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玄策杨文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不败战神奶爸》最新章节

小说:不败战神奶爸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不想上班

角色:陆玄策杨文波

简介:陆玄策入伍五年,为国征战沙场,却落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下场
他不甘,更不服!化身战神强势回顾!救回妻女!找出真凶!
我欠的,还你一世荣耀!欠我的,赶尽杀绝,毫不留情! 这一次!为复仇,为挚爱,为女儿,为弥补!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不败战神奶爸

《不败战神奶爸》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我只想带她们走

“陆瑶……”

陆玄策俯下身子,看着眼前还有些奶声奶气的小家伙,眼中仿佛席卷着整个汪洋:“我答应你们,路,不会再遥远了……”

一句话,身后的白芷兰忍不住的哭了出来,即便是强忍着,但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淌下来!

“坏家伙,又让妈妈流眼泪,打你,打你!”

稚嫩的拳头打在陆玄策的身上,他不会躲闪,每一拳都是亏欠,更是迟来的温暖。

“给我过来!”

冲上来的白平川一把将陆瑶拽到了身后,对着陆玄策伸出了手指,怒斥道:“你还有脸……”

话没说完,陆玄策微微抬头,尚且平静:“放开她。”

“呵!你还敢威胁我,你这混账……”

陆玄策起身,对自己女儿眼中的平静如水瞬间幻化为狂风巨浪一般盯着眼前的白平川!

“我说,放开她!”

“你!”

白平川还想说些什么,但面临着陆玄策的气势的一瞬间,五脏六腑都仿佛被什么重重的撞击了一样!

下一秒,白平川双腿发麻,险些跪在地上,而喉咙里不停的作呕,他知道,那些是鲜血,随时都可能喷涌而出!

“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一行白家人开始对着陆玄策口诛笔伐,白平川强忍着震撼坐在了椅子上,他不敢开口,否则吐出的鲜血就会暴露自己的惨状!

“哟,还挺护犊子,陆玄策,你还敢回来,先不说别的,这野种是不是你的还尚且未知,你有什么脸面来到白家?”

陆玄策冷笑,笑的让人头皮发麻!

下一刻,白芷兰的姑姑仿若见到了九幽深处的恶魔一样,只见七杀手掌死死的按在她的喉咙上面,将她提在了半空,背对着陆玄策,一言不发。

陆玄策低头喃喃:“没有人可以叫我女儿为野种。”

咔嚓一声!

那女人的脑袋一歪,嘴角流淌出了鲜红的血液,如同死狗一样被七杀扔了出去,将地面染红一片。

看到这一幕,白家人大为震怒,瞬间围了上来!

“陆玄策,在我白家杀人,谁给你的胆子!”

“混账,天杀的混账,我们要你不得好死!”

看到自己的妹妹被轻而易举的杀死,白平川猛地吐出压制住的鲜血,手指颤抖的指着陆玄策:“你!我要你血债血偿!”

“我来的目的很简单,只为了两个字,团圆。”

“当然,如果你想今天算算旧账,我陆玄策,绝对不会介意。”

陆玄策的目光依旧是深渊一般,深不见底,无法揣测。

盯在白平川的脸上,让他这个白家的家主觉得好像被架在了囚具上拷问一般,无法挣扎,无法回避。

“五年前,大喜之日,你白平川不择手段迷倒紫落,偷偷放到我的床上,弄了一出捉奸在床的好戏。”

“以此为由,威胁我父亲交出即将建造地铁的那块地皮,若不答应,就让我陆家名声受损,让我陆玄策一辈子都背负骂名。”

“对于我陆家,这些不过是你们的第一步,我父亲为了息事宁人,答应了你们,结果,这件事情还是传遍青州,后来,你们几家联手设计逼走我父亲,不得不说,当年你们的计划很成功,连我都有些钦佩!”

在陆玄策的话语下,这件事儿就好像掀开了白家的遮羞布,几个白家的长辈立马站出来反驳!

“放屁,胡言乱语!”

“呵!有其父必有其子,当年陆风就是这个德行,做错了事,就知道埋怨别人,还配称得上自己是个男人!”

“自己做了苟且之事,还想把脏水泼在我们白家身上,陆玄策啊陆玄策,几年军营生涯,就教会了你这些,狗改不了吃屎的东西!”

陆玄策不以为然,轻笑的看着白平川:“老东西,是也不是!”

一句话,吓得白平川一个身形不稳,直接从上好沉香木打造的椅子上一头栽落下来!

陆玄策放声大笑,轻蔑不已:“可谓成何体统?”

“罢了,罢了,我陆玄策今日来此是为了一家团圆,算账的日子在后头,不必着急回答!”

说完,陆玄策对着不远处的白芷兰伸出手掌,言语中充满了温柔:“芷兰,我带你们回家。”

白芷兰眼眶红润,即便是再责备,也是责备这个男人的不辞而别,此时此刻,他为她而归,又岂有不从之说。

就在白芷兰刚迈出一步,一个苍老的声音出现在了白芷兰身旁。

“芷兰姓白,这里就是她的家,何须跟你离开!”

一个老者跳了出来,伸手挡在了白芷兰的身前:“她不能走!”

“芷兰要走,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拦得住。”

“哈哈!”

老者不屑的大笑起来,而周围人看见老者的出现,也松了口气,他可是白家的六品高手幽伯,定可诛杀陆玄策于此地!

看到这一幕,白家人放心了不少,陆玄策今天是死定了!

白芷兰蹙眉,坚定的开口:“幽伯,你是白家的奴,要拦白家的主吗?”

啪的一声!

幽伯当场给了白芷兰一个耳光,陆玄策看在眼里,可以阻拦,但却不为所动。

白芷兰父亲在世的时候,她就是白家的大小姐,时过境迁,一个奴仆都敢对白芷兰出手了,之所以陆玄策稳如泰山,是因为这是债,要还的,谁来还,白家!

“我是奴,白家的奴,不是你的。”

“不错。”

陆玄策轻微的拍了两声巴掌:“好一个衷心的奴才,你就是白家的顶梁柱吧,杀了你,白家又会如何?”

“想杀老夫,你也要有……”

张大嘴巴的幽伯后续的话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只见他的胸膛被一只手掌穿破,跳动的心脏清晰可见,但下一秒便被七杀的手掌捏碎,鲜血也溅在了白家之人的脸上,瞬间引起了巨大的惶恐。

“走吧,芷兰,改日我领你回来清算一切。”

白家众人已经被吓的魂不守舍,完全忘了阻拦。

就在这时,位居高坐的赵无极站了起来,玩味的看着陆玄策,轻狂的说道:“你们白家的事情我可以不管不问,但作为坐上贵宾,陆玄策你想脏我的眼,问过我赵无极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