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歌岑陈辰《系统晚来五百年,我已无敌》-《系统晚来五百年,我已无敌》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系统晚来五百年,我已无敌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岑陈辰

角色:牧歌岑陈辰

简介:牧歌穿到九州大陆,发现没有金手指,只能老老实实修炼,五百年后,牧歌举世无敌,突然出来了一个系统
牧歌看着第一个新手任务,不禁陷入了沉思
“请宿主打败练气期的堂哥牧飞

书评专区

我和地球有个约会:简介写的极烂,我已经错过几次了。要不是别人的推书帖,还真的看不上这本好书。

论狗头人如何种田:龙牙的设定还是不错的,老老实实带着狗头人种田的话应该有粮草潜质,再次穿越后瞬间干草了,讲道理干草我都觉得高了

明扬天下:优

系统晚来五百年,我已无敌

《系统晚来五百年,我已无敌》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血祭之法

“真是岂有此理。”

牧歌闻言,大怒一声,忍不住用力拍了下桌子,只见将那桌子拍成粉末。

“牧家背后有牧人皇撑腰,我就算有心帮那些可怜人,都不知道从何帮忙。”高奉无奈的说着。

牧歌眼底闪过一道寒光,声音低沉,道:

“他们要那些孩童干什么?”

“这个……”

见高奉一脸犹豫不决的模样,牧歌忍不住释放出一丝威压,高奉感受到牧歌的威压,顿时吓得瘫坐在地。

“前辈息怒,不是晚辈不说,实在是晚辈也不清楚,只是有传言说牧人皇为了对抗域外天魔,所以在修炼魔道功法,这牧家也只是给牧人皇办事。”

“哈哈哈!”

牧歌今天真是被气笑了,自己修炼魔道功法?我自己怎么不知道,再者说区区域外天魔早已经不是自己的对手,修炼那玩意干嘛。

“前辈千万不要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牧人皇为了保护九州不被域外天魔破坏,就算因此修炼魔道,咱们也不能将之揭露出去,否则九州将会大乱啊。”

高奉见牧歌气极反笑,怕后者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连忙劝说。

“你看这是什么!”

高奉接过牧歌扔过来的令牌,仔细端详,不敢置信的望着牧歌:

“前辈,您是人皇殿的人?”

“对,所以这件事我管定了,假冒人皇名号欺压乡里,这牧家真是好大的胆子!”

牧歌给高奉的令牌当然不是自己的人皇令牌,只是人皇殿普通的护卫令牌。

“可这牧家……”高奉迟疑的说道。

“你放心,这牧家和牧人皇没有半点关系,我与牧人皇也有些交情,他亲自和我说过,自己早已和牧家没什么来往。”牧歌见高奉还是有些迟疑,连忙安慰道。

“难不成这些年……”

“没错,都只不过是牧家自导自演的把戏罢了,我倒要看看这牧家到底是谁在修炼这魔道。”

高奉听闻,不由得大喜,自己当初确实想帮助那些可怜之人,可当自己调查后却得知幕后凶手是牧家之时,自己也曾绝望过,在这平阳城呆了几年,一点办法都没有,如果今天没有碰到牧歌,恐怕过不了多久自己也会悻悻离去。

“还不知前辈大名。”

“你就叫我张三好了。”

“好的,张前辈,接下来我们该如何做呢?”

其实牧歌大致能猜到是何人所为,用血祭婴孩的方法以形补形,突破元婴,倘若真是那人所为,牧歌内心暗自发誓,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

“我曾去过牧家一趟,发现其中并没有什么不妥,你在这平阳城呆了五年,可有什么线索?”牧歌强压内心怒火,低沉问道。

听到牧歌的疑问,高奉有些泄气的说道:

“说来惭愧,虽然晚辈一直在调查这牧家到底将孩童放在哪,可自始至终都没查到。”

牧歌闻言,也没说什么,只是展开神识,将平阳城方圆几百里的地方都给覆盖掉,离奇的是,居然没有半点不对的地方。

就算牧歌重点扫描牧家大宅里里外外的每一处角落,也没有发现半点不对。

“前辈……”

望着牧歌愁眉紧锁的模样,高奉还以为牧歌还在为此事愤怒,弱弱的问道。

能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明牧家动用了空间之道的手段,可这就更奇怪了,就算牧家有人用血祭婴孩的法子突破元婴期,但距离运用空间之道这种手段也还差个十万八千里。

突然,一道人影出现在牧歌的神识范围中,让牧歌的嘴角不自觉开始微微上扬。

“找到你了!”

————————————-

平阳城郊外,一处破败的寺庙里,凭空走出一个灰袍老者。

那灰袍老者先是谨慎的看了下四周,确定没有人在附近,这才催动法力飞向牧家。

灰袍老者离开后,牧歌、高奉两道身影缓缓出现在灰袍老者刚刚凭空出现的地方。

“前辈,那老者肯定跟血祭婴孩的事有关,您为什么不去跟踪他啊?”高奉看着飞得越来越远地灰袍老者,语气焦急地问道。

“不急,他飞不出我的手掌心。”牧歌面无表情地安慰着高奉。

高奉听见这么说,只能将焦急的心给放下,静静地看着牧歌到底想要干什么。

只见牧歌手指往空中轻轻一点,顿时附近的整片空间都泛起阵阵涟漪,风平浪静后,最终在牧歌跟前形成一处空间洞口。

“跟我走吧。”

说罢,便率先进去了,高奉见状连忙跟着进去。

在空间洞口内走了没多久,前方便出现了一处巨大的深坑,只见深坑处密密麻麻的堆满着孩童的尸骨,浓重的血腥味充斥着整个空间,让人喘不过气来。

深坑中心单独有一道石柱,石柱上画着神秘的符文,外围处还摆放着幽幽燃烧的邪火,看得人不寒而栗。

“这,这……”

高奉语无伦次的指着坑中的皑皑白骨,眼前的景象惊得他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胃中在不停翻滚。

“畜生!!!”

牧歌此时心中也不平静,从他不断颤抖地身体便能看出,他曾经亲手剿灭过不少魔道修士,更加惨无人性的画面他都见过,但如今见到此情此景,牧歌还是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牧歌内心早已将灰袍老者判了死刑。

“走,我们去找罪魁祸首!”

说罢,便带着高奉离开这里,走的时候还将此洞口设下阵法,防止别人进入。

————————————-

牧家祠堂中。

当初主持祭祖的老者正是牧家的族长。

那牧家族长见灰袍老者回来了,撑着拐杖,颤颤巍巍的上前迎接。

“老祖宗可是突破虚神期了?”

灰袍老者摇了摇头,低沉道:

“现在血祭婴孩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太大帮助了,想要突破虚神,得另寻他法了。”

牧家族长眼底失望之色一闪而逝,可想到最近发生的事,忍不住道:

“老祖宗,我们最近怕是被人盯上了,前些日子丢失孩子的父母一直在平阳城大肆宣传,而且今天我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还是希望老祖宗最好先不要行动了。”

“这平阳城难道还有谁敢动我牧家吗?”灰袍老者嗤笑一声,对牧家族长的说法不屑一顾。

“近几年一直在调查我们牧家的高奉今天拉走了一个不知修为的高手,还有那些丢了孩子的泼妇一直在大闹,我怕被老祖宗的事被传到大罗皇帝的耳中,那样的话就麻烦了。”

牧家族长依然不放弃,苦口婆心的劝着灰袍老者。

面对劝说,灰袍老者一点也不在意,依旧我行我素。

“既然被发现了,将那些刁民、泼妇一同捉来血祭不久好了,正好让他们全家团聚,也不失为是一桩美事啊,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