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虐死后,她转身嫁给渣总死对头苏沐寒司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被虐死后,她转身嫁给渣总死对头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沐茵

角色:苏沐寒司夜

简介:【虐心+重生+言情总裁】
他说:“我们离婚吧!”
她说:“可以,陪我一天

那场阴谋,让她家破人亡,那场误会,让他们互相伤害,他把她当成储血工具,只为给白月光续命
就在他要摧毁她时,那个隐在黑夜中的神秘男子给了她一道光,殊不知他却是他的死对头,他宠她、爱她、她哭着说我不配
为了活着,她摆脱他,转身欲嫁给渣总死对头
他悔不当初,却不料他的白月光欲图烧死她
为了生下孩子,她撕开整块肚皮
重生后,他看着她和他如胶似漆,他跪下求她,却只换来四个字:覆水难收
他们终究形同陌路……

书评专区

流浪地球:悲壮但回过头看好像有点俗套

网游之学习雷锋好榜样:这个书堪称神书…太厉害了

重生野性时代:可笑的是,很多人祖宗八代泥腿子,现在也是社会底层认识两个破字,读了几本地摊,也超级喜欢民国范,活生生的阿Q。

被虐死后,她转身嫁给渣总死对头

《被虐死后,她转身嫁给渣总死对头》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3章

寒司夜隔着门,透过玻璃,看向病床上的人,她还在沉睡,戴着呼吸机,看着她胸口起伏,心也稍稍放松了。

正在这时,他的电话铃声响起。

拿起电话,苏沐两个字映入眼帘,他竟然有些想挂断,人开始莫名烦躁。

电话响个不停,他终于接通了电话,里面传来苏沐的声音。

“司夜,你快回来,我胃痛,痛的不行。”

说着电话被挂断,寒司夜烦躁的揣好手机,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雨还在稀稀疏疏下个不停,车子上的他,加大油门朝着苏沐家走去,与其是苏沐家,不如说是他另外的一个家。

阳台上,苏沐看着那熟悉的车子,嘴角勾起,果然这男人还是在乎她的,想到这里,她拿起那只颜色偏白的口红擦在自己嘴唇上,又把头发弄的凌乱,把睡衣的扣子解开两个,这才躺在床上,尝试着什么样的姿势能让他内疚。

“叮……”的一声,她听到指纹锁的门被打开,男子焦急的步伐走了进来。

“痛,痛……”

房间里传来她的哼唧声,寒司夜立马跑了进去,床上的苏沐蜷着身体,脸色煞白,嘴唇干裂的在床上哼着,胸前露出一片春色。

他连忙跑过去,询问道:“你怎么呢?怎么又胃痛?是不是没吃饭?”

“你回来了,你……你不在,我吃不下。”

她紧紧地抓住他的手,伪装的栩栩如生。

“你等着,我去给你拿药。”

随着寒司夜退下,苏沐的那张脸瞬间伸开,把玩着手上的情侣戒指,得意的翘起二郎腿。

听到他走来,她又哼着,眉头皱的仿佛一个老太。

“快把药吃了,休息一下就不痛了,我去给你煮粥。”

苏沐把药含在嘴里,这才道:“谢谢你,司夜,要是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说着她整个身体贴在他的身上,胸口处摩擦的他一阵烦闷,猛然起身,他冷声道:“我去给你做吃的,你休息一下。”

随着他的离开,苏沐的脸露出狰狞之色,吐出口中的药,丢在垃圾桶里,她握住拳头,眼睛散发出杀意,不知道赤月那个贱人给他下了什么迷魂药,竟然导致他对自己态度这么冷淡。

起身来到梳妆台前,拿起那包磨碎的药,握在手心里,她等不得了,今夜必须成为他的女人。

寒司夜把粥煮好,喂她喝下,想去医院,却被她阻止。

“司夜,赤月她今天没事吧!”

“没事了,差点就不行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心痛的窒息,连带着身体都开始颤抖。

感觉到他的异常,苏沐更加心烦意乱,起身倒了一杯水,倒入药,背对着的身体摇了摇杯子,看到药融化,才抬着杯子走了过来。

“你也不要太自责了,这次是意外,跟你没关系,你把这杯水喝了,去陪她吧!她毕竟还是你的妻子。”

这话一出,寒司夜更加有些内疚,看着她的眼有些歉意,“谢谢你,苏沐,你还是如此贴心,你放心,等她好了,我就去离婚,早些娶你。”

“好,是你说的”,话落,她把手中的水递在寒司夜身前。

寒司夜也没推辞,抬起水一口饮尽。

水喝完,他感觉眼睛有些疲惫,揉了揉太阳穴。

“怎么呢?是不是太困呢?要不睡一下又去?”

苏沐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用了,我还是去医院里看看。”

话落,刚想起身,就一阵天旋地转,他整个人砸倒在床上。

“司夜,司夜,你醒醒。”

她碰了碰床上的人,没有动静,不由勾唇一笑。

她趴在他的身上,手摸着他俊美的轮廓,笑的得意:“老公,别怪我,谁叫你这五年来都不碰我,甚至连亲都没亲过我一口,这下好了,都是你逼我的。”

说着她把他的衣服扒光,丢在床上,又把自己的衣服扒个精光,俯身亲在他的脸上,又掏出手机,照了好几张两人的亲密照,这才倒头大睡。

……

第二天,天终于放晴,太阳透过窗户洒在床上的两道相拥的身体上。

寒司夜睁开眼睛,头痛欲裂,看着这熟悉的天花板,有种不好的预感,手下意识地摸到一个人。

猛然起身,寒司夜看着怀中光溜溜的苏沐,整个人都不好了,昨夜那杯水定是有问题,否则他不会昏倒,也不会碰这女人。

想到这里,他俊美的脸瞬间布满怒气,把身上的女人推到一边,起来穿衣服,看着自己不着寸缕,他气不打一处来。

连忙穿上衣服,他冷声道:“苏沐,你还装,我知道你醒了。”

果然苏沐睁开眼睛,满脸委屈巴巴地看着眼前的男子。

“我……”

“你最好给我个解释。”

寒司夜冷冷地声音传来,眸子满是厌恶之色。

苏沐咬住舌头,硬生生咬出血,疼的她流出眼泪:“司夜,对不起,我知道你接受不了,可是五年了,你从来不碰我,我知道你还喜欢着赤月,我这也是没办法,我害怕你不要我。”

“所以你就在水里下了药。”

他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这几个字。

“是,对不起,反正我也是你的女人了,我任你处置。”

说着她低下头,默默流泪。

寒司夜看着她此刻的样子,冷声道:“下不为例。”

话落,他直接摔门而去。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苏沐气的把枕头丢在一边,现在的男人真是提起裤子就不认人。

可惜啊!昨夜什么都没干,这个软蛋,迷晕了啥都干不了,想起错过一次好机会,她就气的牙痒痒的。

看来那女人又得到了他一些谅解,不行,坚决不可以。

想到这里,她从衣柜里挑选了一套酒红色的超短裙穿在身上,化好妆,朝着外面走去。

寒司夜匆匆地去医院看了一眼赤月,发现她还在睡着,便去了公司,赤月这次因为她父亲的事,差点病危,他怕了,如果真的让他父亲陪葬,这一生她大概都不会原谅自己。

办公室,陈冲走了进来。

“寒总你找我。”

寒司夜蹙起眉头,冷声询问:“赤阳的事你去处理一下,就说我这边掌握了新证据,想缓缓再审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