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发玉机子《猎魔仙师》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猎魔仙师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醉枕吴钩

角色:李忠发玉机子

简介:都市小神棍萧墙,偶得上古密卷《玉简十三诀》,从此践踏妖魔,擒杀鬼怪
金玉在手,美人在怀
说不尽的鬼域奇事,道不完的妖魅怪谈!

书评专区

最强作者之读者皆是我爸爸:逆子!你想毒死爹么?

我姐姐叫妲己:作者君在面临河蟹大军压境时,面不改色心不跳。毅然决然的决定一字不改后太监,颇有一代豪杰之风。话说上一本《真是的幻影》也不错。

方外志异:怎么说呢,主角的立场让人觉得恶心。

猎魔仙师

《猎魔仙师》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左手杀人 蛊毒凶险

左手不听话,还会杀人?萧墙心道,这倒有点意思!

说话间,车子来到了主家。这是一座独栋独院的大别墅,别墅设计的分外精致。庭院里小桥流水,布置得别具匠心,跟这别墅一比,李忠发那套装修得金碧辉煌的五居室,简直就是平民住宅。

萧墙随随便便穿了件宽大的道袍,腰里系了条丝绦,上面插了一根紫竹箫。小伙子细腰乍背,朱唇玉齿,在庭院景致间当风而立,真是描摹不尽的仙风道骨,书写不完的潇洒风流!

马蹄去大门那里敲门,不一会主家的人就迎了出来。

等女主人看见正在观赏景致的萧墙回过头来,也是一惊!一是这位道长实在太过年轻,而是萧墙身上的气质确实不凡。

萧墙连日来参悟道诀,修炼内功。日日都有所感悟,自己不觉得,在这个阅人无数的官宦人家女主人看来,那可是大大的吃了一惊。

此刻的萧墙,的确是有一种不萦于物、仙风道骨的气度。

女主人上前,双方寒暄了几句,将萧墙请进了别墅。

这位夫人请萧墙在客厅里坐下,让佣人上茶,一边叫人带他儿子出来。

萧墙抽空打量了一下屋子里的布置,大厅里是中式风格,布置典雅,格局流畅,看来也是经过精心设计,高人指点的。

一边的马蹄倒是让这家人的气势震住了,脸上带出了敬畏的表情,看得萧墙心里暗自担心,这小子毕竟经过的市面还少,一会怕是帮不上什么忙。

不一会,这家患病的儿子出来了。萧墙一见面就是一皱眉,萧墙一看气色就知道,这位公子身体被酒色所伤,亏虚得十分严重。

而且眉宇间还带着戾气,一望可知,这是个典型的二世祖,高衙内之流的角色。

想到这里,萧墙暗运内力,默念洞玄诀,待眼前一片清明,洞玄诀发挥作用之后,向着这位病人看去。

一看之下,萧墙的心里就是暗暗一惊!

这位公子浑身各处,小毛病不少,双肾更是暗淡,这且不说了。之见他的头颅之内,有一团青气,凝而不散!

邪气呈青色,这不是鬼魅上身,也不是邪祟入体,更不是诅咒中毒,这是中了蛊了!

见到这些,萧墙也不禁怀疑,时至今日,还有人会巫蛊之术吗?

女主人正要请萧墙过去看看儿子,却没想到瞬息之间,萧墙已经把这小子浑身上下看了个明明白白,病根也弄清楚了。

正在这是,楼上房门一响,走下一个人来,这个人是个妙龄女子,也就二十一二岁的年纪,圆脸蛋,一头利落的短发,长得十分漂亮。身材修长,凹凸有致。正在往楼下走。

这女孩居高临下,一眼就看见了客厅里坐了个穿道袍的人,立刻眉头就皱了起来。等到下了楼,见到这个穿道袍的神棍居然比她年纪还小,更是气的杏核眼瞪得溜圆。转身对着女主人说话,果然一张口就是出言不逊。

“姑妈!表哥有病就上医院去看,你弄这些乌七八糟的人来干什么?”

女主人笑道:“别胡说,这是我请来的道长,给你表哥看看。”

萧墙在一边也不接话,就在那里淡淡的看着她们俩,说实话在萧墙的职业生涯中,这样的情况遇到的实在太多了!人多嘴杂,说什么的都有。也不用萧墙自己去一一辩驳。

倒是女主人的态度耐人寻味,说她侄女的时候口气并不严厉,似乎有想让自己开口,顺便试试自己的成色的意思。

正思虑间,那边的谈话却越来越激烈,那个短发的女孩伸出手手指着萧墙的脸,对她姑妈说着:“我这个医学院的高材生你不相信,相信这些巫医神汉…….”

萧墙也不说话,站起来往就走。

这下女主人慌了,连忙拦住萧墙:“道长还没看病,怎么就要走?”

萧墙微微一笑:“夫人要强留我吗?”

这是非走不可的架势了!其实萧墙进屋来看见这个二世祖,心里就厌烦得很,本不想给他治病,正好现在有个台阶,该撤撤了吧!

这位女主人到这时候知道事情要糟,这位小爷显然是生了她侄女的气了!

就在这时,那个女孩还在后面不依不饶的说着:“知道走就好,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就敢到这里来骗钱,再不走,小姑奶奶报警抓了你这个…….”

女主人赶紧回头,对那个女孩厉声叱道:“住口!给我滚出去!你非要害死你表哥吗?”

女孩正说了一半的话被她姑妈一句给骂了回去,顿时眼圈就红了,泪光盈盈,转身就要往门外走。

“那也不必,”萧墙在一边倒是说话了,“让她留在这儿也无妨。”

萧墙笑着说道:

“也让她这个高材生看看,这个世界,有些东西,医学院是学不到的。”

萧墙的心里想:今天倒是让你这个小女生,好好看看你道爷的手段!

此时的萧墙,对自己所学的道诀,怀着很大的信心。同时又很期待接下来的行动。就像是刚学会了新电脑游戏的孩子,急迫的想要一试身手一样!

女孩用凌厉的目光像刀子一样,狠狠地看了萧墙一眼。倒是没敢再出口不逊。脚下也停住了脚步,站在了他表哥的身边。

“你站过来点。”萧墙说道。

“你说什么?”那女孩一愣。

“我叫你站过来点,”萧墙又说道,语气还是那样平静。

这时,站在一边的马蹄,霎时间感觉到毛骨悚然!

萧墙这时的口气,和当初在李忠发家对他说“退后”那两个字的时候一模一样!

谁料想,那个女孩不但没过去,反而退后了一步:“你想干什…….”

她的话音未落,在身后的表哥,闪电一般地伸出左手,五指如钩,向着这女孩的背后一把抓来!

这二世祖一把抓过来,左手五指如钩,向着女孩的背后就抓了过去!

所谓蛊毒不分家,这小子既然中了蛊,手上势必有毒!这一抓,只要是见了血,这小妮子的命也够呛!

大厅宽阔,大家的距离都不算近,这一下猝不及防,没人来的及救援,眼看着这一抓就到了女孩的背上。

这时就听“碰!”的一声!二世祖的左手抓到了一个东西,垫在了在他的左手和女孩的后背之间。这狠狠的一抓,只把这女孩推了一个跟头,却没能伤到这个女孩!

大家眼里看得清楚,在大家眼睁睁看着救援不及之时,萧墙用手里的洞箫一扫,就把面前红木茶几上的一盒纸巾扫了出去,正好送到了二世祖的左手里!这一下,真是巧妙至极!

左手指尖落处,把这一包纸巾抓得残破不堪,纸片漫天飞舞!

这女孩回头看了一眼,见他表哥半边脸面目狰狞,正举着手恶狠狠地向她扑来!吓得她尖叫一声,四脚着地,连滚带爬的越过沙发向着门口爬去。

刚才萧墙就是用洞玄诀看见二世祖脑中青气涌动,似有发作迹象,才好心出言相救。没想到这个女孩倒是不进反退,差点丢了性命。

萧墙救了这个女孩,二世祖一抓不中,狂性大发,狂吼一声,向着离他最近的萧墙猛扑过来!

眼看着他两三步一跨,到了萧墙的的身前,就要往萧墙的身上扑去!

萧墙依然坐在沙发上没动,翘着二郎腿的右脚轻轻一点,面前宽大的红木茶几就被踢得向前滑去,咔!的一声撞在的二世祖的膝盖上!

这一下可撞得不轻,二世祖正作势飞扑时,膝盖被撞,顿时失去了平衡,狠狠一跤摔在地上。

落地之时,好巧不巧,脑袋正好落在萧墙的脚下,萧墙把伸出去踢茶几那只脚向下一落,正好踩在二世祖的后脑上,这小子浑身一抖,老老实实的趴下了!

刚才还狂猛暴烈,势不可挡的他,被萧墙这轻轻的一踩,怎么就这么老实?笑话,萧墙的脚上,运着雷诀呢!

这一脚,正踩在他中了蛊的头上,雷诀轻轻发动,却没透体而入,这只蛊被雷诀震慑,怎么敢动?

眼看着形势被萧墙控制住,大厅里的众人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得目瞪口呆。倒是萧墙依然云淡风轻的模样,自始至终,萧墙的后背都没离开过沙发靠背!

萧墙心道:真是好险!多亏自己这几日内功精进,举手投足都运上了内力,换了前几天的自己,今天被人这一扑,怕是要中招!

“夫人,找两个人按着少爷,我这一抬脚,他还得发疯。”萧墙微笑着说。

女主人这才回过神来,赶紧回头叫人,此时,那个短发美女,看向萧墙的眼神瞬间就变了,杏核眼瞪得溜圆,满脸的不可思议!

这少年道士(这回不是神棍了)提前预知危险,通知她躲避的事,也就罢了。飞过一包纸巾救她一次,也可以用身手敏捷来解释。可这轻描淡写的把脚放在她表哥的头上,就让一个发狂的疯子纹丝不动是什么原理?莫非这道士真有法术?这个学医的丫头,世界观似乎眨眼间就要崩塌!

马蹄的信心瞬间就回来了!高官又如何?有钱又怎样?咱小爷可是神仙!看看小爷那悠闲自在的样儿,把个武疯子踩在脚下,跟踩了只蚂蚱一样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