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资讯›深情总被钟情误(朱沐辰林开骏)全集阅读_深情总被钟情误最新章节阅读

深情总被钟情误(朱沐辰林开骏)全集阅读_深情总被钟情误最新章节阅读

《深情总被钟情误》

墨凡姥姥

古代言情 朱沐辰 林开骏 深情总被钟情误

古代言情小说《深情总被钟情误》,由网络作家“墨凡姥姥”近期更新完结,主角朱沐辰林开骏,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没有感情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便继续望着门口。“你可真没良心啊,我在京南不也帮了你,你不报答我就算了,怎么还能恩将仇报呢。”我听这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明明是他算计好了一切,耍着我演了这么一出戏,但看在他照料世九的份上,我也只能没好气地说:“我谢谢你。”王朝的人和藩国的人陆续走了进来,钟博见时间到了便也...

来源:fqxs   主角: 朱沐辰林开骏   时间:2023-01-14 20:06

《深情总被钟情误》小说介绍

《深情总被钟情误》,以朱沐辰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朱沐辰”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01相较南方而言,北方的冷就像是水中混着油连带着成片的冰霜,但凡被风吹过的地方都会瞬间燃起火焰,猛烈而决绝,让你无所适从而南方的冬天则更像是零散切割好的冰块被滚烫的开水不断浇…

第7章 在雨里

01

第二天,我仿佛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早早就到了渔堂,成了鱼塘里最早起的鱼儿。我的眼里似乎也长了钩子,目不转睛的寻找着岸上的渔夫,希望他把我给勾走。

“哟。

没等到开骏,却等到了海诺。

我没有感情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便继续望着门口。

“你可真没良心啊,我在京南不也帮了你,你不报答我就算了,怎么还能恩将仇报呢。

我听这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明明是他算计好了一切,耍着我演了这么一出戏,但看在他照料世九的份上,我也只能没好气地说“我谢谢你。

王朝的人和藩国的人陆续走了进来,钟博见时间到了便也准备开始上课,可开骏却迟迟没有出现。

我的脖子都快要伸到了门外,钟博见状“七公主你干什么呢。 他顺着我的方向朝门外望去。

无奈,我只能低头翻书,但眼神还是有意无意地往外看,心里担心他是不是睡过头,是不是迷了路,又或者是不是生病了,最坏不能回仙林了吧,我一个人无限瞎想着。

“大家应该都对彼此有个大致了解了,夫子指着桌上一沓书本说“这是你们今天要温习的内容,每个人略有不同,我已经在书本上写好了每个同学的姓名,我叫到名字的同学上来领一下。

“夫子。

一声柔弱的声音,所有人都齐刷刷地朝着门口望去,原来是开骏出现了。

只见他低头弯着腰,一身单薄的薄绒青衫,身旁也没有陪伴的宫人。

“林世子,今日怎么迟了?夫子的语气中带着责备。

“我…我。他吞吞吐吐了半天却没有说出什么,不知是有何难言之隐,还是不知如何表达,毕竟从昨日的表现来看他的汉语能力应该只是普通孩童的水平。

见林世子尴尬狼狈,夫子也不忍责备,但碍于堂规,说“迟到了还是要有惩罚的,那就罚你上来为同学们分发下书本。 钟博将书本递给开骏。

开骏有点吃惊,杵在门口呆住了一下,但还是硬着头皮走上讲台。我观察到他接过书本的时候略颤抖了下,明显内心虽然抗拒但仍然礼貌地说“好。

他的喉结快速上下跳动着,长长的睫毛也快速的眨巴了几下,一只手垂放着,另外一只手像假肢一般不灵巧的翻开了最上面一本书的书页。

见他如此,坐在第一排的热心匡毅似乎想要上前帮忙。

“ 一…筐…猪。 他快速抬眼又把头低了下去。

台下一瞬间变得静悄悄的,夫子也皱起眉,回忆着“一筐猪是哪位藩国家的同学。

我挠了挠头,心想…难不成是…

见台下无人回应,开骏不知所措地看了看钟博,夫子想着可能是自己笔误,便说“那下一个同学吧。

开骏将这本书放到一旁,打开了下一本,“成…母…猪。

我隐隐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钟博上台查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说“ 朱沐辰?

三秒后,除了我以外,全渔堂的人纷纷捧腹大笑,开骏的脸也立马红了,尴尬地想要即刻回到仙林找个被子把头蒙上。

此时,钟博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他高估了林世子的汉语能力,没料到他竟然会从左往右念大家的名字。

钟博示意开骏先下去,于是开骏垂头丧气快速跑下了台,可大家的嘲笑声却此起彼伏。

开骏尴尬不适的样子激发了我的保护欲,于是我拍桌而起凶狠地说“都别笑了!

此时大家都被我震住,开骏也刚好走过我身旁,不由得停下和我对视了一眼。

他像个受伤的小鹿,无辜的眼睛在受了委屈后忽闪忽闪的,见我目不转睛看着他,他便下意识赶忙低头继续跑向最后一排,躲避与我的眼神交汇。

可我却为这份意外的交汇而内心雀跃着,这是我第一次与他的正式对视,少女的心思总是让人捉摸不透。

景妃家的朱逸笑着说“这位叫什么来着的世子真是厉害,那我们几个岂不是都是喂猪(朱为)、一筐猪(朱匡毅)、成母猪(朱沐辰)、杀野猪(朱叶纱)、扇死猪(朱思珊)…哈哈哈哈哈哈!,他指着在座的几个皇子女说着。

没有人回应他,渔堂再次安静了下来,大家都笑不出来,像看傻子一样看着眼前的这一猪(朱逸)。

为了结束这场闹剧,钟博赶忙打住,说“ 好了,今天的课就先到这了,老夫会尽快将分班名单通知下去,如果有异议者,也可前往国子监与我商议,但说无妨。

大家拱手致礼后,各自的侍从便纷纷进屋为主子们收拾东西。

我回头瞥见开骏一人在默默收拾着纸笔,想必还为刚才的事而觉得丢脸,可奇怪的是未见侍从在他侧侍奉,这与周遭热闹的景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仙林的侍从去哪了,我焦急寻找着。

“喂,我找你有事。海诺用指节重重敲打着我的桌子,着实把专心致志偷窥的我吓了一跳。

我的视线被海诺死死遮住,当然是没有好脸的站了起来,恶狠狠说“闪开。

他正想回击,可我见开骏也走向了屋外便赶忙追了出去,连争吵的机会都没留给海诺。我撞到了在走廊走着的匡毅哥哥,他便要拉我一同去云华殿看母妃,我焦急甩开了他的手,“你又不是不认识路,你自己去吧。

匡毅一时语塞,也一脸无语,此时海诺见状便主动上前与落单的匡毅寒暄。

我一路小跑出了外殿,这才赶上开骏的背影,只见他独自一人驻足在殿门口的屋檐下。

这时世九也来接我下学,“我说你跑什么呀,我追了你一路。世九说罢,便开始为我撑伞。

“原来是下雨了,他没有伞。我仰头望天呢喃着。

“你说什么?雨声略大,世九没有听清。

“世九,帮我个忙,你看到门口那个青色衣裳的世子了嘛?你把伞送给他,和他说是钟博士让你给他送伞的。

“什么,为什么啊,他是谁啊?

“你别管了,快去呀。我语气焦急。

“可是,我就带了一把伞啊。世九为难地看着我。

此时,不远处的开骏摸了摸衣领,从包里翻了一本书出来,像是打算顶着书冒雨离开。

于是,我使劲把世九推出了殿外,世九还未来得及撑伞,一路小跑踉跄,呼喊拦住了即将离开屋檐下的开骏。

“世子,等等…世子。

“世子,钟博让我给您送伞。世九擦着脸上的雨水说道。

开骏惊喜,有礼貌地说“ 谢谢。

作别后便撑着伞离去了,我见他独自撑伞远去,便也不自觉冒雨把头探了出来。

“你这是做什么?世九着急地用衣袖帮我擦着身上的雨水。

我没有回应他,只是趴在外殿的门柱上侧着头看着在雨中独自撑伞缓缓走着的开骏。

又是那样的感觉,我听不见砸在地上砰砰作响的雨声,听不见世九的关切声,目光所及都是那个人单薄挺拔的背影,脑海中竟然幻想着自己在伞下与他一起缓缓并肩走着。

“沐辰,沐辰?有人拍了我的肩膀。

我惊的回头,“你吓死我了。 随后不停抚顺着胸口,惊吓之余瞧见了匡毅哥哥旁侧的海诺。

“怎么,你们认识?匡毅问道。

“不认识。我随即转头不看海诺。

海诺则侧身无所谓的摊了摊手。

“你们没有伞吗沐辰? 匡毅哥哥见我和世九身上都是湿漉漉的。

“出门有点急,世九忘记了。

世九幽怨地看着我,脸上写满了“怎么回事你不清楚吗?

“那你们用我的,世九你把沐辰送到云华殿后再回来接我,我今天也不着急回宫外的府邸。

“七公主若不嫌弃还是用我的伞吧。海诺示意阿德递了一把伞给我。

连匡毅哥哥都要对海诺礼让三分,我也不能不识大体屡屡和海诺作对,况且不管他动机如何,不管他在布怎样的局,他也的确是帮了我,于是我难得恭敬地说了谢谢。

待匡毅哥哥和侍从走了后,海诺似乎又恢复了他的嚣张嘴脸,“记得还给我啊。

我这暴脾气,我本来都准备要撑伞了,听到这话,我便将伞往地上一扔,“谁稀罕呀。

“走,世九,我们走。我拉着世九便往雨里冲,那气势像极了我义无反顾跳船的样子,只是这次我还拉了一个垫背的。

世九没骨气的想要去捡被我扔在地上的伞,我骂了他一句便扯着他和我在雨里一起“有福同享。

02

我和世九像两个落汤鸡一样回到了云华殿,本想着偷偷溜回偏殿,可不曾想一进门便被燕贵妃叫住。

“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如此狼狈。

我和世九也是第一次在冬日里淋到这么大的雨,两个人都被淋懵了,美勤娘赶忙带着一群宫女将我俩用毯子包了起来,并连连和燕贵妃道歉着。

我在大殿里烘烤着,宫女们为我不断擦拭着,我蜷缩坐在温暖的羊羔毛座椅上捧着姜茶等待着热水烧开去洗澡,世九则是被美勤娘带了下去。

燕贵妃看着我,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母妃想问你。

“问什么?

“想问你。

我也是第一次见果敢的母妃如此婆婆妈妈,她不断抚摸着自己的孕肚,看得出很焦虑。

随即她支走了所有的宫人,包括璇掌事。

“你是不是想和我说呼国的事情?我直截了当的说,毕竟当初以此让我回宫,如今也快一个月了却没有任何动静,自然是有点奇怪。

“是,也不是。

我看着她为难的样子,问道“明天就要我出发去呼国吗?

我的脑海中涌现很多画面,短暂亲情以及,一直挥之不去的开骏背影。

03

太坤殿。

“你和沐辰说了吗?明基帝为难地问道。

“她已猜到是呼国的亲事将近,但也没有哭闹。

燕贵妃默默闭上了眼睛,不断的抚摸着自己的孕肚,似乎是在祈祷上天不要将这一切报应在这个未出世的孩子身上。

“湖广的财政和西南的兵权,你就这么不能割舍吗?燕贵妃冷漠地看着明基帝。

他一拳拳捶着自己残废的左腿,怨恨着自己的无能,身为一国之君却毫无实权,愤恨着自己的软弱,一次又一次为了利益割舍骨肉。

“没有湖广的财政,你让我拿什么去赈全国的灾,凭我能把控的南方财力,那只是杯水车薪,太后可以不管西南的旱灾,不理会南方的水灾,朕不能不管,那都是我朱家的子民。况且,有了西南的兵权,朕便才算是掌握了王朝三分之一的兵力,有了这些才能稳住蠢蠢欲动的藩国,才能和太后稍稍抗衡。

我死了无所谓,可我若没了,你和咱们的孩子们该怎么办呀,太后不会放过云华殿的,十五年前如此,现在亦是如此。

明基帝看着燕贵妃未出世的孩子,哭了起来,可他似乎忘记了沐辰也是他的孩子,且是他最愧对的孩子。

于是,就这样,为了王朝,为了云华殿的其他人,他们默许了沐辰和呼国的婚事照旧。

哪怕是嫁去做冥婚。

十五年前的雨夜,

十五年后的雪天。

变了,

也什么都没有变。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