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少阳龙小芸《都市无敌相师》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都市无敌相师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心斋劫

角色:陈少阳龙小芸

简介:“姐姐,快脱掉衣服,我要在你身上画符,否则性命堪忧!”
“美女,你身怀大凶之兆,我马上帮你解掉!”
“老板娘,你丈夫身中邪术不行了,这事只能我帮你了

城里人都怎么了?好心提醒你们竟不领情!

书评专区

钢之魔法师:很轻松的一本书

太平宝鉴:和滚开的极道天魔设定类似

花与剑与法兰西: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一个大男人,看这书看着看着就开始跳章,只为了看后宫的勾心斗角了….其余的情节我居然看不下去

都市无敌相师

《都市无敌相师》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当陈少阳来到病房时,秦浩天已经着手诊治了。

而且他切脉手法相当老道,连陈少阳都佩服不已,若在其他情况下,肯定拥有最耀眼的光环。

但现在,龙千均压根就没有生病,纯碎被煞气困住了三魂七魄。

“你还敢来,等把戏拆穿了,看老子怎么收拾你!”雷鸣回头看到陈少阳忍不住冷声道。

他今天被陈少阳打得跪在地上,怨念何其的大,不然也不可能专程去把朋友接过来打脸了。

“你想怎样?!”

陈少阳眉头一皱,冷声问道。

“呵呵!怎样?!”

雷鸣冷笑一声,自信满满道:“忘了告诉你,以老子兄弟的能力,随时可以请你进去喝茶!”

“那等你拆穿再说吧!”

陈少阳轻笑一声,不再争辩。

“老子看你装!”

雷鸣冷哼一声,也闭上嘴巴,静等结果。

差不多半个小时,秦浩天就诊断完了,脸上自信满满,看来诊断出结果了。

“秦神医!我爸怎么样?!”龙小芸急忙问道。

秦浩天笑了笑,解释道:“龙先生并无大碍,只要施以金针,再辅助汤药,自然能药到病除。”

“真的吗?”

龙小芸闻言精神一震,胡小惠也是满脸惊讶。

这段时间,她们还是第一次听到,有医生说出这么自信的话来。

雷鸣回过头看向陈少阳,讥讽道:“小子看到了吧!有病还得找医生!你那些把戏跟本没用。”

陈少阳并没理会,而是看向胡小惠道:“你怎么想?!”

“啊!?”

胡小惠微微一楞,犹豫半天道:“要不先让秦神医试试,若不行的话,再请小太爷出手!”

“呵呵!”

陈少阳轻笑一声,微微摇头。

胡小惠太天真了,或者太把龙家当回事了,先不说他,就是秦浩天也不可能接受这种说法。

“龙夫人!这种骗子应该打出去,而不是让他捣乱。”秦浩天冷声道。

“阿姨!您怎么这么糊涂呢!”雷鸣也附和道。

“妈!我们得相信秦神医!”龙小芸也点头道。

“这……”

胡小惠作为胡家村人,更多相信风水有问题,但来的人是陈少阳,才让她有点犹豫。

“还是我走吧!”

陈少阳摇了摇头,道:“胡小惠!我今天来,算是应十年之约,以后再有问题就与我们无关了!”

说完,还未等胡小惠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走了出去!

“哈哈哈!真牛逼,真把自己当成人物了!”

“江湖神棍罢了!”

紧接着雷鸣和秦浩天的讥笑声也跟着传来。

不过他并没有在意,因为要破葬凤局,必需在有限时间内,找到宿主身上的煞器,这并不容易。

唯一遗憾,就是他师父的风水局被人破了,这点让他很不爽。

只是他刚走到院子,胡小慧就追出来往他面前一跪:“小太爷,我错了!求您救救我老公吧!他快不行了!”

“怎么回事?!”

陈少阳微微一楞,心说这也太快了吧。

依他的推算,龙千均至少能坚持到引煞入宫那天。

“您去看一眼就知道了!”

胡小惠拉着陈少阳直奔二楼。

进了病房后,他才知道怎么回事。

因为龙千均身上插满了针,鼻子、眼睛、嘴巴、耳朵流出许多黑血。

龙小芸早就吓得傻在原地,雷鸣静静站在一旁眼中闪烁着异样。

秦浩天则拿着手机,开着微信视频求助,只不过电话里却传来一阵咆哮。

“你这二三十年的医术白学了吗?”

“是不是病你都看不出来吗?”

“这种事也是你能插手的吗?”

“马上滚回上京!”

秦浩天吓脸色发青、嘴唇发紫,忍不住瑟瑟道:“但病人七窍流黑血,怕是活不了多久啊!”

“混账东西,老子马上定机票来合阳!”电话里又传来一声咆哮。

“不用了!”

陈少阳突然插了一句,走过去对着视频道:“让他把针拔了,剩下的事交给我!”

“你是?!”

视频里那中年人微微一楞,秦浩天也有点难以置信。

“我姓陈,住在胡家村!”陈少阳淡淡开口道。

“胡家村?胡八爷是你什么人?”中年人惊讶道。

“我师父!”

“原来是八爷高徒,失敬失敬!”

中年人满脸震惊,然后歉意道:“陈大师您好!犬子不知轻重,没有冒犯您吧!”

“没事!年轻人嘛!”

陈少阳摇了摇头老气横秋道。

“对对对!年轻人不懂事!”

中年人先是一楞,再对着秦浩天咆哮道:“混账东西!还不给陈叔叔道歉!”

“什么?”

秦浩天差点暴跳如雷。

刚才还在别人面前拽得不行,转眼又要叫别人叔叔,陈少阳比他小十多岁啊,这怎么叫得出口。

雷鸣在旁边也是脸色狂变,龙小芸更把肠子都悔青了,她若再不知道陈少阳有能耐,那就是真傻了。

“快点!还有你陈叔叔说什么,你就乖乖配合,不然老子打断你的腿!”中年人又咆哮道。

“我……”

秦浩天满脸苦涩,不过看到老爸吃人的样子,还是对着陈少阳鞠躬致歉,喊了声陈叔叔!

“行了!把针拔了,除龙小芸,其他人都滚出去。”陈少阳不耐烦的挥手道。

“你……”

秦浩天虽然很怒,但还是拔掉银针,和雷鸣等人老老实实的滚了出去。

片刻后,房间里就只剩下龙小芸、陈少阳和床上躺着的龙千均。

“陈……陈先生?!”

龙小芸微微低头,双手搓在一起,像极了犯错的小学生。

“别说废话,先把衣服脱了!”

陈少阳吩咐一句,就从帆布口袋里掏出符水、朱砂、符笔等物。

龙小芸虽然不知原因,但还是老实把衬衣给脱了。

“剩下的也脱了!”

陈少阳头都没抬,自顾自调试着朱砂。

“啊!”

龙小芸挣扎半天后,还是把剩下的脱了,只不过双手把她那挺傲的身材,捂得严严实实的。

陈少阳抬头一看,皱着眉头道:“捂着干撒?我要在你身上画引煞符!”

“哦!”

龙小芸羞耻的展开双臂,同时闭上双眼。

一来是避免尴尬,二来是她委屈得想哭,生怕眼泪流出来,她从未在男人面前脱光衣服。

“别乱动!我开始画了!”

陈少阳不解风情的冷哼一声。

龙小芸顿时感觉一阵**,像被人舔似的,先是手臂、再是后背、最后是前面。

实在忍不住了,她才睁开眼睛。

然而没想到,她却看到陈少阳面无表情、双眸深邃,直到符画好了,都没多看她一眼。

这时,她都有点怀疑自己的魅力,或者这家伙取向有问题。

“傻站着干啥?按住你爸眉心!”陈少阳提醒道。

“哦!”

龙小芸委屈应了一声,只好照做。

但她把手放在她爸眉心时,顿时发生了非常神奇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