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资讯›总裁,我只是你的前任合伙人(池慕寒冯悠悠)全章节在线阅读_池慕寒冯悠悠全章节在线阅读

总裁,我只是你的前任合伙人(池慕寒冯悠悠)全章节在线阅读_池慕寒冯悠悠全章节在线阅读

《总裁,我只是你的前任合伙人》

无尽夏

冯悠悠 总裁,我只是你的前任合伙人 池慕寒 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小说《总裁,我只是你的前任合伙人》,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池慕寒冯悠悠,作者“无尽夏”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精彩片段:池慕寒看到了老爷子跟徐管家之间的眼色,他眉梢微挑起几分,拿起汤匙,淡定的喝了起来。夜浅见只有两碗,她懂事的,将自己那碗放到了爷爷身前,恭顺的道:“爷爷,您忙了一下午了,还是您喝吧。”“唉,”老爷子摆了摆手:“这就是给你们煲的,你们喝。”夜浅还想着再让一下,却只见对面,池慕寒悠哉的将汤喝完,不悦的道:...

来源:cd   主角: 池慕寒冯悠悠   时间:2023-01-14 06:53

《总裁,我只是你的前任合伙人》小说介绍

《总裁,我只是你的前任合伙人》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无尽夏”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池慕寒冯悠悠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总裁,我只是你的前任合伙人》内容介绍:池慕寒刚迈出的脚步顿了一下,随即就转过身他弯腰,双手撑在她的身体两侧,面上如覆寒霜,嗓音无比阴鸷,“夜浅,你再…

第11章

老爷子哼道“老盛家那小子,结婚当年,就让媳妇儿怀孕了。老肖家的,还没结婚呢,就先抱了孙女儿。可你瞧瞧你,都结婚五年了,路边的狗,都当了四回爹了,你却还没能让自己媳妇儿怀上,你……你这也太不中用了!

池慕寒抬眸扫了老爷子一眼,沉声道“行了,爷爷,这事我知道了,先吃饭吧。

“知道个屁,你就会敷衍我,他说着,抬眸看向徐管家,暗中使了个眼色后道“把我今天下午,亲自给他们熬的补汤盛过来,一人一碗,都给我养的壮壮的,抓紧时间让我抱曾孙,谁都不能浪费!

徐管家心领神会,立刻去了厨房,亲自端了两碗汤出来,放到了池慕寒和夜浅身边。

池慕寒看到了老爷子跟徐管家之间的眼色,他眉梢微挑起几分,拿起汤匙,淡定的喝了起来。

夜浅见只有两碗,她懂事的,将自己那碗放到了爷爷身前,恭顺的道“爷爷,您忙了一下午了,还是您喝吧。

“唉,老爷子摆了摆手“这就是给你们煲的,你们喝。

夜浅还想着再让一下,却只见对面,池慕寒悠哉的将汤喝完,不悦的道“让你喝你就喝,顶什么嘴。

老爷子回身就对着池慕寒的手臂砸了一下,恼道“池慕寒你是不是不会说人话,张口就呛人,你跟谁学的?

池慕寒抬眸多少有些无奈的看了老爷子一眼,懒得跟他呛声。

倒是身后,徐管家忍不住笑了笑,这爷儿俩,一样的脾气。

夜浅见老爷子都为自己打了池慕寒,也不再推让那碗汤,直接在老爷子的注视下把汤喝完。

老爷子心满意足的笑了笑,问道“爷爷煲的汤,味道怎么样?

夜浅点头,恭维道“爷爷的手艺比酒店里的大师傅好多了。

“呵呵,还是我们家小浅浅说话我爱听哟,老爷子说罢起身“我这忙了一下午,也累了,先去睡了,你们两个也早点儿休息。

徐管家搀着老爷子回卧室,夜浅起身,恭敬的对着老爷子背影颔了颔首“爷爷晚安。

等老爷子回了房间,她虽然没有看池慕寒,却感觉到那边扫向自己的视线有些压迫感,她心里顿时又觉得不太好了。

两人一前一后回到卧室。

池慕寒单手解着袖口的烫金纽扣,视线扫在夜浅身上,“去洗。

夜浅心中只想骂人,他看到自己,除了这点腌臜事,就没别的可干了吗?

不过,她面上还是颔了颔首,转身往洗手间走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觉得从刚刚吃完饭开始,身上就燥热的像是有火在烧。

那感觉,直挠的她心里发痒难受。

她掏出手机,刚找到电话簿一栏,打算故技重施,却听到门口传来脚步声。

她忙将手机放下,作势要脱衣服。

池慕寒已经推门而入。

两人四目相对的一刹,夜浅心头竟然涌出了一股诡异的念头,她想凑过去……

意识到自己的思想有问题,夜浅心里一慌,立刻移开了视线,淡淡的道“池总,我还没洗……

“一起。

“……

夜浅默默后退了两步,可池慕寒却已经逼近,脱掉了全部的束缚,站在了蓬头下,恣意的冲洗着。

两人还是第一次一起洗澡。

夜浅明明觉得,眼下的情况,真的别扭极了,可却感觉……口干舌燥,不能自已。

见池慕寒看自己的眼神,也多少有些迷离。

夜浅就算再傻,也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她想往后退一步,尽量跟他保持好距离,可池慕寒却已经长手一捞,将她拽到了蓬头下,充满威压的视线,凝着她看了片刻后,直接按着她后脑勺,毫不犹豫的吻了下来。

一瞬间,像是有一股清凉的电流袭遍全身,让夜浅浑身舒适之余,竟不自觉的就抬手,环住了他的腰……

这‘回应’,让池慕寒心中一震,一把将蓬头关上,一路将她吻回了卧室,两人双双坠入了绵软的大床中……

一夜沉醉的旖旎之后,两人皆筋疲力尽,双双沉沉睡去。

清晨,池慕寒慵懒的睁开眼,发现夜浅正窝在自己怀里,睡的很沉。

他唇角勾起一抹浅淡又不自知的弧度,打量着夜浅的睡颜。

这女人能睡成这样,是累狠了,所以才难得的,竟然比自己醒的还晚。

昨晚整个过程,他除了身上的愉悦外,一直都在注意这女人的表现。

她虽然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可自领证之后第二天开始,她就一直像根木头,在这种事上,再也没有如此配合过他,让他次次都味同嚼蜡……

所以昨晚,他难得的有些克制不住,不免多折腾了几次。

当然,如果昨晚没有药物的助力,就更尽兴了。

池慕寒抬手,随手把玩起了垂在他心口的青丝,这微微一动,夜浅就猛然睁开了眼睛。

见池慕寒的一条手臂,压在自己身下搂着自己。另一只手,则勾缠着玩弄她的头发……

夜浅忙坐起身,顶着身上前所未有的酸痛,快速的下床将衣服穿好,理了理自己的乱发,面上一派恭敬的道“池总。

池慕寒看着她清醒后这数年如一日的表情,心下顿时又觉得有些扫兴,慵懒的起身,去了浴室。

夜浅舒了口气,从自己带来老宅的包里取出一板药,捏出一粒,正要吃的时候,浴室的门,却再次打开。

池慕寒出来拿衣服,看到她的动作,又看了看被放在桌上的药盒——

他眼眸倏然一冷,清冽刺骨的语气里,透着阴鸷的质问“你吃的什么药,嗯?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