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纨绔世子爷

>

纨绔世子爷

我的长枪依在 著

军事历史 李坏 李长河 纨绔世子爷

军事历史小说《纨绔世子爷》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李坏李长河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我的长枪依在”创作的主要内容有:严毢虽然口头应了,但看得出他并不相信李长河能赚钱,随口一说谁都不会信。酒楼地脚很好,河堤暗柳,绿树成荫,隐隐可以看到河对岸的王府。酒楼一共三层,二楼三楼都有外露的阳台类建筑,能看到河面。这里地段偏僻,很安静,客人稀稀落落...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李坏李长河   更新: 2022-11-24 16:1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无删减版本的军事历史《纨绔世子爷》,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我的长枪依在,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李坏李长河。简要概述:也不怪狗腿子震惊,他跟在李长河身边多年,何时见李长河看过书?李长河讨厌读书是出了名的,对书院老师更是不尊重,这不,昨天在街上遇到国子监的院判,一言不合就把对方打了个半死狗腿子甚至抬头看了眼窗外,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今天的小王爷,实在反常的很啊!“最近有些无聊,想看点书”李长河解释这是个陌生的朝代,书能让他了解这个世界狗腿子张张嘴,也不敢说什么,急匆匆带他去寻书...

第54章

相府花园小亭中,明德公正听儿子王观河汇报府中年货采办事宜,阿娇静坐在一边给爷爷和二叔煮茶。

“父亲,我看今年爆竹就不用像去年那么多,毕竟孩子们都不在,六弟来信说初五能回来,只是不知大哥能不能回。王观河问道。

德公摇摇头,“只怕不成,江州地处关南,走水落到关北都需要他宁江府转运调度,今年秋天关北发生那样的事,这时候他忙着呢,今年恐怕回不来。

王观河点点头“原来如此父亲才让阿娇来京都啊,也好,不然过年也没人小辈在一点都不热闹。

德公道“让阿娇来也有其它考虑,你说的也不错,爆竹听个响,少买点也没事,不过古礼还是要有。

王观河点点头,提笔记下,然后又问起左右亲戚都要送些什么,哪些府邸需要特别注意。

德公知道自己这个儿子不涉政堂,很多东西他都不知,也不为难,直接开口道

“朝中同僚亲戚就如往常,几个亲家还有何府要备重礼,冢府不要送。

王观河一愣“可冢大将军在朝堂可是与父亲同列的,为何…

“你记下就行,皇上不希望我送,这些东西跟你说你也没兴致。德公道,

接着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前几日我上表一封,皇上看后赞不绝口,高赞经世之言、明政治国要理,还赐我百金,翡翠如意一对。

“恭喜父亲。王观河高兴的道。

德公哈哈一笑“我乃借他人之言罢了,说起来倒是欠人情了。

王观河点点头“既然如此父亲何不备上重礼,如此大恩该重谢才对。

“嗯,也好,就备百金,如意一对,外加锦缎十匹…

德公说着王观河快速记下,这时阿娇煮好茶,提过来给爷爷和二叔倒上。

说着说着德公似想到什么,随即一笑道“再加二十斤梅园美酒,还有上次权儿从汝州给我带回来两套上好汝窑瓷具,也装一套。

王观河一愣,汝窑精品瓷,那可是父亲的宝贝,没想到连这都送,看来父亲和这位朋友的关系非同一般啊。

“装好后就送到潇王府吧。

“嗯,诶?王观河一愣“父亲说哪?

“潇王府。

“潇王府?潇王府…

他愣住了,潇王府主人不是李长河吗!

那李长河可是京都大害,虽然那日在梅园中做出《山园小梅》那般惊世之作,连他也喜爱不已,

但十有八九是代做的,这种事对于权贵子弟并不算什么,他身处如此位置自然明白得多。

正当他想说什么的时候德公打断了他“只管照做就是了,大年初一送到潇王府去,为父自有考量。

“孩儿明白了。

正当一家人还在讨论补漏时下人匆匆赶来通报,说是户部司户部使汤舟为求见。

“父亲,我和阿娇先回避吧。王观河拱手说。

汤舟为是户部司户部使,朝廷正二品大员,他和父亲说话闲杂人在场不好。

德公却笑道“没事,来人是汤舟为。

不一会,一个微胖的老人小步快跑急匆匆冲进来,一见面便作揖道“见过明德公,见过这位大人。

这下把一旁的王观河吓一跳,这人怎么这么随便,

连忙惶恐回礼“不敢不敢,小侄怎敢当伯父如此大礼,实在折煞小子。

德公好笑的指着王观河道“此乃家中二子。

汤舟为才明白过来不是什么大人“原来是贤侄啊,不用在意不用在意,你别往心里去啊。

王观河愣在当场,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那边汤舟为拉着德公双手已经开始诉苦了“王相啊,这次你一定要救我,一定要救我啊,我思来想去这世上就只有你能救我了。

“你先说来我听,到时再看能不能救。德公抚须道“阿娇,给你汤爷爷倒茶。

阿娇才递来香茶,他接过直接一饮而尽,就这么站着急匆匆说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在汤舟为吐沫横飞的叙说之下,所有人大概明白事情来龙去脉。

德公皱眉道“我看十有八九是你为人散漫无威仪,所以下面的人都不怕你招致今日之祸,若是各地报算早半个月上递户部司怎会如此。

汤舟为五十多岁的人了,如孩子一般哭丧着脸,脸上的肉皱成一团“我哪知道,只是平日对他们好些罢了居然这时候给我掉链子。

德公你一定要救我啊,户部司现在精通筹算之人不多,王相以前也执掌过户部司必是识得许多精通筹算之人吧。

德公无奈的摇摇头“你也不动脑想想,当初户部司的人如今不是高升就是各地为官,好多早已作古哪里还在。

“啊!汤舟为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哭丧着脸道“明日就是陛下给我的最后期限,那我岂不是死定了,渎职之罪少说也是革职流放啊!

五十多岁的人说哭就哭,一哭就停不下来,拉都拉不住。

德公无奈摇摇头“怪只怪你平日放纵下属,张弛无度,你再去求求陛下吧,陛下也不是…

说到这德公一愣,突然想起个人来,然后抬头想了一下“或许…你这事还有救。

一听这话汤有为也不哭了,一下子从石凳上跳起来“真的吗,德公可不要骗我!

“我有个朋友,思绪敏捷,做事不拘一格,若是他或许还真能给你想出什么法子来。

汤舟为直接扑通一声跪下了“王相救我,你定要救我啊,若是这次保住户部使之职,我就是做牛做马也在所不辞啊!

“呵。德公瞥了他一眼道“起来吧,我还不知你,若是这事过来你只怕家门前过都不认得老夫了。

汤舟为尴尬笑了几声站起来“哪会呢。

德公摇头笑道“此事只算死马当活马医,能不能成我也不知,只是有机会,而且你算求错人了,你不应求老夫,要求求我孙女阿娇。

说着他指向一边一脸呆愣的阿娇。

《纨绔世子爷》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