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天养张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开局县令,成为逍遥驸马》最新章节

小说:开局县令,成为逍遥驸马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板面王仔

角色:郭天养张彪

简介:方正一穿越至大景朝成为一名小县令
花费七年时间打造了属于自己的世外桃源,本想做个土皇帝逍遥一生
景和十三年,大景皇帝微服私访,偶然间误入桃源县……
皇帝初入县内满心震惊!
各种新奇之物,让人目不暇接
“抽水马桶为何物?竟然如此方便!嘶…你们竟然用纸…??”
“这镜子也如天上之物?”
“还有这……”

书评专区

超凡大卫:换皮玄幻文嘛,就把他当吞噬星空类似就好了,不过作者也心里有数的把本书放到了奇幻没放到科幻

超级游戏帝国:哎呦我去,这已经 不是屎里掺毒了,这他妈就是一个智障拿着一泡屎对你说“你连这么美味的东西都不吃?真是奇葩。”智障作者看谁都奇葩殊不知自己才是那个真正的奇葩。

无限女装山脉:这本书的评分真真切切揭示了,人性本恶的概念。

开局县令,成为逍遥驸马

《开局县令,成为逍遥驸马》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0章

次日一早

方正一被小桃叫醒,睡眼朦胧的等着小桃伺候穿衣。

嘴里含糊道:“几时了就给本少叫醒了?”

“正午啦!外面那两个京城商人等着见您呢..”

小桃熟练地帮他穿好了官服,冰凉的湿毛巾一把扣在了他的脸上。

方正一顿时一机灵,精神了不少。

“哎呀,本少几日都没有睡好了,你也不能温柔点。”

小桃不说话,无奈的看着他,方正一一天最少睡6个时辰,她不能理解。

睡这么长时间不累么,再躺下去怕是要生疮了!

方正一心里苦哇,没啥娱乐生活除了睡觉还能干嘛?

本少心中的痛谁能懂。

换好衣服后方正一晃晃悠悠的走出了卧室。

为了方便,方正一的整个起居室都修在了衙门后院。

同时衙门为了应对桃源县的各种新模式还做了一番相应的改造。

有会客室,调解室,文书室等等大体上更像是现代的**机构。

此刻景帝二人所在的房间乃是方正一当初重修衙门前单独设立的出来的一个房间。

此房间位置偏僻,隔音优秀。

屋里只有一条长桌,几把椅子,几个柜子。

房间没有窗,四周点满了油灯,房间正对门口的一面墙刻一行诗“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下面桌子上则是摆放了一件怪异的装置。

一个巨大的喇叭,尾部带了一根针,下面则是对应了一个摇把跟铜柱,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屋子整体透露着简约但不简单的意味。

景帝背过双手,注视着墙上的诗句,一时间陷入沉默。

……….

没多久,方正一便带着张彪进到屋内。

对着两人打了声招呼。

景帝缓缓转身,道:“方县令,此诗是你做的?”

“不,只是从古籍残片中所得,见写得好便刻在这墙上了。”

方少爷毕竟是体面人儿,抄诗这事儿还干不出来。

景帝感叹道:“好诗啊,未能见全篇实在是憾事。”

呦!没看出来,还是个爱国商人!

方正一心里琢磨着,嘴上却说道:“二位已经决定订购茶叶了?”

景帝点点头:“承蒙方县令照顾,希望今后能顺利合作,这茶叶也能在京城打出一片销路吧。”

“交易完成后我们即刻返京。”

“郭大,取银票!”

郭天养掏出银票摆在了方正一面前。

“方县令那茶..要从何处取货呢?”

“呵呵,已经帮你们准备好了,张彪!”

张彪上前一步,从背后解下一个包裹,里面整整好好摆放了20块茶砖还有一个铁牌。

“这有二十块茶砖,每块一斤,验验货吧。”

“还有这桃花徽记,以后再来记得贴在马车之上,在桃源县保你畅通无阻,再来进货自会有人找你们,不必来见我。”

说完方正一递过去两张纸。

景帝接了过来,一张是与桃源县的合作合同,另一张则是保密协议。

仔细研读过后,景帝觉得合同没什么问题,内容大体与酒桌上商量的一致。

不过保密协议就有些问题了,于是开口道:“方县令,为何不可对外提及桃源县?”

方正一微微一笑:“没什么,这只是阶段性的保密协议,我桃源县人少地狭资源有限。”

“可是偏偏特产又抢手,这产能不够只能出此下策了。”

“二来也是保护你们的利益,现在这桃源县的茶叶目前可是你们独家销售。”

“而且外来人口涌入怕是会危害本地治安,我桃源县百姓纯良质朴,本官怕他们被带坏了!”

“那下面这条违背誓约者口舌生疮,四肢无力 出虚汗 头晕目眩…….¥#%@!…被桃源县百姓吐沫淹死能不能改改?”

“不能。”

“以上解释权归桃源县所有,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景帝擦了把虚汗,这是黑心合同啊!保密那些毒咒他倒不在乎,可是这个最终解释权是个什么鬼东西!

思考片刻后景帝还是一咬牙直接在上面按了一个红手印。

反正用的是假名,签就签吧!

郭天养的看的是龇牙咧嘴,连带瞅方正一的目光也带了几分惺惺相惜。

真是个当太监的好料子,吃人不吐骨头哇!

见景帝按好手印,方正一拿起合同满意的看了一眼。

“还要麻烦二位再把这份合同念一遍。”

“张彪!准备一下!”

张彪绕过景帝熟练的从后面的柜子里掏出了一卷银箔,然后走到喇叭前转了几下摇把,把银箔贴在了铜柱上。

“方县令,这是什么意思?”

方正一热情的拉着景帝的手走到喇叭前。

“来来来,二位跟我来,请对着这喇叭把这上面的内容再原原本本的读一遍就好了。”

“实不相瞒,这是我桃源县特有的风俗,对着这个东西说话,才能证明合伙人心诚。”

“不必担心,这只是一个小小的仪式罢了,一会儿我数一二三你们便开始说。”

景帝现在又是满脑子问号。

不过手印都按了,说就说吧。

待方正一喊完一二三后,景帝开始拿起保密协议念了起来。

同时张彪也开始转动摇把。

景帝边念边观察,就见自己说话时,那个喇叭尾部的细针不断点到银箔上,留下了一片密密麻麻的小点。

盏茶的时间过去,两个人都念完了,张彪取下银箔转身走出了房间。

景帝心里像猫抓一样迫切的想知道那银箔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不过很可惜方正一没给他这个机会。

念完之后直接把人撵走了。

盏茶的功夫,景帝跟郭天养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站在衙门口外同时陷入无语…..

突然身后驶出一辆马车,车夫热情的朝着两人喊道:“二位老爷是否要乘车回京啊?”

“我受县太爷之命送来送二位老爷的!”

还算是个人!景帝有些欣慰。

郭天养也是高兴几分,没想到方正一心还挺细,车都安排上了,倒省了自己不少麻烦。

于是二人直接登车,准备返京。

刚一坐稳,车夫从车外探头进来,谄媚道:“二位老爷,诚惠十两银子。”

郭天养:“………….”

景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