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家傻妻:长工相公你别来刘大成田小满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田家傻妻:长工相公你别来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小喜

角色:刘大成田小满

简介:她一不小心穿越成了农家小娘子,相公腿有伤,脸上有疥疮,勉强靠着做长工度日
极品婆婆,憨傻儿子,生活过的苦不堪言,
更重要的是,她不守妇道想要跟人私奔的事人尽皆知,名节扫地……
毕竟那是原主造的孽,她也只能咬着牙还
别人如何看待她也管不了,能做的,就是踏踏实实靠种田改善生活,迎来更多的生机……

书评专区

何日请长缨:对大国工业小说的既有印象都是这类作者们描述出来的,商场即官场。

无限英灵:一个字:乱 一开始就是五团乱战简直混乱无比,根本就不知道谁是谁。主角是连个龙套都不如,就光看配角们狗脑子都打出来了,没有剧情,就是打打打,真的是开局败退

天可汗:个人认为去除肉戏后也算得上干草,不过西风紧同志向来是不擅长军事及政治推演,而且我会说看天可汗纯粹是被第一章薛崇训诱奸宇文姬的情节给吸引的。话书当时我还以为天可汗是H书,后来才发现原来是正规网站发的书。无需赘言,太平.AVI,寝去皇后.AVI,岳母苟合.AVI,太多了,我记不住,自个翻去吧!

田家傻妻:长工相公你别来

《田家傻妻:长工相公你别来》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也怪不得田小满会如此神情。上辈子她从小就生活在村子里,没少跟着舅舅和舅妈去地里干活,春天跟着上乡里买种子化肥等农资,夏天去地里拨草暮莳弄庄稼,秋天一趟趟往回运收获的果实……

毕竟农村里长大的孩子教育环境有限,田小满已经很刻苦地读书了,她还是没能实现理想,穿白大褂当一名医生。不过还算是天道酬勤,她考中的是一所农业大学,学校里有不少农业方面的专家教授。通过四年的学习,田小满跟着这些教授学习,耳濡目染,也渐渐喜欢上了这个专业,并且学得相当感兴趣。

可以说田小满穿越过来了,所处的年代变了,身边的人换了,可这种子千百年来最起码是在外型上没有变,这让田小满欣喜不已。她蹲在那些种子跟前,一袋一袋地看过去,还时不时地抓起一些放在眼皮子底下鉴别种类。

眼下已经过了春耕农忙时节,来买种子的人寥寥无几,摊主是个黑脸汉子,正闲得无聊,见有年轻妇人对自家卖售的东西直眉楞登地感兴趣,也就多说了几句:“这是谷子,看起来一粒粒小,好活好种。”

田小满立刻想起了书本里学过的知识点,小米在古代中部往北一带,就叫做谷子,又称为稷。别看现代社会小米就是用来煮粥喝,可在古代是主要的粮食作物之一。

那边一袋盛的田小满也认识,就是小麦!田小满抓起一把,问道:“这多少钱一斤?”

“十文。”

“这么贵啊!”田小满其实对物价根本不了解,她纯粹是从自己一贫如洗的经济状况发出如是感慨的。

“小嫂子你要看是什么货才行。这小麦种子粒大饱满,都是经过挑选出来的,种到地里不活的话你来找我。”

田小满是没钱买这些,她不由得摇了摇头,看见旁边袋子里盛的还有稻种,惊讶地问:“这边还能种这个吗?”

黑脸摊主已经发现眼前这个小娘子没有事过农活,他耐着性子解释道:“咱们清远镇附近几个村子有水,当然能种粳米。这是稀罕物,价钱也高。说起来便宜的要数菽了。”田小满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菽这个东西她认识啊,就是白色的大豆,一颗颗在阳光下发出温润的光泽。

再便宜自己也买不起,田小满兴趣缺缺地听着摊主挨着报菽和、粳米以及那些种子的价格,忽然她听到了一个相比而言异常便宜的数字,“这是……怎么会便宜这么多?”

“小嫂子是外地人吧?你有所不知,本地人以白色的食物为贵重,乌豆这般黑色物什的市场很小,所以卖价低也不足为奇。”

田小满明白了,这跟现代社会完全相反。现代人从健康角度出来,以吃五谷杂粮为饮食之道。而古代社会人绝大部分人还没有吃饱肚子,自然以口感为重。她看了半天,见日头已经斜挂到西边的天空了,才跟黑脸摊主行了道谢之礼,快步去往卖粮之处,以手上仅存的十余文钱买了半斤小麦半斤大豆,还有一点点清油,这才匆匆地回到牛车等待之处。

回到家里,田小满看见刘大成跟栓子已经在院子里了。她见刘大成似乎有话要对自己说,就抢先开了口,“栓子,快来看看我买了些啥。”她没办法不心虚,在村子里被人指指点点,去镇上一路被人冷嘲热讽,刘大成会不会把她赶出家门?应该……会的吧!

田小满扬了扬手里拿的东西,栓子看了她一眼,小小的身体往刘大成身后缩了缩。

预想中小孩子飞快跑过来的场面没有出现,田小满有些尴尬,她把东西摊开在青石板上,只好转眼跟刘大成道:“我买了些吃的粮食和油,加上坐牛车,钱已经花光了。”

刘大成见田小满在家里遭到冷遇的难堪场面,心道这就是报应。他刚跟这个女人结婚的时候,栓子还不是整天围在她身边,可她对栓子不是打就是骂,小孩子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见到她就怕得要命,这能怪谁呢?

刘大成目光很冷地看了田小满一眼,而后目光移到她买的东西,她还真是买了粮食。今天这太阳是从西边升起的吧?他刚才的确是去了趟镇上,但不是去求证田小满是不是去找赵金贵了,这个女人失了德行,他已经打算要休掉她,又何必多此一举去自取其辱呢?

事实上是田小满前脚刚出门,有人来给刘大成传话,说卢老爷让刘大成跟着去街上采买物什。

刘大成虽然有脚疾,行动不便,但人勤快有眼色,还不惜力,可这些天卢老爷让刘大成先不用去宅子上做工,虽然没有明说,但刘大成隐约觉得是自己脸上突然长出来的疹子惹的祸。他也不怪卢老爷,眼看同样的疹子在栓子脸上也出现了,他知道这东西日日生活在一起是可以传染的。

他不在卢老爷宅子里做活了,便有一日没一日在村民的地里做零工,做几日便得几日的工钱。挣得虽少,但也比没有强。

这不卢老爷又想起自己,给自己派活儿了,刘大成自是跟着卢家的下人坐了马车去镇上。

卢老爷在泸沟村种有将近千亩的地,这回让他们采买一些地上要用的物什。刘大成在地里不少劳作,对这些物什很是熟悉。管事的拿了清单分配,每两个人结伴在集市上采买,所以行动起来速度很快。

刘大成和同伴拿了买的东西往马车处走着,他就在这个时候看到了往小吃摊后面躲的田小满,以及大摇大摆在街上走的赵金贵。这两个人怎么会以这种跟他想象中完全不同的方式出现在自己眼前?刘大成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他愣了一会儿,他的同伴见不远处马车要走,忙拉了他一把,刘大成才匆匆回到马车上。

眼下刘大成看着青石板上摊着的东西,一时间眼神有些晦暗难明,这女人难道真是去镇上买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