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阳林冷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寻天记》最新章节

小说:寻天记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天降之大任

角色:苏阳林冷筠

简介:身陷黑洞,本道是就此长眠,却有幸坠落于一方仙侠大陆
这里,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步步杀机
但苏阳却如风雨飘摇里的逆流行舟,目视苍穹:
“问苍生仙人风姿,不如我来修之!”
“问万仙道在何方,不如我来踏之!”
“问六道天为何物,不如我来寻之!”

书评专区

回到民国当小编:网文小说界需要思想上拨乱反正了,援g就是屁股正确就是免死金符用自己的信息优势攒点所谓的功劳就能心安理得的当权贵了?一个个实为精致利己主义者的主角知道了历史大势混进革命队伍也叫屁股正?

诸天普渡:不知道在讲啥,感觉乱的不得了。一会这一会哪里,又不讲清啥情况。主角更是大惊小怪。

春雷1979:的确,那个年代能高考就去高考呗,毕竟很简单随便上好大学。如果去做生意,风险是很高的,随便什么小官都能把你弄进去关,家产充公。不如去学校里混4年,出来政策也松多了,想干嘛干嘛

寻天记

《寻天记》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四章 迷失太空

不知过去多久,苏阳才从“睡眠舱”里爬出来,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那种温暖狭窄的空间带给他的那种安全感让自己十分依恋,若不是感觉到肚子饿了,他多半不会醒来。

随手打开冰箱吃了点牛肉干,苏阳朝着驾驶舱“飞”去,随意一瞥,右角上的行程记录仪让他顿时目瞪口呆起来,整个人呆立当场。

“一个月?”

他竟然睡过去了一个月?怎么可能!有谁能一觉睡一个月的?

苏阳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向着“睡眠舱”赶去,当看到上面同样的记录后,苏阳才确定,自己是真的睡了一个月。

与此同时,一个易拉罐飘到了他的眼前,看见那个啤酒瓶,苏阳脸色怪异,随即叹了一口气,苦笑地自言自语道:“喝酒误事啊……”

自己因为醉酒所以没有设置具体的睡眠期限,这才一觉睡到自然醒,这里面多半有酒精的功劳,“睡眠舱”可以极大降低人体机能,想必处于体内的酒精发酵同样如此,怨不得别人,只怪自己酒量太差。

明白了这一点后,苏阳反倒释然了,睡多久又没有多大关系,反正“寻天一号”是按照轨道路线自动驾驶的,完全不需要自己担心,念及于此,他又将视线投向了冰箱,赫然是酒瘾发作!

“警告,警告,轨道资料缺失,系统将切换为手动驾驶,确认后即可以转换,十秒内不作出回应,飞船将停止运转……”

苏阳顾不得什么,快速回到驾驶舱坐下,调出轨道路线资料,发现其中有一至关重要的部分竟然缺失了,这部分的资料甚而至包含之前已经行走过的路线。

“怎么回事?”

失声问出后,苏阳在操控台上查看着什么,半晌后,脸色变地很是难看,他找到了一份修改记录,时期赫然是自己登上“寻天一号”的那一天,确切地是说应该是被黑的那一段时间内。

只是简单地想一下,苏阳就可以确认,是谁在轨道资料上做了手脚,可笑的是自己到现在才发现,若是自己当初没有喝酒,而是细心地检查一下,绝对不会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情况。

缺失了轨道资料,他再飞下去必然会迷路,终其一生都要迷失在茫茫太空中,直到老死,不对,自己根本活不到那个时间就已经活活饿死了!

若是那个时候发现了,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记忆飞回地球,苏阳有这个自信,眼下他却是一下子六神无主起来,一种被整个天地放逐的孤独感在他心底开始滋生。

“不能这么耗下去。”

苏阳眼中升起一股坚毅,他缓缓调转飞船,用着恐怖的速度朝回去的方向飞行,比起还要走完的路程,一个月的路程简直就是不值一提,与此同时,苏阳脑海里开始回忆,一些零散的记忆慢慢闪现,那是他上大学学到的知识,眼下竟然被苏阳拿来试图推敲出缺失的部分轨道。

只有疯子般的天才才敢这么做,先不说能否成功,单单是一个坐标点的失误,偏离的方向就可能是十万八千里,苏阳在赌,要么在自己使出浑身解数后回到地球,要么就是一辈子在太空中游荡,显然比起后者,他更想实现前者。

此时此刻,什么任务什么人类的命运都被他抛之脑后,他的肩膀并不算宽阔,承担不起那么重的责任。

五天后,一双眼睛带着血丝的苏阳终于耐不住身体传来的疲惫感,选择在“睡眠舱”中休息,五天五夜不眠的自己,已然到了极限,至于“寻天一号”,依然在匀速飞行,行驶的轨道是苏阳自己推敲补上去的。

两天后,苏阳精神抖擞地从“睡眠舱”中爬出来,再次开始推敲轨道,接下来的几天,苏阳紧皱的眉头便一直没有舒展开来,他发现自己推敲的大部分坐标是对的,但有个别坐标存在差异,他却是无从下手,毕竟自己根本就没参与飞行过程,全睡过去了。

若是这种事情传到一些航空学家耳中,一定会震惊地无以复加,凭空推敲坐标那是人干的事情吗?你没见过猪跑就知道它是黑猪还是白猪亦或是粉猪,能耐啊你!

只是这些对苏阳来说都不重要了,他现在尝试这些明显会发生偏差的坐标的话,最糟糕的情况便是永远找不到回去的路了,运气好的话兴许还能找到太阳系,不是,只要回到银河系,那个时候自己绝对能飞回地球。

疲惫地闭上双眼,苏阳切换到了自动驾驶,自己重新回到了“睡眠舱”,攻成或是垂败,就看天命了,虽然他没有任何宗教信仰,但此时此刻,苏阳暗暗决定,如果安然回到地球,地球上的任何宗教,除了邪的,他都信!

一个半月后,苏阳有点痛苦地抚眉揉额,他尽力了,仍旧没有找到银河系,不仅如此,他也不知道自己飘到了太空的那个旮旯里,换句话说,自己注定不能拥有任何信仰了,既然如此,那信仰的只有自己了!

自此,苏阳开始了他在茫茫太空漂流长达数年的生活,无论经过多少次尝试,他都找不到回去的路了,从一开始的失望到最后的麻木,唯独没有绝望,毕竟自己还没有死,“寻天一号”还能飞,指不定哪天就能飞到太阳系,苏阳的最后一丝希望,不是斗志,竟然是一抹侥幸。

……

“我叫苏阳,来自地球,今年23……不对,26了,原来已经三年了吗?”

“咳咳咳,年龄不是重要的,这是我第一次拍摄生活记录影像,也是最后一次,乘上‘寻天一号’已经正好三年了,大概是在行程后的一个月后我便迷失在了太空,虽然尝试了许多次,但照目前看来,这辈子可能回不到地球了。”

坐在驾驶舱的座位上,有些憔悴的苏阳一双本不该明亮的眼睛看着面前的摄像头,组织了一下语言,继续说道:“飞船上的食物被我吃光了,最后的一点水也被我拿来洗澡了,无法再支持我生活下去,我也没有信心坚持下去了。”

“情况便是如此,我之所以决定进行这次的影像记录,是因为待会我就进‘棺材’了,就是那个‘睡眠舱’,每次都从里面爬出来,感觉像是一具僵尸从棺材爬了出来,呵呵呵……”

自嘲地笑出声后,苏阳脸上闪现一抹痛苦至极的思念,声音低沉的说道:“我已经很久没这么流利地说话了,所以现在说的话大概有些混乱,总之,我不后悔参加这次任务,唯一后悔的是,我还没有好好地报答自己的养父母,还没有帮林萧和他姐姐和好,但好在,我离开了她的生活,彻彻底底,林家应该不会因为我出现不必要的问题了。”

提到林冷筠的名字,苏阳不知为何,一种想要迫切见到她的冲动在心里升腾而起,无论如何都是抑制不住,他连忙关上了摄像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沉默地坐了一会,苏阳摇摇头,再次打开摄像头,看着闪烁着的灯光,嘴唇微微动了几下,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随即关上摄像头,将影像保存后,站起身来朝着后舱走去。

水晶棺材似的“睡眠舱”静静立于正中央,苏阳走到一旁,按下了一连串数字,接着打开已然空空如也的冰箱,找到最后一罐啤酒,仰头饮下,整个人便是倒在了“睡眠舱”里,舱盖缓缓关上,苏阳躺在其中,脸色平静,一段若有若无的苦笑声似乎在“睡眠舱”完全闭合前从中传来。

“呵呵,这次才是真的一觉不醒,不过能有一副棺材,倒也不错了。”

苏阳的意识开始沉寂,酒精却很快便让他完全陷入了沉睡,此时的苏阳并不知道的是,在太空中漂流了整整三年的“寻天一号”,此时已经进入了一片十分异常的地带。

这片太空像是陷入了黑暗,放眼放去,竟然时不时地乍现出一个黑色圆洞,飞船设计者本人想必不会预料到有这种情况发生,所以即便是深入这片区域后,“寻天一号”的报警功能仍旧没有被触动。

霍地,一个宛如磨盘大小的黑洞出现在“寻天一号”的正前方,匀速前行的整艘飞船根本没有任何余地的没入其中,下一秒,“寻天一号”出现在一片同样黑洞密布的地带,准确无误地继续没入一个突然出现的黑洞。

如此重复了无数次后,“寻天一号”最终出现在一片完全黑暗的空间,速度不减,缓缓向着前方驶去。

“哒~”

一声宛如水滴落在湖面上的清脆声在这片空间中突然响起,随即传荡整片空间,黑暗中,一片白光缓缓升腾而起,无比耀眼,可同日月争辉!亦可说日月在其面前都要自惭形秽。

白光在这片空间氤氲着,隐约可见,一根宛如通天的银柱笼罩于其中,上难窥其顶及,下不见其底至,屹立于天地之中,似要将整个宇宙捅个通透!

柱身雕刻着各种奇花异草,有的花开两半,却是相隔两岸,有的冰莹似玉,可动整个天地,有的更是生出了几分人形,脸上露出了栩栩之态,当真是生动至极,诡异如斯,除此之外,还有无数让人根本无法辨认的事物,但唯独那股浩瀚的生机气息充斥于宇宙中,易于识出,让人有一种嗅上一口便能脱凡超俗,羽化成仙的错觉。

银柱仅仅是昙花一现,转瞬间便被白光层层包裹其中,而那团白光同样如此,缓缓消失于这片空间,四周重归黑暗,之前的一切像是没有发生过,“寻天一号”正前方再次毫无征兆地出现一个黑洞,将其整个没入,消失的无影无踪。