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资讯›拯救野玫瑰(染琦叶辰)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拯救野玫瑰)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拯救野玫瑰(染琦叶辰)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拯救野玫瑰)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拯救野玫瑰》

熏紫落霞

叶辰 拯救野玫瑰 染琦 现代言情

染琦叶辰是现代言情小说《拯救野玫瑰》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熏紫落霞”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医生诚恳的提出建议,但一直以来就跟靳母相依为命的靳繁又怎么可能会答应。他强忍住泪水,还是坚定的到:“吴医生,钱不是不问题。不管怎样,我妈的手术一定要尽快,我不会让我妈离开我,哪怕手术的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一。”靳繁对于母亲这事近乎带着偏执的坚持...

来源:fqxs   主角: 染琦叶辰   时间:2023-01-14 21:58

《拯救野玫瑰》小说介绍

现代言情小说《拯救野玫瑰》,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染琦叶辰,作者“熏紫落霞”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叶辰听罢,抵了抵舌,猝然离近染琦染琦看着放大的脸,下意识的就要偏过头却被叶辰双手箍住了头,直视着他,霸道得不容她反抗染琦就见他玩味一笑,眉毛上挑,攻痞十足他的呼…

第8章 看着就16

医生刚好想叫靳繁商量手术的事宜。就把两人叫到了办公室。

“靳繁啊,你妈妈这手术风险很高啊,我是建议可以不动手术了,免得她再遭罪,而且就算动了手术,你妈妈活下来的时间也不会超过一年。我也知道你一个是学生,这经济上的压力也是很大的,所以综合考虑,就是这样。

医生诚恳的提出建议,但一直以来就跟靳母相依为命的靳繁又怎么可能会答应。

他强忍住泪水,还是坚定的到“吴医生,钱不是不问题。不管怎样,我妈的手术一定要尽快,我不会让我妈离开我,哪怕手术的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一。

靳繁对于母亲这事近乎带着偏执的坚持。

医生还是想劝靳繁,但被染琦打断“吴医生,还请您尽全力救治,靳繁他,就只有阿姨一个亲人了,他可能承受不住明明可以让阿姨有活下去的希望,却因外界的事情而停止,这会让他悔恨终生。至于您的提议我们很感谢。

“那..好吧!医生拿出排班表翻了翻,“那就安排这周五动手术,你们排出时间做好准备。

靳繁提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他激动的上前拉着医生的不停地说谢谢。

两人走出吴医生的办公室来到7楼加护病房,站在走廊处就看见一个打扮时髦的中年妇女拉着中年男人对着玻璃看里面的病人。

“看看,这就是当初被你抛弃的妻子,你看她骨瘦如柴的像个鬼样,你说,她治病的钱是不是你偷偷给那个小杂碎的。

她说话污言秽语简直不堪入耳。

“老婆,我跟她当年就已经断的干干净净了,十几年没有联系过,而且我身上有多少钱你还不知道吗?男人讨好的笑着,像是对这种事已经习以为常。

女人阴沉着脸,满脸的恶气,肥胖的手指上带着一枚碧绿的翡翠,虎背熊腰,满嘴恶臭现在看见这个小贱人躺在这儿,你心里滋味不好受吧,我看你还会不会惦记她。给我好好看清楚她这副面黄肌瘦的死样。当年要不是我,这些年吃苦受累的人就是你,说不定现在躺在里面的人就是你。

女人说话尖酸刻薄,对自己的丈夫更是像对待路边的流浪猫似的,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男人干枯如柴的身体从后背抱住了女人,笑得那叫一个一脸享受,似乎不觉得受辱,“娟儿,咱俩夫妻都多少年了,你还不信我对你的情谊吗?这都多少年的事了还提它干嘛?这些年我的心里只有你,他们母子是死是活都跟我没关系,要不是今日跟你来医院看爸,我都不知道还有他们的存在。

女人大抵都是吃男人的甜言蜜语,就见刚开始还凶猛刻薄的女人,此时却乖乖地听话,满脸笑容。

靳繁看着这对狗男女,垂在两边的手紧紧握拳,满眼都是对对方的憎恶。

这是染琦第一次见识到一向温柔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靳繁露出这样大的情绪。

两人走到加护病房外,靳繁冷冷地下达赶人令“请你们离开,这里不欢迎你们。

腻腻歪歪的两人被打扰,男人还未转身就被女人推倒一旁,冷嘲热讽“哟,陈家伟,这不是你那个杂种吗?想不到都长这么大了,当年怎么就没被你掐死,听说还考上了s大,也不知道是不是靠着不正当的手段,毕竟子承父业吗?

女人说话实在难听,靳繁嘴笨,骂不出什么话,就听对面女人更是无所畏惧。

“也就这个贱女人的命该绝,我看啊,多半是被你这个扫把星克死的。

靳繁只要碰到靳母的问题就会有些反应,他双眼通红,“你嘴巴跟我放干净点,我妈没对不起你们任何人,还有,再让我从你的嘴里听到侮辱我妈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

靳繁说着就上前,女人倒是不怕,挺着胸,话却是对着陈家伟说“陈家伟,这就是你生的好贱种,没教养,还想对我这个长辈动手,你就说该怎么办?

陈家伟满心的都是厌恶,觉得都是靳繁母子打扰了他平静的生活。

“啪

巴掌声在这空旷的走廊上格外地响亮。

“你这孽子,对阿姨没礼貌,你妈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染琦走到靳繁前,担忧地看着他脸上红红的五个手指印,触目惊心!

她也算听明白了,不就是软饭男抛弃妻子靠女人活着,最后小三还敢堂而皇之地登门骂正室。

这让她一下就想到了家中的那位小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啪

染琦挥手就是一巴掌,陈家伟捂着脸看清是一个小女孩就要动手打染琦,被靳繁一把扣住手腕。

“我这一巴掌就当还了你的生命之恩,也断了你我的父子情。靳繁咬着牙冷漠的说,“可她,你不能动!

陈家伟的手被靳繁死死地握住,根本就动弹不得,吃软怕硬的陈家伟尖嘴猴腮的大骂,“好啊,你都敢跟你老子动手了,你怕不是会遭天谴。

哼,染琦双手插兜从鼻子里发出不屑的声音。

“你还好意思说天谴,我看天谴第一个要谴的人就是你。染琦指着陈家伟,“堂堂正正的人不做,非要跑到别人家当狗,怎么样?滋味舒服不?有这么好的妻儿你不要,眼瞎的你非要去喜欢…不堪入目的凶残的母夜叉,你说你是不是受虐狂。软饭男这个名号简直就是专门为你发明的。你还好意思自称老子,你算哪门子的老子?你养过靳繁一天吗?你教过靳繁吗?养不教,父之过,他要是没教养那都是你的错。不过幸好靳阿姨温柔贤惠,才把靳繁教养的这么出色。

“你..你…你个死丫头片子。

陈家伟说不过染琦被怼的哑口无言。

染琦趁靳繁松开陈家伟的时候,又是一个巴掌打过去,“这样正好,两边匀称了,这一巴掌是打你抛弃妻子不担父责。

陈家伟用手揉脸来到母夜叉王娟的身边,“老婆,我尽力了。

“没用的东西,两个小鬼头都收拾不了,仅丢我的脸

王娟抬起厚厚的手就是一巴掌给陈家伟。

王娟上下打量染琦的穿着,一身的名牌,总价都快超过10w。想来是哪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小千金,跑到这里给靳繁撑腰了。

也对,这么小的姑娘最是能被小杂种这张白净的脸迷惑。

“小姑娘,这是我们的家事,我劝你还是赶快离开,不要参合到别人的家里。王娟还算有点脑子,至少先礼后兵了,之后再发生了什么事, 那也是她占理,毕竟清官都难断家事。

“你们有什么关系?靳繁姓靳,你们俩一个姓王,一个姓陈,算哪门子的家人,再说了,靳家可不会出忘恩负义、尖酸刻薄的人,你说家人都是侮辱了靳家,不巧,我是靳繁的朋友,相比较你们两个陌生人,我怎么都比你俩更有资格参合。

吵架染琦可从来不会输,口齿清晰、有条不紊。

王娟盆大的脸挤在一堆,一脸的油腻肥肉,看来她是低估了这小姑娘的战斗力。

“小姑娘倒是能言善道,小贱种倒是会找帮手,怎么,你们陈家的种都是只会躲在女人身后的人,果然是子承父业,老子靠吃软饭过活,儿子也是靠小白脸上位。

既然弄不走染琦,那就只能把靳繁逼出来了。

染琦将靳繁护在身后,没想到王娟直接将矛头对准他,而且还是以这种羞辱人的方式。

染琦也终于知道为什么靳繁每次都会拒绝她的帮助,有这样的父亲,他应该也是怕被人骂是吃软饭的吧。

所以宁愿自己不眠不休的打工挣钱,也不要别人资助的一粒一毫。

靳繁拉着染琦退到一边,“他是他,我是我,你可以说我,但不可以说我的朋友,而且…

靳繁话还没说完,王娟就是一个厚掌轮在靳繁的脸上。

“这是我替即将要死去的小贱人教训的你,目无尊长,放任他人欺打父亲,你若是还手,我想你母亲死了都不会闭上眼睛吧。

王娟不愧是有两把啥刷子的人,招招击中靳繁的软肋。

靳母这人说的好听点是温驯善良,说得难听点就是怯弱不中用的人。

一生都被声名所累,不然这么多年完全可以找个男人二嫁,但就是一人硬扛着拉扯大了靳繁。

靳繁浑身都在发抖,双手死死地握紧了拳,指甲都已经陷入了肉里。

但他还是忍住了…

染琦气炸了,她看不下去小三居然敢这么嚣张。

一把推开靳繁,一个反手,响亮的两巴掌打在了王娟的脸上。

“好你个死丫头,你居然敢打我。王娟也没想到染琦居然会打她。

王娟拖着肥胖的身子就朝着染琦,抬手就要打染琦,染琦当然不是吃素的,先发制人一把揪住王娟的卷发,扯得王娟不得不低头,先顾着自己的头发来缓冲头发带来的痛感。

王娟一手拉住头顶的头发,一手就要拉扯染琦的衣服,将她推倒。

靳繁要帮染琦却被陈家伟拦住。

染琦身子灵活,一脚踢在她的肚子上,跟着又是一脚,连续三脚都踢在了同一个地方。

王娟疼的一只手只能捂住自己的肚子,染琦趁其不备。

一脚踢向她的两边膝盖,在对着她的手臂又是一脚,踢到了麻筋筋脉。

让王娟浑身无力的软躺在地。抱着肚子唉痛。

染琦踩着王娟的手,姿态宛如王者的随性慵懒,“你以为我一个小女孩,你就能任意欺凌了,我告诉你,姐初中可是没上过一天好学,全都在实战练习呢,想不到今天还有了用武之地。

“你一个知三当三的小三也敢光明正大的来欺负正室,窝囊废的软饭男你撬走就撬走了,但…你不该拿阿姨的善良温驯来当武器来打靳繁,他可不是你能碰的,还有..嘴巴给我放干净点,靳繁可是合法合理合规出生的,不像你家的私生子,那才叫杂种。靳繁可能善良不好出手,但我不同,我生平最恨的就是小三,别让我再见你。最后,这是公共场合,岂容你来这儿喧哗吵闹。

染琦满脸邪气又艳丽动人,眉毛挑的都快飞出天际了,就差再嚼个口香糖,就是妥妥的小太妹了。

但却是一副大姐大教训小妹的霸气。

染琦抬脚看都没看王娟走到靳繁这边,就看见靳繁感激得注视着她。

靳繁觉得这阴冷阴森的医院因他的存在而光芒万丈,她一步一步走来,就如神明来救赎他从死神之手。

“你怎么就这么笨,被人打骂也不知道还手,要是阿姨知道你被欺负不还手估计气得能打你。染琦来到靳繁的身边,恨铁不成钢的说着。

靳繁笑着不说话,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她,像是被吓傻了。

染琦这才想起自己刚才的一顿猛操作,挠了挠了耳后的头发,不太好意思的问“那个…我是不是太粗暴了,吓着你了。

靳繁听罢摇头,他只是觉得原来被一个人护着是这样的温暖,就如深海里的鲸游到海面享受阳光的温暖。

陈家伟扶起倒地的王娟,被王娟一手推开,眼神恶狠狠地盯住染琦。

她王娟从来没有受过这份气。

眼神乱瞟就看见藏在角落的吊水的杆子,心生一计。

“没吓着。靳繁回答,两人说话没留意后方的王娟等人,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杆子已经打在了染琦的手臂,吊水的杆子上有铁丝钩子,钩子划破了染琦的衣服,鲜红色的血液浸红了衣物。

靳繁捏住杆子,去打王娟,就被陈家伟抱住了身子,拼命地拦着他。

染琦痛得弯下了腰,伤口从上手臂一直划到了手肘的部位,两边的肉分开,里面粉粉的肉露出来,血滴吧滴吧的流淌。

王娟狰狞着脸,骂了一声“小贱人,伴着骂声一个巴掌就要落在染琦的脸上。

染琦闭上眼,想着大不了就挨一巴掌。

“砰哐,巴掌未落到染琦的脸上,王娟已经被人一脚踢在垃圾桶上。

染琦睁眼看到了此刻最不想看到的人——叶辰,以及他身后跟着一群门卫员。

想来这边的动静惊扰了其他人。

叶辰双腿弯曲蹲下,染琦满头细汗,潋滟红目,嘴唇被咬的已经失了血色,一脸倔强又狼狈的可怜模样。

鲜血已经染红了整条手臂,她所在的位置也是一摊血水。

叶辰双眼刺痛,脱掉西装外套,裹住她的手臂止血,心疼的说着“我带你去找医生。

叶辰顾不及男女有别,一只手穿过腿弯,一只手揽着她的背,以公主抱的姿势跑着进了电梯。

染琦缩在他的怀中,闻着他身上的松木香,莫名觉得很安心。

“你怎么来医院了?

她说话有气无力,没有了平时中气十足的傲然。

在外出差的叶宿打电话告诉他老爷子的心脏病的药快吃完了,刚好家里没人,说是叶辰嫂子去了欧洲出差,要谈一笔大项目,非要她亲自去谈。

所以叶辰才来医院,却不想药还没拿到,就遇到了高中的老同学,一阵寒暄非拉着叶辰到他的办公室喝茶。

不巧,这人刚好是某一加护病房病人的主治医生,就想着先看看病人的情况,叶辰也就只好跟着他,意料之外得是看见了这一幕。

“帮我家老爷子拿药。叶辰抱着染琦走出了电梯,睨了眼染琦。

见她咬唇忍痛的楚楚可怜的模样,心里不免一阵堵塞,“要是痛,就哭出来,不丢脸啊。

染琦才不会哭,眼泪就在眼眶里蓄着,把头埋在叶辰的怀里。

叶辰感觉到胸前一片湿润,低头,染琦一颗圆圆的小脑袋使劲的蹭着他的胸膛,像是他家撒娇卖乖的小奶猫。

“你都看到了?染琦闷声闷气地问。

那么凶残打人的画面,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像个学校里的小太妹混混,一点儿都不淑女啊!

可她一直以来就不是给叶辰留下淑女的形象。

还有她干嘛要在意叶辰这个老男人的看法。

叶辰刚要回答,就已经到了急诊外科。

叶辰抱着染琦去了外科医生那儿,医生是一个道高望重的老医生。

头发发白,没有一根黑发,慈祥地看着染琦,话却是对着叶辰说的“叶二,这小姑娘水灵灵的,你小子哦…可以啊!

染琦听了这话脸不受控的红了,倒跟她此刻惨白无血色的唇形成了鲜明对比。

可她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叶辰解释着“张叔,这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您看帮她看看这手。

张叔蹒跚着走到染琦前,一会儿的功夫,黑色西装外套已经染成了暗朱红。衣服还粘黏在了肉上。

张叔戴起眼镜,拿起剪刀将衣服剪的稀烂,又拿着镊子细致地清理陷进肉里的黑色小绒毛。

染琦痛得握紧了手,满头大汗,嘴唇已经咬出了两个小口子,鲜血像是红色的水滴立在上方,欲念丛生,充满了诱惑。

但配合她此刻苍白的面色,那粒血滴犹如在冰天雪地傲然绽放的红梅,高贵、含蓄又美丽,让人想采撷。

叶辰将手放在她唇边,“要是痛的话就咬我的手。

叶辰刚一说完,张叔拿着镊子往肉里夹起了最后一丝绒毛。

“啊

染琦毫不客气地咬上了叶辰的手。

“嗯…叶辰闷哼,一手抚慰着染琦的头。

张叔整理了下眼睛。又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发现没了异物。

有按了按了伤口周围的肉,染琦疼的再次咬叶辰的手。

“没伤到经络,小姑娘这是跟谁打架了,对方这么恶毒,要是再深些,这手怕是不能用洛。

张叔拿了双氧水为其消毒,染琦脸上已是汗如雨下了。

叶辰眯着眼小心地擦拭着她的脸,听了张叔的话手不免顿了顿,又继续擦着。

染琦已经无力地将整个身子都靠在了叶辰身上,疼得浑身发抖。

等张叔题染琦缠绕好纱布的时候,染琦已经疲累得靠着叶辰睡着了。

“今晚一定地注意伤口发炎的问题,时刻关注着小姑娘的体温,要是发烧得厉害,就带她到医院挂水。

张叔坐着开药方,头也不抬的说着。

“那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叶辰轻抚着染琦的头发问。

“你小子还骗我是学生,基本常识都忘了,不能碰水、不能吃辛辣和发物的食物,饮食清淡,等过个一星期再带她来看看。张叔撕掉药单子递给叶辰,问,“你爸心脏病的药来了没啊?

叶辰倒是把这事给忘了,不说话了。

“哼,忘了吧,刚好我今天要去找你爸下棋,等会儿我拿给他,你就带着小姑娘拿了药走人。

叶辰将染琦放在了病床上,自己一个人去药房拿药,等买完药,这才又重新回到张叔的办公室,对着张叔说“张叔,那我走了。

叶辰一路抱着染琦来到了停车的地方,将染琦小心地放在了车后座,又拿了车用毯子盖住她。

这才发车离开了医院,开往市区的房子。

一路上,叶辰都会留心注意着染琦,她的小脸紧凑在一起。

叶辰叹了口气,想起上次那个避之不及染琦的小青年,这为了个小青年也可怜这姑娘了。

也不知道那个小青年能不能看到这傻姑娘的心,回头是岸。

按他的意见那当然是分了的好,可…这明显染琦还没有撞到南墙,她是不会回头的。

叶辰将车开得飞快,过了半个小时才开进了地下停车场。

抱起染琦直达电梯,按了30的数字,染琦左手搭在身上,身子温顺地贴着叶辰。

叶辰倒是很不习惯没有爪牙的染琦,那样的她才是明媚开朗,能斗嘴的活力傲娇小公主。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失去了锋利牙齿的狼,失了生命了。

“嘀

电梯打开,叶辰按了指纹,径直朝着屋内走去,将染琦轻轻地放在了主卧旁的客房。

关上房门,这才得以歇口气,手机倒是响起来了。

叶辰拿起一看,好家伙,是他老爷子。

“老爷子,今儿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叶辰从冰箱中取了一瓶水,来到客厅灌了一口。说话的语调吊儿郎当,完全没有半点沉稳的样子。

“哼,听你张叔说,今天带了个小姑娘到他们医院老爷子在那边想问又拉不下脸来直接问。

“您这消息够灵通的啊,可惜,要失望了吧,她就一还没长大的小姑娘,你看看你,又乱点鸳鸯谱。

“那…那这小姑娘多大啊?

“看着就16,估计也就18吧。叶辰胡乱瞎诌,“这姑娘有喜欢的人,这不今儿还挺身而出为了男友奋不顾身,我哪能拆散了人家,就一聊得来的朋友,也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叶辰胡乱的答着,“嗯,知道了,我抓紧,争取今年过年就让你抱上大胖小子,让你开心开心。

那边的人骂他老不正经,叶辰也是呵呵的应着“这事我要是正经了,您看您,估计又得急了。这生孩子虽是正经的事,但不正经的是生孩子的过程呗,得…

叶辰说了一连串怎么生孩子的过程,手机那边的叶老听得那叫一个面红耳赤。

连骂了三声逆子,就火急火燎地挂了电话。

叶辰随手一扔手机,靠着沙发休息。

手机又来了信息,叶辰点开,是老爷子的语音

【你个混小子,你这都28了,抓紧时间找个合适的姑娘把事定下来,也让我到了下面好跟你妈交代,在这样混不吝,我就让你大嫂帮你拾掇拾掇,到时候你得配合啊!】

【我知道了,您还是催一催您大孙子,他肯定比我强,这不都下乡追去了】

【你俩都得给我抓紧了,初阳这孩子我不担心,就你这天天一副没给正经样,哪家敢把姑娘嫁给你。】

叶辰看到这儿笑了,敢情他在老爷子眼里那是一文不值啊!

【一定完成首长交代的任务!敬礼!】

叶辰嬉皮笑脸的回道。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