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成才王秀《迷案》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迷案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三门

角色:张成才王秀

简介:我是个刑警,不相信鬼神,因为人心,比鬼更可怕
讲述一下我这些年经历过的那些晦暗的刑事案件,很多罪犯,血都是黑的

书评专区

超级金钱帝国:忍住5岁带人砍人.让人活不过今晚.一直到70章.主角和他爸用金杯车后座装了一万斤大米.我终于毒发身亡了.作者脑子是有多大的坑?一袋米一百斤吧.一万斤100袋 什么金杯车后座能特么堆一百袋大米..就没一点常识吗?

开着导航穿越:换着花样绿啊,作者一定有生活经验

脑网:我恨死这个死太监,丫的,当年看到这么给力的吐槽,一时视为神书,知道TJ后,我难受了好一阵,现在也希望卫生棉酱也写本类似的,怨念啊

迷案

《迷案》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四章 走访

我带着郑欣一路直奔盛安大厦工地,到了工地后我让郑欣向工人们打听打听张成才平时和王秀的关系。

我则是偷偷钻到了工棚里,如果记得没错,王秀的床头应该放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我需要确认一下里面是什么。

刚拉开帘子,身后就传来了王秀的声音:“陈警官,你找我?”

“啊,是啊,我有些事要问你。”我尴尬的挠挠头,同时心中疑惑,她出现的时间怎么这么巧?

王秀坐在床头,将黑色塑料口袋塞到包里:“陈警官,你要为什么就快点问吧,我着急回家。”

我总觉得她有些奇怪,问道:“回家?”

“是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不敢在工地待着了,我丈夫让我回家去住。”我本能的感觉事情有些蹊跷,但事到如今我也只能说一句保持通讯畅通就让她离开了。

王秀离开后我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真相往往就是隐藏在看似的巧合中,这个王秀绝对有问题。

就在这时郑欣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陈哥,有发现。”

我递给她一瓶矿泉水,让她慢点说,不着急。她猛灌了一口水,语气急促的说道:“我刚刚问工人了,他们说张成才和王秀的关系很好,甚至有过离婚在一起的打算。”

这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之前我问王秀,她说和张成才只是各取所需,当时还表现出一副不满的表情,连我都被她骗了过去。

我决定从王秀的身上寻找突破口,但队里突然给我来了个电话,说周琴找到了,只是情况不是那么乐观,让我去看看。

周琴,女,年龄三十岁,死亡时间二十五号上午十点左右,死因机械性窒息,身上无明显伤痕,第一案发现场不明。

这是刘丹给我的资料,周琴的尸体是在一处垃圾堆被发现,还吓坏了一个捡破烂的老太太。因为是夏天,周琴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散发着浓浓的恶臭。

经过熟人辨认,周琴身上穿着的就是当日见张成才是穿的衣服,结合死亡时间,也就是说她见过张成才后立即遇害。

之前我还将怀疑目标定在了周琴身上,结果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这无异于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

孙队在电话里劈头盖脸把我一顿臭骂,让我一周内务必破案,涉及到两条人命,必须给人民群众一个交代。

顶着重重压力,我又将卷宗重新看了一遍,等我整理完资料已经是后半夜了。这样棘手的案子在我从警近十年来遇到的也不少,想要破案必须冷静下来,谨小慎微,任何一点可疑的线索都不能放过。

我将双手放在脑后躺在椅子上,太阳穴隐隐作痛,长时间的作息紊乱使我的身体到了一个糟糕的地步。可现在不能放松,休息了一会儿,我又拿起卷宗继续观看。

这个案子其实并不复杂,唯一的难度就是如何撬开王秀的嘴,可这恰恰是最难的。线索可以查,但人却会说谎,我们不知道她说的哪一句是真话,哪一句是假话,有时候一个判断失误就能影响案件调查的走向。

连续两天没睡觉使我非常疲惫,习惯性的拿起桌上的咖啡却发现已经空了,我只能无奈的放下,点了根烟。烟雾缭绕,在尼古丁的刺激下我终于恢复了一些精神。

这时门开了,刘丹端着一杯咖啡走了进来放到桌子上:“没加糖。”

她走到我的身后:“怎么,还在为案子发愁?”

“是啊。”我无奈的叹了口气:“两条人命,压力山大啊。”

“郑欣呢,她怎么没和你一起?”

“哦,我让她回去了,小姑娘就别让她熬夜了。”

“看不出来你还挺怜香惜玉的。”

我嘿嘿一笑:“行了,你就别埋汰我了,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本来是打算睡的。”她白了我一眼:“但是看你办公室这么晚还亮着灯,就想着过来陪陪你。”

我抿了口咖啡,苦涩的味道刺激着我的味蕾,总算抵住了困意。

“刘大美女,我知道你关心我,快去睡觉吧。”

她搬张凳子在我身边坐下,然后抢过卷宗,我“唉”了一声,但一想到她的脾气,也就没继续说下去。

她看得很认真,许久才开口:“你为什么不调查调查这个王秀?”

“调查了,她有一个丈夫,不过她的丈夫不育,这么多年也没个孩子。据说他们感情不是很好,因为这件事吵过很多次架,早就分居了。”

“你说,凶手有没有可能就是她?”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但杀人总要有动机,工地的工人说他们的感情很好,比起王秀,我反倒是觉得她丈夫的嫌疑更大一些。

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只要动脑就想抽烟,刚拿出烟盒就被刘丹一把抢了过去:“抽烟对身体不好,少抽点,你看你才多大,看起来和四十多岁的大叔似的。”

我苦笑一声,放弃了抽烟的想法,端起咖啡细细品味。

快天亮的时候,我把刘丹打发回去睡觉,她虽然是在技术科,但工作强度比我只高不低。

距离上班还有些时间,我趴在桌子上稍微眯了一会儿,再次醒过来郑欣已经到了。

她拎着一份早餐:“就知道你没吃饭,是不是很感动?”

三口两口就早餐吃完了,我准备带着她去查查王秀老公的底细,不过不能明着来。乔装打扮了一番,确定不会被人认出来,我们才上路。

王秀家住农村,走访过后,从乡亲们的口中得知她老公和张成才是老乡,加上周琴,他们四人从小就认识。

奇怪的是我们并没有在村子里看到王秀,之前在工地时王秀说要回家,我们找到了她的丈夫周华,结果周华对此根本不知情,他说和王秀已经很久没联系了。

我问他二十四号的时候在哪,他说他在家睡觉,没有目击证人。

周华的嫌疑还不能排除,我和郑欣又用攀谈的方式了解到了这四人之间的关系。张成才和王秀是邻居,从小青梅竹马,据说初中的时候两个人就搞到了一起。

但是因为张成才家里穷,王秀的父母不同意,因为这件事当初还闹得沸沸扬扬,村子里的人都知道。

后来张成才出去打工,王秀呢,就嫁给了周华。几年后张成才也老大不小了,家里就给他介绍了周琴,周琴的家境也不算好,不过温柔贤惠,相处了一段时间也结婚了。

不过张成才对于王秀还是念念不忘,据周华所说,他就不止一次看到张成才来他家找过王秀,为此还吵了几回架。

眼瞅着奔三十了,周琴为张成才生了个儿子,但王秀的肚子却迟迟不见大,最后没办法,夫妻二人去医院检查,结果发现周华不育。

农村里的朋友应该知道,有些村子还是比较重视传宗接代的,不能生育,不仅会被人瞧不起,还会到处说闲话。

久而久之,王秀干脆不加掩饰,明目张胆的和张成才交往,甚至直接搬到了工地去住。这件事所有人都知道,唯独周琴被瞒在鼓里,而周华呢也是因为自卑,连声都不敢吭一声。

听到这里,我对事情也大致有了些了解,于是问周华:“你多久没和王秀联系了。”

提到王秀,周华就忍不住生气:“这个贱娘们,从离开就再也没回来过,警官,你一定要将这对狗男女绳之以法。”

我有些犹豫要不要将张成才死了的事情告诉他,郑欣倒是心直口快,直接就说了。

周华听后目瞪口呆:“怎么就死了呢?”

我见他不像是装的,就问他:“你不恨他?”

“恨!”周华回道:“可毕竟认识了这么久,他平日里也没少帮我,我知道是因为王秀的关系。可……“

周华嘴唇哆嗦:“可我从来没想过要他死啊,警官,你们是不是弄错了?”

我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没有多说,带着郑欣离开了。

路上郑欣问我为什么不查了,我告诉他凶手不是周华,她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

“那个周华也太窝囊了,张成才给他戴了那么大一顶绿帽子,要是我肯定不放过他们。”

我笑了笑:“你觉得凶手会是周华吗?”

郑欣想了想:“很有可能啊。”

“不是他。”我给郑欣解释:“不知道你注没注意到他听到张成才后的反应,他表现的很惊讶,但是我还注意到了他另一种情绪,如释重负。”

“那又能说明什么?”郑欣不解。

我问她:“如果是你杀了人,**找你你会是什么表情。”

“肯定是害怕,然后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很惊讶。”郑欣给了我这样一个答案。

我又问:“那你是会紧张还是会放松?”

“紧张。”郑欣眼睛一亮,懂了我的意思:“陈哥你好厉害。”

我给她一个赞许的目光,又接着说:“你注意到没有,周华这个人很自卑,很懦弱,可能这些都和他不育有关。这种人一旦疯狂起来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但他们做完后肯定是非常害怕,后悔,绝对不会表现的如此镇定。”

“陈哥,我明白了。”

我微微一笑:“好了,接下来我们周琴的案发地点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