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资讯›(周妃荣四)从棺材里爬出后,她惊艳了所有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周妃荣四完整版阅读

(周妃荣四)从棺材里爬出后,她惊艳了所有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周妃荣四完整版阅读

《从棺材里爬出后,她惊艳了所有人》

汶滔滔

从棺材里爬出后,她惊艳了所有人 周妃 穿越重生 荣四

网文大咖“汶滔滔”大大的完结小说《从棺材里爬出后,她惊艳了所有人》,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穿越重生,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周妃荣四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太尘试探地问道:“看他们两人走得那样急,不知是忙什么去了?”何当归露出一个回思的神态,断断续续地说:“仿佛隐约听见……什么‘巡山’之类的,不过大概是我听错了吧……他们京城什么好药没有,跑到这里找什么草药。”说罢猛地一捂嘴,紧张地看着太尘笑一笑,“我、我只是随便自言自语的,这些话,师太就当没听见吧!”...

来源:cd   主角: 周妃荣四   时间:2023-01-14 20:32

《从棺材里爬出后,她惊艳了所有人》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从棺材里爬出后,她惊艳了所有人》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周妃荣四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汶滔滔”,喜欢穿越重生文的网友闭眼入:廖之远一抬手腕,袖口飞出一道耀眼的银光,然后头顶的锦盒就突然出现在他手中打开盒子后,七八个拳头大的药罐出现在眼前,何当归取…

第015章 酒宴好戏上演

太尘瞥一眼老僧入定的何当归,看这小丫头的表现好像跟这些人非常熟络,不如从她嘴里套一套线索?想到这里,太尘脸上露出一个拉拢地笑容,连粗大的嗓门也变得温和起来“何小姐从前在家里吃什么药?回头我配好了给你送过去。

何当归闻言抬头笑道“不劳师太为我费神了,最迟明后天,我的药就来了。

太尘虽然不解其义,也没有再多想下去。何当归推辞了正好,反正本来就是一句客套话,若何当归真的要这药要那药的,自己也只会口惠而实不至。太尘试探地问道“看他们两人走得那样急,不知是忙什么去了?

何当归露出一个回思的神态,断断续续地说“仿佛隐约听见……什么‘巡山’之类的,不过大概是我听错了吧……他们京城什么好药没有,跑到这里找什么草药。说罢猛地一捂嘴,紧张地看着太尘笑一笑,“我、我只是随便自言自语的,这些话,师太就当没听见吧!

尽管极力压制着,太尘的脸上还是流露出一些亢奋的情绪,太尘犹豫一下,又问道“那……昨天客人们曾把你喊过去聊天,他们有没有提过,他们都是做什么营生的?

何当归摇摇头“几位客人只是对我的经历感到好奇,就多问了几句,而对他们自己则只字未提,当时太善师太也在场呢,不过……

“不过什么?太尘急切地问。

何当归垂下头,为难地蹙着眉,水灵灵的眼睛扑闪扑闪两下,嗫嚅道“我只听见零碎的几个字,实在不敢胡乱学舌,但是……在我和太善师太走出门之后,我确确实实地听见屋里的人说出了‘迷药’二字。因此,今日这位段公子送来的药,我是断断不敢收的……

太尘的双眼亮得惊人,她在原地快速踱了两圈,方才平复下来,笑着说“何小姐你慢慢坐,我后院还有事忙,就不奉陪了,改天我再给你配药。

何当归最后看了她一眼,真诚道“师太保重。

看着太尘消失的背影,冷笑印上何当归的嘴角。聪明反被聪明误,大约就是太尘的写照了。

若有所思地看一眼三清神像,何当归又笑了,太尘刚才因为太过兴奋,所以忘记拿零食了。而过了今晚之后,她将不再有闲心来取这包零食,既然如此就不要浪费,不如带回去犒劳真静吧。

※※※

秋高气爽,午后的太阳渐渐炽烈起来,贪婪地蒸走地上的水分。

“真韦,你过来!太尘在院子里招手,一个二十多岁的高瘦道姑跑过来,殷勤地问,“师父,刚才送货的雷婆子又到了,咱们是不是还托她买了酒肉带来?

太尘不耐烦地挥挥手“行了,这种屁大的事别跑来问我,什么事都问老娘,没见太善的大徒弟做事多利索,你也给老娘学一学!

真韦一副敢怒不敢言的神色,太尘从怀里摸出一小锭土银,在手里掂了掂,想了片刻又拿出一吊钱,双眼紧盯着真韦说“我把一件要紧的事交给你办,你若是能办妥了,我就承认你是个比真珠强的人,往后有的是你的好处。

真韦兴奋地看一眼太尘手里的银锭,用力地点头道“师父尽管吩咐,徒弟早就想显显自己的本事了。

太尘抬眼看了四下无人,才低声道“听好,你先去找观里打柴的几个姑子,把这一吊钱拆了散给她们,问她们这几日在山里可遇见过西厢的客人。若是姑子们说,这些天曾看见过客人们在山里一直转悠,你就再去一趟厨房,把这个银锭子交给新聘的那个大厨,让他给我做一个上得台面的大酒席。要比平时太善让他做的那种还好,听懂了吗?

真韦迟疑地点了点头,明明没记全,却不敢发问。太尘气得骂了句娘,再重新说了一遍,又让真韦复述一回,才点点头让她去了。

有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太尘独自立在院子里,心中越想越兴奋,最后得意地大笑出声。而一墙之隔的另一侧,怀揣着个大油纸包的何当归也微微地笑了。

何当归一路走回东厢,途中没遇见别人,只是还没跨进东厢院门,就听见里面传来男人的说话声,很像是段晓楼他们的声音。何当归微微皱眉,放慢了脚步走进去,只见真珠、真静、段晓楼和廖之远四人正站在廊下,仿佛在说着什么开心的事,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笑意。

廖之远一身蓝衣,段晓楼一袭绛红长袍。两人的耳力好得惊人,尽管他们背对着院门,但是当何当归轻步走进的瞬间,两人心有感应,同时回头去看她。

廖之远笑着招呼道“何小姐,别来无恙吧,话说你走路好慢啊,我和段少二十趟来回都能走了。段晓楼在一旁赔着笑。

何当归淡淡一笑“中午见着你们,下午还见着你们,见面很频密啊。

廖之远搭着段晓楼的肩,叹气道“我这个傻兄弟不知为何竟开罪了姑娘,适才我们一伙人都忙着做正事,他却一直发呆愣神的。俗语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我只好带他来给姑娘赔罪。段晓楼气愤地捣他一拳“你胡说什么,明明是你说来东厢找线索,让我陪你过来……

真珠好笑地看着两人,转头对何当归说“妹妹,眼下有件要紧的事,我早就想托人去办的,只是一时抓不着合适的人。没想到这两位相公都是古道热肠的人,刚才我随口提了提,他们就说乐意帮忙,真是难得!看到何当归面露疑惑,真珠解释道,“你有了好事,最高兴的不是别人,而是你的娘亲。虽然罗家得了信儿也会通知她,但不如咱们先遣个人,带一封你的亲笔书信把此事说明。

母亲?何当归的心中泛起一阵酸楚的波澜。说不想立刻见到她是假的,从自己醒来的第一晚,想的最多的就是母亲。可是,自己如果不在罗家站稳脚跟,让母亲从三清观回来只会令她一起受排挤。如果能跟母亲通封书信,开解她的心结,再约定好……想到了这里,何当归的眼眶略有湿润,抬头看向段廖两人,迫切地问“那玉容山距此六百里,两位真的愿意帮忙?

看着眼前然欲泣的小脸,别说段晓楼,连廖之远也忍不住连连点头保证“此事包在我们身上,山下就有我们的送信‘飞毛腿’,最迟今夜就能送到。飞毛腿是一人一马的合称,马的脚程是日行八百里,人的脚程是日行两百里,是送信的好手,仅次于朝廷的八百里接力的役卒。不管水路、山路,还是高崖、深谷,没有飞毛腿送不到的信。

何当归难掩心中的激动,口中丢下一句“两位稍待,我立刻就去修书!说着抬足就奔进屋里,竟连道谢也忘记了。

这样真性情的女孩子,比之前温和疏离的模样不知要可爱多少倍,所以段晓楼和廖之远不但不觉得失礼,反而不约而同地会心一笑。

真珠看见这一幕也微微一笑,转身端来一篮子红果和青梨,道“没有好茶招待两位,不过果子倒是新鲜的,两位边吃边等吧?段廖两人也不推让,撩起下摆往门前的石阶上一坐,接过果子,道谢一声就开始吃。

真静跟着何当归跑进屋里,笑道“没想到他们是这么好的人!和从前见过的官差一点都不一样,那天……说着忍不住提起山里第一次碰见他们的情形,何当归连忙捂住她的嘴,怕她说出什么跟“逃犯有关的话。段廖两人都是高手,可以用内力提高六识,偷听别人说话是家常便饭。真静自知失言,缩着头,趴在桌头看何当归写字。

笔墨纸砚和信封都是真珠今天早晨带过来的,何当归在心里暗暗感激真珠,她设身处地为自己着想,为自己考虑的这么周全。这样的好女子,一辈子守在道观里太可惜了,就算不欲再嫁,其实她也可以有更好的生活。

这样想着,两页纸已经写好了。略一思忖,何当归又在信末画了一个小小的标记。

“这是……小猪?真静纳闷地歪歪头,“虽然我不认得字,却看得懂画,你为什么画一只小猪给你娘啊?虽然很可爱……

何当归做个鬼脸“这是我的生肖。真静恍然。

细细吹干墨迹后将信装好,何当归走到门口,把信交到段晓楼手中,由衷地说“多谢援手,感激不尽。飞毛腿是寻常人花钱都雇不到的信使,除了官府,就只有世家大族才有飞毛腿。原本,何当归是打算等自己下山赚了钱,再雇人去玉容山送信,如今比预想的早了至少十天,她如何不欣喜。

段晓楼把信收进怀里,笑道“只是举手之劳,我这就下山把信交给飞毛腿,告辞!说着足下蹬地,竟然腾空而起,踩着屋檐飞走了。

这下,不只何当归三人吃了一惊,连廖之远也被梨核卡住了嗓子“咳咳咳、你等等、咳、我啊!连捶几下胸口,廖之远终于咽下了梨核,苦笑地看着何当归“我跟他共事多年,办什么十万火急的差事都没见他这样的。何小姐,我服了你了。

何当归微笑“这次欠了两位一个大恩,此恩必报,小女子记在心里了。廖之远摆摆手,口中喊一声“走了,蓝色劲装的袖口里有一道银光飞射而出。只见他整个人随着这道银光跃上院墙,转眼就消失在墙头。由于一切发生在瞬间,看起来就好像他的人凭空地消失了一般。

看到真静和真珠一脸不可思议的神情,何当归给她们解释说“他应该是把细钢索绕在手腕上,钢索另一头连着一个飞爪形的暗器,用的时候,先把暗器打到墙的另一侧,再借着钢索之力飞走。

真静和真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真珠十分诧异“你小小年纪,竟有这样广博的见闻,而我活到这个岁数,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子的高手。

何当归“扑哧一笑“姐姐芳华二八,怎么说话的口气活似我家的老太君。不过话说回来,其实他们走道观的正门下山反而更快,真是奇哉怪也,干嘛要飞檐走壁的跳墙走。

真静白她一眼“为了耍酷给你看呗,傻子都看得出来。

※※※

真韦气喘吁吁地福绵院,找到太尘,边喘粗气边汇报道“按照师父的吩咐,我先去问了每日在山上打柴的怀凃她们……她们说,曾经不止一次看见客人们在山里走来走去,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一样。之后,我又去找那个新来的厨子刘老九,把那五两银子给他,让他按最好的档次给咱们摆大席……他说,材料倒是有上好的,只是他做不了五两银子的‘十全十美宴’,卯足劲也就只做得成三两银子的‘六六大顺宴’,让我来问师父行不行。

太尘盯着真韦的脸,紧张地问“你再说一遍,怀凃她们说什么?好好想一想,半个字都不能漏!

真韦小心地回答“她们说……曾经不止一次看见客人们在山里乱走,好像在找什么东西。她们还上去问客人是不是迷路了,用不用她们带路。但客人们说不用,他们就是随便逛逛。

太尘一边思考,一边面露喜色,然后又从袖口里摸出一粒蚕豆大的银子,吩咐道“你再去趟厨房,把这个给刘老九,跟他说我再加二两银子,给我做两桌‘六六大顺宴’。多出来的一两就算是他的工钱,让他一定给我往好了做!真韦接钱走了。

太尘又朝院里喊“真恭,你来!

院子里晾晒草药的真恭应声跑进来,开心地问“师父,是不是有事吩咐?看着真韦跑进跑出,操办“重要事务,她着实眼红不已。

太尘打量她一眼,说“你换一套干净衣服,去山门前站着,等那些客人回来了告诉他们,今晚我要在福绵院宴请他们,请他们务必赏光。看着真恭一脸兴奋的样子,太尘皱眉补充道,“你稳当一点儿,态度要客气着点……如果请不到人,当心我剥了你的皮!真恭答应着下去换衣服了。

太尘想一想,又把内堂的真评、真诀几人召来,让她们好好地打扫一遍房间和院落,在香炉里点上最贵的沉香,再把箱子里的珍贵摆件全部取出来,摆在显眼的地方。

这样风风火火的一通张罗,不出一个时辰,整个道观的人都被惊动了。

要知道,太尘在道观里是出了名的铁公鸡,一毛不拔。平日里辈分低的道姑生了病去领药,不但要出九个铜钱的“供神钱,说什么“不供神吃了药也治不好病。而且每一次只能领三天的药量,三天后病好不了再来要,还要再添九个“供神钱,以此类推。因此,明明是公中设立的药庐,在太尘手中却成了她的敛财工具。

这一回,太尘竟然破天荒地自掏腰包,办了最好的酒席招待一群陌生人,如何让人不惊掉了下巴?道姑们都传言说,太尘自己出钱办的酒菜,比太善用道观的钱办的要好上数倍,真是慷慨大方。太善听说后十分气愤,被刚从东厢回来的真珠一番劝解。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