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真相》林佳周习-《第二次真相》精彩小说在线阅读

小说:第二次真相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三三川

角色:林佳周习

简介:精英女律师林佳一心挖掘十年前丈夫周习牺牲真相,意外穿越回两人相识的大学,剥开层层面纱,发现周习和真相远远比林佳想象的还要复杂

书评专区

快穿之妲己:我就喜欢这种女主,一点都不憋屈,到了后几个世界女主有了点变化,这种变化在我看来是好的,总之值得一看,就是还不够肥。

我的修道人生:好看,第一人称,主角黄景阳悟性很高,幼儿时期通过一个刻有篆文的铜牌自行踏上道途,于懵懂间开始了修道生涯,主角描写的挺好,像个早熟的小孩子

会超能力的魔术师:四星半,很简单的超能力,写出了丰满的剧情。

第二次真相

《第二次真相》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不再一个人

绝境中唯一能让人满怀希望心含感激的情形是,不必孤军奋战。

周习和林佳正趁着夜幕落下,没有周围好奇打量的目光,手牵手丈量着操场,周习不爱说话,林佳也不出声,专心感受着右手手心中传来的温度。

纵使已经回来生活了几天,林佳还是总会有担心周习会消失的梦魇,如今真实的温度贴在手心,仿佛能钻入她的心脏,安抚着焦虑不安的情绪。

二人正享受着难得的安谧,林佳突然后背吃痛,突如其来的冲击力把她推得向前一个趔趄。

林佳双手撑地,膝盖在跑道上狠狠碾过,眼疾手快的周习扶了一把,林佳才没有尝到塑胶的味道。

“咚咚咚”

篮球从二人面前骨碌碌滚远了,周习回头看去,脸上已经是压抑不住的愠色,林佳腾出左手来,轻轻拍了拍周习拉住她的手,示意他不要着急。

是周习隔壁宿舍的苏远,是学校招来的体育生,一身篮球服,满头大汗,很明显是刚从篮球场打完球,正杵在原地不怀好意地看着他们俩。

“小屁孩儿。”起身后的林佳暗自吐槽了一句,正要开口说话。

“你干什么?”周习低吼了一句。

不仅苏远吓了一跳,林佳也被震住了。

她的认知里,周习在外面从不多说话,对自己也是温声细语的,从来没有过高八度讲话,今天是十几年来第一次见周习发火。

毕竟如今的林佳已经是个30多的人了,多年与人打交道的社会经验让她感受到周习此时周身散发着威胁的气息。

林佳第一次觉得,自己一直以来认识的周习,并不全面,自以为了如指掌的人,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愣头青苏远这方面就欠缺了许多,反应过来后,依旧觉得周习这个人没什么好怕的,还笑嘻嘻地挑衅着,对林佳说:“同学,你们怎么走路的,挡到我打球了,还不快把球给我捡回来。”

“有话直说,冲我来。”周习压着怒火,他知道苏远这明摆是来找茬,谁会黑灯瞎火的在跑道打球,苏远不认识林佳,只可能是冲着自己来的。

找茬的事周习从小见多了,最痛恨别人伤及自己在乎的人,比如他母亲,比如林佳。

盛怒之下的周习,并不想和苏远废话,打口水仗没有意思,便直截了当地问他。

苏远被周习噎了一句,尴尬地假装拍拍手上的土:“哼,看不惯你不行吗?”

“我和你没打过交道。”

“去你妈的,老子就是看不惯你高高在上那个样儿,对谁都爱答不理的,你很牛吗?老子今天就要收拾收拾你这个脾气。”苏远嚷起来,本想惹周习的他先被起的发了火。

“那你砸女人算什么本事。”

苏远舔舔嘴唇:“谁让她和你走在一起呢,我就想看你这张高高在上的脸会变成什么样,想看看她知道你是个窝囊废以后会不会离开你。”

奇怪的是,周习的声音逐渐冷下来,如同沸腾的水恢复平静。

林佳观察着二人的一举一动,周习的反常让她有些冒汗。

苏远那张洋洋得意的脸在月光下变得有些可笑,电光石火之间,周习暴起挥拳冲向他。

林佳忙一把拦住周习,这才没有让周习冲出去。

但是苏远还是“哎哟”痛呼了一声。

周习碍于林佳拦在面前,不好发力,没注意苏远的反应,但是**声传到了林佳耳朵里。

“碰瓷?不好,这儿太黑,没有摄像头,我的证词证明力度又比较低,这……”

林佳一边打小算盘一边回头看去,诧异地发现竟然有个人和苏远扭打在一起。

苏远咒骂和惨叫声不绝于耳,打人者从头到尾都没发出一点声音。

周习看出来打人者只是因为偷袭暂时占上风罢了,论灵活和力度都远远比不上苏远,找了个机会,趁林佳不注意就加入战场。

二人一起三下五除二把苏远撂倒在地上后,周习攥住林佳纤弱的手腕,拽到身边,转身蹲下,把林佳放到自己背上,背起她,大喊:“走!”

周习背着林佳,和打人者一起撒腿就跑,留下苏远在地上挣扎着起身。

一直跑到教学楼下灯火通明处,二人才停下脚,林佳看清,打人的是高程。

高程和周习差不多高,就是瘦了些,没有周习那么精壮。

高程惊叹:“兄弟,你可以啊,背着人跑这么快。”

周习没说话,慢慢蹲下身,让林佳下来:“小心膝盖。”

高程一阵牙酸:“周习,好歹我也帮了你,你能别这么折磨我吗?”

林佳记得,之前周习一起和高程考到**以后,林佳逼着他去和高程多联系,三人才逐渐有了交情。

周习只有高程这一个朋友,既然迟早要有交情,那不如再久一些。林佳踢了踢腿表示自己很健康。

“谢谢你。”周习看林佳落地以后依旧能活蹦乱跳,才放下心来,和高程道谢。

“唉,没事,我的伤又不重要,又没人管。不过,今天第一次听你发火,才觉得你像个人,不然跟个木头一样。”高程一边摸着自己脸上的伤口,一边呲牙咧嘴地说道。

高程左眼角处有一块淤青,林佳看见都不禁咧了咧嘴。

“你们去一楼教室等我,我去医务室拿些药。”周习说罢,转身跑了。

教室里,高程悄悄把头凑过来问:“弟妹,周习这个怪物,你怎么搞到手的?”

“他很难搞嘛?”

“哎呀,那你是不知道,刚开学那会儿多少女孩蹲在宿舍门口就想看看传说中的高冷系草,后来发现周习真的是太冷了,让人心寒,这才慢慢撤了。”

“让人心寒,那你为什么帮他?”

“每个人都有性格嘛,但是不能欺负人,唉,我主要担心周习他不会打架,被苏远收拾,没想到,他小子打架还挺厉害,真看不出来,早知道我不冒出来了。”

“接着偷听我们谈恋爱?”

“嘿嘿,弟妹,你怎么知道?”高程不好意地挠挠头。

“不然哪有这么巧,你又一直爱打听。”

“弟妹你认识我?”

“没有,我听说的,对了,你别这么叫我,我不习惯。叫我林佳就行。”林佳岔开话题。

“行,正好我觉得,你好像比我们要成熟一点。”

林佳苦笑,可不是嘛,你们还血气方刚呢,我都守寡十年了。

周习拿着药走进来,尴尬地停在两人面前。

林佳抢先说:“我没事,高程是来帮忙的,伤的重,你先给他处理。”

周习俊朗的脸上露出一丝为难,他还不习惯与别人太亲近,欲言又止的话全从深邃的眼睛里说了出来。

“去。”林佳下令。

周习咬了咬牙,开始小心翼翼地给高程上药。

“哈哈哈,笑死我了,周习你也有今天。”伤者丝毫没有伤者的自觉,一个劲的地笑着。

林佳看着二人,不禁又陷入回忆。

“咚咚咚”

在家焦急等待周习的林佳跑过去开门,正是高程。

看到门外涕泗横流的高程,心一下就凉了半截。

“林佳,周习他,牺牲了。”高程崩溃大哭着说出这句话。

林佳木在原地,耳畔嗡嗡作响,高程的哭声忽远忽近。

“周习下班,看到巷子里有人抢劫,下车去追,没想到,没想到……”高程泣不成声。

教室里的林佳不知不觉也落了泪。

“林佳,你怎么哭了?”高程看到红了眼圈的林佳。

光是回忆失去周习的瞬间,都能感受锥心般的疼。

“没事。有点困了。”林佳揉揉眼。

“那周习你赶紧去陪林佳睡觉吧,不用管我了,你俩严谨,听说结婚证可以加学分。啊!”

周习嫌高程一直不老实,故意重重的用棉签点了下高程眼角的口子,高程脱口而出一声惨叫。

高程忿忿瞪向周习,却发现周习眉眼间有一丝轻松的笑意,也跟着笑起来。

林佳笑骂:“你俩多大了,少胡说八道,我要回宿舍了。”

二人一起送林佳回去后,又结伴同行。

“周习,我能问你个事吗?”

“嗯。”

“你为什么总是独来独往啊?真的很怪,你知道吗?也很气人,像苏远一样看不惯你的人多了,虽然不是每个人都像他一样混蛋。”高程提到苏远还是有些生气。

“我不会。”

“不会什么?和别人说话吗?为什么?”

“我很小就没有父母亲人了,我一个人长大,所以我不会,也不想。”

高程眨巴眨巴眼睛,“哦”了一声。

说完在心里把自己一顿爆锤:叫你不会说话,叫你非得问,问完又不知道怎么安慰人家,哦,哦什么哦。

二人沉默许久,竟然是周习先打破的这压抑的氛围。

“我没事。”

“嗯。”

高程快被自己气吐血了:嗯?嗯又算是怎么回事!

“今天还是谢谢你。”

“应该的应该的,自己兄弟嘛。”高程长出了口气,终于换话题了。

“我这个性格,很少有人会亲近我。只有你和林佳。”

“唉,朋友嘛不求多,求精。从今以后,你再也不是怀胎啦,你不仅有女朋友,还有朋友。”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也聊到了宿舍楼下,正碰上拉着教务处主任大吵大闹的苏远。

“这傻缺!”高程骂了句,刚想冲上去,被周习使劲推到一边人群后面的角落里。

周习自顾自地快步往前走,高程则被人群堵住压在了后面,急的抓耳挠腮。

“就是他!就是他!老师,你看,你看他给我打的。”苏远像被人踩了尾巴一样跳起来。

“周习会打架?”围观的人窃窃私语。

周习乖乖立在原地,接受着老师的审视。

“不止是他,还有一个人,你让他出来!”苏远看见人多,气势更盛。

“周习,苏远同学说另一个人是主犯,你让他出来,这儿就没你的事儿了。”教务处主任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义正言辞。

周习摊摊手:“没别人,我自己。”

教务处主任有些生气:“胡说,你一个人把他打成这样,你一点伤没有?”

周习眨眨眼睛,长长的睫毛扇动着,洒下的阴影落在高高的鼻梁上:“他太弱了,打架不仅靠体力,还要有脑子。”

围观群众没见过周习呛人,这一句把大家都逗笑了。

苏远气得脸红脖子粗,大嚷道:“别胡说了,你快让他出来!不然我让老师查监控去!”

周习冷笑一声:“有监控老师早给你看了。从我和你单挑的地方到校门口外,都没有摄像头。”说着,意味深长瞥了一眼脸色尴尬的主任。

这属于安全设施的严重不足,主任并不想让周习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

主任轻轻咳了一声,说:“行了,别扯没用的,你承认你打人就好,你等着学校严肃处理吧。”

被人群淹没的高程急眼了,扯着嗓子喊出来的声音却被苏远不服气的叫嚷压下去。

高程咬牙切齿:“这个傻缺,到底想不想让不让我认。”

急头白脸的高程突然觉得有人拍他肩膀,回头一看:“林佳,你怎么来了?”

“这事儿周习不让你出来,你就别管了。”林佳和高程说着话,眼睛却一直瞟向周习那边。

“不行!是谁的错就是谁的错,何况周习是我朋友,我不可能让他受委屈,而且还是替我受委屈。”高程冲林佳吼了起来。

林佳看着高程严肃的脸,怔住了,透过年轻稚嫩的脸庞看向了记忆深处,和记忆中一样的义愤填膺,一样的正直,一样是可以性命相托的信任。

那时候,失魂落魄的林佳来到高程的住处,一向意气风发的林律师失了神采,蒋晶晶心疼地扶她进来,落座后,抿了抿满是裂纹的嘴唇,只说了句:“周习的死不是意外,但没证据,我要查。”

蒋晶晶吓得捂住嘴巴。

高程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林佳,我信周习,也信你,我们一起查。”

“很危险。”

“我知道,但是不能让周习蒙冤。”

林佳对着眼前年轻的高程微微一笑,指了指身后:“放心,周习不会有事的,我们又不是孤军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