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圣辰夜凌辰凌辰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阴阳圣辰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魅眸雪寒

角色:夜凌辰凌辰

简介:武道寂灭,窃转阴阳,轮回今生,星辰绽放
君临天下,羽落穹苍,俯瞰众生,我即为皇
乾坤再造,天地洪荒,神魔之乱,诸天苍茫
前世尊位,铸我今生逆乱之始,问鼎玉宇苍穹
吾乃圣帝之尊,可吞日月,可逆轮回,掌万世乾坤

书评专区

网游之一枪飙血:狙击类经典之一一直想问现在的虚拟网游为什么没有当初的味道了,或许这本书在现在看来不那么好看,但经典就是因为在心中的那份怀念啊。粮草

你有科学,我有神功:这类聊天群的小说,主世界其实是最没意思的,作者都想写的有意思点,但是很难。

超魔杀帝国:多少年前的仙草,现在可能没当时的感觉了。

阴阳圣辰

《阴阳圣辰》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四章 交办差事

在这种竞争残酷的大势下,夜侯府,却是处境艰难。

如今,苍狼会试只剩下最后半年时间了。前任夜凌辰的表现,可谓是一塌糊涂。该完成的考核,还欠下一大堆没有完成。

即便没有发生被人陷害这事,他夜凌辰也是最多只有三四成希望通过考核。

不过,如今的夜凌辰,却是毫不沮丧,相反,他却是兴奋之极。

“强者为尊,看来这等生存法则,上至诸天,下至凡俗世界,莫不如此。前世我未曾修炼至巅峰,无缘体会那至高境界的强大,今生大好年华,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了!”

前世,他是神帝之子,地位高超。几乎没有人敢得罪他。这一世大难不死,终于可以痛痛快快修炼,痛痛快快地享受一把冲击武道巅峰的感觉。这才是他喜欢的舞台啊。

“答应了父亲三天内将自己的身体调理好,这三天时间,可得好好利用。而且我现在的身份,是参加苍狼会试的诸侯传人。这苍狼会试还有半年时间,就要到总考的时候。我如今身夜候府传人,这诸侯之位虽然不算什么,却总得给父亲涨点面子,不能让父亲连诸侯令都保不住。”

脑子里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夜凌辰发现,时间紧迫啊。

不得不说,这断魂散确实够狠。别说前任夜凌辰,就算是实力再翻一倍的人,也是肯定性命难保的。

现在夜凌辰重获新生,得了前任夜凌辰的肉身。但是这副肉身伤势可真的不轻,如果不处理一下,别说三天后调理好,就算苍狼会试这个月底的小考,恐怕也要错过。

苍狼会试,每个月都有小考,成绩都是要累积的。一旦错过某一个月的考核,就会落下很多的功课。

本来前任的夜凌辰,已经欠了一大堆功课,再拖下去,恐怕等不到总考,他就被踢出局了。

这却是夜凌辰不愿意看到的。

如果是前世,这种伤势,身为神帝之子,钻研丹道百万年,随随便便一枚丹药,便可以让他瞬间恢复的龙精虎猛。

可是如今这条件,跟前世完全没法比。

好在夜凌辰前世掌管天狼书苑百万年,阅尽诸天典籍。从凡俗位面,到诸天神道,涉猎广泛。

处理这种伤势,倒是小事一桩。

休息了一晚之后。第二天一早,夜凌辰略作思考,拿出笔墨,写了一份清单

“福伯!”对着门外喊了一声。

福伯是夜侯爷特意给夜凌辰安排的随从,专门照顾夜凌辰的日常生活,饮食起居。这次夜凌辰在桂花楼吃早点着了道,福伯也没少挨批。

昨天一整晚都是心绪不宁。正所谓主辱仆死。按理说,他福伯是应该以死谢罪的。

不过他实在是不甘心,伺候这个小侯爷,他不可谓不用心,可是这小侯爷着实是有点不怎么上进。

别家诸侯跟着小侯爷的仆从管家,吃香的,喝辣的,走到哪都受人追捧。他福伯伺候的这位,没事就整点幺蛾子,稀奇古怪的花样隔天就有。

而这小主子,一旦惹了什么事,动不动就让他福伯去顶缸。

所以,跟着夜凌辰这些日子,又是灭火,又是顶缸的。福伯非但没有感觉到地位提升的荣耀,反而是劳心劳力,大有吃不消的感觉。

不说别的,这位小爷花钱方面就从来没个数。今天这个朋友出了事,他出钱摆平;明天那家兄弟闯了祸,还是他出钱搞定。

虽然夜候爷在金钱方面十分大方,但是也禁不住这位小爷这么挥霍。这不,这才到月中,这个月的花销已经见底。

所以,福伯如今是能得清净便是福,一听到夜凌辰的声音,脑袋便开始犯疼

但是主子叫唤,他不能不应啊。

“小侯爷,老身办事不利,没能照顾好小侯爷,请小侯爷狠狠责罚。就算革了老身这份差事,老身也绝无怨言。”一进门,福伯就跪倒在地。

前面那些“办事不利,请求小侯爷责罚”云云,那都是客气话。夜候爷都不追究了,那就代表他福伯逃过一劫了。

这位小侯爷虽然纨绔,虽然不上进,倒没有虐待属下的不良嗜好。

要是换做前任夜凌辰,怕是听不出福伯这番话的真正意思。可是如今的夜凌辰,有前世百万年的阅历,可谓是世事洞明,人情练达。

闻弦歌而知雅意,知道福伯这个管家是被前任夜凌辰折腾怕了,想撂挑子不干了啊。

夜凌辰也不揭破,呵呵笑道:“福伯啊,我父亲派你跟着我,原本是想赐你一桩富贵。这段日子,富贵倒是没让你享受到,你忙前忙后,给我擦屁股灭火,功劳苦劳我都记在心里。”

福伯一愣,今天这是刮的什么风?这位小爷,什么时候学会说这种知冷知暖的话了?

“福伯,这个月的例钱,已经见底了吧?”夜凌辰不等福伯开口,又似笑非笑地问了一句。

“这个……那啥……”福伯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嘘寒问暖般的交谈,一时间倒是手足无措,几乎是想拍胸脯保证,这事不用小侯爷担心,我福伯来安排。

可是转念一想,不对啊!我这胸脯拍下去,这些窟窿上哪找钱去填补啊?这位爷今天嘴巴跟含了糖似的,不会是换花样来整我吧?

一念间,福伯的警惕感瞬间飙升。

看到福伯心有余悸的样子,夜凌辰哈哈一笑:“福伯,是这样的,我这里有一张清单,上面列了一些药材。你去药灵殿按分量照取一份。”

福伯有些木然地接过清单,脚步却是一动不动,心里产生了各种费解的想法。这小侯爷今天是怎么了,平时都是让自己处理一些乱七八糟的闲事,怎么今天干起正事了?

“福伯,经过前段时间的观察,你的办事能力,我是放心的。你手上的这份清单,你一定要收好,这是千金不换之物,你拿去药灵殿,找他们的负责人。”

“找负责人?小侯爷,这药灵殿的负责人可不是一般人说见就见的。买这些药材,殿里随便找个人就可以抓。”福伯眉头皱起,缓缓说道。

“你去便是。如果药灵殿的负责人不见你,你就告诉他们,过了此村,再无此店。”夜凌辰并未多解释什么,只是脸上浮现出一抹神秘的笑容。

福伯此时忍不住想要摸一下小侯爷的额头,看是不是中毒太深神志不清了。

药灵殿的门槛有多高,药灵殿的人有多傲慢,福伯是最清楚不过的。每次去给小侯爷置办灵药,他都是领教过的。

“福伯,我知道你一定很费解,觉得我可能是糊涂了。但我告诉你,你手头这张清单,那不是一般的清单,那是一张上古失传的丹方。”

“丹方?还是上古失传的?”福伯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小侯爷,你别消遣老身了,咱们夜侯府什么时候有上古失传的丹方了?”

福伯真的要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