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数码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倾覆之巅

>

倾覆之巅

桃枝蜜瓜 著

倾覆之巅 古代言情 君卿月 帝景宸

主角是君卿月帝景宸的古代言情小说《倾覆之巅》,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作者“桃枝蜜瓜”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好不容易师叔说要走了,还不能让我高兴一下啊。”“切,也不知道是谁每次看热闹不嫌事大,最后还不是要让师叔来帮你擦屁股啊。”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心里不忿到了极点。每次这家伙一出去就能给他惹一堆事麻烦事回来,到最后苦逼的还是自己...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君卿月帝景宸   更新: 2022-11-23 23:1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小说《倾覆之巅》,是作者“桃枝蜜瓜”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君卿月帝景宸,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花白咽下最后一口水晶鸭,将手中的骨头都在那堆鸭骨头上,拿出手帕擦了擦沾满油渍的手指,在无比优雅的擦拭着嘴唇看着做作到极点的家伙,花羽是真的找不到话说了刚刚那个狼吞虎咽的人确定要表现得这么作?抽了抽嘴角,既然这样刚刚为毛要那么的……唉,叹息一声,花羽曲指敲了敲桌面,“问你话呢?师叔他到底醒了没有?”“醒着呢?就等你进去负荆请罪了”放下手帕,幸灾乐祸的看着花羽,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看花羽出丑的样子了...

第6章 出发

君卿月推开房门就看见两只满目期待的看着自己,花羽更是兴奋的不行,“师叔师叔,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啊?是不是要去上清派了,那敢情好啊,小爷的剑早就饥渴难耐了。”

“我说小羽子你真是,这距离大比还有好些时日呢,你这么着急干什么?”花白抖了抖脚,疼死他了。也不知道花羽是吃什么长大的,这么重,一脚下来,差点没把他脚趾头给踩断了。

“要你管,下山这么久了,别说是妖兽作乱了,就连闹事的人都没有,小爷我无聊透顶了都。好不容易师叔说要走了,还不能让我高兴一下啊。”

“切,也不知道是谁每次看热闹不嫌事大,最后还不是要让师叔来帮你擦屁股啊。”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心里不忿到了极点。每次这家伙一出去就能给他惹一堆事麻烦事回来,到最后苦逼的还是自己。

师叔那懒骨头他是完全指望不上的,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就绝不坐着的人。别人家的师叔那是处处都以小辈为先,遇到危险那往往是自己冲在最前面的。而他们家的师叔呢,有危险了第一个想到的不是自己拔剑杀敌,而是把他们毫不留情的推出去当挡箭牌。

只要一想起以往的血泪史,花白就恨不得就地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而花羽这家伙非但不帮忙就算了,还净给他捣乱。

“小羽子我可告诉你啊,这次出去没有我的允许你绝对不许给我惹事,不然你别想再见到你的大宝贝们了。”

看着花白警告自己的眼神,想了想觉得要是自己不答应他的话自己以后绝对没有半点自由。于是点了点头表示了解。但要让他老老实实的呆着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答应是一回事,但能不能做到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好了,先去怀泽之地取万花果,在一路历练,最后一天再赶去上清派也不迟。”君卿月将大陆地图放回袖中,抬脚往出城的方向走。再跟这俩傻缺呆在一起,绝对会拉低他的智商。

两人对视一眼后,“师叔,你等等我们啊。”异口同声的说,一前一后跟在君卿月的身后。

师叔说的没错,他们二人的修为确实还不足以参加这五派大比,历练一番倒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在加上这百年一次的比试,各派定是要派出最有实力的弟子迎战。虽说师尊说了并不看重名次,但这并不会打消他们争夺头筹的心。

而此刻帝景宸正聚精会神的蹲守在万花树右侧三四十米处的一棵古树旁,他双眸微眯,就这么看着那树上含苞待放的花骨朵。

他在这里已经蹲守了一个月了,这万花果就差最后一步,就成熟了。他浑身被这林中的虫蚊叮咬的难受,衣衫更是难闻的紧,若不是怕错过了这颗万花果再要等下一颗,就要三百年后去了。这么一想,他也就只能忍着身上的不适,耐心的等那万花蟹吐露蟹珠。

万花树喜阴暗潮湿的环境,所以生长在那沼泽中央。沼泽处虽无其他妖兽但虫蚊鼠蚁确实少不了的,而万花蟹又极其胆小,稍有些动静就会钻入沼泽中,故此,为了这颗万花果他可没少受罪。

若不是实在是急需这万花果入药,咱们历来龟毛的不行的帝景宸怎么会锲而不舍的呆在这里耐心的等这破果子成熟。

又是一巴掌拍在了手臂上,帝景宸伸手一看,果然手心处躺着一只吸饱了血的死蚊子。一向龟毛的不行又有严重洁癖的某人瞬间难受的不行。看着手里的那只死蚊子,他感觉他自己被这蚊子给玷污了,他不干净了……

连忙伸手在大腿处的衣袍上不断的擦拭着,那架势就跟手上沾满了什么毒药似的。擦着擦着,突然帝景宸发现他好像把什么给忘了,抬头向万花树的方向望去,果然,正好看见万花蟹慌不择路一下子撞到树枝上的样子。

看着如此傻不拉几把自己给撞晕了过去的万花蟹,帝景宸简直不知道该说自己什么才好。你说说你,这都是这个月的第几次了啊,在这么来几次,这万花蟹还要在上来他就姓帝了。

“师叔,咱们都走了多久了,怎么还没到怀泽之地啊?”花羽看着前面郁郁葱葱的树林,伸手将额前的碎发撩到一边。

话白也是双手撑着大腿,弯腰喘气,他敢发誓,从他出生以来就没走过这么长的路。感觉自己已经把后半辈子要走的路都给走了,可把他累死了。更何况师叔还让他们把灵力给封起来,这全然就变成了普通人,甚至他怎么感觉比普通人还弱啊。

“前面那片树林就是,走吧。”君卿月简直没眼看,阿星的师侄们实在是太弱了,她简直没眼看。这次来怀泽之地,她得好好想想办法,提升一下这两人的身体素质才行。这弱鸡样,若是在那个地方,完全没有活路可言。

“师叔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神情这么落寞,就好像……就好像”什么呢?花羽也说不出来,扭头看着花白,“小白,你知道吗?”

“像是在思念什么人,对吗?”抿了抿唇,花白看着君卿月的背影,这一刻,他从那消瘦单薄的背影里,看到了无边无际的寂寞孤独与寒冷。那中间包裹着悔恨似乎还有自责。可让花白先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君卿月会样的感受。

直到后来,他才终于体会到此时此刻君卿月的感受,而当他想要追回以往错失的时光时,已然为时晚矣!

人,只有在失去了才知道珍惜,才知道去爱护。可当明白了这些的时候,自己想要去珍惜的人、事和物,却已然消失在时光的流速中。

君卿月看着前方,那里是她与阿星初遇的时候,她还记得那日遇见阿星时的情景。那是五年前的夜晚,阴沉沉的乌云似乎要将人掩埋进无尽的深渊之中,风雨交加,电闪雷鸣。她浑身是伤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暂时躲开了追兵。

\\\”

《倾覆之巅》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