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资讯›(过火)檀袖蒋律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过火》精彩小说

(过火)檀袖蒋律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过火》精彩小说

《过火》

以上皆非

檀袖 现代言情 蒋律 过火

《过火》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檀袖蒋律,《过火》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安城和颜悦色,“没问题,请你们吃大餐。”檀袖被逗笑了,点头道:“没问题。”说罢她便离开了空中花园,乘着电梯到负二楼。电梯昏暗灯光照亮楼梯口...

来源:zd5   主角: 檀袖蒋律   时间:2023-01-14 06:59

《过火》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过火》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檀袖蒋律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以上皆非”,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金龟婿’指的是谁,她们俩心中都有数檀袖适可而止眯了一下眼,手指轻快敲打着键盘檀袖:可不能影响我在他面前的形象嘛Z没把这当真心话,她发了一段语音过…

第23章:喝醉了

也是这一句话打消了安城的疑虑。
檀袖眸光着着安城身后某处,而后又收回,专注而认真地注视着安城,将接下来的一些方案、措施和盘托出,再随口胡诌些冷笑话,安城眉眼焦虑被哄得消散不少。
他道谢“麻烦你了,檀小姐。
檀袖“不麻烦,我到时候再和肖正律师谈一谈,再撮个饭局一起聊聊。
安城和颜悦色,“没问题,请你们吃大餐。
檀袖被逗笑了,点头道“没问题。
说罢她便离开了空中花园,乘着电梯到负二楼。
电梯昏暗灯光照亮楼梯口。
楼梯口边,男人眉眼阴郁,单手倚在边上,而另只手拿着烟,正在慢慢的细。
檀袖目光跟着向下,脚边皆是他抽得烟蒂。
又凶又猛。
檀袖脚尖朝内撇,笑盈盈道“小叔,等我多久了?
蒋听风“我警告过你,少接近我。
檀袖敷衍点头“我知道小叔,你看,我现在看见你都绕道走了。
提着包,打开手电筒。
照亮台阶过后,她唇角紧紧抿作一线,绕开男人的身形就往前走。
蒋听风一把拉过少女,把她抵在身下,单只脚挤在双脚中间,微凉手指冻得檀袖一哆嗦。
全身细胞叫嚣着逃!
快逃!
可这个姿势太暧昧,也太拘束。
她是困在男人掌中的雀,无处可逃。
盈盈泪珠悬在睫尖,眼尾殷红,她使不上力,手指轻轻搭在男人的腕子,攥紧。
檀袖轻声道“小叔叔,我最近很安分。
“你要是真安分,就不会来找安城了。他说“怎么?还想玩什么小花招?
一再逼问。
檀袖溃败“我没有,我只是想靠近你,看看你……
她捂着脸,偌大的泪水沿着指隙坠落。
男人未动。
神色更为冰冷。
太假,太腻,就像是浮夸演员的表演。
蒋听风“我看未必,你聊得有多欢,需要我说吗?
手机屏幕之上,她托腮觑着安城,粲然笑容即明媚又无邪——像极了一对好鸳鸯。
檀袖神色僵了僵,好在双手挡着脸,才没破功。
这狗男人怎么还拍照?!
声音低转蜿蜒,其间混着几分怨怼和委屈。
“小叔,我真的和安先生是一面之缘,你要是怀疑我,可以查查我之前和他见过面没有。
蒋听风淡然道“已经查了。
檀袖“……
她纤细手臂试探挣了挣,男人的大掌犹如钢铁,又硬又冷,抓着她的手锢出一圈红。
“不要来坏我好事,檀袖。
檀袖吃痛,又有点不服气“我哪儿坏你好事了,我不过就和安先生见了一面。
男人眸光很冷,“见面是假,想帮他对付我的当事人?
真实意图被拆穿,檀袖也不慌。
说到底她和宋冠玉没什么太大的仇怨。
蒋大律师查起来,她也不怕。
檀袖莞尔“哪能啊?不过蒋大律师,你是不是想我了,才蹲我位置啊?
尾音又拖得绵软且长。
她没再试图挣扎,指尖抵着沉峻的起伏胸口摸索。
男人呼吸在这一瞬明显加沉。
蒋听风“别太过火,檀袖。
“蒋律,不是我求着你睡、我、的。檀袖神色骤冷,一字一句咬得重重。
蒋听风瞳眸暗沉,拽着她的手腕带上车。
狭窄车厢里,只可闻两个人的呼吸。
檀袖挑衅道“蒋律,怎么,就算第一次算我求你了,第二次没有吧?
蒋听风眼底怒意涌动,久久未语。
一手提着女人的手腕,抓着就亲下去。

真皮沙发一道道又细又长的划痕。
男人重新从烟盒里拿出了一支烟,檀袖‘虎口夺食’,顺走那支烟。
霸道、蛮横的烟味顺着喉头进了肺部。
吞云吐雾间,小巧的瓜子脸妩媚又动人。
她巧笑“蒋律师,能不能放我下车?
没等男人说话,她的嘴更为尖利“放心,成年人了,我知道怎么处理事后——毕竟前几次,男人都有戴套,而这次例外。
蒋听风眉眼都没动,开车到一家私人住宅面前。
这栋私人住宅她很熟悉。
是蒋家家主的私人医生,换句话说,是蒋听风的私人医生。
“车牌号和钥匙,我让代驾给你开回去。他说。
檀袖“……行。
她上交东西,就抬脚下车,叩响门铃。
蒋听风就在身后默不作声看着。
然后,一个平头趿着拖鞋的人开了门,他眼尖,一眼就看见了蒋听风的车牌号,联想到刚看到的手机消息。
他面色僵下“拿药的?
檀袖点头。
男人折身拿药,又转交檀袖手上。
蒋听风就在这个时候开车走了。
听着后面的引擎声,檀袖面容冷得不行,当着男人面吞下去。
而后,她假惺惺道“麻烦替我转告蒋听风,我吃完了,请让他安心。
男人挠挠头,没讲话。
檀袖转身即走。
中途蒋曲河还在不断给她打电话,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让她把当初承诺的一百万转过来。
她点开,拉黑。
而后,手指又点在‘玉泽’头像的页面上,没能动手。
檀袖深深呼口气,给于然去了个电话,喊她去‘寻欢’这个酒吧喝酒。
接到电话的于然赶到,一排排酒骡子高高叠起。
“蒋、蒋听风,嗝。檀袖眼神迷离。
于然纳闷“你今天不是去见安城了吗,你见着你小叔了?
檀袖咬牙切齿“这个狗男人跟我闹掰了,还把我睡了!
一句惊四座。
于然赶紧拿着手捂住檀袖的嘴,低声道“姑奶奶,你可小声点吧,你和他到底怎么回事啊?
檀袖醉得迷糊。
前言不接后语,颠倒黑白。
于然扶着檀袖就想走,而后,看见了一个没有备注的号码。
她刚接。
蒋曲河的声音如雷贯耳“檀袖,你怎么回事?!把老子拉黑了,是不是?
“好样的!你给小爷等着。
于然半句都没能开口,就被怒气冲冲的男人挂断。
“……这算是什么事。
看样子檀袖今夜不能归家,可她有室友,又这么晚,她室友不可能让她接收檀袖。
于然咬咬牙,只手抓着她的大拇指,解锁,又麻溜找到‘爱心’的备注。
一则电话过去。
蒋听风正和国外分公司的人讨论业务,他低眼滑过备注,毫不留情掐断。
一个。
两个。
三个。
……
于然数到第十个的时候,那边终于接了。
蒋听风“不要干愚蠢的事。
“抱歉,我不是檀袖,她喝醉了,蒋律师你方便过来接下人吗?于然道。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