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会炼丹朱长青陈旺荣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真的会炼丹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吃光全世界

角色:朱长青陈旺荣

简介:我们村的傻旺荣忽然开始炼丹了
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村里接连发生了各种各样的怪事……

书评专区

朕,隋炀帝,不服:一章败退,我还以为是精神病人穿越了

锦衣春秋:刚开始以为装傻,后来发现是真傻

明朝那些事儿(全七册):有明一朝,不割地,不赔款,不纳贡,不称臣,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士人斗阉竖,大夫争国体。

我真的会炼丹

《我真的会炼丹》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可是现在,因为自己头顶这一夜长出来的头发,朱冰瑶又要开始作妖了。

朱长青气得捶胸顿足,口中不断喃喃自语道:“瑶瑶他妈呀,我太难了,你怎么给我生了这么个不省事的,我太难了!”

朱长青坐在院子里想了半天,一来想不通自己头上这头发是怎么长出来的,二来想到朱冰瑶要是被封号搞不了直播,以后又没了经济来源,得在家里吃很久的闲饭,更是一阵肉疼。

不管怎么说,还是得找旺荣问问,万一这头发真是他搞出来的呢。

这么想着,朱长青便是急急忙忙地朝着陈旺荣家走去,一走进院子,果然看见厨房又有炊烟升起。

朱长青知道傻旺荣一定又在炼丹了,走近了一看,果然,火架子上还是昨天的那一套东西。

“旺荣,你在干啥呢?吃饭没有啊?”

朱长青一开口,一直埋头炼丹的陈旺荣抬起头来看了朱长青一眼,然后便是大笑起来。

“叔,你戴假发了,我差点没认出来。”

朱长青疑惑地看着陈旺荣,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如果这件事真的是他弄出来的,不应该是现在这种反应才对。

难道说只有九岁智商的陈旺荣还会跟自己开玩笑不成。

“旺荣啊,你今天这锅里,又是炼的什么丹啊?”

朱长青这么一问,陈旺荣已经感觉到他是在套自己的话,于是淡淡回答道:“长生不老丹。”

朱长青被陈旺荣的回答吓得胸口一堵,他今天受的刺激实在是有点多了。

目光环视四周,见厨房已经被收拾得干干净净,早已没有了之前的脏乱差景象,于是心里对陈旺荣又是多了几分期待,索性顺着他的话再聊聊看。

“旺荣啊,你这炼丹之术是谁教你的?”

陈旺荣早就料到朱长青会这么问他,也早就已经想好了答案。

“叔,我这不都是从你家的那些老医书上面自学的吗。”

陈旺荣在摔坏脑子之前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自从五岁来到云谷村,每天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蹲在朱长青的家里,翻看他家的那些老医书。

当时朱长青的父亲朱远山还在世,甚至有意将一身医术传给小旺荣。

可是没几年旺荣就跌下悬崖摔成了傻子,朱远山很是惋惜。

如今陈旺荣旧事重提,朱长青顿时就回忆起来,倒是没有过多的怀疑。

毕竟陈旺荣有九岁孩子的智商,一个九岁的聪明孩子,有些时候比那些愚钝的成年人不知道强多少。

想到此处,朱长青继续追问:“我家里那些医书上有炼丹的丹方吗?我怎么没印象。”

陈旺荣抬眼看了看朱长青,手中控制着柴火和炼丹炉的远近,口中回答道:“叔,你那些医书里面自然是有炼丹的记录的,譬如《抱朴子》《云笈七签》《金匮要略》《黄帝内经》这几本书里面都有炼丹术的详细解说,不过炼丹术想要有所成就,最最重要的还是个人的领悟。”

见陈旺荣张口就是一堆医书名字,朱长青觉得有些头大。

朱家留下来的那些医书装了几大箩筐,堆在老房子里都要长蘑菇了,他要真是用心看上几本,朱家的中医本领也不至于在他这一代没落。

朱长青这个人从小到大最讨厌的事情就是看书,一看书就想睡觉,他以前能够在村里当上赤脚医生,都是靠着小时候跟在父亲身边言传身教的那点老本。

“旺荣,你就老实跟我说吧,昨天你给我盛汤的时候,是不是在我的汤里动了手脚,害得我今天变成这样了。”

他一边说一边指了指自己那一头黑黝黝的浓密头发。

陈旺荣咧嘴一笑道:“叔,这不是好事吗,你头上长的是头发,又不是草原,怎么气成这样。”

在陈旺荣的记忆里,朱长青曾经为了长出头发来,可没少瞎折腾。

他曾经就撞见过朱长青有段时间天天用生姜给自己的秃头做面膜,最后头发没长出来,头皮还发炎了。

这也是他第一炉丹选择炼制生发丹的原因,一方面是材料易得,一方面也是想帮朱长青一个小忙。

那日去朱长青家里吃饭之前,他又生起了火炼制了最后一炉生发丹,没想到非常成功,成品只有黄豆大小,他吃饭的时候趁着朱家父女俩没注意,就借着给朱长青盛汤的机会加在汤里了。

如今看来,效果非常理想,说明自己改造的这个炼丹炉也非常成功。

至少炼制一些低品丹药是没问题的。

朱长青没想到陈旺荣不但不再痴傻,反而学会开玩笑了,他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担心。

“旺荣,这真是你干的?”

朱长青再次指着头发跟陈旺荣确认。

陈旺荣点点头。

“你昨天搞的那东西,真的不是羊屎疙瘩?”

一想到自己很有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傻旺荣投喂了羊屎疙瘩,朱长青的胃里不由得一阵翻滚。

“叔,你们就放心吧,那是我炼制的生发丹,所选用的材料全都是药食同源的东西,非常安全,无毒无副作用。”

陈旺荣这么一说,朱长青才终于放下心来。

他的目光瞥见眼前的炼丹炉,不由得询问道:“旺荣,你这一炉子里的,真的是长生不老丹?”

虽然不相信世间真的有长生不老丹这种东西,但是朱长青依旧忍不住好奇。

陈旺荣咧嘴一笑道“叔,我跟你开玩笑呢,这一炉子还是生发丹。”

其实只要具备合适的条件,长生不老丹陈旺荣也是可以炼出来的,只是那种丹药只能供应给有一定修为的人,一般的凡人根本承受不住副作用带来的影响。

朱长青半信半疑地哦了一声,目光都却是紧紧地黏在那个炼丹炉上。

陈旺荣算着时辰差不多了,立即撤火,开炉。

八颗羊屎疙瘩一样的黑色丹药出现在眼前。

但是在陈旺荣打开盖子没多久,那些黑色的羊屎疙瘩忽然自行碎裂开来,朱长青顿时就有些着急起来道:“旺荣,这样子是不是失败了呀?”

陈旺荣将那一炉东西倒在了一个大瓷碗里,端着碗晃了晃,像是在筛米一般。

经过他这么一筛爱,碎裂的黑壳子里面,渐渐露出了一颗颗黄豆大小的白色丹药。

朱长青惊得张大了嘴巴。

这种诡异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难道傻旺荣真的会炼丹?

带着这个疑问,他对陈旺荣道:“旺荣,你这个丹药有些什么讲究,如果我用同样的方法来做能不能成?”

陈旺荣知道朱长青这是想要偷师,但是炼丹这种事情,还真不是轻易就能学的。

炼丹除了丹方的配比之外,最重要的还有丹炉的好坏、火候的控制、炼丹者的领悟,而最最关键的就是火,除了炉子下面的柴火,还有炼丹者的心火。

这心火,笼统说来,便是指炼丹者的修为。

这种修为说起来更是玄妙无比,不是每一个人都适合修炼。

而且每一个人修炼出来的心火又各不相同。

比如太上老君一脉修行的是有形的三昧真火,而陈旺荣修行的却是一种无形的纯阳真火。

跟朱长青简单讲了一些炼丹的常识,朱长青只得放弃了这个想法。

他看着陈旺荣炼制好的那些生发丹,两只手搓了又搓,才开口问道:“旺荣,你这些生发丹,自己留着也没用,能不能卖给我。”

有了这些生发丹,不说对朱冰瑶的创业大计有所帮助,缓解一下目前她搞直播的主要矛盾还是没问题的。

所以,他产生了购买这些生发丹的想法。

陈旺荣仿佛早就看透了他的想法。

“叔,这些丹药可以给你,但是我不要钱。”

朱长青一听这话,惊讶地睁大眼睛看着陈旺荣。

刚才他还觉得陈旺荣已经有些正常了,如今怎么又傻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