天空,秦一鸣略有感慨,他曾经幻想过与罪犯斗智斗勇的画面,那样的想象令人兴奋,而现在,真正置身于眼前这场无声的较量中,又似乎有点无力感,作案与破案像棋局般的博弈,更像是捉迷藏的游戏,线索在对弈的双方之间不断的消失和重现,直至一方完全放弃躲藏或寻找,而面对高素质的罪犯,这场游戏有时候会持续很久,一年,两年,十年甚至更久。

回到办公室,秦一鸣回想起钟曲梅说到女儿时那期盼的目光,心生怜悯,他觉得有必要抽时间帮她找找女儿,也是这样的怜悯,让秦一鸣意识到,照片中的人也许和黎丽的失踪有关系,想起她的档案已经归还了,于是拿起手机,想让徐浩再跑一趟档案时,要拨电话时,徐浩正进办公室朝自己走来。

“师傅,有您的快递

“快递?秦一鸣不记得近期有订过什么,放下手机,接过徐浩递来的快递袋子,袋子很轻,也很薄,

“对了,你再去一次档案室,把黎丽的卷宗提出来,确认收件人是自己无误后,秦一鸣拿剪刀剪开了包装袋。

里面是一个信封,信封很平整,不知道装了什么,带着疑惑拿出信封,豁然看到信封上熟悉的名字。

“ 黎丽 ?

听到秦一鸣的声音,正要往外走的徐浩急忙回头,疑惑的看向秦一鸣,

“黎丽?您是说这是黎丽寄过来的?

黎丽给自己寄信?她认识自己?惊讶的秦一鸣捡起桌上的包装袋,再次查看寄件单,这才发现快递上没有寄件地址。

急忙打开信封

信封里是一张照片,照片中没有人,类似于一张普通的风景照,笔直的公路被镜头拉地很远,左边的树因为透视原理在远处缩小成一个点,公路右侧是连绵的山体。除此外再没有别的内容了。

出于习惯,秦一鸣翻过照片查看背面

一个箭头,背面是用红笔画的一个箭头。

“师傅,这个箭头肯定是有意画的,但它会表示什么呢?黎丽不是失踪还没找到吗?她怎么会给你寄信?这会不会是一张求救信徐浩拿过信封再次确认里面是空的,转身朝秦一鸣问到

“不像是求救信,在可以画箭头做暗示的情况下,她完全可以多写几个字的,再说,这封信也未必就是她寄的,这条公路你有没有印象?是不是我们岩市的公路秦一鸣再次翻过照片,回到正面。

“这路很直,又有山,如果在我们市,那南岭或者北郊都有可能徐浩说到

“有照片就不难找,先不管箭头的意思,找到这条公路再看吧!走!一切都来的太突然,秦一鸣还来不及消化,有太多疑问在心头,眼下只能试着先找到照片里的公路,他相信那里会有线索,时间还早,因为无法判断是在南边还是北边,两人决定先到离警局近一点的南岭碰碰运气。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