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登云官途

>

登云官途

佚名 著

方芸 杨尘光 登云官途 都市小说

小说《登云官途》,现已完本,主角是方芸杨尘光,由作者“佚名”书写完成,文章简述:、 现在看来,这黄元朝是看上了方芸了。 而且,这餐厅的经理一来就要把自己扔出去,这种做法明显有很大的问题啊。 莫非是配合黄元朝泡妞? 杨尘光不能不这么想,是的,方芸的确太美了,尤其是今天还特意化妆了淡妆,更显得美艳绝伦。 “谢谢黄.局,不过,不用了,或许其他的女人会被金...

来源:迈步书城   主角: 方芸杨尘光   更新: 2022-11-26 02:4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登云官途》是作者“佚名”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都市小说,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方芸杨尘光,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范书记,我知道自己不应该跟一群流氓打架,我已经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请求组织上处分我……” 杨尘光继续在电话里做深刻检讨 “好了,尘光,这也没有外人在我面前就不要做这些形式了” 话筒那边的范海洋笑了,“我简单地说,你安静地听,领悟了多少那就是你自己的本事了” “多谢范书记教诲” 杨尘光连声道谢 “现在呢,县委的形势很复杂,陈锋书记调过来不久在县委...

第22章

宿醉之后的感觉很不好,不仅仅是脑袋昏昏沉沉的,居然还有浑身酸胀难受的感觉,仿佛是昨夜醉后跟人拼命干了一架一样。
这在杨尘光有限的宿醉经历中,还是第一次!
爬起来洗了个澡,杨尘光第一件事情就是抓起手机翻到肖宁的电话拨打过去,尽管这段感情已经不能挽回,但是,总得知道为什么被甩了吧。
“你拨打的是空号……听着话筒里那个机械的声音,杨尘光的一颗心彻底沉沦了下去,肖宁好狠的心呀,昨天提出分手,今天就把手机号码注销了!
这分明是要彻底断了自己的念想啊!
绝情,这女人也太绝情啦!
就在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打断了杨尘光的沉思,暂时将他从悲愤中脱了出来。
电话是大学同寝室的死党廖启明打来的,廖启明在省城白沙的一家很有名气的投资公司工作,在同学圈里混得很不错。
“老廖,今天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
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杨尘光对着话筒说道,“什么聚会的事情都别跟我说,我现在已经被发配到一个山沟沟里了,更加不能去白沙了!
“尘光,你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对啊,出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就是有点感冒了,所以情绪不高。
杨尘光摸了摸下巴,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对了,你一大早地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有事?
“废话,这都已经十点了还早呢,难不成你丫的才起来?
“还真的刚起来,昨晚上喝多了。
杨尘光对着话筒呵呵一笑,“哪有你小子舒服呀,喝着咖啡就有大把大把的钞票进账了,我在这山沟里不过是穷开心罢了。
“是这样的,昨晚上我们几个同学聚会,肖,肖宁也来了。
话筒那边的声音有些结巴了。
“来就来呗。
杨尘光叹了口气,心里犹豫着要不要把自己被肖宁甩了的事情说出来。
“尘光,你跟肖宁之间是不是出问题了?
“对,老廖,你怎么知道的,她一直觉得我在乡镇工作不会有出息,将来混到退休还不一定能够混到个科级干部。
杨尘光对着话筒叹了口气,现在要慢慢地把自己跟肖宁之间的分歧说出来,这样一来分手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我就知道你们之间出问题了。
话筒里响起廖启明的叹息声,“昨天晚上的聚会,肖宁来了,而且她还带了一个人来……听到这句话,杨尘光的心头一阵,一张脸胀得通红,这个肖宁好绝情呀,这边跟自己提分手,片刻之后,就带着新的男朋友去参加同学聚会!
这分明是杀了人,还要诛心!
好狠的手段啊!
廖启明后来说什么杨尘光没有听进去,满脑子就只有一个念头,肖宁这是唯恐自己死缠着她呢!
奶奶的,老子有这么差劲嘛,至于这样躲瘟神一样地躲着自己?
不行,不行,老子一定要崛起,老子要做大官,做很大很大的官,让肖宁一家人后悔他们做出的选择!
咬紧了牙关,杨尘光右手握成拳头用力一挥,脸上露出一丝坚毅的神色。
观音桥镇政府大院。
“杜县长慢走,欢迎杜县长再来我们镇里检查指导工作。
范海洋扬起右手,看着李龙佝偻着腰帮杜秩关车门的样子,脸上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不用想都知道杜秩之所以来观音桥镇视察,很显然是李龙废了很大的力气才请来的。
当然了,对于杜秩来说,他要出事的消息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这个时候大张旗鼓地来观音桥镇视察,借此向良江官场表明他没事,他好得很的架势。
事实上,这恰恰证明杜秩是心虚了!
最搞笑的是,杜秩本来是要在镇政府吃一顿工作餐的,这是计划好的,然而,就在他接了个电话之后,就匆匆地结束了视察。
视察还没进行到一半就匆匆地走了,只能说明有突发状况出现。
通常来说,县委领导的日程都是早早就安排好的,这种突发状况很少,而且,杜秩只是常务副县长,上面还有很多排名在他前面的常委,真要是有什么急事也轮不到他出头。
杜秩匆匆离开,很可能是跟他自己有关。
搞不好杜秩的案子要爆发了。
毕竟,市委那边的消息已经证明了杜秩成了别人的弃子,甚至,杜秩的靠山处境也很不妙,成了过奖的泥菩萨了,哪还有时间帮杜秩?
而且,从李龙的举动来看,他显然也感觉到了,因为他今天的举动有些失常,就连刚刚给杜秩关门的时候,似乎也太用力了一点!
今天这样的机会,怎么能够错过?
回到办公室,范海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脸上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摸出一颗烟点燃,慢条斯理地抓起话筒,拨通了党政办主任曾群峰办公室的电话,“曾主任,我是范海洋。
“范书记,你好,我马上来你的办公室。
话筒里响起曾群峰紧张的声音。
“不用了,曾主任,麻烦你通知镇党委班子成员一声,下午三点召开党委会议。
对着话筒,范海洋言简意赅地吩咐了一句。
曾群峰等了一会儿,也没听到范海洋说临时召开党委会议的议题,马上就明白了这个临时范海洋不想提前告知大家,他这是想搞突然袭击呀,却不知道他要搞些什么。
“范书记,我马上通知每一位党委领导。
对着话筒,曾群峰大声说道。
轻轻地扣上话筒,范海洋将香烟塞进嘴里,脸上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现在该是老子主动出击了,李龙,你准备好了吗?
“不对劲,不对劲呀,难道杜县长真的要出事了?
李龙用力吸了口烟,嘴唇感觉到一丝灼热,手忙脚乱地将粘在嘴唇上地香烟取了下来,而且还将嘴唇给弄破了,就在这时候,桌上的电话突然间暴响起来。
皱着眉头将擦拭嘴唇的纸巾扔进烟灰缸里,李龙抓起话筒,“我是李龙。
“镇长,我是曾群峰,范书记让我通知党委班子成员,下午三点召开党委会议,他没有说议题。
“好,我知道了。
扣上话筒,李龙眉头一皱,直觉到范海洋今天是搞什么幺蛾子了,最的靠山杜秩要出事了,这样的机会范海洋怎么会错过?
送走了杜秩一行人,王俊也回到了办公室,拉开抽屉,从里面掏出一本《三国演义》读了起来,虽然是副镇长,但是,他手里可没有什么权力,就算是他分管的农业工作,他要搞点什么动作出来,也要在镇长李龙的许可之下。
这让王俊觉得在观音桥镇干得越来越没有意思了,甚至已经在托关系走门路调到县城去了,只不过,暂时没有合适的位子罢了。
毕竟是副科级的领导了,如果去了县城的局办当个普通的科员,肯定是不愿意的,要知道混到副镇长的位子,足足花了他十多年的时间呢。
不仅仅是待遇问题,还有面子问题。
好好的副镇长不当,去城里当个普通的科员,肯定是犯错误了呀。
不管怎么说,副镇长都是领导干部呀,平日里到哪里都要被人高看一眼,这要是普通科员,谁鸟你呀。
良江官场上传言李龙的靠山,常务副县长杜秩要出事,不过,今天杜秩还有闲心来镇里视察,也不知道传言是不是真的了。
不过,王俊觉得这些跟自己无关,杜秩出事不出事跟自己没有任何厉害关系,也就不是太关心。
就在王俊看书看得入迷的时候,敲门声响了。
“进来。
王俊头也不抬地盯着小说,半晌之后没听到有动静,抬起头看向门口不由得一愣,立即从椅子上站起身,一脸微笑着迎了上去,“范书记,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情你打个电话我马上去你的办公室啊。
“没事儿,没事儿,也就是几步路的事情而已。
范海洋呵呵一笑,摇摇头,径直走到沙发前坐下,然后向王俊招招手,“来,王镇长,你也过来坐。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一顿,笑道,“来镇里也有几个月了,一直没有跟你好好地聊一聊。
你是分管农业工作的,我们观音桥镇是农业大镇,但也只是规模大而已,距离农业强镇还有很大的距离……谈到工作,王俊就来了兴趣了,开始跟范海洋侃侃而谈。
整个谈话的过程,范海洋听得很认真。
“不错,不错,我就知道你这个同志工作上很有想法。
听完了王俊的工作汇报,范海洋赞叹不已,“你这么好的想法,怎么不推行下去?
“范书记,我也想啊。
王俊叹了口气,摇摇头,“不过,镇长否决了我的提议,他甚至都没有让我去试一试,只让我安安静静地当个副镇长,不要好大喜功胡思乱什么的。
“荒唐!
范海洋脸色一沉,“这么好的工作思路怎么能够否决掉,至少也要向政府去争取一下嘛。
这样吧,你这几天抓紧时间写个详细的方案出来,我帮你送给县长看看。
“谢谢范书记,我会抓紧时间写好的。
王俊闻言大喜,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对了,王俊同志,我今天来找你是有一件事情要跟你商量。
范海洋从口袋里摸出烟,王俊见状立即掏出打火机帮他点烟,一边说道,“范书记,有什么事情你就尽管吩咐吧。
“是这样的。
就着火点燃香烟,范海洋将烟盒递给王俊,“我准备给你加一加胆子。
“给我加担子?
王俊闻言一愣,自己现在已经是副镇长了,再进一步几乎没有可能的,自己脸镇党委委员都不是,直接提拔镇长是不可能的!
莫非范海洋要对谁下手了,然后让自己顶上去?
“是的,给你加担子!
范海洋微笑着点点头,“鉴于我们观音桥镇的落后现状,要想发展起来就必须要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班子,我觉得很有必要加强镇党委领导班子建设。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一顿,目光落在王俊的身上,“我准备提议推荐你进入镇党委领导班子,你自己是怎么考虑的?
“多谢范书记信任,我,我,我一定唯你马首是瞻,你指到哪儿我就打到哪儿!
王俊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了,“不过,镇长对我……无妨,交给我好了。
范海洋笑了。
几个办公室之隔,李龙正在苦苦思索着范海洋可能会着手的地方,头发都不知道揪脱了多少。
就在这时候,敲门声响了,李龙没好气地吼了一句,“进来!
“哎呦,李龙同志,火气很大呀。
范海洋顺手合上房门,看着李龙笑道,“不过,马上就要来一场暴风雨了,天气应该不会再热了。
“海洋同志,你是不是看花眼了,现在外面正风和日丽呢,哪有什么暴风雨呀。
李龙呵呵一笑,嘴唇一撇,探身弹了弹烟灰,“你一个党员,一个领导干部怎么能相信那些风水相术之说,不该,不该呀。
“你懂的。
范海洋哈哈一笑,“我就不跟你兜圈子啦,杜秩的案子基本上没跑了,他都已经被监视调查了个把月了,你觉得他能跑得了?
“不可能!
李龙捏着香烟的手指一颤,面目狰狞地看着范海洋。
“无所谓了,你信也好,不信也罢。
范海洋笑了笑,“对了,我是来告诉你的,一会儿三点钟的党委会议上我要推荐王俊进镇党委领导班子,你要是不想县纪委从陈晓武身上查到你头上来的话……说到这里,他就没有再说下去,转身往外走去,“对了,派出所的相机不小心落在受害者家里了,陈晓武是不是忘记了,就麻烦李龙同志通知他一声吧。
说罢,范海洋拉开房门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看着房门洞开,李龙的脸色漆黑如锅底,挑衅,这是赤裸裸的挑衅啊。
这等于再说我要在什么时候打你的脸,而且,力度还不小,你到时候要乖乖地把脸洗干净了送过来!
不对,这已经不是在挑衅了。
这是诛心!
不过,自己能够组织人员投反对票吗?
别的不说,这等于是坏了王俊的好事啊。
得罪王俊倒不是什么大事儿,问题是范海洋这摆明了是想要把派出所破门而入的事情闹大呀,而且,照相机都在范海洋的手里。
现在杜秩出事了,自己很可能已经在县纪委的监察之下了,如果范海洋再这么一闹,到时候自己有九成九的机会要步杜秩的后尘啊。
仙神岭村委会。
杨尘光迎着夕阳,一脸憔悴地走出了村委会,方平的儿子已经来叫他去吃晚饭了,就在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杨尘光立即接通电话,“范书记,你好。
“尘光,你想不想回来?
话筒里响起一个威严的声音。

《登云官途》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