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资讯›李幼竹顾言之《重生八零:旺家小福女》_(李幼竹顾言之)热门小说

李幼竹顾言之《重生八零:旺家小福女》_(李幼竹顾言之)热门小说

《重生八零:旺家小福女》

路非嫣

李幼竹 现代言情 重生八零:旺家小福女 顾言之

主角是李幼竹顾言之的精选现代言情小说《重生八零:旺家小福女》,小说作者是“路非嫣”,书中精彩内容是:“竹子姐姐,我给你带水来啦……”言之带着一个老式军用水壶,那是家里用旧的。李幼竹接过水壶,打开盖子,咕咕咚咚喝了一半。“姐,你慢点儿喝,都是你的。”言之看李幼竹喝的卖力,笑着说...

来源:fqxs   主角: 李幼竹顾言之   时间:2023-01-14 19:00

《重生八零:旺家小福女》小说介绍

现代言情小说《重生八零:旺家小福女》,讲述主角李幼竹顾言之的甜蜜故事,作者“路非嫣”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村委会的办公室很简陋,里面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杯子,连热水都要现烧李幼竹押着李铁蛋,后面跟着一堆人,包括顾言之他的眼泪干在了脸上,粘乎乎的村长刚开始询问,只见李铁蛋的父亲李老三和母亲张氏…

第7章 霉朋友

偌大的学校菜园子里,李幼竹正在锄地。锄头一下下的砸进地里,土壤被翻新,野草被拔除。

干了一上午,李幼竹也没喝水,口干舌燥的。她擦了擦汗,突然看到言之跑了过来。

“竹子姐姐,我给你带水来啦……言之带着一个老式军用水壶,那是家里用旧的。

李幼竹接过水壶,打开盖子,咕咕咚咚喝了一半。

“姐,你慢点儿喝,都是你的。言之看李幼竹喝的卖力,笑着说。

“我回去找娘,把饭盛好,给你送饭过来。李幼竹喝了六成,擦擦壶口,还给了言之。

只见言之也不嫌弃,又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等你,竹子姐姐,一会儿给你讲今天的课,学的东西可多啦。言之的笑容十分灿烂,像能融化这寒日一般。

李幼竹跑回了家,只见家门口围满了人,正热闹着。一个汉子被捆绑着跪在院子中间,堂屋门口,站着舅舅和父亲李东国。

“刘大,你说,是不是你!舅舅厉声呵斥着。

“我一时糊涂,占了便宜。刘大哭丧着脸,承认着错误。他往前挪动着膝盖,跪倒在了李东国面前。

“罢了罢了,我见不得这样的场面,满仓你处置吧。李东国确实心里脆弱善良,想着不计较了。

“舅舅,账目上总共可是少了近二十元,这个账,我们找谁要?李幼竹知道父亲在这种时候不愿伤了和气,但是这钱可不能打水漂。

“外甥女来的正好。姐夫,我拼拼凑凑借了15元,替刘大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出的。姐夫,可别因为这事儿,伤了咱们两家的和气。舅舅给舅母一个眼色,舅母赶紧掏出了一张10元和一张5元的纸币,递给了李东国。

李幼竹看父亲仍在犹豫,知道他反而在担心舅舅舅母一家的生计,借了这么多不好还钱。

“爹,我帮你收下。李幼竹接过了钱,然后迅速跑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收好了那15元。

正直此时,娘呼唤着李幼竹的名字。

“娘……李幼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看到娘来了。

“孩子,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儿!刘氏似乎带着怒气,毕竟是娘家的事儿。

“我没做错什么呀,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李幼竹知道这钱不可以给刘氏,父母都心善,他们拿了钱,肯定也会还给舅舅的。

“小孩子家的,拿钱不好,给娘吧。刘氏想要回这15块钱。

“娘,两个哥哥娶媳妇儿都需要钱,言之上学也需要钱,咱们家糊口吃饭也需要钱。舅舅这样欺负人,不能姑息呀。李幼竹想到了父母的仁慈,心里有些着急。

“娘知道,那你说怎么办?刘氏知道女儿长大了,有自己的思想了。

“滴滴滴,任务来了!李幼竹, 去银行存这15块钱!是系统的声音。

“娘,这样好吗?咱们得空儿去银行开个户,用你的名字开,存折放在我这里。这样,互相之间可以监督呢。将来有用钱的地方,就取出来。李幼竹非常感谢系统,这样的紧要关头,提供了思路。

刘氏顿了顿,想了想自家的情况,点了点头同意了。

“饭做好了,快过来吃吧。刘氏知道李幼竹是为了这个家好,心里也感叹着女儿中用。

“得给言之带一份,他在学校等我呢。李幼竹突然想到了顾言之,“我得赶紧吃……

“就知道想着言之,你还得给你两个哥哥送饭呢。刘氏说完,进了储藏室拿了两个竹篮子出来,都是男丁,家里的面消耗的很快,眼下只有吃红薯过冬了。

李幼竹想到了自己用积分换了面霜,有些惭愧,她知道这瓶面霜价格不菲,在前世自己惨死的那个时候,这种东西也是只有经济实力好的女士才用的。

“娘,家里有瓶罐子吗?李幼竹看了看母亲满是裂纹的手,还有粗糙的皮肤,想把面霜分一半给刘氏。

“有几个,都是塑料的,之前几年,你舅母每年都给我抹脸的东西,也都用完了,好像也没啥起色。庄稼人,不必那么精致。刘氏猜女儿或许需要,随即进了自己房间,拿了一个瓶罐子出来。

“娘,我在学校干活儿,有个女老师给了我点儿涂脸的东西,说是她帝都的亲戚送的,我想着咱俩一起用。李幼竹怕娘亲不接受,拿过了瓶罐子,随即进了自己房间,又去了专属空间,用挖勺给母亲挖了多半瓶。

“娘,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你用用试试。李幼竹把瓶罐子递给了刘氏。

这边,刘氏已经把红薯和炒白菜装好,放进了两个篮子里,给言之的那份少一些,给李幼竹两个哥哥的那份多一些,毕竟是两个人。

“走,娘陪你一起去送饭。刘氏擦擦手,看李幼竹快速啃完了一小根红薯,吃了菜之后,陪她一起出发送饭。

去学校的路上,李幼竹看到了路边站着个大肚婆,正在那里哭呢。定睛一看,是喜晴婶儿。

“婶子,你咋啦?处于好奇,李幼竹拉住了喜晴婶子的手,想安慰她。她的记忆里,听刘氏说过,喜晴婶子难产去世,孩子也没了,原因似乎是喜晴婶子的丈夫李庆,沾染了一个坏兄弟,欠了债。

“竹子啊,刘姐姐啊,我不活了……喜晴婶子一把鼻涕一把泪,说的心酸,“大庆他,在外面不知道认识了一个什么人,把家底都拿去了,现在一毛都没了……我可怎么活啊……

“妹子,你先别着急。大庆他在哪里?刘氏一边扶起了喜晴,一边问着李庆的动向。

“那个死鬼,不知道这时候在哪里吃酒,钱都没了……喜晴婶子一说起钱,泪哗哗的落。

“这快过年了,他准是去集上那个酒铺了,不中用的东西!刘氏骂了一句李庆,把喜晴扶到了她家里。

家里已然空空荡荡,乱木丛的小院,地上全是土。茅房子盖的乱七八糟,家徒四壁,显然一家人都不会过时光。

“我记得,李庆是个能干的,怎么变成了这样?刘氏十分不解的问着喜晴。

“都是那个朋友啊……喜晴婶子提起来李庆那个朋友,恨的牙痒痒。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