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资讯›(快穿之我的心里只有生命值)江小鱼曙光党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江小鱼曙光党)全文阅读

(快穿之我的心里只有生命值)江小鱼曙光党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江小鱼曙光党)全文阅读

《快穿之我的心里只有生命值》

曙光党

小说推荐 快穿之我的心里只有生命值 曙光党 江小鱼

小说推荐小说《快穿之我的心里只有生命值》,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小鱼曙光党,作者“曙光党”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松油在她当下这个年代,是属于化工品,不能私自开采的。看着锅里煮着的水,江小鱼把灯心草从蒸笼里拿了出来,对着灶堂一边看火,一边借着昏黄的火光,慢条斯理的扒这灯心草得灯芯。转眼又过去了几天,在厨房吃饭的知青们总是若有似无闻到一股酸味,谁都能想到是野芋头苗开始发酵了,担心不够密封的李艳又找王思乔,把剩余的...

来源:fqxs   主角: 江小鱼曙光党   时间:2023-01-14 22:04

《快穿之我的心里只有生命值》小说介绍

《快穿之我的心里只有生命值》中的人物江小鱼曙光党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小说推荐小说,“曙光党”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快穿之我的心里只有生命值》内容概括:当天晚上趁着烧水的时候,江小鱼在水里放了几把鸟蛋,水开了就用水瓢捞了起来收进背包里,趁着月光自告奋勇去挑水,偷摸吃了…

第6章 知青下乡记6

本应该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路线,愣是变成求生路线。

天一黑做什么都不方便,晚上星星月亮多没被云遮住还好,遮住了那真是伸手不见五指,厕所离得有点远,知青点附近也不是很平,半夜上厕所摔过几次之后,江小鱼再也不喝水了。

自打前几天割野芋头苗发现了几丛灯心草,她就在打林子里的那几棵松树的主意,松树是产松树油的,加上灯芯草,晒干蒸好去掉外皮,中间里面一条的细心,可以用来做灯芯引燃。

在古代,找人的火把上涂得的就是松油。

松油在她当下这个年代,是属于化工品,不能私自开采的。

看着锅里煮着的水,江小鱼把灯心草从蒸笼里拿了出来,对着灶堂一边看火,一边借着昏黄的火光,慢条斯理的扒这灯心草得灯芯。

转眼又过去了几天,在厨房吃饭的知青们总是若有似无闻到一股酸味,谁都能想到是野芋头苗开始发酵了,担心不够密封的李艳又找王思乔,把剩余的报纸拿去又绑了一层。

夏收也逐渐接近了尾声,开始翻地播种忙碌夏种。

中间江小鱼去了一趟镇上供销社把头发换了三块钱。

按照大家的商量决定的意见,李艳的那一分地还有这老菜梆子跟茄瓜不算,吃完再种点小青菜。

剩余菜地一共七分,空心菜跟韭菜、芹菜各种半分地,都是割完可以继续长,让大家在换季不至于没菜吃,韭菜可以耐寒,不超零下五度都没事。

半分地种了辣椒,葱,姜,蒜,香菜这些调味品。

还有五分地,一分种番茄,茄子,豆角,黄瓜,边边种南瓜,可以让南瓜往外爬。

剩下四分地种棉花,这还是李艳强烈要求的,说是年底大家一起分几斤棉花,自己做成棉衣或者寄回去给家里都可以。

王思乔家境好无所谓,剩下的大家家里都不宽裕,城里棉花一人一年才一斤半定票,这么一想也就同意了。

种子买了大家一起平摊,菜什么都还好,就是棉花种子要到镇上去问,镇上没有的话还要到城里才行。

棉花想要高产必须防虫害,还得追肥几次。

别问江小鱼怎么知道,很多都是从某音某手刷到的,某七大网红,江小鱼有段时间挺喜欢那种田园生活,然后不停给她推各种有关的,被大数据监控的时代,现在想来还是有些庆幸。

多多少少让她稍微有点技能。

能预料到之后的日子为了棉花会如何的心力交瘁。

李艳是老师,她时间比较活泛。周末不上课,她也可以选择下地赚点工分,还能分点粮食。

这个周末她没下地,要到镇上去找棉花种子,其实也可以跟村里人换的,但是李艳怕村民自留的种子不高产。

江小鱼听到她要去镇上,下午便请了半天假跟她一起去,把头发换了买点自己想需要的东西,乔乔还给了她钱,还有一张工业劵跟煤油劵,让她们帮忙带个煤油灯回去。

虽然半个月过去了,大家也逐渐适应了晚上伸手不见五指的生活,王思乔还是坚决要买,她胆子小,上厕所实在害怕。

跑了农业局,拿出了红星生产队的介绍信,说是来买棉花种子的,负责人很大方跟他们称了一斤半种子。

有点贵,一斤棉花种一斤肉,一斤半一块二,八个人分下来两毛不到。

“小鱼,要不我们把其他种子也从这里买好了,毕竟这里的都是良种,能高产。李艳迟疑了一下。

负责人一听, “你们要什么种子,农业局都有。

“可以呀,黄瓜,茄子,豆角,西红柿,南瓜,都可以,其他的跟村里的换好了。江小鱼说。

“那就一样来20粒吧,李艳合计了一下说道。

买完了种子,李艳提意见要分开逛,好不容易来趟镇上。

江小鱼不理会她这些小心思,想了还是供销社提了一瓶酱油,就去路口的牛车几个点等李艳了。

今天赶牛车的就是红枫生产队供销社的社员,大家都叫他牛叔,负责每一个星期往镇上补货送货,家里菜多的基本就是今天送到供销社收购,大家去镇上都是坐的他的牛车,是头老耕牛,生产队就不让老耕牛下地了,基本就给供销社拉拉货。

两个在等会人就一起回去,牛叔看江小鱼在发呆出声。

“江同志,听说你们村那个寡妇扔下两双胞胎,跟城里的男人跑了,是不是真的。牛叔一脸八卦的问。

“啊?江小鱼不解,地里也没听到这样重量级的八卦呀。

她不解的眼神落在牛叔眼里,八卦梦碎的声音……

“牛叔,这事我可还真没听婶子们在地里说过呀,江小鱼坐在牛车上诚恳的追问。

“那寡妇的男人刚跟他结婚没多久,就因为退下来之前的伤病复发走了,想改嫁她又有了身孕,他家就她男人一个男丁,是她婆婆跪着求她生下这孩子,结婚去年她婆婆也走了,没法才拖到现在,前几天找你们队长开了证明,说是出去走两天亲戚,有人看到她跟一个男人大包小包的上了火车。

江小鱼整理了下衣摆,心想这么大的事怎么村里一点消息没有,不应该呀……

“那两个娃娃多大了呀? 。

“龙凤胎呢,四五岁了吧,多好的娃说不要就不要,牛叔摇头直叹可惜。

回家到村里,时间还早,李艳在备下星期的课。江小鱼去生产队库房里找刘会记领了把锯子往上山捡柴火相反的竹林方向去。

挑中一颗圆而偏大得竹子开始用力。

将锯成一节又一节放进背包里,最后那拿出包里中午找葛立文借的小刀,把竹子的一个的边缘修出一个凸点,修薄修锋利,就回头去山林里找那几棵松树。

不能光明正大的割Y取松油没关系,它树身还有很多大小不一的鼓包,我锋利的竹片往下一戳,松油就会顺着流进竹筒里。

只有几颗,所以江小鱼艰难的爬上去抱着树,从上往下一个个鼓包逐一攻破。

好几次手里的竹筒差点撒出去,幸好都是有惊无险。

忙活了一个多小时太阳也快落山了,她把收到的松油放进了背包里,抱着好几个大竹筒背着锯子,往知青点走。

也不知道是什么竹子,直径出奇的大,一个,可以做成汤筒,或者菜筒,刚好没有盛汤盛菜的。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