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苓孙予柔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总裁,夫人携多个马甲为你护航!》最新章节

小说:总裁,夫人携多个马甲为你护航!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暮小靓

角色:白苓孙予柔

简介:从小就被亲妈扔在乡下,由奶奶抚养长大,她也知道,十多年后亲妈突然出现,必是有了什么变故
果然,改嫁后的亲妈对她唯一的‘要求’,就是替妹妹嫁给个貌丑的短命鬼
她表面上唯唯诺诺,那些人说什么她都不辩驳;实际上,她早已有了计划应对
只是,那位未婚夫冷不丁就带着礼物上了门:在我死之前,我都会罩着你的
这未婚夫够意思啊,她干脆亲自出手,为他续命
吃瓜群众们等了几年又几年:嗯?说好的最多活两年呢?这位帅哥你到底是谁?!

书评专区

星际盗墓:其实应该属于干粮,但是想象力加分

文娱救世主:侮辱英烈。黑名单+1。祝智障作者全家火葬场。

快穿之横行霸道:还可以,女主是无敌流,苏爽,世界复杂度写的比男频好,但是里面人做事时不时逻辑不通。。喜欢里面那个小变态**,走路哒哒哒,女主一叫就来,对外人又是狠戾变态。看书评大家都说第一个故事不能看。

总裁,夫人携多个马甲为你护航!

《总裁,夫人携多个马甲为你护航!》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7章

季家人被白苓这幅淡然的表情气的差点吐血。

她到底知不知道她手里拿的是什么啊?

就算不知道,刚才她们的声音那么大,也应该听到了吧?

她为什么还可以这么冷静?

从白苓接过礼盒,傅琛就在观察白苓的表情,她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是不知道这条项链的贵重,还是无论多贵重的东西,她都看不上眼?

想到此,傅琛冰凉的唇露出几不可见的笑,有意思。

“按规矩,要的。”傅琛垂眼看着白苓,“若没准备,可以不用。”

“这样啊?”白苓白皙的手指摸着下巴,认真想了想,她似乎没什么东西可以送人。

想了许久,白苓从她兜里掏出一个很小的陶瓷瓶,从里面倒出一粒褐色的药丸一样大小的东西,“送你这个吧。”

挺吝啬的,就给了一粒。

傅琛盯着那颗不知道什么的丸子,冰凉的唇没忍得住抽了两下。

还真是……

白苓见他不接,挑眉,“看不上?”

傅琛咳了一声,接过她手里的东西,“挺不错。”

“我送的东西,没差的。”白苓把双手**兜里,“别看它小,这玩意挺值钱。”

白苓想了想,很认真的说了一句,“比你那条项链值钱。”

季家人从白苓给傅琛拿了一颗不知什么的东西出来后,一个个都傻了。

全部站在原地半天没反应过来。

就连挺包容白苓的季易安此刻也有些懵。

这白苓……

没给傅少准备礼物,她们季家可以准备,可她手里拿的拿什么东西,居然拿这个当见面礼送给傅爷。

她到底知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白苓!”孙予柔从震惊中回过神,没忍得住,怒吼了一声,“你要把我的脸丢到什么时候?给傅少的见面礼,你怎么能拿这个……”

这他妈是什么东西?

孙予柔认为自己快被白苓给逼疯了,一下子就说不出话来了。

季欣蕙本就恨白苓,忍不住嘲讽,“没见过……”

世面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季欣蕙就看到了傅琛阴冷的脸,适时的止住了。

到嘴边的话,来了个华丽丽的大转弯,“你知不知道这条项链多少钱?”

白苓淡淡瞥她一眼,“你刚刚不是说,二十亿?”

“既然知道是二十亿,你还送傅少这个?你这东西值二十亿?白苓,我们季家不是准备不起见面礼,可你不能拿这么寒酸的东西磕碜傅少吧?”季欣蕙幸灾乐祸。

最好是把傅少给得罪了,不娶白苓,才好。

看她还拿什么在季家嚣张!

季老太太也是气的不行,可终究还是压制心里的怒气,弓着腰对傅琛道,“抱歉傅少,这孩子刚从乡下来,不是很懂规矩,见面礼我们季家会准备好的。”

这件事是她的疏忽,原本以为这种形式的联姻,傅少不会在意,也不可能会给见面礼,她就没让人准备。

眼下真是丢了人。

白苓丝毫没在意季家的话,很无所谓的看着傅琛,“不要可以还我。”

“为什么不要?”傅琛对白苓的兴趣越来越深,说话时,眉眼都带着笑,“这是什么?”

“可以救命的东西。”白苓眼睑微抬,眸子紧盯傅琛。

傅琛修长的手指微微一僵,视线跟白苓触碰,眸子几不可见的眯了起来。

好凌厉的目光。

她看似漫不经心的在盯着他看,实则那双眸子很具有侵略性,尽管他带着面具,仿佛依然能够穿透面具,看到他的脸。

两人对视良久,傅琛收回视线,笑了,“的确比我的项链值钱。”

季家人听闻,都瞪大了眼睛。

傅少这是怎么了?

那东西明显很廉价,他怎么还说比水晶之恋更值钱?

傅琛把东西揣进兜里,垂眸看向白苓,“你要走么?我送你!”

温和的嗓音,如沐春风。

“行。”白苓一点都不拿自己当外人,很不客气的转身就走。

留下季家人在原地凌乱,愤怒。

“奶奶,真的要白苓嫁给傅少吗?她还没嫁就这么嚣张,若真是嫁了,岂不是要骑到我们头上来?”季欣蕙咬牙切齿的开口。

她刚刚都快被白苓气疯了,可对方仗着傅少在,她又不敢拿人家怎么样。

季老太太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她看向季馨,眸子冷了几分,“馨儿,你真的想嫁给傅少吗?”

季馨抿着唇,眼里的嫉妒几乎要喷出来,但在季老太太面前,敛住了她的嫉妒。

她点点头,轻声道,“是的奶奶,姐姐毕竟没有养在我们家,对我们没感情,如今仗着傅少的身份这么欺负你们,我看不过去,我也是季家的孩子,也该为季家做点什么。”

“好。”季老太太很满意的笑了,“我果然没有白疼你,这样吧,我们先回家,这件事我来想办法。”

对老太太的决定,季家没人说什么,都跟着她回家了。

送白苓回去的路上,傅琛让江时越和邢宇先走了。

他开车,让白苓坐在副驾驶位。

一路上,白苓靠在座椅上,一直在低头玩手机。

路光偶尔掠过,给白苓本就清冷的脸上增添了光彩。

“若是不愿意,我可以取消婚约。”车子行驶到一半,傅琛侧首,看了眼白苓,不平不淡的开口。

白苓刚打开一局新的游戏,闻言,抬头,挑眉看他。

傅琛握着方向盘的手指,骨节分明,指腹泛白,他停了车,身子微微倾斜,薄唇微启,“你若是被逼,可以选择不嫁。”

白苓手搭在窗户上,撑着脑袋,声音懒散,“听说你挺有钱的。”

“比一般人有钱。”傅琛打开窗户,点燃一根烟。

“也挺有势的。”白苓的声音很轻,仿佛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

“一般人不敢惹。”傅琛吸了一口烟,吐出烟圈,他微微侧首,深邃的眸子掠过一道光。

白苓点点头,眉眼低敛着,“我缺钱,也缺势。”

傅琛手上的动作一窒,随即勾唇,“行。”

扔掉烟头,重新启动车子。

他没有送白苓回季家,先带她去吃了饭。

晚上的饭局,傅琛和季家人都没吃饭,他猜想小姑娘应该饿了。

饭后把白苓送回季家,白苓让傅琛把她放在季家门口。

等待傅琛的车离开,白苓才眯着眼,转身去了历城中心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