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武大帝左星尘左王妃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星武大帝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一品带刀麻雀

角色:左星尘左王妃

简介:我爱至真,我梦至美,为家人为梦想,我将以尘埃之躯,战遍万界星空!人生是一场宿命,打破桎梏,我要追求永世的逍遥!

书评专区

我是这样的作者:你知道你为什么扑街么?写这样低级趣味的小说还遮遮掩掩,你不扑谁扑?后瞎**乱写,无关紧要的配角能水几章,错别字一堆。

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主: 宅还是去呐呐呐吧 左真不合适你们 是要杀头的

女配修仙记:文章里一堆感叹号。。。。。这样的文章也有这么高的分?

星武大帝

《星武大帝》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六章点星,逆天之举(三)

返回观礼台的左横海,怎么也想不到,能得到这两位降尊而来,不禁受宠若惊,急忙上前行礼。

商杰摆了摆手。

“彰国公,请坐在我身边吧,我陪龙凤夜游龙山,听说左阀的三少爷,忽然苏醒,龙凤一时好奇,就一起过来看看,哪位是左星尘,我也好奇,呆傻了十二年,他凭什么要执掌左阀。”

这句话,摆明了站在左横海一边,左横海更是感激涕零,恭谨地坐在他身边,指给两个人看。

一股人流,已经涌入了大演武场。

嫡长支的几位强者,前面开路,宽袍大袖的左星尘,正大步走向点星台。

“他就是那个大呆瓜……”商杰有些愕然。

左星尘是左阀有名的大呆瓜,左王三子,大殿下二殿下威名赫赫,在帝国龙虎榜上,两位殿下自从有资格上榜,就一直站在榜首,直至下榜,无人能敌!

相比之下,左星尘就成了笑话一样的存在,人们茶余饭后,提起左王来,往往都会提一句,可惜了他三公子。

如今,这位深藏在摘星阁十二年之久的少年,第一次出现在众人眼前,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那是一位神采飞扬,挥洒自如,傲然自信的少年!

他极英俊,比起大哥,小左王左师凰,他更加文雅潇洒,比起二哥,霸天龙王之称的左龙罴,他更加沉静自信,傲然不羁。

随着他的出现,大演武场上,渐渐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得落到他的身上。

众嫡长支的供卫之下,他的身份呼之欲出,而他那绝世的风采,令所有在场的少女少妇们,瞬间两眼定格,脸红心热,再也挪不开目光。

这样的风流人物,怎会是个大呆瓜?

所有人都愕然!

坐姿笔直如剑的天王贵女,李龙凤,凤眉微皱,身躯微微前倾,半晌才恢复如初。

这番举动,几乎微不可察,但守护在她身后的一位皱面老者,不禁深吸了一口气,心头的震惊,如狂澜过世。

“这小子,竟然让大小姐失态了……”

左横海已经陪坐在两位身边,这时得意地向二皇子说道。

“不敢欺瞒殿下,刚刚这只呆瓜已经与在下签下赌约,只要他凝聚星武战魂失败,他就主动让出阀主之位来。”

二皇子点了点头。

“左阀需要彰国公这样的擎天柱,而不是一个小毛孩子,听说他已经过了十五岁,唉,可惜了左王的骨血。”

“是啊,是啊,左王三子,只瞎了这一个。”

万众瞩目之下,左星尘离开族人,独自走向点星台。

此时此刻,月华微敛,星光漫天,星辰仿佛就垂在头顶。

高高的点星台上,少年拾阶而上,身影显得孤单而渺小。

嫡长支的祈祷声,已经响成一片,黑鸦鸦地跪了一大片,冲着漫天星光恳求着,盼望着出现奇迹。

终于登上了点星台顶,主持仪式的左阀大司礼,早已经在上面祭拜许久,一篇祭天祷文,已经诵了三遍,这时,就扶着左星尘,站到最高点上,面向星光而立,高声唱道。

“左氏,左星尘,跪拜紫微大帝,恳请帝星垂怜,赐星辰力量与吾,点星开始,左星尘,按一三式,魂接天地,祈求星沐……”

左星尘愣了一下。

“一三式?”

他看过无数武学典籍,当然知道沟通星辰的几大祈天式。

大司礼见他挺立不动,双目如电芒一样直视过来,不禁也是一愣。

“殿下……”

他迟疑片刻,才恍然大悟,再次高声叫道。

“魂接天地,祈求星沐,左氏小辈,左星尘,四六式,叩祈帝星……”

左星尘没动,还是冷眼看着他。

大司礼擦了擦头上的冷汗,等了一会儿,将祈天式改成了七九式。

从一至九,这九式,其实都是跪姿,分别只是一式是五体朝地,最为卑微,二式稍强一些,但就算第九式尊上式,也依然是直跪祈求,别说左星尘魂游星河十余年,就算普通世家子弟,也很少动用这九式来凝聚星武战魂的,这种沟通天地的祈天式,虽然最简单容易,但只能求来品级最低级的凡星星魂,左星尘觉得这位大司礼,是在羞辱自己。

他挥了挥手。

“滚下去!”

大司礼哆嗦了下,低声说道:“殿下,面子要不得,您年过十六,点星魂时,但求最易,不可自视过高……”。

“滚!”

左星尘一连几脚,将他踢翻在地。

大司礼一番好心,换来一顿大叫,伤心失望,掩面跑下了点星台。

底下传来一片笑声。

嫡长支的人丛里,却更加气氛紧张。

以九式祈天,实际上,是四位大族老决定的,他们真的只求成功,不求最好。

“男人,面子就那么重要?”

大观礼台上,坐如巨剑的李龙凤面露讥讽,她早已恢复如初,暗恨自己刚刚的心乱,自己怎么能让一个毛头小子,乱了自己的内心呢。

羞恼之下,她只想那个漂亮小子,跌个大跟头,以解刚才之耻。

二皇子笑道:“越是凡庸之辈,越是将面子看得重,岂不知,无法沟通星辰,才最跌面子,左星尘看着沉稳持重,想不到也是轻浮之辈,此次凝聚武魂,成功与否,已经不重要了,这样的人,无法执掌左阀。”

二皇子发声,四周一片应和之声,左横海更是得意。

李龙凤反而说道:“也许并非如此,嗯,他这是动用超九式了。”

点星台上,左星尘静静伫立,仰望星空,是这典型的超九式之一,也是所有武者最惯常动用的神祈式。

笔直如枪的站姿,双眼仰望头顶星河。

大演武场上,人人注视着这位少年。

随着时间缓缓流逝,气氛越来越紧张。

嫡长支有人流泪,更多人在拼命祈祷。

“嘶……”

人从中忽然传来倒吸冷气的声音。

大观礼台上,几位老者也蓦地瞪大了眼睛。

“神魂之焰……”

“竟然会凝聚出神魂之焰!”

一丝紫色,出现在左星尘的额头之上。

那是他的神魂之力,形成的紫焰。

这丝紫焰,瞬间成形,如一簇紫火,释放着瑰丽无比的光华。

“不错,难怪不用九式,神魂之力已能凝焰!”

坐在李龙凤身后的皱面老者,面露笑意。

“耕叔,凝焰并不难。”李龙凤淡淡的说道,神情傲然。

“小姐当然早已凝焰,但传说他之前,从未修炼过,甚至没下过摘星阁,这就很难了。”

左横海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回头抱了抱拳。

“耕先生,摘星阁上是有些重宝秘藏的,左氏祖制有些偏颇,嫡长支可以随意使用,左星尘每天都睡在阁上,之所以神魂强大,我想应该是那些重宝的原因了。”

老者摇了摇头。

“左兄错了,这可是紫焰!神魂之力,精纯度达到顶级,才能凝成紫焰,重宝秘药培养出来魂焰,实在是微不足道。不瞒左兄,此焰一出,左兄的赌约,就输了一成。”

敢直指其非,若是普通世家长老,左横海早将他打出门去。

但在这位皱面老者面前,拥有国公身份的左横海,只是抱拳一笑。

“耕先生,帝国武者之所以在成年后,无法沟通星魂,最大原因,其实就是杂念丛生,神魂之力再强大,左星尘依然十六岁了,我这场赌的输赢,无关大局,左星尘不可能凝聚出星武战魂的。”

耕夫点了点头。

“不错,老夫活了这么久,所谓的奇迹也看得多了,十六岁再想凝聚星武战魂,除非……我这一百多年的盐白吃了。”

话虽如此,耕老眼中却有着浓烈的期待之色。

观礼台上一片笑声。

不过,笑声止得很快,很突然。

因为,那道起自点星台的紫焰,已经烈焰冲天……

今晚月华收敛,星光漫天。

大演武场周,灯火辉煌,犹如白昼。

但是,一切的光芒,也抵不过那道紫色光华。

人们久久地仰视着高高的点星台,眼睛瞪得酸疼,惊叹之声,如潮涌动。

左星尘头上三尺,都是耀眼的紫色华光。

“天哪,这是他的神魂之焰……”

水波一样的紫焰,升腾而起,形成一道光柱,直达遥远的星空。

从点星台到星空之间,那扶遥直上的紫色光芒,犹如一柄长剑,直指星河。

星河的尽头,立着两位银发老者,其中一位,正是黄老,另一位,身周剑气纵横,有股斩裂天地的锋芒。

“真的不用我们帮他一下?”剑皇跃跃欲试。

黄老哈哈大笑:“你还是不了解这小子,这小子骨子里傲着呢,真帮了他,他反而不痛快,让他自己去拼吧,有这十二年的累积,足够让他耀眼了。”

“哼,十六岁才凝聚星武战魂,千百年来,你见过一例么!真不知道是你天真,还是他。我们都不出手,就等着看他笑话吧!”

剑皇收回小指,之前这根小指,一直点向远空。

就在这根小指之前,空间波翻浪滚,而一颗遥远的帝星,早被这无形剑气,逼出一片璀璨星魂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