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牧长孙无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大唐:什么?咸鱼都能升级》最新章节

小说:大唐:什么?咸鱼都能升级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烟雨’

角色:秦牧长孙无忌

简介:“叮!系统检测,宿主已在教坊听曲两个时辰,符合咸鱼行为,奖励【琴仙传承】

“叮!系统检测,宿主已在长孙府酣睡四个时辰,符合咸鱼行为,奖励【吕布战力】

穿越大唐五年,他成功靠着咸鱼系统——
混成了一条咸鱼!
不过他是一条有志向的咸鱼!
败突厥、战世家、开商行、娶公主、降女帝……
从寒门布衣,一路成长为修罗驸马爷、万世镇国公
看不惯我?你来打我呀!
打不过?那你就边上乖乖待着吧!

书评专区

隐形守护者:最大赢家:有人说飞卢这地方的书都有人看?那是你不懂飞卢的优势啊!去起点看书好比谈恋爱,而去飞卢呢,就是去享受服务的,各种跪式服务,包你毛毛躁躁的来,舒舒服服哒走!对!我举的这个例子就是海底捞!

木叶之光:勉强干草,前中期可看,后期没意思,完全为了跟着剧情走生硬推演,比如说不杀团藏留着来恶心自己,针对自己那么多次,却轻轻放过,真tm恶心,别人杀你全家x你母妻女儿,一句以德抱怨就放过了?都快成圣母玛利亚了

洪荒之妖皇逆天:没意思,起点太高。

大唐:什么?咸鱼都能升级

《大唐:什么?咸鱼都能升级》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0章

“王玄霖,你真以为仗着王氏名号便可以称霸天下了,你若想赖账。”

“我长孙府,决不答应。”

“我尉迟府,决不答应。”

“我秦府,决不答应。”

“俺程府,决不答应。”

长孙冲几人皆是站了出来,看向王玄霖,眸中迸射出寒光。

想比身份背景,他们四人可不服。

“你们!”

王玄霖胸口隐隐阵痛,他没想到,有朝一日竟被人逼到这个份上。

突然,王玄霖缓缓转头,目光落到了张连成身上。

张连成一惊,你特么的不会让老子替你爬吧。

就在两人眸光交汇瞬间。

秦牧开口,淡声道:“让你手下那条狗替你爬也可。”

语不惊人,死不休。

秦牧自认为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张连成与王玄霖已经触碰了他的底线,自然不会留情。

“这…这秦牧小郎君真是太刚了,左手王玄霖,右手张连成,统统拿捏…”

“你们不知道,昨日那张连成便在长孙府与秦牧小郎君为难,不过被陛下训斥了,今日他这是请王玄霖来报仇的…”

“这两人平日里便狼狈为奸,仗着背景深厚,胡作非为,今日看他们怎么收场。”

周围一帮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开始评头论足。

尤其是与两人有过节的,更想趁机踩上几脚。

“你说谁是狗!”

张连成的火气蹭的一下便蹿了起来,秦牧竟在大庭广众之下辱骂他是狗。

秦牧也是句句扎心,每次只需一句话,瞬间便让张连成,暴跳如雷。

“不是吗?”秦牧抬头直视他,“不是你,让你主子替你报仇吗?”

“你主子若不是为了你,怎么会输于我,要像狗样从这里爬出去。”

犀利的言辞令两人如坐针毡,如芒刺背。

“秦牧,你休要在这挑拨离间。”王玄霖怒视他,冷声道。

虽然他刚刚真想让张连成替他爬。

秦牧轻笑,端起杯盏,啖了一口,“那你爬,我赶时间。”

众人看着被秦牧戏耍的两人,哄堂大笑。

没想到平日里,欺行霸市,嚣张跋扈的王玄霖和张连成两人。

竟被秦牧玩弄于股掌之间。

“你找死!”

张连成怒骂一声,就要冲上前去。

程处默三人瞬间拦于张连成身前,“你想动手,我们兄弟三人奉陪到底。”

虽然单打独斗他们谁也不是张连成的对手,但若是三人联手,怎么也能将张连成打的满脸花。

王玄霖强忍怒气,向前一步,心平气和道:“秦牧,做人留一线,事后好想见。”

“事情闹大了,于你长孙府与王氏都不好。”

“你我各退一步,怎么样?”

虽然王玄霖不愿,但他也只能向秦牧低头了。

秦牧抬头望向他,眸光略显平淡,开口道:“爬出去!”

王玄霖听了,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

正常人能干出来这事?

就特么的会说一句话?

你是复读机吗?

长孙冲眉头一皱,走到秦牧身边,低声道:“表弟,差不多就算了,王玄霖是不可能爬出去的的,若是事情闹到陛下那里,我们长孙府也要受牵连,现在还不是碰他们的时候。”

这事倒不是长孙冲怂。

他们虽然不怕,但若是将他们背后的势力牵扯出来,便不好收场了。

毕竟李二刚刚登基月余,根基未稳。

他们不能给上位添麻烦。

秦牧闻言,点了点头,“全凭表哥定夺。”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长孙无忌对他视如己出,他不能不顾及长孙府的声誉。

紧接着。

秦牧望向王玄霖,轻言道:“算了,我们大人大量,不愿与你们这些宵小之辈计较,给我道歉,并赔偿黄金五百两,今日之事便算了。”

话落,王玄霖一口回绝,“五百两黄金,你休想!”

虽然王氏财大气粗,但钱也不是这么个花法。

“那好。”秦牧却是不急,“那就没得商量了,从这里爬…”

话还没说完,王玄霖打断他。

“好,我答应你,五百两黄金便五百两。”

虽然这些钱于王玄霖自己而言也得伤筋动骨,但他不愿在此多待。

说完,便让随从去取黄金。

须臾。

砰!

黄金置于地上,王玄霖起身便要走。

秦牧开口阻拦,“等等…”

王玄霖怒目而视,“秦牧,你还想怎样?”

“不怎么样?给我道歉。”

“你!”

“对不起,秦公子。”

丢下话,王玄霖带人落荒而逃,今日这脸,算是丢到姥姥家了。

此时,程处默突然望向一旁,“我说张连成,你还添脸站在这里干什么?等着留你吃饭?”

“还不赶快滚。”

张连成气的面容充血,“你们给我等着。”

他这五品将军在外面还看的过去,可面对程处默几人,没人会卖他面子。

张连成怒气冲冲的向外走,没走几步,便看到襄城公主看向秦牧那温柔的眼神。

此刻,他的心都碎了。

他倾心襄城这么久,可换来的永远是那双淡漠的眼眸,甚至连话都不愿意跟他多说一句。

可襄城仅仅不过与秦牧有两面之缘,看向秦牧的眸光却如此温柔。

只一瞬。

张连成的血液直冲大脑,双目猩红,怒火中烧,脑海中满是襄城对秦牧的温柔。

“啊!”

张连成嘶吼一声,从怀中摸出一柄锋利的匕首,箭步冲到秦牧身前。

“秦牧,给我死来!”

唰!

手起刀落,寒芒一闪。

这一幕吓坏了众人。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张连成竟向秦牧痛下杀手。

“混蛋!”

“张连成,尔敢!”

“秦牧,快躲开。”

“表弟!”

长孙冲四人皆是一惊,怒吼着向张连成冲了过去。

襄城亦是站了起来,惊呼道:“快,拦下张连成!”

她身旁的护卫,应声而出。

秦牧望着冲来的张连成,风轻云淡,波澜不惊。

吕布战力加持于身的他,早已不是张连成可以伤的。

左臂猛然抬起,挡住张连成挥斩而下的手臂。

右手如蛟龙探海,向张连成胸腔轰去。

砰!

张连成一声惨叫,翻飞而去。

长孙冲几人望着突如其来的一幕,停了脚步。

所有人看着毫发无损,泰然自若的秦牧与飞出去的张连成。

惊的说不出话。

秦牧会武术?

这…

这也太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