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主角叫张升张生的小说怎么看?

小说:渗人乐园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黑色滴狐狸

角色:张升张生

简介:神秘的游戏,惊悚的试炼,真实和游戏之间的穿梭,直面世界的真相
面对各种奇异的现象,打破善于恶之间的界限,享受着人性的两面性
伊甸乐园到底是人性的乐园,还是滋生阴暗的…..
欢迎来到渗人乐园

书评专区

无限之创造模式:型月世界没啥看头,倒是舰娘世界写出了新意,比那些只会写废萌的货强百倍w

神眼强棒:这套路似曾相识

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CP:差不多是见过的都有一腿……)这本写到现在我觉得可以盖棺了,前期的故事还能看看,中期开始就可以用两个字“无聊”概括了。如果非要详述一下就是四个字非常无聊。网文发展到现在,已经不是地瓜法神那种只要给读者简单的刺激就能过关的时代了。读者要看的是有信息量的文章,而不是“遇到问题——寻找对策——解决问题”的三步走流水账。当然大多数故事还是在这三步走的框架内的,这时候就需要作者至少在其中一点上写出新意。本书作者前一本《正版修仙》就还可以,无论是金手指还是对手(和人类没有生殖隔离的虫族)都算是有点意思的。这一本则是三步走全体拉跨。对手没有新意:传统的异族入侵加上传统的坏人。对策没有新意:修炼升级,来不及升级就阴阳和合。最后解决问题的过程也没啥新意:练级解决一切——其实最后一点没啥新意也不是大问题,笔力够好就成,比如滚开光靠加点肌肉爽就能让大批读者买帐。可惜作者的笔力,明显不行。现在本书可以说全靠推妹吊命,但是妹子作者你写的也不好啊。————200309原评论————五十三章表明主角虽然姓方,但明显有百里家的血统……

渗人乐园

《渗人乐园》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你们每日就吃这类东西?,沒有没问题的食物吗?”

张升看着菜盘里仍在轻度肠蠕动头顶部的小虫子,面色越来越十分不好看,他看着早已低下头大块朵颐的王小明禁不住发询问道。

很显而易见,他的提出问题戳动了王小明内心的某一心田,只看见王小明拿筷子的手略微间断随后又夹起来了一个小虫子送进了口中。

“自然每日都吃这类恶心想吐的东西,你刚到不太习惯性,渐渐地就好了,你看看她们不也吃的很开心吗?”

伴随着王晓明手指头的方位看去。张升看到了跟现实世界中类似的一幕,许多学员都是在张大嘴的咬合口中的食物。

假如说她们的食物并不是小虫子得话,这一切都是让张升觉得极其的一切正常!

“那你们吃过正常的食物吗,或是说你们一直全是吃这种怪异的东西。”张升压根不了解这儿的状况,只有再次提问。

“大家自然吃过一切正常的食物,但是那全是好长时间之前了,近期一次吃到美味可口的食物,或是之前院校的放假期间,我的妈妈帮我做的。”

听见这儿的张升他意识到并并不一定的地区都像这所院校一样,充斥着着怪异和崩溃。

“在这里所学校里,仅有教师才有条件在楼顶吃到常规的食物,而不是像我们这类恶心想吐的东西。”

老师吗?

张升在心中又再一次的坚定不移了获得教师资格证书的念头,他可不愿一直吃这种半生半熟的蟑螂好好活着。

“你刚说到放假了,那代表什么意思?”

王小明听见张升的问题,放下了手上的木筷,有一些奇怪的看着他,张升却一脸愚昧的等候着王小明的解释。

“我真是猜疑你是怎么进入我们的院校,假日每一次都是在考完试,会给与大家一个九十天的假日,在我们重归正常的日常生活的情况下,不能用一切类型的方式告知外边院校里的状况,无论不经意都是会被马上清除。”

“消除就是指…..”张升有一些不确定性他的含意,清除就是指从院校里开除或是…..

“清除就是以全球里彻底消退,没人会还记得你是谁呀,你的一切出现的印痕都是会被抹除,大家以前有一起來的好朋友,我们一起撑到放假了,他回家就用过用含蓄的形式表述,可是他就消失了,仅有大家别的学员能了解有他这个人”

“我觉得这也是院校在杀鸡给猴看吧。”王小明嚼着口中的小虫子,模棱两可的回应着我的提问,小虫子曝出的浆体从他嘴巴流了出去。

看着早已即将吃了的王小明,张升或是有一些排斥这种用心选择的“食物”,看着张升彷徨不确定。

王小明擦了擦嘴巴的液态,暖心的说:“快吃!待会儿如果凉了更无法吞咽,你假如不要吃得话,会全身没有力气,并且还会继续遭到到处罚。”

听见王小明得话,他也意识到,这一顿饭他是非吃不可了,因此他忍着着肚子里翻滚的酸水,猛然夹起来一大木筷小虫子,在心中念叨这仅仅鲜面条罢了,一口就吞进去。

觉得到口中仍在不断钻动的小虫子,体会到了一种食物烂掉的酸臭味,张升迅速的逐渐咬合,随后艰辛的吞掉。

他这一生也没有吃到过那么恶心想吐的食物,他捂着嘴唇,害怕那样做会被判定为消耗食物而遭到处罚!

王小明眼前的食物早已吃的一干二净,他正坐在张升的眼前,看着他这副灰头土脸的样子,外露了早已好久没有盛开的微笑。

周边餐厅的人早已相继离去,餐厅一楼里如今只剩有张升、王小明、餐厅老头儿三人。

过去了接近有十多分钟,张升终于是吃光了眼前这团可恨的小虫子,看着他吃了的王小明,端起了菜盘送至了打餐的对话框里。

张升见到后也学的像模像样,他匆匆忙忙的学会放下菜盘,在遭受餐厅老头儿赞誉的怪异眼光后,惊的一般拉着王小明迅速的摆脱这儿。

“我宁愿饿着肚子,也不愿吃这种东西了,有什么办法能叫我吃上略微一切正常的东西吗,小亮?”

早已走在校园里的张升,或是禁不住了解王小明,这一切本都能够承受,但除开餐厅里一楼的食物。

“有倒是有,可是也许针对我们产生而言,有一些很困难,真的对不起,我并没有侮辱你的意思,升哥。”

听见有方法的张升早已逐渐累计起來,他思索的样子,在王小明来看便是对他得话造成了误解,因此赶忙解釋道。

“有什么办法,说出来看一下。”他眉梢一挑,看着焦虑不安的王小明。

见到张升沒有责怪他以后,王小明才释放压力出来,为他详尽的说明道:“一周后的考試里取得成功获得优秀生的考试成绩,就可以去楼上用餐,听闻里头的食物比一楼的一切正常许多。”

张升针对这一设置十分有兴趣,这一院校里除开毕业也有小考試,也不知道考试的內容是啥,因此他好奇心的反问到:“考試?”

“考完试便是假日,每一次考試就分成笔试题和连接点试炼,节点试炼便是一些真真正正的风云人物造就出去磨练学员的地区,一般情形下咱们的鉴定,便是2个考試的考试成绩求和得到的,也有便是…….”

语音嘎然而止,张升本来正听的用心,这时见到王小明忽然闭口粉刺不言,因此便连忙询问:“便是什么呀”

“便是连接点试炼全是以两人为因素一组的开展考评,算小组考试成绩的,可是我唯一了解的朋友们也在之前回家了后被扼杀了,因此我觉得此次能否跟升哥你联机!”

王小明好像用了他全部的胆量,一股脑的说了出去,在他的眼中,这一十分有整体实力并且性情非常好的张升,就是他此次唯一的总体目标。

他激动的不敢仰头,那么出色的张升应当不容易挑选跟他这类一无是处的学员联机的,王小明越想情绪越浑厚。

“好呀,多大点事儿啊。”

直率的回应声好似一根利箭,摆脱了王小明的顾忌。

“真,是真的吗?”

王小明意外惊喜的看着面前微笑的男人,难以置信的反询问道,他害怕刚刚的回应仅仅他自己的幻听症罢了。

“可,但是….”王小明禁不住的想给张升再详尽的解释一下跟他联机很有可能产生的不良影响,可是就被张升果断的响声切断。

“沒有但是,我可只认识你一个人,现在我找也来不及了并不是。”

听着张升得话,王小明当不了是他对自身的一种照料,终究像他这个人,就算不了解自己,之后也会变成优秀生随后在这里所院校大学毕业。

张升的思想我觉得也非常简单,跟这一臭小子打好关联,终究他是确实只了解这个人,并且他觉得王小明跟其余的同学们不一样,他有很多潜藏的东西沒有被发掘出去。

他或是对连接点试炼较为好奇心,因此想了想:“小亮,假如院校沒有强行要求得话,你能详尽的帮我讲下你们之前的情况吗,或是是讲下试炼里的标准,终究我都不太掌握。”

“好的好的,没什么问题。”王小明或是对张升维持非常大的感谢,他也习惯张升对一切一件事的提出问题,便迅速的答复了问题。

“连接点试炼便是使我们进到另一个世界,每一个全球都是有灵异事件,大家都是会被授予各种各样真实身份,大家依据目标的进行水平和工作中主要表现,来获得最后得分,一般是2组到三组员在一个试炼连接点中考試。”

见张升听的用心,随后王小明又机构了一下语言表达再次讲到:“每一次试炼中的伙伴,都无法彻底信赖的,在试炼里是容许身亡的,因此一般有恩仇的同学们都是挑选在这儿处理,剩余的人越少,得分也会越高,因此致使了很多人都是在有机会根据的情况下,下黑火坑骗别的同学。”

他看着早已有一些口干口渴,可是仍在用心解读的王小明,内心边早已大体刻画出试炼的场景了。

人到了哪儿是一样的,绝大多数都曾做了害人不浅不利已的事儿,何况是在这一人的本性歪曲的网游世界里。

这儿的一切事儿都好像被黑喑化了,仅仅窥探一些边缘,就早已能了解这儿的气氛怎样怪异和荒谬。

看到张升听完他得话以后便深陷了思索的情况,王小明就在边上静静地等候着,落日的余辉金黄色灿烂。

只有我自己想起之后的两个人变成了生死相依的存有。

张升和王小明并列走动,头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了一只缠着绷的秃鹫,在她们2个头顶不断地回旋。

“嘎~嘎~嘎”

一阵阵刺啦的鸣叫声从头顶部传出,王小明仰头向天空看去,当见到这只纱布秃鹫后,面色猛的一沉。

他此时也注意到停在站着不动的王小明,便也仰头往上看去,这时这只秃鹫扑通了几下羽翼,飞到了王小明眼前,王小明哆哆嗦嗦的伸手,收到了一个小纸条。

这只被纱布锁定只漏出双眼和羽翼的秃鹫,用鲜红色的眼球看过一眼发抖的王小明,挥了挥羽翼,一边哀嚎一边飞走。

看着发抖的王小明,张升好像早已认识到了哪些,抬头看向在落日天上里越飞越远的秃鹫。

他略微眯了眯双眼,嘴巴迟缓的掠过下嘴唇,嘴巴处外露了一抹残酷的微笑。

“这个游戏,有意思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