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资讯›《骨语冥冥》云楼黎纪火爆新书_骨语冥冥(云楼黎纪)最新热门小说

《骨语冥冥》云楼黎纪火爆新书_骨语冥冥(云楼黎纪)最新热门小说

《骨语冥冥》

百惗1

云楼 古代言情 骨语冥冥 黎纪

书名叫做《骨语冥冥》的小说,是作者“百惗1”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云楼黎纪,内容详情为:艾草点燃后熏得人几欲落泪,哀嚎声在耳边挥之不去。药师们个个以帕巾覆住口鼻,匆匆忙忙穿梭在病人中间,一边用药,一边观察并记录病人喝药之后的病情变化,以备修正药方之用。黎纪站在药堂门口观望了一阵,不断有病死的人从里面抬出来,如此众多的患病人数,如此迅速又难以阻拦的死亡,黎纪心中一惊,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两个...

来源:fqxs   主角: 云楼黎纪   时间:2023-01-14 18:44

《骨语冥冥》小说介绍

主角是云楼黎纪的精选古代言情小说《骨语冥冥》,小说作者是“百惗1”,书中精彩内容是:神鹿庙本就残破,在发现石像里的秘密后,更让人觉得阴森森的黎纪抖了抖,往后退了两步他不是没有见过死人,也不是怕鬼,只是觉得庙里的气氛实在让人毛骨悚然好像是有天大的怨气弦绣拍去衣服上的灰尘,摸着下巴思考,突然问云楼“你能…

第2章 神出鬼没的你让我很难办

如那人所说,药堂确实人满为患。

部分病人挤不进去,只能瘫坐在门口哀嚎,更多的人挤在内堂,连走动都十分困难。

丽溪镇一共三家药堂,其中两家的药材已经耗空,一个月前关了药堂,药师也已经逃离了丽溪镇。得病的百姓没力气外逃,只能朝仅剩的那家药堂涌去。

艾草点燃后熏得人几欲落泪,哀嚎声在耳边挥之不去。药师们个个以帕巾覆住口鼻,匆匆忙忙穿梭在病人中间,一边用药,一边观察并记录病人喝药之后的病情变化,以备修正药方之用。

黎纪站在药堂门口观望了一阵,不断有病死的人从里面抬出来,如此众多的患病人数,如此迅速又难以阻拦的死亡,

黎纪心中一惊,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两个字。

瘟疫。

黎纪去过几次闹瘟疫的村子,无不尸横遍野,惨烈如人间炼狱。他曾和那些药师一起奋力救治患病的百姓,可就算最后疫病消除了,结果仍旧是伤亡惨重,整个村子几乎死绝了。

而现在,惨剧又要在丽溪镇重演了。

黎纪医术一般,好歹有过几次阻治疫病的经验,他穿过病患大步走进药堂,经人指点来到一位低头忙碌的年轻人面前。

这就是药堂年轻的掌事人,镇上最厉害的药师,今年不过二十四岁。

“乔大夫。在下黎纪,偶然路过丽溪镇,见镇上疫病肆虐,诸位药师分身乏术,碰巧在下识药典,能否留在药堂帮忙?

黎纪笑着,简单说明来意。

乔瑾岁刚刚喂患病的大娘喝下汤药,匆忙抬头看了黎纪一眼,正想说点什么,大娘突然猛烈咳嗽起来,紧接着浑身抽搐,喝下去的汤药也尽数吐了出来。

乔瑾岁暗道不妙,赶忙替大娘把脉,黎纪也蹲下查看大娘的病情,从怀里掏出一粒药丸,喂大娘吃下之后,情况逐渐稳定下来。

乔瑾岁松了口气,目光扫过黎纪装药丸的木盒。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也不清楚眼前这人的医术如何,但是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黎兄,情况你都看见了,如果黎兄不嫌辛苦,愿意出手相助,当然是济慈堂之幸,镇民之福。

“客套话都省下了,咱各忙各的吧。

乔瑾岁脸上有着遮不住的疲惫,纵然他医术高绝,这么长时间下来仍旧是独木难支。

黎纪拍了拍乔瑾岁肩膀,干脆利落走向其他病患。

乔瑾岁微微怔愣,但他没有让自己停歇太久,叮嘱完大娘的儿子后,又端起药碗走向不远处的孩子。

丽溪镇的疫病来势汹汹,竟比黎纪之前遇见过的情况都要凶险。

病人个个面色铁青,浑身抽搐,伴着高热不退,身上冒出的冷汗很快浸湿了衣襟。一旦发病,就只能眼看着病人的生命一点点枯竭。

黎纪原本已经配制出了针对疫病的药丸,这些年一直随身带着,为的就是途中再遇瘟疫的时候,能够多救些人。可是药丸在这些镇民身上效用极小,只能暂时吊着性命而已,要想彻底治愈,还是差了很大一截。黎纪有些失落,不明白是哪里出了问题。

不知不觉间忙到天黑,依然有新的病人送到药堂。黎纪悄悄来到侧门,低着头坐在石阶上,开始思考药丸最原始的配方,是否是差了什么?

就在这时,黎纪眼前多了一双白靴。

黎纪猛地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兜帽下云楼略显不悦的面庞。

糟了。

黎纪心里咯噔一下,终于想起自己忘了什么。

“哎哟,你瞧我,怎么把你给忘了。

刚说要请云楼大吃一顿,扭头就把人晾在酒楼里。黎纪赶忙站起来,嬉皮笑脸的。

“等久了吧?我这坏毛病,就是爱凑热闹。

“习惯了。

云楼语气淡淡。他这位老朋友总是容易被“拐跑,上次也是一转眼黎纪就不见了,再见面已经是半年后,黎纪还一直以为是云楼不告而别,对云楼一顿教育。

黎纪心中的愧疚在云楼说出“习惯了之后达到顶峰,他羞愧地低下头,下一秒,黎纪突然双眼放光地看着云楼。

“云楼,你神通广大,能不能救救这些镇民啊?我配制的药丸好像不起作用,真是太奇怪了。

黎纪说着,掏出木盒,里面只剩下四粒药丸了,径直递到云楼面前。

云楼接过来,低头闻了闻,又还给黎纪。

“药没有问题。

“那怎么会不起效呢?

“黎纪,我们该出发了。

兜帽遮住了云楼大半张脸,语气淡淡。黎纪听出了他的态度,似是不愿意蹚浑水。

凡人自有命数,或许这就是他们命中的大劫,迈过去了万事大吉,迈不过,命数也就到此为止了。

黎纪喉咙发紧,突然觉得遗憾。他知道想让云楼出手是要付出代价的,云楼会收取他们的一节骨头,但人骨平平无奇,云楼显然不感兴趣。

云楼转身要走,黎纪没有动,于是云楼也停下来看着他。

黎纪不会强人所难,所以这件事,他决定自己去做。

“多留几天吧,让我试试。

黎纪笑了笑,握紧了木盒。

云楼静静看着他,没有劝,也没有告诉黎纪,药堂上空,甚至是整个丽溪镇上空都飘满了殃云,这是大凶之象。

此地不宜久留。

“……好。

云楼沉默片刻,还是点点头。黎纪既然想试试,那就让他试试吧。

疫病发生不久就有镇民携亲眷外逃,当时为了防止官府得知消息后封堵道路,把镇民都堵在这里等死,丽溪镇发生瘟疫的消息一直没有上报。深夜守着炉子熬药时,乔瑾岁向黎纪说起这一点,黎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只要镇民四散开来,一定会把疫病带到其他地方,做出瞒报决定的人真是自私又恶毒。

黎纪拍案而起,反问乔瑾岁是谁不准向官府上报?

乔瑾岁默默扇着蒲扇,陶罐里药汤翻滚,苦涩刺鼻的气息让人哑口无言。

“是镇民不让说。

“一个镇民?

“全部。

“……

黎纪张了张嘴,突然说不出话了。

乔瑾岁扭头看他,无奈摇头。

“黎兄,医者治病救人,可是人心不是药典能治的。

从他们决定瞒报,并且举家逃离丽溪镇的那一刻起,其他地方的无辜百姓的性命,在他们眼里已经不再重要了。

黎纪搓着手,重新坐下。乔瑾岁的话虽然尖锐,却也是事实。人间行走百年,黎纪从来没有奢望读懂人心,也没想过要去纠正或者评判是非黑白。

“其他药堂都关门逃命了,你怎么不走?

“我是大夫,都指着济慈堂救命呢,如何能走啊?

乔瑾岁脸色苍白,写满了憔悴和疲惫,但他没有半点恐慌。

“识药典,懂医理,自然要悬壶济世,治病救人。纵然有错,却也是一条条人命,何况现在还留在镇上的这些人,是知道自己就算逃走了也活不下去的,虽然有些夸大,但济慈堂……如今已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乔瑾岁不想去评判那些逃走的人,他只想尽力救下逃不走的病人。黎纪能明白他的心,不由得多了几分敬佩,这个年纪轻轻的药师,确实有惊人的韧劲和慈悲。

“别灰心,世间万物相生相克,只要是病,总会有治它的药。

黎纪爽朗一笑,握住乔瑾岁肩膀拍了拍。

乔瑾岁受他感染,也笑着点点头,若有所思地瞧了一眼自己的手腕,抿紧唇角。

“多谢黎兄出手相助,等到疫病平定,诸事了结,你我一定要把酒言欢。

“好,我等着这一天。

“不好了!乔大夫,出事了!

就在这时,一名小药童着急忙慌跑过来,在他身后隐约映出火光,黎纪心头一紧,往前迎了几步。

乔瑾岁站起身,忙问。

“怎么了?

“药堂失火,连着库房一起烧起来了!

小药童胡乱擦了擦汗珠,着急到险些咬了舌头。

“有人朝堆放干草的偏房点了把火,火苗顺着杂物蹿上房梁,一直把前院和库房都烧着了!火势太大了,药堂里都是些病人,根本救不下来啊!

如果库房里的药材付之一炬,丽溪镇最后的希望也就随之破灭了。乔瑾岁倒吸一口冷气,赶忙朝火光蹿起的方向跑去,小药童也赶紧跟上去帮忙。

黎纪追了几步,突然听见衣袂翻飞的声音,他下意识站住脚,回头看向月夜下的围墙。

云楼背着手站在围墙上,宽大兜帽遮住大半张脸,夜风吹动他的素白长袍,宛若皎月一般清寒。

“黎纪,我们该走了。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