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小神医李俊逸李潇潇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王牌小神医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楠宸

角色:李俊逸李潇潇

简介:掌握惊天医术,身具至强武功,融仙尊记忆,这一世,注定要纵横无敌,执掌一切,登临苍穹之巅!

书评专区

只要有爱就算是都市传说也可以:这设定其实已经见过几次了,而且几次来来去去都是这几个,没什么新奇的啊,就这7.8?

官策:后宫文佳品,装比打脸都写的很有味道。然而女主刻画和上一本书布衣官道近似,没有新的创作,略为可惜。

费伦的刀客:优点:国术大战dnd,npc智商水平线上缺点:猪脚的智商和他的杀手身份一点都不匹配;猪脚的妹妹是个脑瘫的麻烦制造机(ps:作者是个无可救药的死妹控);猪脚见女跪舔,关键是吃了亏没长进

王牌小神医

《王牌小神医》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四章 白家济生堂

隋艳一大早就来了电话,替夜不归约好,中午去给病人瞧病。

一辆豪车疾驰而至,吓了夜不归一跳。

“你就是夜不归?”车上男人望着蹲在地上的夜不归,不禁皱了皱眉头。

他们家试过西医,但一直收效甚微,这才选择试一试中医

他听隋艳说,认识一个医术很高明的中医,为了爷爷的病,这才纡尊降贵来接,却没有想到,竟是个年轻人。

中医这一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年纪越大医术越是老道,像夜不归这毛头小子,一看就是初出茅庐。

别说治病,恐怕连入门都没有吧。

“你好,我是夜不归。”夜不归主动伸出手去,想和他握手。

男子轻蔑一笑,“记住了,只有长辈主动向晚辈伸手,地位高的向地位低的伸手。”

他是在讽刺夜不归,根本没有资格主动与他握手。

夜不归悻悻地收回了手。

“我是看在隋艳的面子上,走吧。”贺铭依旧是一副不屑地表情。

车驶进来一栋高档别墅,四周配备保安,别墅有保姆员工,一看就是非富即贵。

夜不归好奇的打量着一切,这还是他第一次踏进这种高档场所。

贺铭越发不屑,一个土包子。

夜不归跟在贺铭后面,走进大厅,就见大厅内坐着一鹤发老人,穿着唐装,皮肤保养的很好,七十高龄看上去也只有五十来岁。

一看这老人,夜不归就皱起了眉头,很严重,阴煞之气比简钱要重多了。

在旁边坐着两人,一个中年男人,模样与老人有几分相似,另外一个年轻人,提着药箱,烫金【白】字很是惹眼。

“爷爷,爸!”贺铭主动向老人和中年男人问好。

“嗯,带你朋友坐吧。”贺子昂开口招待说道。

他将夜不归当作是贺铭的朋友,来家里玩的。

“爸,他可不是我朋友。”贺铭主动拉开一步距离,颇有一种认识你很丢脸的感觉。

“那他是?”贺长风疑惑开口。

“爷爷,他是来给你看病的。”

听到这话,对面那提着药箱的年轻人,立即投来一股充满敌意的目光。

同行是冤家,这话到什么时候都不过时。

“敢问阁下是来自哪里?”白徽挑衅般开口。

无论来自哪里,肯定都没有他来头大,莫说在这徽州市,就是放眼华夏,他家都是首屈一指的存在。

“阁下是临安白家济生堂?”夜不归恭敬地开口。

不是对白徽的尊重,而是对白家的尊重。

这是百年老字号,中医界的扛把子,家主白老爷子是中医首席国医圣手。

别说不知道白家,去看看大宅门就明白了。

“白家济生堂白徽!”白徽很是骄傲,这名字就是医学界的金字招牌,代表着权威。

而他更是白家这一代的翘楚,已经能代表白家出医了。

“幸会幸会,我叫夜不归,来……”

夜不归尚未说完,就被白徽打断,道:“你可以走了,贺老爷子的病,由我白家接手了。”

这就是权威,一句由白家接手就足够分量了。

“哈哈哈哈,有白徽小友出手,老头子我这病就有着落了,不劳烦你了。”贺长风爽朗一笑,言语中有逐客之意。

白家都打了包票,自然不需要其他医生了。

他们是将夜不归当作庸医了,太年轻了,不像中医,毕竟谁都不像白徽那样出生大家。

“白徽是吧,你瞧清楚老爷子病了?”夜不归脸色有些难堪。

我是给白家济生堂面子,不是给你白徽面子,还有这老头子咋回事,好歹也是客人。

“老爷子身体时常手脚冰凉吧,偶尔疼痛起来,五脏六腑就会像撕裂般。”白徽说完,挑衅地望了夜不归一眼。

他来之前就清楚了贺老爷子的病因,否则也不会贸然出医。

“不错,不错,白家中医世家果然名不虚传。”贺长风点了点头,白徽所说正是他的症状。

不过有一点他说错了,不是偶尔,是经常。

“贺老爷不必担心,这是邪风入体,一时不慎寒气入了骨髓,只要……”

“只要以银针刺百汇,神道,足里,命门,元关,承扶,随后以玉叶金华5g,广丹8g,大黄5g,野山参7g,固本培元即可。”

这一次,白徽尚未说完,被夜不归抢先一步说了出来。

被夜不归抢先一步说出药方,白徽很不服气,冷哼道:“针不是一般人能扎的,只有我白家的六合针法才能拔尽寒毒。”

施针之法千千万,但有些针法往往会产生不可思议的效果,针灸之道在华夏有着数千年的历史,随着不断失传,流传下来的针法越来越少。

六合针法被完整保留下来,在中医界备受推崇,但会者寥寥无几,大成者唯有白老爷子一人。

“六合针法?”夜不归轻轻一笑。

这曾经被他奉若神明的针法,如今在他传承记忆中一对比,简直就是不入流的货色。

可叹,中医丢了多少传承,以至于逐渐没落终被西医取代。

“贺老爷子,若不介意,咱们就施针吧。”白徽取出针袋说道。

“白小侄,会不会泄露……”贺子昂欲言又止,瞥了瞥一旁的夜不归。

意思是夜不归在此,会不会偷学了六合针法。

针法讲究手法、力度,不是看一眼就能学会的,但是为了羞辱一下同行,白徽还是开口道:“嗯,贺叔叔说得在理。”

“贺铭,给他拿十万块钱,当作谢礼。”贺长风冷冷开口。

贺家财大气粗,既然来了就不能白跑一趟。

“贺家好意我心领了,无功不受禄。”夜不归摆了摆手,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走至门口时,突然顿下脚步,转过身来,说道: “针扎完之后,一但寒气反噬,会很危险。”

“寒气会反噬?你在开什么玩笑。”白徽愤怒地呵斥道。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肯定是他被赶出贺家,心有不甘,故意摆出高深莫测的样子。

“信不信由你。”

夜不归淡然走出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