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资讯›(堂域)许磊子午1975最新热门小说_(堂域)全本在线阅读

(堂域)许磊子午1975最新热门小说_(堂域)全本在线阅读

《堂域》

子午1975

堂域 子午1975 悬疑惊悚 许磊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堂域》,是以许磊子午1975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子午1975”,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而在我左侧一辆红色宝马车停在那里,离我近到可以隐约看到一个女人在车里驾驶。她车窗降了下来:“大叔,你想啥呢?想钱今晚有的是,你倒去抢点花啊~”一个二十岁左右长发穿着红色上衣的女孩儿,探出头没好气的嚷嚷道。我愣住了,又是红色,借着路灯的光看到她也是白皙的脸庞,黑色长发披肩的美女,怎么感觉似和我梦里见过...

来源:fqxs   主角: 许磊子午1975   时间:2023-01-14 22:01

《堂域》小说介绍

许磊子午1975是悬疑惊悚小说《堂域》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子午1975”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我突然间如梦中醒来一样,不见有黑暗,所有地方都如白昼一样看得那么清楚,甚至超越了白昼的光亮,却柔和而又温暖的感觉,又那么安静看到我的车斜立在沟边的树上,感觉自己轻飘…

第3章 遇见

天有些阴沉,要下雨的样子,云很低,看不见一点月光 ,初春的天气晚上还是很凉的,我摇下车窗吸烟的时候,不自主的打了个冷战,下意识的拉紧了衣服的拉链。路上还有很多人在烧冥币和元宝,一股重重的纸灰味,似乎能从一堆堆的火苗中,看到一双双黑黑的手在拼命的往出抢钱,又似乎在每个十字路口都能见到一些并不用脚走路的人徘徊在那里,不知道在等什么?我奇怪是我真的看到了,还是幻想,我仿佛被带入了那种场景里面。

“ 滴~~一声刺耳而急促的汽车喇叭将我从幻境里带回了现实,本能的踩下了刹车。停下来才发现自己已处在十字路口中间了,估计是闯灯过来的。而在我左侧一辆红色宝马车停在那里,离我近到可以隐约看到一个女人在车里驾驶。她车窗降了下来“大叔,你想啥呢?想钱今晚有的是,你倒去抢点花啊~一个二十岁左右长发穿着红色上衣的女孩儿,探出头没好气的嚷嚷道。我愣住了,又是红色,借着路灯的光看到她也是白皙的脸庞,黑色长发披肩的美女,怎么感觉似和我梦里见过的一样呢。“想啥呢,想钱又好色的老人家,你还走不走?没见过美女吗?我回过神来,也没争什么,因为理亏,做了个道歉的手势,便启动了车子,继续赶路,头脑里一直浮现着梦中那个红衣女子的影像,似乎她又对我笑了笑。一阵风莫名的从开着的车窗缝隙吹进来,我不由的又打了个冷战,告诉自己要专注点,一定要小心,心中暗自感念着好险,也有些责怪这几个酒磨了。但还是要去的都答应人家了,想起了车里有佛歌,就随手打开了音响,放起大悲咒来,似乎心情平复了一些。

由于前段时间铁路道口扩建,通往镇子里的主路不能到达镇内,必须要走三公里的小路绕过去才能到。很快就转到了小路上,本来今天出来的人就不多,小路上就更清冷了,尽管开着远光,还是感觉自己在黑暗里穿行,前面灯光不及的地方是看不见边的黑暗,身后流淌的仍是墨色黑暗,车后视镜此刻应该是我最不敢看的地方,因为经常走也知道不远处会路过一片坟地,这条路又偏也没人来烧纸钱,就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似乎黑暗中有无数的眼睛在盯着我,在不怀好意的笑,感觉头皮都开始酥麻了起来。这时电话响了,我一个激灵,回到了现实,是小凯问我到哪儿了,开免提放着音乐对方听不太清就顺手关了音响,告诉他们上小路了应该再有二十分钟就可以到了,他们告诉了我什么地点,就挂断了。晚上喝了些饮料,有些内急,正好停下车下车去方便一下。风不大,路旁的树还是被吹的发出了奇怪的声响,似乎有哭泣的声音,我紧张的借着车灯的光四处张望着,黑暗里好像有一只眼睛在盯着我,眼神里充满了诡异,我感觉自己的肾上腺素在增加,一种莫名的恐惧突然向心中袭来,赶紧解决完问题,就匆匆钻进了车里,却又感觉后坐有什么东西,惊悚中回头去看却什么都不见,回过头来还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总觉得后坐上有什么东西在看着我,再回头依然空空的什么都没看见,但一种寒意和莫名的恐惧却升腾起来,愈加真实凝重,我此时也顾不得其它了,赶紧走,发动车子锁好每个车门,快速的向前驶去,恨不得马上开过这三公里才好。

在恐惧中似乎也忘了时间,这一刻只想尽早穿越这片黑暗,车速己近一百,在这颠簸的小路上。很快就到了有坟地的那个转弯处,这个弯很急是之字弯,旁边是一片树林,里面一个个土包下,住着很多有名无名的故去的人。我只能减速通过。刚转到弯的尽头,车灯下出现了一个黑影,似乎是人,吓子我一跳,我刹住了车子的同时,也看清了车的灯光中小路中央真的站着个人,离我的车头不到三米的样子。再仔细一看,我瞬间恐惧了,就像梦里见到的那个,只是穿的是长款的红风衣,身材一样苗条,高挑,黑发披肩,面色白皙容貌俊美的女人,不同的是她也没对我笑,而是在对着我挥手。我愣在那里有一分钟,脑子里在不停的想这么晚,这个地儿,是人是鬼?是人?这都快十点了怎么会有人在这里?不一定是人,我该是碰到老人们口中的不干净的东西了。我该怎么办,冲过去?可万一是人就麻烦了,不过去也不行啊!我在犹豫中还是缓缓行驶起来,我想是人他应该会让我,是鬼一定会冲过来,我就拼了,撞过去算了。她没有躲闪,也没冲过来,反而优雅的用手扶住了我的机仓盖儿,并示意我停下还在说着什么。我无奈的打开了车窗,试探的问“你什么事儿?这么晚了怎么会在这么偏的小路上?现在想自己当时是有点弱智的。她告诉我,她是前边村里住的,本来是回来祭祖的,和家人吵了几句就半夜跑出来了想走到公路上拦车回市内,可走着走着自己消了气,却发现这条路很是阴森,越走越怕,一想到树林里的坟地就更害怕了,就想往回走,正好听到了车声,就站这等着,看能不能把她捎到前边的树里,或镇里。说这些时她己走到我的车门旁,并感到了是带着哭腔说的,也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偷偷看她的双脚是沾地儿的。因为老人们都说鬼是脚不落地儿的,何况还有人的香水味。于是我放下了悬着的心,感觉脖子后面的冷汗已经湿透了后背。隨手点了支烟吸了几口才说“那好吧,你的确吓了我一跳,我捎上你。她“谢谢哥!并呵呵的笑了起来有些调皮的问哥你胆还挺小,当我是什么了?我若是鬼也是个美鬼,你怕啥呢?我笑了笑没答,她便从后门上了车坐在了后座上“哥,你去镇里吗,是的话就把我带镇里去吧。她说,我点了点头“好。开车往镇里驶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