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主角叫陈艾琳艾琳的小说怎么看?

小说:绝世狂兵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鹏鸟

角色:陈艾琳艾琳

简介:冲锋陷阵于战火硝烟之中,枪林弹雨也无法阻挡他前进的路
带领魔鬼之师,叱咤佣兵界,成就无上荣光
而当他厌倦刀口舔血的生活,回归华夏后,却被接连不断的臭虫骚扰
且看一代兵王如何在繁华都市翻云覆雨,成就人生巅峰!
铮铮铁骨,绝世无双!
利剑出鞘,所向披靡!

书评专区

书中游[快穿]:快穿女主

穿越诸天当邪神:真真的杀伐果断,有个玩游戏的邪神外挂,杀人放火有经验,目前设定上还没确定是完全穿越还是穿越游戏,所以主角把小世界人物都当NPC,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灭人满门什么的都是小CASE,有点意思。

隐形守护者:最大赢家:我全都要!

绝世狂兵

《绝世狂兵》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三章 邪了门

头等舱内,灯光昏暗。

少有的几位乘客都放低了座椅熟睡,也只有第一排的角落,有闲聊的声音稀疏……

漫长的旅途中有人作伴,时间似乎也过得快了许多。

陈艾琳觉得和芩夏聊得非常愉快,芩夏亦是觉得如此。

一个在明知故问中,饶有兴趣的套着对方的话;一个在轻描淡写中,默默的装着深沉。

土地资源顾问?

顾问芩先生的确开发了不少土地,而今也都归入了和平当中。

期间,飞机在迪拜进行中转,很不巧的发生了延误,原定的十五个小时变得遥遥无期。

在贵宾候机厅中,芩夏依然与陈艾琳在闲聊中消磨着时间。

……

华夏时间下午三点半。

飞机在中海市国际机场落地。

芩夏总算在陈艾琳的‘心理辅导’下,好好睡了一觉。这时醒来精神饱满,他为陈艾琳拿下了行李后,这才将同样熟睡中的她唤醒——

“到家了,该起床了。”

说笑间,两人一同离开机舱,正当陈艾琳想要询问芩夏的联系方式时,她刚刚开机的手机却突兀响了起来。

“艾琳?你总算接电话了,是不是落地了?”

电话那头,一个清脆的女声陡然响起,只是让陈艾琳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刚下飞机,你这时间掐算的也太准了点吧?”

“那当然,我可是十分钟给航空公司打一个电话询问,你在机场等着,我已经走路上了,预计一个小时内就能赶到。”

“不是吧?”陈艾琳苦笑:“一个小时?我的苏大总裁,苏,我坐了快二十个小时的飞机,你还让我在机场等你啊?”

那一边,女人泛起一阵撒娇似的娇笑:“好艾琳,乖艾琳,就等我一会儿嘛!咱们都四年没见了,我可想死你了!”

“还有啊,我跟你提过的事儿,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来我的制药公司任职,反正你家里要给你安排相亲,这一年半载的也没法去上班,与其成天成天的见相亲对象,倒不如找个由头,避避风头。”

说到这里,哪怕陈艾琳原本还没有考虑妥当呢,这时也忍不住眼前一亮。

相亲?结婚?生孩子……

要说一点都不排斥,又怎么可能?

“行了,见了面再说吧,我这边还有点事儿呢,我在机场的咖啡厅等你,你快点啊。”

说罢,陈艾琳就着急挂断了电话,正要抬眼望向芩夏时,可眼前哪里还有芩夏的影子。

陡然间,她恍若失神,心里莫名诞起一阵空落落的感觉——

“他,他怎么就走了呢!”

“我连他的联系方式都还不知道!”

……

中海市机场,是芩夏第一次来。

机场周遭都是那样陌生的繁华,记得十年前他还看过报纸,机场这一片在那时还是荒地。

走到出租车停靠点上车,司机师傅的一句话,直让他心中一跳——

“哥们,走哪?”

走……

“走棚户区老街。”

脑海中,家附近的街景在流转,芩夏的激动心情,可想而知。

可就在这话音落下的同时,陡然转过头,一脸错愕的看着芩夏:“棚户区?您说得是哪儿?”

芩夏亦是茫然一阵。

不过只在半晌后,那司机就连忙笑了起来:“我知道了,您说得是早几年被拆迁的老城区吧?那地方现在成高科园了,至于老街……”

他微微一顿:“您看这样成不,咱们先往您说的棚户区走,至于老街,我再拿对讲找这行的问问,看看现在变成啥地方了。”

时过境迁。

当初的棚户区都演变成了新城区,只是让芩夏难以预料。

国内的发展速度让人惊叹,决然不是非洲那样充满战乱的贫瘠大陆可以睥睨的。

车子出发,正要拐上高速,车内的车队对讲机就响起一阵吵杂——

“玛德,在机场的哥们儿都别上高速了,一卡车拉了一货柜的废铁钉没关紧门,洒了TM的一路,老子趴着动不了了,少说也得三个小时通车。”

这话一出。

那司机转头道:“哥们,可不是咱要绕路,机场那边堵了,咱走省道进市区吧。”

“行!”

自从机场高速通车后,省道方向的车流就大幅度减少,也只有沿途的居民和送货车辆来往。

芩夏一路看着两边的街景,搜寻着零星的记忆。

驾驶座上。

司机一边询问着‘老街’新址,一边和同一车队的司机们吐槽——

“我TM就奇了怪,从堵车开始一个多小时了,还不见抢险车开过来。”

“你在回城方向?”

“对啊!”

“那就错不了,我刚走机场方向,看到对面车道上一煞,笔商务车在高速掉头,直接把在应急车道的抢险车给撞了。”

“抢险车没事儿,那商务车直接趴窝,根本动不了了!”

“我去,今天也太邪门了吧?”

“感觉怎么所有的坏事儿,都TM碰一块儿了?”

这时,那司机师傅还转头炫耀:“看看,幸好咱没走高速,看那邪门的样子,没有五六个小时,肯定通不了车。”

然而。

就在这话音落下的顷刻间。

砰!!

一声轰然巨响猛地乍起……

司机师傅吓得浑身一个激灵,头也不回,下意识就一脚刹车跺了下去。

而芩夏。

双手撑在前座的椅背上,哪怕一次急刹带起了强大的惯性,也没有让他的身形有半分的挪移。

道路自东西贯通,北侧是山丘,山丘之上的后山上,便是高速路的所在。

南侧是水稻田,这一段道路,恰巧是两边空旷的路段。

芩夏所乘坐的出租车对面,一辆垃圾车竟然直接将一辆商务车的车头撞的凹了进去。同时在十几辆车的后方,一辆加长货柜车横在了路,将沿途堵死。

至此一刻,几辆山地摩托陡然从山丘的树丛中轰鸣而来。

只是冲向商务车后的几辆奢华奔驰。

“保护……苏总!”车上一名保镖探出头来一声高喊。

这话音堪落,随即喧天而起,山地摩托上一人直接拉挂一把散弹枪的枪阀,直是将那副驾车门打出几个明晃晃的枪洞。

“卧槽!”那惊得浑身一抖,面色苍白间,还不忘破口大骂:“今天,今天他娘的是真邪了门啊!”

可芩夏,不屑冷笑——

邪门?

当然邪门!

这么一长串的奔驰AMGS级,单辆的就超过二百万以上,一连五辆同款,价值已然超过了千万。

却偏偏不上高速,走在了省道上。

到底是车主有病呢,还是被逼无奈呢?

细思极恐啊!

“手段玩得挺溜,就是不知道手底下有没有真功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