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卓何进《带着名将混三国》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带着名将混三国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隐于深秋

角色:董卓何进

简介:华夏五千年,无数名将良谋璀璨;汉末三国,一段让人心驰神摇的历史;而他,让两者碰撞在了一起,开启了一个崭新灿烂的新时代

书评专区

神典:看了南墙的神典,由于更速跟不上我看书的速度,把之前的书也看了一遍,发现风格还是很固定的,推理逻辑合理,最主要的是个人主义不是那么突出,各个人物性格突出 …

我的武学自己会修炼:两分给创意,零分剧情,流水账一样。

降临诸天:随机群夺舍,这样的设定怎么让人看?夺舍猫狗就算了,几千几W随机夺舍土著,让人看了别扭,副本世界岂不是乱套了,怎么处理夺舍人物关系,你万一夺舍成,青楼小姐,让人怎么代入????

带着名将混三国

《带着名将混三国》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三章 突然出现的大汉

看到何咸被自己惊吓住的模样,那羌胡骑士似乎十分满足。他哇哇大叫一声,右臂陡然用力便将铁矟上老仆的尸体抬了起来。随后他再度一甩,那百十斤的尸体便向何咸狠狠砸来。

那一掷,羌胡骑士仿佛在扔一件垃圾!

然而,陡然反应过来的何咸,却根本来不及想什么。面对那飞来的尸体,他却如视若珍宝,飞速张开自己的双臂,想去将老仆的尸体接住。

可他却没有料到,这么一具百十斤的尸体,竟然被那羌胡骑士掷得犹如巨石。一下将他压到在地上,胸前痛闷无比。

羌胡得意嚣狂地一笑,那讥讽的神情立时让何咸大脑瞬间充血,双目也在那一刻变得赤红。他猛然起身,小心将身上的老仆尸体放好,对着那羌胡骑士大吼道:“狗日的,老子要你让你偿命!”

何咸平时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如果他还有退路,他就会慢慢往后退。但是如果让他觉得退无可退了,何咸马上就会变成一个光棍的人。那个时候,他爆发出来的能量,会比那些平时看上去就很凶的人更可怕。

这种性格,可以说是冲动,也可以说是有血性。但不管怎么说,眼前的这一幕,让何咸陡然觉得自己全身都要炸开,胸中一股滔天的怒火就想着用血来洗刷!

然而,面对何咸跑过来的拼命,马背上的羌胡骑士却根本不屑。

他只是微微偏移了一下马头,选准好角度,紧接着手中铁矟猛然一扫,强烈的劲声登时从何咸耳边闪过。他的腰腹被铁矟重重扫中,整个人就如皮球一般重重跌倒在正堂的铜柱上。

再度猛然起身,何咸还未冲上去,便感觉自己胸口一阵憋闷。忍不住一张口,一股鲜血便从口中吐出,整个身体也因为那口鲜血的吐出,一下变得萎靡起来。胸腹处的难受和疼痛瞬间袭来,就连后脑勺撞在铜柱时那昏沉感,也一并袭来。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何咸知道自己后脑已被撞出一个包。眼前的一切,顿时被一片乌黑的秀发遮挡——刚才他在后池园扔掉了发簪,此时又经这一番撞击,头上的发丝自然散乱了下来。

这一刻,嘴角含血、披头散发的何咸,仿佛就如地狱里的恶鬼。虽然他此时极其狼狈,但心中却暗自发誓,就算拼了自己的这条命,也要将那个可恶该死的羌胡杂种拉下马来!

只是,他想不通,为何那个羌胡骑士刚才随意地便屠杀了那名老仆。而自己明明也会被他轻易杀死,他却为何迟迟没有下手?

“因为,老子要慢慢将你们这种狗东西慢慢玩死!要当着你的面,杀光你的下人,抢光你的东西!”马上的羌胡骑士似乎看出了何咸的疑问,嚣张地举矟对何咸说道。这一刻,他盯着何咸的眼神,就如野猫盯着一只耗子。

何咸这下明白了,自己一身锦缎儒袍,虽是守孝的素服,但昂贵的衣料还是表明了自己主人的身份。这羌胡应当久历汉地,非但通晓汉语,更明白汉人的习俗。从他刚才透露出的信息来看,他明显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

何咸知道,自己这种在和平年代,最多只在少年时跟别人打过群架的人,根本无法同眼前这种身经百战、从尸山血海当中闯出来的悍卒对抗。

不过,盛怒到了极致,何咸反倒会渐渐冷静下来,仔细思索起如何才能杀掉这个羌胡杂种。

就在这个时候,他才渐渐意识到了正堂之外的骚乱——眼前这羌胡骑士明显就是有着编制的士卒,他怎么可能只一个人闯入这府邸!

紧接着,何咸便看到眼前的羌胡骑士一声呼哨。那原本只被战马撞开不大缝隙的正门,陡然四分五裂起来!三四匹战马同时冲入正堂当中,伴随着木屑乱飞,那种酷厉凶悍的飞纵场景,简直让何咸的心脏都为之骤停了一瞬!

这下,更不太可能杀死这些人了。

可也就是这时,何咸胸中的怒火却更加炽烈地蔓延起来。因为倚在铜柱的他正好透过那被撞坏的木门,看到前面庭院当中,将近几十个羌胡骑士正肆无忌惮地用马鞭驱赶羞辱着府中的下人。

一些美婢更是成了他们重点照顾的对象,他们呼啸从吓得脸色发白的美婢身边掠过,每次奔过都会狠狠扯下那些女婢身上的衣服!

更有一些没有见识的羌胡,已然下了马如鬼子进村一般,将庭院当中一些事物往马匹后的麻袋中装。这些久在边塞从未见过汉都雒阳繁华的家伙,甚至连庭院当中那些精美雕刻的假石都不放过。

而陆续闯入正堂的这些家伙,更是仿佛炸了锅。他们哇哇大叫着,不论案几上的笔墨纸砚,还是正堂中的帷幕摆设,一应不放过。有些早就习惯劫掠大户人家的羌胡,更是已闯过正堂,跑去了后方囤积粮食珠宝的后宅!

这是这些羌胡杂种的一场狂欢!

何咸知道,很快,当这些羌胡抢光府邸当中所有东西,当他们不再满足肆意欺凌那些美婢下人时,他们接下来会做的。就是杀光府邸当中所有的人,包括他何咸!

唯一能暂时留下性命的,恐怕就是那些美婢。但她们随后的命运,将生不如死!

留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就在这一刻,何咸也亲眼看到了这伙羌胡骑士的头领。

庭院当中,正矗立着一位身穿鱼鳞亮铠的年轻人,周围还有不少亲卫簇拥保护。那年轻人长相不差,只可惜脸上骄狂的放纵和嗜血的残忍,让何咸觉得他分外可憎,比适才杀死老仆的羌胡骑士更该死!

毕竟,造成这一切的,显然就是这个骄狂的年轻人!

那年轻人肆无忌惮地狂笑着,他看着那些羌胡骑士杀烧抢掠,非但不阻止,反而大声高呼道:“儿郎们,尽情享受吧!何家覆灭就在今日,此后便是我们董家执掌这大汉王朝!”

“这家伙,竟然是董卓的人?”听闻那年轻人一喊,何咸不由面露苦涩:如此看来,董卓果然惦记着何家。可他难道就没有想过,一旦如此堂而皇之将何家斩草除根,他董卓就不怕千夫所指吗?

果然,此时的董卓,完全就是一个政治白痴!

虽然何进驭人无方,身死之后便无任何死忠部下,是汉末王朝的一个笑话。但何进毕竟也是大将军,更兢兢业业想要匡正汉室。他在朝廷当中也积攒了一定的声望,那些士大夫及武人部下,若得知董卓如此对待何家,必然会以此为借口对董卓群起攻之。

不过,这些跟何咸都没半点关系。他之所以会如此胡思乱想,完全是因为自己对眼前的困境根本束手无策。

“困境?”一想到这里,何咸忽然明白了什么:“之前崔判官说过我即将要面临困境,而试用系统的时候也提示过。那也就是说,刚才的一切,都不是做梦?”

“那么,系统推荐的那位合适人物,究竟会是谁?他到底会不会帮自己解决眼下的危机?”这一刻,绝望痛楚又愤怒不甘的何咸,已然完全将希望寄托在了地府那什么人才输送系统上。

也就是这时,他陡然便看到庭外又出变故。

一位虬髯壮硕的大汉,不知如何出现在了大门,看着庭院内如此群魔乱舞的一幕,大汉陡然怒目圆睁、虬须倒竖:“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尔等这些狗贼竟敢如此?”

言罢,大汉怒吼一声,陡然冲入那凶乱的铁骑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