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主角叫顾清风真特的小说怎么看?

小说:我在妖魔世界横行无忌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六个葫芦

角色:顾清风真特

简介:穿越到了妖魔横行的异世界,
还成了关押妖魔之地的一名小小狱卒,
尤其面前还有一个媚术无敌的绝色女妖——
该说不说,他也很想一心向上,但这谁顶得住啊!

书评专区

掌中星际:一本早期看了能让人心潮彭拜的书,简单的星际金手指设定,亮点是里面的力量设定和精彩战斗描写。

脑袋开花:文笔情节故事真不错

末世大反派:兔子流末世小说,主角是个真人渣。三观未定者慎入。

我在妖魔世界横行无忌

《我在妖魔世界横行无忌》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1章

一把造型十分别致的木剑。

为什么说造型别致呢?

因为一看到这把木剑,顾清风就想起了小的时候,家中老父亲为了不给自己买玩具,便随手弄了一个树枝,然后拿刀随便劈砍几下,削出一柄剑的模样,最后给自己耍着玩的那柄木剑。

“这就是木王剑?”顾清风面黑如炭。

他决定试试这木王剑,要是槐树妖敢骗自己,那他回去之后一定把槐树妖砍了,做成一把剑。

铿锵!

顾清风拔出腰间的制式长刀,随即运起九牛二虎之力,对着木王剑狠狠一砍!

只听咔的一声!

断了!

不是长刀断了,而是木王剑断了!!!

“槐树妖!你特么死定了!啊啊啊!”顾清风怒发冲冠,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一棵树给耍了!

“老子回去之后要是不把你砍…….咦!什么情况?”

顾清风话还没有说完便突然愣住。

他愣愣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断成两半的木王剑,居然又自己长了出来?!

而且断裂在地的那另一半剑刃此时居然如同活了一般,猛地钻入地下。

突然,惊变发生!

就在剑刃钻入地下的地方,竟然猛地钻出无数条成年男人手臂粗细的藤蔓,那些藤蔓好像章鱼的触手一般,张牙舞爪的朝顾清风袭来。

顾清风一惊,下意识的举起手中木王剑。

那些藤蔓似乎见到了主人似的,顿时停止了动作。

顾清风暗暗新奇,他好像明白了木王剑的用法,不由得拿剑一指不远处的一块一米多高石头。

顿时那些藤蔓好似接到命令一般,如同蟒蛇出洞,飞速的将石头缠绕搅动。

随即只听咔嚓咔嚓的声音不断响起。

待到藤蔓散去,那块石头已经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地碎石粉末。

顾清风双眼发亮的看着手中的木王剑,暗道:“原来这才是木王剑的正确用法。

好宝贝,赶紧滴血认主。”

顾清风用木王剑对着手指轻轻一划,然而并没有划开,只有一道浅浅的白印。

他这才想起,自己是铜皮铁骨且铁布衫大成,这木王剑虽然是玄级灵兵,但明显不以锋利著称,其锋利程度也就堪比一般兵器。

这可让顾清风有些挠头,划不破手指,怎么滴血认主?

此时木王剑似乎感受到顾清风的烦恼,竟然从剑刃上长出几条细小的藤蔓,那藤蔓如针一般狠狠的扎进他的胳膊。

“哎呦!卧槽!疼!”顾清风叫唤一声。

这让他不禁想起体检时,被护士小姐姐抽血的恐惧。

随着自身血液的抽取,顿时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从木王剑身上传来,那一刻,顾清风真正感觉到什么叫如臂指使。

木王剑好像自己手脚的延伸一般。

“这就是灵兵吗?果然真的具备灵性……哎我靠!你特么还吸啊!”顾清风只感觉自身血液不断的流向木王剑。

木王剑好像饿死鬼投胎一般,疯狂吮吸着顾清风的血液。

没多时,顾清风便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他赶忙大叫:“停!赶紧停下,不然老子接着把你埋起来!”

此言一出,木王剑这才停止吸血。

呼!

顾清风喘了一口粗气。

“特么的!真是邪性!”

其实顾清风不知道的是,灵兵并不是随便认主的,灵兵的主人需要相应的实力才能驾驭灵兵,不然认主过程中就可能被灵兵吸死。

一般灵兵至少需要内气境的武者才能驾驭,体内拥有内气,才能供得上灵兵的吸收。

顾清风是聚气境,体内那点元气就是个添头,所以只能吸血,也就是顾清风体质异于常人,拥有九牛二虎之力以及铜皮铁骨,身体素质堪比内气境武者,这才抗住了,不然此时早就成为一具干尸。

顾清风缓了好一会儿,这才恢复过来,此时他的眼中满是欣喜之色。

因为认主的过程中,他从木王剑那里又得到了一些信息,关于木王剑能力的信息。

这木王剑不愧是曾经的地级上品灵兵,能力是真的强,而且花样还多,虽说现在掉级了,能力一大半不能用,且威力还下降了,但是也依旧远超一般的玄级下品灵兵。

最关键的是,木王剑如树木被砍掉枝干一般,可以再生,只要给它大量的“营养”,它迟早还能恢复到地级上品!

“这槐树妖还是挺靠谱的,果然没骗我,木王剑当真厉害。”顾清风看着木王剑欣喜道。

“作为奖励,等找个机会就帮槐树妖解脱了吧,反正关在镇魔狱里也是受罪,不如用来当木王剑的养料,这老小子当初可没少吸木王剑的灵性,杀了他一定能让木王剑恢复不少。”

顾清风欣喜的想着。

可怜的老槐树妖满心欢喜的以为自己贡献出木王剑,能够讨得顾清风的欢心,从而在镇魔狱里过得好一点。

谁曾想,顾清风转头就要卸磨杀驴了。

顾清风收起木王剑,准备离开山神庙。

但正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头顶一凉,抬头看去,脸上也跟着凉,原来是下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