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资讯›(过火)檀袖蒋律完整版在线阅读_檀袖蒋律完整版阅读

(过火)檀袖蒋律完整版在线阅读_檀袖蒋律完整版阅读

《过火》

以上皆非

檀袖 现代言情 蒋律 过火

现代言情类型《过火》,现已上架,主角是檀袖蒋律,作者“以上皆非”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檀袖下意识绷紧身躯,往后倒。主卧的门被两个人的重量叠加,一时,不堪重负般发出‘吱呀’。这一瞬的声音立刻被门外的人捕捉。“听风,你在里面吗?还是说,我不方便进去...

来源:zd5   主角: 檀袖蒋律   时间:2023-01-14 07:01

《过火》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过火》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檀袖蒋律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以上皆非”,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金龟婿’指的是谁,她们俩心中都有数檀袖适可而止眯了一下眼,手指轻快敲打着键盘檀袖:可不能影响我在他面前的形象嘛Z没把这当真心话,她发了一段语音过…

第37章:摆了一道

蒋听风这种男人,说得好听点,是行事乖张狠戾;说得不好听一点,喜欢玩刺激的、恶劣的,还喜欢看别人的丑态。
他的快乐永远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男人只手揽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没再掐腰,而是捂着她的眼。
视野骤陷黑暗。
檀袖下意识绷紧身躯,往后倒。
主卧的门被两个人的重量叠加,一时,不堪重负般发出‘吱呀’。
这一瞬的声音立刻被门外的人捕捉。
“听风,你在里面吗?还是说,我不方便进去。她的态度摆得温婉又体贴,深谙豪门行事般。
蒋听风看了看檀袖,又看了门缝中的光亮,手掌慢慢下滑捂上她的口鼻。
他对门外人道“童小姐,你下去吧,我马上过来。
女人包容笑笑“好呀,我爸也在下面,到时候一起见见。
蒋听风一顿,答应了。
他垂下头看过去,檀袖正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她笑了声,犹嫌这不够热闹般,双手捧起蒋听风的掌指,轻轻啄上一啄。
“蒋律——檀袖喊得清晰,门外刚动身的跫音都跟着一停。
紧跟着,是委婉而怔忪的提醒,提醒他别过火。
闻言,檀袖轻轻笑声。蒋听风的这女人不算笨,这是再提醒他管好人,别给捅出来,不然大家都下不了台。
果然——
男人的反应一如檀袖所料,不怒反笑,一把扯出她的头发,俯下身压上她的耳边。
慢条斯理地说“故意的?
檀袖甜笑,“怎么可能,我很尊重你的未婚妻的,毕竟……她歪了歪头,嗓音含了一股子蜜糖“说不定以后还能成为一家人呢,是不是?
蒋听风“一家人?
檀袖含泪点头。
想到什么,蒋听风眼底阴鸷,大手一扬,硬生生撕开檀袖精心装扮的长裙。
他要让她见不得人。
正如他所愿般,宴会后半场,檀袖没能下楼。
只留蒋曲河一个人在场上,注视着蒋听风游刃有余周旋于回归宴上,他不信邪,向前踏一步,挤进人群圈内。
状似无意,蒋曲河“小叔,你有见到我女朋友吗?
蒋听风眼眸含笑,“你女朋友,是谁?
“檀袖啊——他顿了顿,骤抬眼撞进男人漆黑瞳孔里,浓浓的窒息瞬息将蒋曲河包围,喉咙一声痉挛,竟没法出声。
蒋听风拜别众人,走到一边,蒋曲河跟上。
男人双腿交叉,倚在墙边,姿势惬意优雅,“是不是她先回去了,你不知道?
蒋曲河心想,怎么可能!
洞悉他所想般,蒋听风纡尊降贵开口提点道“那个女人放你鸽子,不是一回两回了,不是吗?
蒋曲河“小叔,你说得对,我去找她去!
话音未落,他便匆匆离开。
神色骤冷,蒋听风手指用力,阴冷狰狞盯着他的背影,须臾,又收回目光。
待结束后,蒋听风送最后位宾客上车离开,随后命令家中佣人不许上二楼,再抬脚回了主卧。
推门而入的声音。
微微抬眼,眼珠子转动片刻,男人的身影印入她的瞳孔里。
檀袖一抬手,手铐声作响。
蒋听风“还有力气?
檀袖唇角扯出个笑“蒋律,是想和我玩什么角色扮演吗?
手指很凉,犹如一条蛇在她的小臂蜿蜒,他丈量着她的小臂尺寸,她背后的鸡皮疙瘩疯涨。
他看了她半眼,旋即点了个头。
蒋听风“对,我们玩个游戏。
他的声音冷淡又凉薄,打定主意,没收了檀袖的手机,就直截了当离开了蒋家主卧。
门被重新关上。
檀袖饿得饥肠辘辘,睡了下去。
直到,隔天的夜晚,老管家才送来第一顿饭,他告诉檀袖,蒋听风今天会住公寓,不回来。
檀袖迷迷糊糊,吃了饭。
很快,睡意上涌,她倒头就睡。
一连几天,檀袖都没见过蒋听风。
而她能够活动的地方,却逐步扩大。从床周围的一米,延伸到盥洗室,再到飘窗边。
这天,引擎轰鸣。
檀袖眨了眨眼,飞快地跑下床。
楼下的人正是多日未见的蒋听风,他往二楼看过去,檀袖狡黠冲他一笑。
“……蒋听风眉头微皱,再舒展。
他上了二楼,老管家跟着身后汇报檀袖近日的情况,听到后面‘吃嘛嘛香’时,蒋听风眉毛一挑。
檀袖唤得又脆又甜“蒋律——
蒋听风没过去,取下系紧的领带,温热身躯在一瞬攀上后背,蹦上肩头。
檀袖委屈巴巴,再喊了一声。
“说。蒋听风不耐,一根根掰开檀袖的手指,“别犯嗔。
檀袖“什么时候放我出去呀。
说着,她用力动了动脚踝,哗哗作响。
蒋听风一只手拽住她的小臂,扯开。
良久。
他才开了口“不是住的很舒服吗,又想走了?
“当米虫虽然很快乐,可是——檀袖眼睫上下扇动,很紧张的往下说“这么整天待在房间里,没有帅哥、也没有好看的人,会郁郁寡欢,什么都吃不下去。
蒋听风挑眉,“哦。
怎么不见生气。
檀袖心下纳闷,伸出一个手指戳了戳结实有力的大臂膀,下巴抵着肩窝,“那我可以出去了吗?
蒋听风点头。
第三个人的声音横空出世。
是老管家,他在诚惶诚恐对着檀袖道歉,说这一切都是他的安排,还希望她不要怪罪。蒋听风就在一边当隐形人,冷眼旁观这场闹剧。
勒红的脚踝被松开,檀袖眼神恍惚。
太轻易,她有点不相信。
蒋听风轻蔑,“还不走?
指尖蜷缩,檀袖直觉不对,她讪笑,贴上蒋听风的侧脸。
檀袖徐徐道“这么晚了,我可以陪蒋律吃个晚餐。
说白了,她饿了。
但是蒋听风将一贯的冷酷无情执行到底。
不仅没留檀袖吃晚餐,而且,特意派了一台车把她送回家。
车上,钟爷爷恭敬地交还手机,檀袖瞳孔瞪大,记起来什么,急急打开机。
入眼,是于然的留言檀袖,完了,我们被蒋听风摆了一道!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